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才是神主
我才是神主 連載中

我才是神主

來源:google 作者:陸小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馮寬 奇幻玄幻 陸小定

凡魂有三,曰天、地、命千年前,靈界崩毀,神主身死,神魂散落凡塵千年後,馮寬降世山野,然世道已變,世人以武道為尊,修真者隱匿縹緲身在亂局渾然不知,馮寬幾度身份變換前世今生的命運糾纏,人與神的博弈鬥爭在這個平平無常、又光怪陸離的東方異世界中,他一邊希求安穩過小日子,一邊又無奈走上救人、救世、救己的不歸之路……是福是禍?他並未考慮太多聽天由命?一身尚在,氣息猶存!——————低武修真,情節跌宕主角身世複雜,人緣極好,三觀很正,熱愛生活且看他如何破局,擺脫「棋子」身份,最終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神主」新人新作,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展開

《我才是神主》章節試讀:

「可別難為馮二哥嘍!馮伯伯、葉娘在的時候,他也就裝裝樣子每天看幾頁書而已。」

王芸梓戲笑一聲,「這邊望月,那裡……聽潮。不如……就叫聽潮閣?」

「好名字!」李馮兩人異口同聲。

「還是我家芸兒妹妹厲害!」

李清靈笑道:「馮二哥呀,你字寫的難看,書也念的不行,武功更是……完全不入流。還好長的還湊合,不然這以後,哪家的姑娘會喜歡你哦。」

馮寬聽罷也不惱,輕笑一聲想說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最後只推了推鼻樑掩飾一下尷尬。

王芸梓忽然感覺很不舒服,她嘴上沒說,心內早已萬馬奔騰:

「誰說沒人喜歡了?靈兒姐姐呀,馮二哥的好你完全就不知道!」

「馮二哥,我發現呀,你老是喜歡用手推鼻樑,莫非,上面長了什麼東西不成?來來,讓我看看,嘻嘻~」

「哪有什麼東西,別鬧別鬧!」馮寬趕緊躲開。

「讓我捏一下嘛,就一下。看看跟我的鼻子有什麼不一樣!剛才還說是一家人呢,你能動,我就動不得?」

馮寬哭笑不得,「靈兒你呀……可別逼我像小時候那樣發飆哦!」

「哎喲喲,不說還好,小時候我可沒少被你欺負!來來,你再發飆試試!跑什麼跑……」

「別別別,李真人手下留情……啊~哎你個小靈兒,真以為我怕你不成,打是打不過你,就不信你不怕癢!」

兩人你推我撓的,一時玩得不亦樂乎,王芸梓一旁看得一頭黑線:

「剛才她還說你這不好那不好的,這麼快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吃完乾果點心,待雨小了一些,三人又到崖邊石亭品茶。看着漫天雲霧,馮寬閉上眼,耳邊似又響起了那些奇怪優美的曲子。王芸梓熟悉他的習慣,連忙取來竹笛。

「馮二哥懂音律?」李清靈有些詫異。

「噓……小聲點,聽着便是。」王芸梓做了個噤聲手勢,神秘又無奈地說。

試圖將夢中的聲音全部復原,馮寬忽起忽停,笛聲斷斷續續難以為聽。李清靈嘟嘴皺眉,忍不住想說話打斷時,笛聲再起,曲調悠揚婉轉,清麗非常,她當即怔住了。

約半刻,聲停。李清靈聽得入迷,又過了半天才回過神來。

「這是什麼曲子?調子古怪,卻又攝人心魄!感覺我整個人,都跟着笛聲飄去了遠方一樣。」

王芸梓更是震驚莫名。她之前也經常聽馮寬吹笛,可在她看來,馮寬不過是做個樣子而已,曲調也大多短暫混亂、平淡無奇。

「這次居然……這麼好聽!怎麼感覺,馮二哥像變了個人一樣。」

「莫非是笛子的問題?不可能啊!難道,是因為靈兒姐姐?」

馮寬緩緩睜開眼,兩手一攤,「我也不知道叫什麼,之前就經常夢到,不過都是支離破碎的一小段。不過剛才,這些調調好像自己串聯了起來,我就順着奏了一遍,你們真覺得好聽?」

