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溫寧厲北琛
溫寧厲北琛 連載中

溫寧厲北琛

來源:google 作者:溫寧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寧 溫思柔 現代言情

婚禮前夜,她和繼妹同時被綁架,她的准丈夫卻只救小夷子......溫寧被綁匪拖進大雨里!他們要撕票了她仍然不敢相信,傻傻等待,「求你們再等等,許逸說會給贖金......」...展開

《溫寧厲北琛》章節試讀:

她打開一條縫,這時看到溫思柔走出來,滿臉不耐,裡頭的男人追出來,風流道,「思柔,我可是你第一個男人,你攀上許逸就忘了我?」
「你還想怎樣?」
「我以前是豪門時你可不是這態度,這不是破產沒錢了,你現在上任瑞天總經理,給點兒。」
溫思柔惱怒,甩出一張支票,「別再來找我!」
「別急啊,親親再走,你越來越漂亮了。」男子猛地抱住溫思柔。
「你滾開!」溫思柔掙扎往門口跑。
衣櫃里,溫寧小心的拿出手機,把房間布局和兩人糾纏的都拍了幾張。
依着溫思柔在許逸面前那純情樣子,許逸肯定不知道她私生活如此豐富吧。
溫寧冷冷勾唇。
門口,兩人出去了。
她也收起手機,忽而察覺到不太對勁,她猛地扭頭,男人強硬的身軀幾乎緊貼着她的背。
溫寧這才注意到衣櫃狹小極了,她剛才進來就被他握着腰。
而她拍照時肯定稍微俯身,後背就抵着男人腰的地方……
溫寧猛地感覺他體溫滾燙,男性味道和有力的呼吸就在她腦袋上噴着。
「先……先生?」
小女人回頭說話,呼出的香軟氣息,在男人的喉結處縈繞。
於是那喉結便滾動,男人下顎帶着幾分嚴肅,「你先別動。」
「啊?」溫寧滿臉尷尬,感覺他嗓音很沙啞。
她低頭看,頓時小臉燒灼。
僵硬得往後退,嘭地一聲退出了衣櫃,她小心看門口,還好沒人。
過了很久,男人才皺着劍眉出來,他今天穿得休閑,上身是皮衣,看起來比西裝年輕許多,挺拔深邃,還有點痞氣。
溫寧眼珠子到處亂轉,男人站到她面前,望着她尷酡紅的小臉。
他墨眸邪氣,毫不避諱,「正常的,不然你孩子怎麼來的?」
「……」溫寧不懂他為什麼還要提!一副我聽不懂的樣子跑了出去。
望着她那個倉皇的小背影,男人好看的薄唇勾起。
溫寧站在走廊里降溫,冷不丁肚子咕隆一聲響。
男人走了出來,聽到了,臉一沉,「難道你一天沒吃飯?」
「你就這麼對待我的孩子?」嚴詞厲色,他盯着她的肚子。
溫寧窘迫的這才去看錶,都下午四點了。
她低下小腦袋,「對不起,我忘了……」
他擰着眉命令,「先去吃飯。」
溫寧不敢違抗,跟着他走入南雅會所的餐廳區,樓台水榭,很高級。
高大無比的男人親自叮囑全部用孕婦套餐,經理恭敬的給他一一過目。
溫寧望着他令人眩暈的側顏,只可惜戴着面具,無法窺探美醜。
「先生要一起吃嗎?」
「我不吃小孕婦的餐。」男人剛說完,一聲『咕隆』可疑的傳出。
溫寧摸摸自己的胃,確定不是她發出的,她猛地抬頭看向偉岸的男人。
只見他俊臉微僵。
溫寧噗嗤笑出聲,櫻唇粉潤,「難道你也一天沒吃飯?」
「……」男人投來一眼,敢取笑他。
溫寧當然不敢,乖乖坐着,但是為他挪了挪餐碟。
最後,他矜貴無比的坐在對面。
