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族來襲我的打手全是玩家
萬族來襲我的打手全是玩家 連載中

萬族來襲我的打手全是玩家

來源:google 作者:不再是少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莫凡 莫小雨

災變後的世界,人類建起高牆,遵循神的指令,互相征伐信奉神明的教會聖徒科技永生的機械戰士亦或者自詡秩序的天庭莫凡,一名穿越者,規則中的變數,掀翻桌子,將棋局打亂之人還有其身後一群嗷嗷待哺的第四天災,在他們眼裡,世界上只有兩種人,可以刷經驗的怪,和NPC……展開

《萬族來襲我的打手全是玩家》章節試讀:

第一次守城的時候玩家還不富裕,靠着莫凡的支援才勉強守了下來。

這次就不同了,不少玩家在S城玩了幾次人肉炸彈,不僅實力提升,還有富餘的異能量值。

為了順利開啟二測,庇護所周圍早已被玩家埋下了各種炸藥。

被觸發的幾率無限接近於百分之百,一輪洗地過後地面已經堆滿了殘肢碎屑。

豌豆射手:「太浪費了,這麼多屍體,要是被分解也是一筆不小的收入。」

冷刃:「別管那些蠅頭小利,專心擊殺喪屍,別被突破防線闖進來。」

庇護所很大,起碼一百人是不夠防守全面的,好在大部分輸出並非來自玩家群體,而是城防炮。

但這不夠。

「那是什麼?」

一名玩家指着喪屍後方驚恐的說道。

眾人抬頭看去,無不瞪大了眼睛,震驚的說不出話了。

這時葉正平走了上來,順着玩家的視線看去,踉蹌的退後了兩步。

「風暴之眼!」

「什麼?」

站在旁邊的冷刃聞言看向前者。

「什麼是風暴之眼?」

「一種專屬於喪屍的天賦異能,被捲入其中的生物會被瞬間吸干全身血液,異常恐怖。」

只見喪屍後方數十團血色龍捲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逼近庇護所,將靠近的喪屍全吸了進去。

而這種沒有實體的風系力量普通彈藥根本無法摧毀。

冷刃:「兄弟們,該我們表演了。」

豌豆射手:「表演?(⊙o⊙)啥?」

勇敢牛牛:「我知道了,老套路!」

「沒錯,不能讓血色龍捲靠近庇護所,不然肯定會被判定任務失敗。」

「都別愣着了,都給我背上炸藥,讓它吸!」

冷刃一指跟在喪屍群後邊的龍捲風,眼神凌厲。

葉正平撓了撓頭髮,感覺自己好像脫離了玩家的頻道,這個時候不是應該逃跑嗎?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懂不懂?

緊接着他就看見城牆上的玩家集體停火,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來一堆的烈性炸藥往自己身上綁。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

沒人搭理他,此刻玩家眼裡是興奮的,一股傲然由內而生,彷彿自己就是於困境中解救世界的奉獻者。

緊接着一個個由城牆上躍下,場面驚呆了葉正平幾人。

「你們瘋了!快回來。」

洛璃急的大喊,這種行為無異於找死,她不明白,更無法理解。

而D級的實力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都已經發生了質變,幾個呼吸間,眾多玩家已經衝出去幾百米距離。