「豈止是好聽!配合此情此景,簡直就是……仙樂魔曲!」李清靈痴痴地說。

王芸梓也點了點頭,「確實是好聽。我甚至懷疑,馮二哥你是不是瞞着我偷偷練習過!」

「呃……」

馮寬摸了摸鼻子,「其實夢裏面的曲子……還不是用笛子奏的,是用像琴一樣的大傢伙彈的,比咱們的琴要大不少。」

「真的假的?有這麼奇怪的事?不過我覺得,這樣就已經很好了。」

李清靈睜着大眼睛,一副沒過癮的樣子,「唔……馮二哥,你還記不記得其他的曲子,也吹來聽聽嘛!」

「嘶~這……我想想啊。咦,天怎麼忽然黑了?不行不行,我好睏……」

說著,馮寬忽兩眼一黑,趴在桌上昏了過去。

「馮二哥,可別這個時候睡覺啊。」

「不對,馮二哥好像又中邪了!」

王芸梓意識到不對勁,臉色一變,連忙喚了幾聲,又上手推搡一陣。見他不醒,頓時便慌了神,急得就要背着他下山去。

「妹妹別急,我來看看。」

李清靈反應過來,一把按住她,小心翼翼地給馮寬試鼻息,看脈象,最後長舒一口氣道:

「芸兒妹妹放心,他應該是沒睡好,加上剛才走路累着了,一時睡了過去,應該沒什麼大礙。」

王芸梓一臉擔憂道:「靈兒姐姐你不知道,他這一陣子一直有些古怪。可大多也就發獃胡言,從來沒像今天這樣的,想必……是病情又惡化了。長此以往,萬一哪天有個三長兩短,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說完,王芸梓眼眶都紅了,李清靈握住她手安慰道:「我剛剛仔細檢查過,他脈象氣息正常,身體也沒見有異常之處,應該只是勞神太多,休息一下就會好的。要是你不放心,嗯……等我回到觀里,到時再請我師父幫他看看,一定會沒事的。」

「嗯嗯,多謝靈兒姐姐!」

「謝啥呀謝,咱一家人不說兩家話。馮二哥他一看就是長命百歲的福命相,用不着替他擔心。」

兩人抬着馮寬進屋睡下。李清靈一開始還找話聊天,見王芸梓只是守在馮寬跟前,心不在焉地有一句沒一句地應着,她漸漸感覺有些無聊,便閉目打坐起來,屋內頓時變得安靜無比。

良久,馮寬睜眼醒來,望着房梁拱頂,一時間竟想不起來這是哪裡。側頭看到坐在一旁打着盹兒的小姑娘,也只是覺得有些眼熟。

說來也巧,王芸梓撐着腦袋的手剛剛滑落,一個激靈睜開眼,正好對上了馮寬茫然的眼神。

「馮二哥你醒啦,太好了!你沒事吧?餓不餓?要不要吃東西?或者……還是先喝水?對,這麼久了肯定口渴!」

王芸梓像倒豆子一樣噼里啪啦說一大堆,馮寬感覺自己的腦海像是被幾道電光劈開了混沌一樣。

望着眼前溫柔的面孔,聽着她熟悉的關切聲音,馮寬神志恢復清明,接過茶杯喝一大口,笑問道:「芸兒,我睡了多久?現在什麼時候了?」

「沒多久,醒來就好!我出去看看。」

「不用看,天都已經黑啦。」

李清靈早已醒來,忽然開口道,「哎,我肚子餓了半天,也口渴得很呢。反正沒人管我,那我……就只能自己下手嘍!」

說罷,李清靈一個閃身,搶過馮寬手中的茶杯,當著兩人的面一飲而盡……

兩人反應過來,王芸梓頓時哭笑不得,「靈兒姐姐,你就喜歡冤枉人,我哪裡不管你了?」

「靈兒妹妹你呀,你是真的調皮。桌上好好的一大壺茶不喝,偏要搶我的,難道味道還不一樣?」馮寬笑罵道。

「當然不一樣啦,這可是芸兒妹妹守候了半天的款款溫情呢!嘿嘿,芸兒妹妹,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都說了馮二哥沒事,搞不好啊,他是故意裝睡來博咱們關心的呢,還好我沒上當。」

