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連載中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

來源:google 作者:浮雲醉花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淺川和鳴 浮雲醉花間 現代言情

擂缽街大爆炸發生的那日,淺川和鳴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同時晚了十年的金手指覺醒了王者榮耀系統,是他在橫濱生存下去的外掛然後為了救人,.………他開局選了蔡文姬!沒事,以後還會有能輸出的英雄的,他安慰自己然而………當他可以輸出了的時候,每次想打架都被按在原地「太危險了,你躲在後面!」被躲在後面的淺川和鳴伸出爾康手,不是,你們聽我解釋啊,我能c的!我只是開局蔡文姬但是我可以輸出的#論為什麼每一個小夥伴都把他當成了一捏就碎的這檔子事#所以你們為什麼總喜歡搶人頭?放着我來啊你們!心痛的再次被搶人頭的專屬輔助如此想到作者有話想說:本文是腦洞作品,很多bug和私設,接受不了的集美們可以不要難為自己,改是不會改設定的,畢竟我寫的開心展開

《文野:開局我選蔡文姬》章節試讀:

芥川龍之介和淺川和鳴的第一次見面並不是特別友好。

擂缽街的生存環境,就連成年人都過得異常艱難,更別說弱小的孩子,所以在貧民窟,所有的孩子都是小心翼翼的,避開大人,避開同類,去各種偏僻的垃圾集中的地方找尋能入口的東西,又干又硬的麵包,只剩下一口的變質牛奶,如果偶爾運氣好,可能會撿到相對完整的碎餅乾,這些小東西不能讓他們吃飽,僅僅是維持基本的生命活動。

擂缽街的流浪兒太多,無視他們已經是貧民窟的人最友好的態度,甚至有更惡劣的會從比他們弱小的孩子手裡搶奪資源,大人搶孩子,大一點的孩子搶更小的孩子,弱肉強食,等級分明,本來就是擂缽街的常態了。

「銀!」三天未進食的小女孩無聲的昏了過去,本來就飢餓的她因為跟隨芥川龍之介出門,體力消耗更多,幼小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但是芥川龍之介卻完全不敢把妹妹一個人留在躲藏的紙箱,因為在擂缽街,死去的孩子也可以是食物。

「銀!醒醒!不能睡!你聽到我的話了嗎?」他不停的呼喚妹妹的名字,女孩的氣息非常虛弱,若有似無,還能聽到她微弱的心跳,只是也是出多進少了。

芥川龍之介越發焦急,他背着一個女孩行動更加不便,因為注意力都在妹妹身上,沒有注意腳下,一個不慎被腳下的垃圾絆倒了。

小孩子的身體都很輕,哪怕摔倒了也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為了防止被搶奪食物,芥川兄妹一向是選擇較為偏僻的角落搜集資源,但此時周圍安靜極了的環境卻令人心慌。

「銀!」芥川龍之介爬起來,顧不得自己被磕碰到的傷口,連忙爬到妹妹身邊,目眥欲裂,為什麼!為什麼他這麼弱小,這樣下去他唯一的親人也要……

「……那個,你們還好嗎?」天蒙蒙亮,半邊朝陽才從雲後探頭,陽光是不屬於擂缽街的,這裡只有陰暗和爭鬥,但在那一瞬間,也許是一絲光線折射了下來,芥川龍之介看不清來人的臉。

「滾開!」他像一個兇狠的幼獸,衝著來人呲牙咧嘴,想要用強硬的態度把人嚇走,實際卻已經虛弱無比了。

「這個孩子是餓暈的吧,多久沒吃東西了?」淺川和鳴對於芥川龍之介惡狠狠的目光沒什麼太大的感受,反而有些猶豫要不要幫他們,他有些擂缽街不該有的心軟的毛病,但是不知為何,總覺得小孩子不該是這樣的。

他們應該生活在陽光下,不用為生存掙扎,哪怕失去了父母家人,也會有人教養,有人幫助,而不應該是在擂缽街這種地方,悄無聲息的死去,在世界上留不下一絲痕迹。

明明他也是出生在這裡,卻不知為何有這種與眾不同的想法,淺川和鳴也曾不止一次被夥伴警告過不要多管閑事,但是今天遇見的這兩個孩子太不秒了。

「這個孩子就快沒有氣息了,我這裡有一些水和餅乾屑,你確定還要攔着我嗎?」

芥川龍之介猶豫再三,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妹妹,他雖然性格倔強,但是妹妹的生命比什麼都重要。

看到讓開的男孩,淺川和鳴終於露出一個輕鬆的笑容,他走到女孩身邊,托住她的頭部把人扶了起來,先給她灌了口水,昏迷狀態的人只能先進流食,眼下先喂點水好補充體力。

「我們的躲藏點離這裡不遠,我先帶你們過去吧,等她醒了你們再離開也不遲。」

芥川龍之介盯着眼前黑髮黑瞳的人,年紀看起來比他大一點,雖然個子瘦小但皮膚算得上白皙,眉頭輕蹙,如果他用上剛覺醒的異能力的話……可以打倒。

於是芥川兄妹就這麼跟着淺川和鳴走了。

「那時候,龍之介的臉上寫滿了『敢有什麼壞心的話絕對殺了你』這樣的話呢,結果因為受傷走路都不太穩,還是拽着我的衣角回來的呢,真是太可愛了。」

芥川銀無語的不知道說什麼是好,因為她的哥哥現在臉上也寫着『再胡說八道就殺了你』這樣的意思,但是哥哥你倒是收一收臉上的紅雲啊,和鳴哥只是在逗你啊。

「啰嗦!你到底想說什麼就說,在下不是來聽你說這種事的。」

看吧,真的很好懂呢,哥哥。

淺川和鳴收起臉上的微笑,正色道「龍之介,你認為強大是指什麼?單純是力量上的強大嗎?」

芥川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那意思就很明顯,你這不是廢話?

