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喂!我一點也不嬌氣!
喂!我一點也不嬌氣! 連載中

喂!我一點也不嬌氣!

來源:google 作者:橘子吃多會上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亦柳 現代言情 趙弦月

【蘿莉身糙漢心少女X身價千萬的「窮小子」】甜寵雙潔無虐長大後第一次遇見心心念念了好久的男神,就直接把對方撞得肋骨骨折了趙弦月含淚照顧了三個月,只覺得男神越來越脆弱了,自己要好好保護她可喝醉後腦袋一熱拉着男神就結了婚佔便宜沒完啊!她唾棄自己見色忘義,薄情寡義不顧男神的意見可男神告訴她,他是願意和她結婚的天上掉餡餅?趙弦月決定一定要好好捧着男神,畢竟對方病弱美人一般的脆弱蒼白啊!明明自己從小到大活得非常粗糙,但男神一家都覺得自己是嬌軟綿綿小媳婦,這不讓那不讓的,趙弦月怒吼一聲再一次不小心打斷了搶劫犯的刀子並且把他扭送公安局看着眾人目瞪口呆的模樣,趙弦月摸摸自己的鼻尖嘀咕一句:我一點也不嬌氣!展開

《喂!我一點也不嬌氣!》章節試讀:

趙弦月看着閨蜜那表情變化多端的樣子,生氣的揮揮手:「真的!我額頭腫起來就是因為撞的別人肋骨斷了!」

然後低着頭繼續絮絮叨叨的念着:「報應啊!還給別人撞進醫院了。這一身力氣真的是……」

兩三分鐘收拾好了東西提着就要出門卻被小熊突然拉住:「你給的錢,又不是名片!他們咋找到你的?」

「嗯?……對哦~」趙弦月慢一拍的反應過來。

「可能調監控?總之我要負責啊!」趙弦月遲疑不決的說。

但看她堅定的表情就看得出想要負責的心不假。

沒辦法,小熊害怕她吃虧就和她一起去了醫院。

在護士的帶領下,一路緊張兮兮的到了病房門口,看着奢華寬敞的病房趙弦月下意識提着一口氣。

「宋先生,人到了!」護士敲敲門。

片刻只聽裏面一道虛弱低沉的聲音說道:「進來吧!」

門被推開,兩人好奇的往裡看去。

「豁~」同時倒吸一口涼氣。

趙弦月是因為緊張和自責。

小熊是因為驚艷!

沒錯!從小到大她跟着老爸見過形形**各種各樣的美人這還是第一次把驚艷這兩個字用在一個男人身上!

精緻的五官,高挺的鼻樑,沒有血色的唇以及白皙瘦弱的脖頸。胸口纏着一圈一圈的繃帶,呼吸機在一旁運作着。

藍白條紋的病號服像一個麻袋俊美異常的男人脆弱的像一朵花似的。

「卧槽,趙弦月,你真的把比別人撞不行了。是不是要死人了?」小熊驚艷之餘還在思考怎麼給趙弦月緩刑。

「…………呼吸機只是因為要幫助呼吸而已,不會死人。」趙弦月默默咽了一口唾沫說。

來的路上她不放心的查了好幾次百度,只是說要輔助呼吸的,這個階段呼吸都會疼的。

怎麼道歉她都想好了,就是沒有想好人會是他!

宋亦柳!默默出現在她前半生的人,被她偷偷暗戀了八年的人。

她手機鈴聲的真正作者!

這麼久沒見他還是同以往一般散發著光,金燦燦的光,讓人望而卻步的光,讓人心生自卑的光。

變化好大呀,而自己還如同那時候的怯懦和膽小一樣。

怎麼撞到的時候沒有抬頭看看呢!也許不會這麼狼狽的遇見啊!

「你好!」宋亦柳緩緩開口。

趙弦月僵硬着身子點點頭:「你好!對不起!我一定負責,醫藥費,護理費我一定會負責。」

「弦月!」小熊默默拽了拽她的衣袖,趙弦月清醒一點好不好?你沒有錢!

明白嗎?你沒有錢!

哪知宋亦柳緩緩搖搖頭:「不用出錢,只是家裡人太忙,沒有時間照顧我,需要你陪護!」

說完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似乎很疼,手臂都在顫抖。

「可以……」

「沒問題!交給我吧!我最會照顧人。」趙弦月及時打斷宋亦柳的話,私心想讓他休息一會!