菜品陸續上來,因為和他還不太熟,溫寧只偷偷看他吃相極為優雅。
冷不丁一些蔬菜,百合,玉米,丟到她的碗里。
溫寧皺起小臉,「先生,我不愛吃這些。」
「誰管你,孩子愛吃。」他一本正經的嚴厲。
「……」溫寧的嘴抽了抽,沒到一個月的胚胎愛吃蔬菜?
好吧,她就是個工具人。
正鬱悶的吃着,突然有個女人走過來停在桌前,咔嚓一聲就拍下溫寧和男人吃飯的畫面。
緊接着嗤笑出聲,「喲,溫寧你還敢上這兒吃飯呢?」
溫寧冷凝抬眸,是雲莉莉,溫思柔的閨蜜,一丘之貉。
雲莉莉憎恨的目光盯着溫寧,她和溫寧大學同班,可這女人偏偏優秀,獎學金,第一名媛,大學時搶走了她暗戀的豪門少爺,害得她表白被拒當眾出醜。
雲莉莉一直記恨,總算逮到這女人凄慘的下場了。
她一屁股坐下來,恥笑,「誒,聽說你被綁匪糟蹋了,還包養了個混混,就是他?」
她目光打量過去,不由一震,男人的氣場過於冽人。
但很快瞟到他穿皮夾克,南雅會所這麼高檔的地方,誰敢穿這麼隨便來。
混混無疑。
「戴着面具,長得奇醜無比吧?」
噗。溫寧一口水險些噴出來,膽怯的看了眼男人,他在吃飯,停下了筷子。
溫寧擔心惹到他,抬眸,「雲莉莉你可以滾了。」
「該滾的是你啊,一個落魄窮鬼帶着她混混男友吃霸王餐,誒,要不要給你來個直播?「雲莉莉詭異嗤笑着,動了下手機。
溫寧的微信傳出滴滴聲。
她點開,猛地發現雲莉莉把剛才拍的照片丟到了大學群里,附言嗤笑「快來看看曾經的校花交了個混混男友,我實錘了,第一名媛她在吃霸王餐,各位等我直播她被經理丟出去。」
底下炸了。溫寧是公認的女神,曾經多少豪門少爺暗戀過她。現在都跟吃了蒼蠅一樣。
「怎麼混成這樣,跟個混混!嘖。「
「本來新聞說她被綁匪綾辱,還有點可憐,看來真是水性楊花。」
「我去,跟什麼混混,跟爺一晚啊。」
「雲莉莉你幫忙問問,她開價多少?」
「聽說都懷孕了,還值什麼價啊,我出1萬都算多的!「
很快,溫寧在群里淪為一個笑柄。
她神色淡漠,雲莉莉就見不慣她這清傲樣,捏起她的臉諷刺道,「你裝什麼啊,群里把你當成酒吧技女在競價呢!「
突然對面的男人蹙眉看過來,周圍氣壓莫名在下降。
雲莉莉以為面具男在看自己,優越感上升,她媚眼如絲走過去,「混子,你知道這頓飯多少錢嗎?溫寧現在身無分文,她包不起你的!「
說著,她大膽的捏上男人的下顎,「身材還不錯,你今天這頓飯我施捨了,跟我走吧,如今的溫寧也配不上你一個混混。」
她要把溫寧的混混也撬走,雲莉莉只想狠狠踩住她。
在校友群里出風頭。
「哦,施捨我?」男人像是聽到了笑話,他終於出聲,寒冽低沉至極。
聽得溫寧不由心驚。雖然她不知道L的身份,但他挺有錢的。
雲莉莉見他心動,立刻擺出一張黑卡,眼神卻譏笑溫寧,「這是思柔的黑卡,許逸為她在南雅會所辦的,溫寧,我記得你以前談生意也經常來,許逸怎麼沒給你辦?」
溫寧望着那張黑卡,杏眸微微一刺。
何止不給她辦,以前許逸為了省錢,常常給客戶做足面子,而讓她餓肚子。
原來他早就給溫思柔辦了這裡的黑卡。
女人臉上的冷意讓男人目光一眯,他嗤笑的問雲莉莉,「用黑卡請我吃飯?」
溫寧猛地回神,不知道L在玩什麼

《溫寧厲北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