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偽穿越:我成了反派的小作精
偽穿越:我成了反派的小作精 連載中

偽穿越:我成了反派的小作精

來源:google 作者:四寸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衡 現代言情 黎莫

【恃寵而驕小作精+一心寵妻假反派】開始黎莫:哦呵呵,南衡不行南衡:-----後來黎莫:哦~呵~~呵~~南衡~~不行南衡:=====中華文化博大精深看看黎莫是怎麼日常抽風和南衡「鬥智斗勇」沙雕文,就圖個樂呵歡迎入坑呦展開

《偽穿越:我成了反派的小作精》章節試讀:

黎莫看着南衡就這麼走了,幾乎是門關上的同一時間,黎莫開始了狂笑模式。

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死爺了。

什麼小垃圾,反派也不過如此。

還不是敗在我的嘴下了!

將自己的一隻腳搭在另一條曲起的腿上,胳膊交叉後墊在自己的後腦勺處,悠閑地樣子像極了在麥地里吹了大牛的老大爺,整個人都是美滋滋。

南衡離開了房間就去了一旁的客房,看着自己身上的家居服。

哪裡來的皮帶。

這小妮子就是個小磨人精。

苦笑着看着自己的身下,這撩起的火還是要自己滅,小沒良心的。

「嗤」

脫下了身上的衣服,進了浴室。

透過一旁的鏡子看到了自己臉上的印記,位置靠近嘴角,明顯的能夠看到她整齊的牙痕。

現在沾了水有些火辣辣的疼。

她還真是捨得下口。

向後捋了下自己的頭髮,想着那小妮子笑得歡脫的樣子,心裏多少也有了些安慰。

開心了也行。

紓解了自己之後,南衡裹上了浴袍看了一下手機上發來的信息。

藍色精靈般的眼睛中閃過了狠厲,沒有回復,直接將手機丟到了一邊。

他們有什麼資格來詢問黎莫的情況,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他的莫崽不會變成現在的這副樣子。

他們又怎麼敢。

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一遍遍的告訴自己,現在還不能動他們。

不過看來有些人還是要好好的敲打敲打了。

南衡換了衣服下樓就看到在樓下轉悠的黎莫,也不知道這小妮子找什麼呢。

還不穿鞋。

看着那白嫩嫩踩在地板上的腳,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怎麼又不穿鞋?」

突然的出聲嚇了黎莫一個激靈。

媽的,走路沒聲音是想嚇死誰?!

還我不穿鞋。

我不就是在找我的鞋嘛!!!

真是服了,這麼大一個房子,竟然就沒有多餘的拖鞋。

凍死她的腳丫子了。

黎莫看着南衡加快了步子朝她走過來,一身正裝加上面上的肅然明明就是不怒自威的氣場,可偏偏就加上了她咬下的牙印。

她真的不想笑,可是忍不住啊。

「哈哈哈哈哈,你好搞笑啊!你是想笑死我好繼承我手機里的美男圖嗎?」

南衡沒有理會她這無厘頭的笑點。

手掌穿過她的腋下將她整個人提溜了起來,然後抱孩子一樣的讓她坐在了自己的臂彎上。

然後,又打了她的屁股。

「你是有家室的人了,和君岩那小子不一樣,別和他學那些亂七八糟的。」

啊!!!!

姓南的,我看你是想求個對稱的牙印來追求對稱美。

好,成全你!

黎莫捧住南衡的腦袋就要往他臉上湊,不過這次卻成功的失敗了。

南衡一把揪住了她的嘴,把她的嘴唇壓成了鴨子嘴的樣子。

「老實一點,笨鴨子。」

黎莫真是驚呆了,這人的臂力也忒強了。

啊呸!

肯定是我瘦,身材好才給了他單手抱的機會。

黎莫現在也不想掙扎了,懶得動彈了,不是喜歡抱嗎?

好,讓你抱個夠!

軟下身子靠在南衡的身上,試圖將所有的重量都放在他的一個胳膊上,並且超級壞的將他的另一隻手牢牢地抓住。

我可以不做人,但你一定要被累成狗。

小妮子真是一肚子的壞水。

剛從樓上下來的南衡又抱着懷裡的小壞蛋重新回到了樓上。

將黎莫放在床上後南衡覺得自己的胳膊已經不存在了。

胳膊上的肌肉一直緊繃著現在開始忍不住的酸痛起來,又加上麻麻的感覺,酸爽二字真是毫不誇張。

看着捶着胳膊的人,黎莫覺得是不是自己太過分了,再怎麼說人家也是個大反派,自己這麼作死他還不生氣,倒是自己有點道德的淪喪了。

。。。

黎莫!你在想什麼!你忘了你不做人的?

他可是大反派,沒準哪天你的小命就沒了,現在就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才一直留着你的命!

你現在如果不活得瀟洒一點兒,不知道啥時候你就沒命瀟洒了!

對對對!

就是這樣的。

黎莫坐在床邊一臉的若有所思,最後還煞有其事的點頭,這讓南衡很想知道她的腦袋瓜里裝的都是什麼。

胳膊上的難受勁沒有那麼厲害了,南衡想抬手摸摸黎莫的腦袋。

真搞笑,黎莫會同意?

這點警覺性還是要有的。

南衡看着被躲開的手,還有黎莫眼中的戒備,心裏猛地酸了一下。

滋味不太好受……

最後慢慢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握拳放在身側。

「我去給你拿鞋。」

黎莫看着轉身走掉的南衡,突然就很心疼,忍不住的那種心疼,讓她的鼻子很酸很想落淚。

這樣的感覺太奇怪了,明明自己剛剛還堅定的決定自己不做人的。

可是看到南衡眼中划過的受傷,明明掩藏的很好,但是她就是感受到了。

不好,不好。

自己又沒有做錯什麼。

但是眼淚就這麼不聽話的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你個小垃圾,是不是玩不起,明明人家受傷,你哭什麼。

雖然不知道哭什麼。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啊!

嗚嗚嗚嗚嗚嗚~

南衡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黎莫用被子蒙住自己的頭,蜷縮在床上一動不動的。

這麼點時間她肯定不可能睡着,所以現在就是又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了。

南衡將新拿來的拖鞋放在床前,拍了拍床上人的身子。

「鞋拿來了,有什麼問題就找張姨,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來。」

幹什麼要告訴我。

是不是怕我逃走了去暴露你的秘密?這是威脅我有人看着我呢?

我都哭了,還要這麼對我。

更難過了有沒有。

拱了拱自己的身子,還是沒有露出自己的腦袋。

南衡看了下自己手腕上的表,時間不允許他繼續耽擱下去,看着床上的蠶寶寶無奈的勾起嘴角然後就走了。

聽到關門聲,黎莫想到前兩次的事情,沒有直接的掀開自己的保護被。

又過了大概五分鐘,確定了只有自己之後才踢掉了自己身上的被子。

不行,剛剛那奇怪的情緒一定是因為原主這姐妹,得好好弄個清楚到底是因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