馮寬無言,王芸梓無語……

一會重新回到客棧,用了晚飯,王、李去後院沐浴。馮寬餵了驢馬,在檐下搖椅上輕輕晃悠着,回想白天的事,稍有些頭緒便感覺頭昏腦漲得不行,索性便放棄了。

「咚咚!」

似有敲門聲傳來,可由於還下着雨,馮寬一時不太確定是不是有人敲門,坐起身來沒急着過去。

「咚咚咚~馮小公子,是我,成三!」

聽到人聲,馮寬慌忙起身去開門,「成大哥,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啊?」

「這不又下雨了嘛!另外,這兩天縣裡戒嚴,我好不容易才出了城,好在方才雨小了一些,不然這畜牲可是使喚不動哦。」

成三從騾背上卸下兩個竹筐,揭開油布,「這是您要的米面油鹽,馮小公子,您清點一下。」

「不用點了,成大哥還能不放心嗎!東西我先收下,芸兒這會在後院呢,暫時不方便出來。這會風大雨大的,您要不進來先喝杯茶吧?」馮寬有禮有節地說。

「這樣啊,也不着急,明兒個天晴了我再過來找芸姑娘。茶我就不喝啦,一路雨水都喝夠嘍。我家老母啊,不知道這兩天又犯病沒,我得早些趕回去,就不多待了。馮小公子多謝啦,這麼晚敲門,打攪了。」

說完,成三朝他拱拱手,牽着騾子一深一淺地遠去。馮寬放好東西,重新鎖好院門,身上出了些汗,一時覺得有些煩悶,便上到客棧廳堂二樓,解了外袍,靠着窗戶一邊吹着涼風、一邊躺在搖椅上啃甘蔗,不一會竟又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嘭嘭,嘭嘭嘭!」

忽然被一陣聲音驚醒,見窗外雷雲滾動,馮寬苦笑着撿起地上的半截甘蔗。

「嘭嘭嘭嘭~」

「人呢?人死哪去了??」

「不對!不是雷聲,是有人在敲門!」

聽到敲門人急促的喝罵聲,馮寬先是一驚,起來望向大門方向,隱隱看到有匹馬,那人卻被牆檐擋住沒能看見。再看遠處,村頭竟有幾處火光,他頓時覺得不妙。

「店家,別裝死!趕緊給你大爺開門!再不過來,信不信老子連門帶人一併給你拆了!快開門!快點!!」

馮寬沒轍,只得先遠遠應道:

「來了來了,您稍等一下,門閂我夠不着,得去搬個梯子過來,稍等稍等~」

「小毛崽子,給老子快點!」

馮寬心急火燎地跑到後院,王、李二人剛沐浴完,正在梳頭弄妝。

「馮二哥你進來幹嘛?出去出去,這是你能隨便進的地方么?」王芸梓正給李清靈梳頭,又羞又急地說。

「芸兒靈兒,趕緊……趕緊去地下躲好。外面……不對勁,好像來了一大夥人……」馮寬喘着粗氣,不由分說地上前拽着兩人,準備往地窖去。

「什麼?真的假的??等等,馮二哥,你說清楚怎麼回事,來了多少人?」李清靈倒有些興奮,撇開馮寬手問。

「靈兒妹妹,不是開玩笑的,搞不好是一夥賊寇!芸兒,芸兒你明白的,趕緊帶靈兒妹妹到下面躲着去,再遲一會,整個客棧怕都要被拆了!」

「不行,馮二哥你跟我們一起下去!」王芸梓擔心道。

「我剛才回話,他們已經聽見了。客棧好不容易有今天這個樣子,不能真讓他們毀了。再說了,也可能是我弄錯了,說不定……他們也只是路過的旅客,放心吧,和以前一樣,我會見機行事的。」

聽馮寬說完,李清靈倒是先冷靜了下來:

「芸兒妹妹,我們先下去,別讓馮二哥分心!」

看着兩人進了秘洞,馮寬擋住洞口,方才長舒一口氣,出來往外院去,雨又開始下大了,馮寬心裏卻生起了一團火。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