強大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東西都不是障礙。

「你這理解倒也沒什麼問題啦。」

不等芥川說話,他立刻接上了下一句。

「但是龍之介,力量該怎麼變得強大,這一點你有想過嗎?」

「從你覺醒異能力至今,你的羅生門進化了多少呢?除了你現在的使用方式,它是否還有更強大的能力沒有被開發呢?但是,你有沒有足夠的知識和能力,讓你的異能力變得更為豐富,擁有更多的力量和技巧呢?」

他不急不緩的,一字一句的說道,然而每一個字都像是一塊石頭,重重的壓在芥川龍之介的心頭。

看着他抿緊了的嘴唇,淺川和鳴知道,自己的話他終於是聽進去了。

和頭鐵的孩子溝通硬着來軟着來都是行不通的,只有把他真正想要的東西告訴他,才能讓他真正的開始思考。

「銀,你有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做些什麼呢?」他調轉槍口,轉而問芥川銀。

芥川銀的頭髮這兩年沒怎麼修剪,已經漸漸長到了半肩,半邊劉海斜梳,黑髮披散在胸前,女孩清秀的面龐掩蓋在燈光下髮絲的陰影中,看不清她的表情。

她沒有說話。

「龍之介,銀,即使擁有強大的力量,不懂得使用和開發,也只是未長大的種子而已,想要成為成熟的果實,力量,智慧,時間等積蓄都是必須的。」

「學習不見得可以使你們變強,但是,你們可以從前人積累的智慧中尋找變強的方法,代代相傳的人類智慧,才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力量。」

「如果真的不想上學也可以,如果你可以做到和真嗣他們同步甚至超出他們的學習速度,你也可以在家自學,年齡是你最大的優勢,我相信你絕對可以做的更好。」

啊,為了哄孩子他連攻心計都用上了,激將法,欲擒故縱,以退為進,一步接着一步,總有種良心隱隱作痛的感覺。

「銀,你可以好好想想,是作為我們的妹妹被保護,還是尋求新的方式變強,我會幫你想辦法的。」

月至中天,已是深夜,看了一眼沉思的兄妹倆,淺川和鳴不再說什麼,他今天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你們兩個都去休息吧,不用着急給我答覆,這幾天我都在家。」從擂缽街出來後發生變化的不止是他的小夥伴們,淺川和鳴才是變化最大的那個。

他如今的相貌隱隱約約開始偏向前世的自己,自從恢復記憶後,身上那層懵懂迷離,似乎脫離塵世的氣質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包容和溫柔的氣質,然而大約心理年齡回來了,他和小夥伴說話的時候不自覺就帶上了前世面對家裡孩子有些說教的語氣,這才是芥川龍之介反感之處。

淺川和鳴在和芥川兄妹溝通之前也認真反思了自己的態度,心平氣和的用平等尊重的語氣和他們溝通,果不其然是有效果的。

芥川龍之介是有自己的房間的,雖然說團體里不分先後,但從他暴露自己的異能力保護了這個搖搖欲墜的小團伙開始,他就是團體成員中特殊的那一個,大家對他又尊重又憐惜,尊重他的力量,憐惜他的身體。

坐在夜晚的書桌前,亮着一盞檯燈,屋裡窗外寂靜無聲,安靜的只能聽到他自己的心跳。

想生存下去,必須擁有強大的力量,這是他一直以來認定的事,他的異能力初始的時候只是由衣物幻化成小獸,他那時不知道怎麼運用,異能的破壞力不算強大,後來經過許多的波折,才開發出了羅生門更多的力量和赫赫有名的威名。

在「無心之犬」這個名號傳出來之前,他所有的力量都是以傷換傷得來的,多少次和危險擦肩而過。

他從未想過沒有力量的淺川有一天會是帶領他們離開那個像地獄一樣的地方,因為在他把那兩個麻煩撿回來之前,芥川龍之介才是真正擔當保護者的角色,弱者總是會依偎在強者身側尋求庇護,這是擂缽街的原則。

他本以為會一直是那樣的生存方式,直到他可以成長到保護他們所有人的地步,就算如此,他似乎也沒有想到過,居然還有離開擂缽街這樣的選項。

看着淺川和鳴這段時間進進出出都是圍着那個外國人和新來的小鬼,芥川龍之介心裏確實是有些不舒服的。

我的力量不夠強大。

他冷靜的告訴自己,這才是淺川離開他去往那個蘭堂身邊的原因。

但是沒關係,淺川和鳴有一句話說的對,年齡是他最大的優勢,在他成長到足夠庇護所有人之前。

芥川龍之介心裏憋着一口氣,但這股力量沒有使他感覺到痛苦,反而像一團熊熊的火焰燃燒,彷彿要把所有的情緒燒起來。

姑且,讓那個笨蛋再得意一段時間吧。

這個時間不會太久的,他想。

終於露出了多日來第一個微笑,唇角勾起帶着冷冷的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