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委屈替身
委屈替身 連載中

委屈替身

來源:外網 作者:連未之祁言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連未之祁言 都市言情

為了脫身,我找了個比我更像他白月光的女孩,安排她出現在祁言身邊,教會她白月光的穿衣風格。「其實他一次都沒碰過我。」女孩哭着找到我,求我讓祁言愛上她。...展開

《委屈替身》章節試讀:

《委屈替身》 小說介紹

「給你打了一筆錢,今晚從我家搬走。」收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我正在吃早餐,乳白的大理石桌上擺着的報紙好不顯眼,一張放大的照片佔據了整個版面。照片上,一個女人靠在祁言的肩膀上害羞地笑着。三年前,我跟祁言被狗仔拍到,也是以這樣的方式公開了戀情,然後順理成章住進了他的別墅里。...

《委屈替身》 第1章 免費試讀

「連未之。」 之後的故事是那麼的水到渠成,我成了祁言的情人。 我從來就清醒地知道他根本不愛我,也將一切分寸都拿捏得很好。 他把我安排在別墅的客房裡,我就不會主動跑去他的主卧,也從來假裝看不見主卧床頭柜上擺着的那個、跟我六分像的女人的照片。 也正是因為這樣,交往一年以後,他身邊的女人換了又換,只有我還在他身邊。 他會擁抱我,親吻我,也會在歡愉的時刻親昵地喊我「連連」,可是每月銀行卡里那多出的幾萬塊錢都會時時刻刻提醒着我,我們不是戀人,我們只是這種各取所需的關係。 其實他大可不必如此,因為我圖的從來不是他的錢,我也根本不在乎他愛不愛我,又跟多少女人睡過,我只是想多見他笑一笑,因為他笑起來的樣子,真的像極了喻清。 3 房子是我早就物色好的,早在祁言打算拋棄我之前,我就想要離開他了。 那張照片里的於夏,穿着白色的裙子,眼裡乘着靦腆的笑意,我只見過一眼,就記住了這副模樣。 於是後來,我有意無意朝着這副扮相靠攏,我把頭髮染回黑色,不也再穿高跟鞋。 每當祁言看到我這副模樣,眼神都溫柔的似乎能掐出水來,他把我的頭髮別在耳後,然後輕輕擁我入懷。 我知道他透過我,看到的是另一個人,可誰又不是呢。 我費盡心力地討好他,也不過是為了博得他的笑容,然後拚命地想像那個少年的影子,渴望有那麼一刻能騙過自己。 直到再也騙不了我自己為止。 即使祁言跟他長得再像,他們終究不一樣,沒人能代替得了喻清,就像我永遠代替不了於夏一樣。 於是我找到了一個長得比我更像於夏的女孩,安排她出現在祁言的世界裏,我告訴她於夏的喜好和穿衣風格,告訴她怎樣才能讓祁言沉淪。 而我知道,祁言一定會上當的。 果不其然一個月後,我就收到了那條短訊,然後自然而然地抽離。 我丟掉了所有的白裙子跟帆布鞋。 然後坐在公寓的沙發上,直到眼前的煙灰缸堆滿了煙頭。 我從來不是祁言以為的那種涉世未深的女孩。 煙霧繚繞間,我再一次不可避免地想起了喻清。 我十六歲,乖張、孤僻。 父母離婚各組了家庭後,我就如同一根浮木般,沒人需要,也沒人在意。 是喻清的出現,讓我的世界照進了第一束光。 那時的我性子古怪,成績也不好,老師安排喻清坐在我旁邊,指望他能帶動我學習。 我在看到那張座位表後就摸清了老師的意圖,於是連帶着對這個陌生的同桌都帶上了敵意。 我趴在桌子上背對着他睡覺,希望他感受到我的不待見以後識相滾蛋。 或者像我之前的幾任同桌一樣,受不住地跟老師打報告說要換座位。 可是他沒有。 我睡了兩節課後醒來,看到身旁寫字的他後不耐煩地踢了踢桌子。 他扭頭看我,然後點了點我書桌上整齊疊好的新書,說道「剛剛你睡著了,我就幫你領好了。」 想要發的起床氣一下子泄了回去,我有些無措地說了聲,哦。 他又問我「你叫什麼名字?」 「連未之。」 他說「好名字。」 4 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手機里除了幾條系統的短訊再沒有其他。 我有些自嘲地勾了勾嘴角,祁言現在應該已經在新女人的溫柔鄉里不可自拔了吧。 我潦草地收了收桌子,又起身去沖了個澡,回來時,手機的未讀消息接連蹦出。 是祁言的妹妹發來的微信「你跟我哥分手了?」「你現在在哪?」「你們是不是吵架了?」 我只發了個「嗯」回答她的第一個問題,然後就關上了頁面。 她被家裡保護得很好,自始至終都認為我跟祁言談的是與常人無異的戀愛。 她來過別墅,也見過我,會甜甜地喊我嫂子,也會拉着我的手跟我說「連連,我哥真的對你不一樣,你是第一個被他帶回家的女人。」 那時候的我裝作羞澀地抿了抿嘴,內心卻沒有因為這句話掀起一絲波瀾―― 他當然放心我,因為他知道我不哭不鬧,即使把我安排在身邊,也不會對他造成什麼影響。 至於祁鈺,想來應該是看到了那張報紙,以為我們起了什麼矛盾,殊不知我只是一隻被放生了的金絲雀。 我關了手機,卻沒想到祁鈺的電話直接打了過來。 那頭的她帶着哭腔「嫂子你快回來吧,我哥發了好大的火啊……」 我一愣,問道「怎麼回事?」 「我不知道啊,今天我跟他一起回家,他聽王姨說你走了以後,把手邊的東西都砸了。」 「總之,你先回來吧連連……」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好,你等等。」 司機開到別墅區時,已經接近凌晨三點了,一樓卻還是燈火通明。 因為走時沒有帶走鑰匙,我只能按了按門鈴,是王姨過來給我開的門。 她看到我時的神情十分複雜,是驚喜,又夾雜着些許為難。 祁言的聲音從後方傳來「誰?」 我繞過王姨走了幾步,屋子裡的設施擺放得整整齊齊,一點也沒有剛被摔過的痕迹。 祁言穿着睡衣坐在沙發上,神情冷漠地看着我,「你來幹什麼。」 我遲疑地開口「是祁鈺讓我來的……」 「夠了,」祁言打斷我,「你以為這裡還是你家?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他站起來,一步步走到我面前,居高臨下地望着我。
Post Views: 11

《委屈替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