很疼吧!肋骨斷了肯定很疼。他這麼脆弱這麼能忍着呢?

看起來可憐又無助似的。

都怪自己,怎麼就不小心一點呢?

「你的肋骨斷了,是我的錯,從今天起我一定照顧到你完好無缺為止。」趙弦月發誓道。

「嗯!謝謝!」宋亦柳虛弱的咳嗽一聲道了謝。

「趙弦月!」小熊還想說什麼。

趙弦月直接打斷:「好姐妹!別說了,我一定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的。你先回去吧!我要照顧病人了。就不送你了。」

說著已經舉起水壺倒起了熱水。

小熊:美色誤人!

小熊氣急敗壞的轉身離開,她觀察了病房是vip的,能住這裡的非富即貴應該看不上趙弦月的錢,而且那個病美人那麼好看,應該也不圖趙弦月的人。

至於找陪護這個理由還有待考證!

不過應該不是壞人。

病房裡的宋亦柳還想說什麼,趙弦月直接噓了一聲:「哥 不要說話,會疼的。要什麼打字給我。」

然後把手機塞到宋亦柳骨節分明的手裡。

也許是弱勢的一方天然會有一種讓人想保護的**吧,更何況是一個又美又脆弱的美人呢。趙弦月現在只想好好的照顧對方不希望他受一點傷害。

宋亦柳猝不及防的被管制,明顯愣了幾秒然後不介意的笑了一下。

果真乖乖聽話的舉起手機:我要喝水!

趙弦月拿過水杯,試了試溫度。

嗯!剛剛好!

然後動作嫻熟的放了個吸管在杯子里湊到宋亦柳嘴巴:「喝吧!不燙了,小口喝!」

宋亦柳沉默片刻接受了這個吸管,含着小口吮吸着一抬眼就看到了趙弦月垂落在臉旁邊的碎發,白瓷似的臉泛着紅,一雙杏眼圓睜着很認真的注視着水杯。

「她的眼睛可真好看!」宋亦柳心想。

「好了,喝完了就休息一會吧。我去問問照顧你的注意事項。」趙弦月拿走水杯又貼心的擦了擦他的嘴巴。

這才站起身有些緊張的告訴他要去找醫生問問情況。

宋亦柳微晗下巴點點頭。

不得不說趙弦月照顧人有一手,之後的日子裏真的沒有讓他再難受過一次,偶爾皺個眉她就立馬猜出宋亦柳的想法。

成功在三個月後把宋亦柳照顧出院!

但趙弦月把自己喜歡對方的心思藏的深深地,死死的。很微妙的保持兩人之間的距離感!

爭取不讓宋亦柳厭煩自己,這樣還能做個朋友。

這是底線啊!喜歡是不可以讓對方造成困擾的!

而且看起來那麼脆弱的人,應該要好好保護才是怎麼能為了一己私慾不顧別人的感受呢?

而且看起來讓人保護欲爆棚啊!她怎麼能產生惡劣的想法呢?簡直是褻瀆美人。

出院這天,趙弦月扶着還有些顫顫巍巍的宋亦柳下樓,不明白身體還沒有恢復好醫生怎麼就讓人出院呢?沒見臉色更蒼白了嗎?

而且那個司機也不過來幫幫宋亦柳,就那麼站着看。

趙弦月心裏把醫生和護士還有司機全部罵了一遍。

沒注意到自己不自覺把心裏想的念叨出聲。

宋亦柳好像沒聽見似的,繼續表現的很難受。

司機,不,助理冷眼旁觀着,心裏恨不得抽自己個大嘴巴,閑的沒事過來幹嘛?聽別人冤枉自己嗎?還是看總裁辛辛苦苦裝病大半個月追女孩,然後女孩非但沒有開竅,還把他當做了易碎品輕拿輕放?

「好了,我就送到這裡吧!你好好養傷,別生氣啊!對傷口不好。」趙弦月笑着叮囑道,看着宋亦柳笑的溫柔的臉心裏如沐春風!但表面上還表現的毫不在意的揮揮手。

捨不得~趙弦月心裏哭唧唧的假裝不在意轉身離開。

「廢物!」宋亦柳溫和的看着心上人離開,立馬直起蜷縮的身體。臉色也不蒼白了,手腳也不發抖了,活脫脫一個健康的不得了的人。生氣的踹了一腳車胎氣急敗壞的怒罵自己一聲。

助理在一旁弱弱的問一句:「老闆,老闆娘的電話你要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