有的玩家被喪屍攔住,瞬間被淹沒,不得已引爆了炸藥,巨大的衝擊力瞬間給後面的玩家清出一條道路。

配合機炮的火力壓制,很快第一個玩家衝到了靠前的風暴之眼,瞬間被席捲上了天空,血肉立刻就乾癟下去。

炸藥的衝擊波盪開一層血色,但並未將之摧毀,被隔斷的血色龍捲很快恢復成原來樣子。

「摧毀風暴中心,把它的根炸掉!」

冷刃立馬就想通了其中的關鍵,儘管風暴之眼外圍風速很快,但風暴中心一定是平靜的,只要破壞掉根基,一切都將迎刃而解。

「看,風暴里有個人。」

「那特喵的是喪屍,而且還不是普通喪屍。」

和冷刃猜想的一樣,風暴中心很平靜,而且還有一隻血紅色皮膚的喪屍矗立在其中。

「給我瞅准那個逼,炸他!」

玩家也看見了風暴中心時隱時現的人形輪廓,一個個都嗷嗷叫着衝上前去。

第一人引爆捆在身上的炸藥,緊接着是第二人,第三人,轟隆聲不絕於耳,葉正平幾人都看呆了。

「這是真正的英雄,向他們致敬。」

眾人都沉默了,這種悍不畏死也要保衛他人的精神,如今在這廢土已經很難見到了,而且被保護的還是他們。

「哈哈哈!一百異能量值,賺翻啦。」

突然,一陣瘋狂的大笑從庇護所里傳來,葉正平幾人很憤怒,這個時候還有人笑得出來,還有沒有良心。

轉頭看去,只見一身破爛的菜虛困光着腳丫子噔噔噔跑上城樓,緊接着又在身上掛滿了炸藥,跳下城牆消失在喪屍群中。

「剛才那是?」

「他不是死了嗎?那這個又是誰!」

眾人腦袋裡一團漿糊,有些搞不清楚情況,緊接着更多的玩家復活,從幾人身前匆匆走過,綁上炸藥又跳下了城牆。

「這……這個人剛才不是被風暴之眼吸幹了嗎?」

詭異的一幕上演了,庇護所里一道道流光從天而降,剛被殺死的玩家立馬又會出現在戰場上,好似無窮無盡一般。

坐鎮後方的喪屍領主眉頭人性化的皺了皺,誕生沒有多久的靈智不足以讓他想明白這是何種操作。

很快風暴之眼被玩家摧毀一空,有人懊惱,有人欣喜,摧毀一個風暴之眼可以獲得一百異能量值。

有的人運氣好搶到了擊殺,而有的人僅僅是做了助攻,什麼也沒得到。

異變再起,正在瘋狂進攻的喪屍突然撤退,搖搖晃晃的站在庇護所千米之外。

「怎麼了?是不是守城結束了?」

玩家紛紛對視一眼,放鬆了警惕,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想多了,A級難度任務,這只是開胃菜。

只見地面亮起紅色熒光,鋪滿了整片戰場,絲絲血氣蒸騰而上,充滿不祥的氣息。

被打碎的屍體如雪一般消融,滲透到地下,赤色的光芒如岩漿一般將眼前的世界襯托成一片地獄景象。

下一刻,地面如鏡子般碎裂,裂縫底下透出黑色氣息,一隻肉糜大手抓住裂縫邊緣,緊接着第二隻,第三隻。

站在不遠處山峰上的莫凡皺了皺眉,這才是他穿越過來的第四天,所見識到的力量體系已經包含不下兩種。

法則側的異能,科技側的智能機器,死靈側的喪屍,還有被證實高懸於天的神系力量。

此刻他的心中隱隱感覺這片大陸被人下了一盤大棋,而且下棋人不止一個。

這種死靈召喚,類似魔法的能力就是最好的證明,靈智初開,誰傳道之?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對於喪屍來說,它們是一種全新的種族,不過是另尋蹊徑進化而來,還很蒙昧。

就像遠古人類剛剛擁有智慧,茹毛飲血,但是誰會去創造而且有能力去創造一個種族?莫凡越想越頭疼。

像電影里那種被不知名病毒感染導致基因突變這種說法根本站不住腳。

先不說人體免疫系統與病毒的對抗很可能會致人死地,就算真的有這種病毒,可以改變人體基因。

那又如何解釋這些喪屍沒有任何體溫以及心跳,這脫離了人體基因的本質。

「代表光明的神,製造混亂的造物主以及消滅一切生物的智械軍團。」

……

莫凡忽然就覺得系統也許是對的,自己這C級巔峰的力量,在這一畝三分地上稱王稱霸都夠嗆。

而此時戰場**,巨人一般的腐肉喪屍不下幾十隻,佝僂着背部,一顆顆膿瘡遍布在其周身,讓人頭皮發麻。

一步落下,地面發出沉悶的響聲,土地被腐蝕得滋滋作響,胸腹微微鼓盪,似乎真的擁有了生命。

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其存在本身就是一堆腐肉,或者這根本就不是此方世界的東西。

「這……這是什麼?為何我從未見過。」

葉正平眼神驚恐,眼睛如同雞蛋一般瞪大,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見的景象。

而玩家興奮了,一個個手舞足蹈。

「BOSS……BOSS。」

游戲裏沒有什麼比打BOSS更讓人熱血沸騰,眼前的不是可怕的喪屍,而是經驗,是萬分之一爆出神裝的可能。

勇敢牛牛:「呔!有本事你亮血條呀!看我扎不扎你就完事了。」

前者說著不等眾人反應過來,抱着一堆炸藥就跳下了城牆,還頗為得意的朝後邊說道。

「哈哈哈,這個首殺我牛牛搶定了。」

眾多玩家沒有憤怒,反而眼神平靜甚至有點想笑。

「這人是傻子吧!」

菜虛困:「我不認識他,我們不熟。」

喵醬:「阿門!願主保佑你。」

豌豆射手:「主可能保不了他!」

眾人默契的點點頭,這種站在城牆上都需要仰望的存在,僅僅靠一點炸藥就能放倒就真的有點傻了。

不過這絲毫沒有熄滅他們打BOSS的決心,一個個在商城裡瀏覽起了武器模塊。

而跳下城牆的勇敢牛牛很快來到腐肉喪屍腳下,霎時間冷汗淋漓。

「淦!剛才看着也沒這麼大呀!」

只見前者手舉炸藥包,竟不及喪屍腳踝高,不過來都來了,只能放手一搏。

點燃雷管,引爆。

喪屍的腳掌被炸的稀碎,踉蹌倒了下來,正好壓在勇敢牛牛身上,立馬就響起了烤肉的滋滋聲,勇敢牛牛,卒。

眾人滿臉黑線,這就有點超綱了,炸藥都只能傷其一絲一毫,而且貌似對方還重新站起來了。

果然,當腐肉喪屍站起來的時候被炸爛的腳掌已經恢復,又繼續緩步朝庇護所走來。

「有沒有找到什麼大威力武器,對方馬上就進入攻擊範圍了。」

下一刻機炮的聲音再次響起,子彈打在腐肉上宛如一顆石子丟入了糞坑,湯汁四濺,但還是沒有用。

眼看對方就要逼近庇護所,終於有玩家發出了興奮的呼喊。

「找到了。」

眾人連忙圍過去,詢問道。

「是什麼?拿出來看看。」

只見那人拿出了一桿RPG,霎時間周圍人都愣住了。

「我……草,我真是服了。」

「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大威力武器商城裡不是沒有,但那需要大量的異能量值,起碼以玩家如今的底蘊還遠遠不夠。

正在觀看戰局的莫凡嘆了口氣,看來已經到極限了,玩家能做到這種地步,已經是超常發揮。

而且這種攻擊已經不屬於正常攻擊,玩家空有一身蠻力,等於一身實力完全發揮不出來,看來要找點武技什麼的賣一賣了。

想到此處莫凡不再猶豫,一個閃身出現在場中,介於玩家與腐肉喪屍之間。

「首領,是首領回來了。」

「我果然沒猜錯,這些喪屍根本就不是為了給玩家打的,而是為首領的再次上線作鋪墊。」

「嗦嘎!」

一眾玩家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難怪會出現那麼變態的怪物,合著全是官方的套路。

莫凡臉色一黑,神特喵官方,要不是莫小雨還在庇護所,我才懶得管你們是死是活。

不過面對這些喪屍的時候莫凡也沒有底,他和玩家半斤八兩,也是空有等級而無法調用體內力量。

不過這個逼已經裝出去了,就不能不圓回來,否則自己的高大形象就全毀了。

「系統,快想想辦法!怎麼解決這些玩意兒。」

遇事不決找系統,雖然莫凡可能啥也不會,但系統無所不能。

果然,很快系統就給出了回應。

「叮!目標為死靈系怪物,需要以光屬性攻擊才能徹底摧毀。」

「光屬性?」

莫凡一愣,難怪這些怪物不選擇白天攻城,原來怕光呀!

不過莫凡也不會什麼光屬性的攻擊,於是又來到了系統商城。

時間不允許他一個個仔細查看究竟是什麼東西,篩選好類別然後挑了一個最便宜的商品就退了出來。

而此時幾十頭腐屍距離庇護所不足百米,城防炮絲毫阻止不了對方的腳步。

莫凡拿起從商城裡購買的物品一看,是一張六芒星卡片,背面印着一個女神的圖像。

「光之凈化?」

莫凡有些忍俊不禁,這名字好中二呀!不過沒時間糾結這些,是時候裝逼了。

眾人只見莫凡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來一張卡牌,然後冷酷的丟了出去。

卡牌在空中旋轉,拖拽着一抹白色拖尾,落到百米之外的腐屍群中。

六芒星圖案從地上升騰而起,逐漸變大將庇護所連同腐屍一同包圍。

萬道白光照耀在場中,玩家只感覺心身一陣輕鬆,彷彿投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不由得閉上眼睛沉醉起來。

而對於腐屍來說,這就是王水,是硫酸,是雪遇到大火一般的致命。

無數黑色氣息在白光的照耀下緩緩消散在空中,腐屍開始崩解,哀嚎,不消片刻,戰場上已經沒有了任何屍體,乃至血腥氣息。

玩家回過神來,震撼的看着使用過後漸漸消失的卡片。

「原來這是一個玄幻遊戲。」

眾人點點頭,對這個遊戲的理解又加深了幾分,緊接着就是激動,這幾天光刷喪屍都刷吐了,看來這次二測內容有大驚喜呀。

危機已經解決莫凡鬆了口氣,而且還收穫了大量的異能量值,這波不虧,回去就可以升到B級了,美滋滋。

而在背後操控喪屍的喪屍首領眼神驚恐,那股讓人窒息的力量讓他膽寒,不敢再組織進攻,咬咬牙憤恨的看了一眼庇護城方向,頭也不回的跑回S城。

莫凡似有所感,抬頭看了一眼遠方,嘴角泛起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