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
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 連載中

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

來源:google 作者:熒惑星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熒惑星落 都市小說 韓燦

可曾想過,在都市璀璨的燈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暗藏着什麼樣的危機?在目光所不能觸及的地方,潛藏着怎樣的生物?在世人所忽略的角落裡,隱匿着怎樣的光景?尋找媽媽的嬰兒,無頭的騎士……人們究竟要面臨多大的危機?在這個屬於「人」的世界,這些不屬於人的都需要驅除ps:簡介無力請移步正文展開

《我成了靈異世界唯一的道士》章節試讀: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韓燦的臉上。

韓燦睜開雙眼,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狀況。

「經過昨天的製作,我體內的法力比以前多出了不少。這次再遇見野營的那種鬼,我應該很輕鬆的就能解決。」

看了看時間,該去上學了。起來收拾一下背起背包就出了門。

回到教室,桌上擺着幾個熱氣騰騰的包子和一杯粥。旁邊的桌子上馬悅悅左手拿着咬了一半的包子,右手握着一杯粥正在猛吸。兩個腮幫子鼓鼓囊囊的。吃的嘴唇上都是油。

看韓燦來了,含糊不清的說道。

「唔。。。韓燦,我猜你沒吃飯。就給你帶了點早餐。」邊說還邊向嘴裏塞着包子。」

韓燦看着馬悅悅兩頰鼓鼓的,不住的笑道。

「慢點,沒人和你搶。」

隨後,韓燦也拿起一個包子咬了一口。

「唔…不得不說,我們悅悅買回來的包子就是香啊!」

「那可不,我是誰啊?」韓燦看着馬悅悅,生怕她一說話包子從嘴裏掉下來。看着看着,嘴角翹起一抹微笑。

「隔…」

韓燦趕緊把粥遞了過去,馬悅悅猛吸了兩口,之後長出了一口氣。

「你看看你,噎到了吧。慢點吃!不着急。」韓燦看着馬悅悅有些好笑。

「我這麼的吃相是不是很難看啊!你是不是會反感啊?」馬悅悅拿着粥,微微低着頭,使韓燦看不到表情。

「怎麼會呢?我就喜歡這麼可愛的你啊!我還想帶着你吃遍所有的美食呢!」韓燦愣了一下說道。

馬悅悅重重的「嗯」了一聲,並揚起了笑臉。

與此同時,鈴聲響了起來。

和以往一樣,韓燦睡了一上午的覺。

不知過了多久,趴在桌子上流口水的韓燦感覺有人推了推他。起來發現教室就剩下了他和同桌。

「別睡了豬頭,到吃飯的時間了。」馬悅悅看見起來就說道。

說著就走了出去,韓燦見此趕緊追了上去。

走着走着韓燦感覺有些不對勁。教室里沒有人都去吃飯了這個很正常。但是走在校園裡還是一個人沒有就不正常了。

韓燦走上前去拉住馬悅悅的手說道。

「這裡有些不正常,你離我近點。」

馬悅悅雖然有點不明白,但還是向韓燦靠了靠。

韓燦納悶,今天是十五號。是陽氣最重的日子,而且還是中午陽氣最重的時候,怎麼會有鬼物出現呢?

忽然,韓燦瞳孔一縮。十五號正午十二點是陽氣最重的時候,但是陽極必陰。這時候出來的鬼物都是極為兇惡的。

「壞了。」韓燦心裏暗暗道。額頭上都出現了細密的汗珠。斜眼看了一下不明所以的馬悅悅。韓燦有些慌亂的眼神堅定起來。

開始細細的分析破局之法。四下環顧一周。發現周圍環境除了沒有其他人之外和之前環境是相同的。

這不是鬼域,說明沒到鬼王境界。韓燦鬆了口氣,隨即眉頭又深深的皺了起來。

不是鬼王,貌似也打不過啊。

與此同時,秦市夜刃102小隊中警報響起。

張信立即站了起來。

「是秦市中學有陰氣波動。快,不能讓這鬼東西傷了孩子。」

說著張信、李岳和孫慶三人就急忙趕去。

回到韓燦這邊。

經過一番調查,韓燦發現這不是鬼域,甚至連雛形都不是。這只是個幻像。

從兜里拿出一張黃符。

「太上台星,應變無停;驅邪縛魅,保命護身;智慧明凈,心神安寧;三魂永久,魄無喪傾。」

隨着法力注入,符咒逐漸飄向空中並自燃了起來。

等到符紙徹底化成一縷飛灰。韓燦看了看周圍。不由得爆了句粗口。

「我*,這他*的怎麼沒破開。」

不由得韓燦只能又拿出來一張黃符,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噴在了上面。然後重新念咒施法。

在靜心咒和舌尖疼痛的雙重影響下,韓燦總算脫離了幻境。

在學校的一個角落。一個身着運動裝的人。

「醒過來了嗎?倒是有點本事,不過也僅此而已了。」運動裝的男子說著走向了前方的一口棺材。

「我來了,我找了十年總算找到了。」

男人看着面前的棺材,喃喃的說道。

「接下來,該結束了。」

男人往棺材注入些許陰氣,只見一個陣法從棺材下面形成,隨即向上擴散到整個學校的上空。

剛清醒過來的韓燦眼睛一下變得沉重起來。在陣法升起的同時,韓燦感覺到身體中的法力在逐漸的牽引出體外。

韓燦急忙取出唯一的一張藍符貼在馬悅悅的額頭上,確保這詭異的陣法不能抽出馬悅悅的精氣。隨後把馬悅悅攔腰抱起。在出門的時候,韓燦回頭看了一眼依舊在沉睡的老師同學。

「抱歉了,我只有這一張藍符。下次一定救你們。」韓燦說著便走出了教室。

把馬悅悅安置到一個安全的角落裡,隨後蹲下看着馬悅悅。右手輕輕的撫摸着那張青春漂亮的臉蛋。韓燦眼中的柔情簡直都要融化一切。

「這裡很安全,你在這裡等我。我給你貼的這張符,可以保護你的安全。我一會就會回來,你要乖乖的。」說到這韓燦頓了一下,用近乎只有自己可以聽到的聲音說了一句。「或許吧。」隨後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的。在韓燦離開沒一會,昏迷中的馬悅悅的臉上划下一滴眼淚。

韓燦必須得找到這件事情的源頭並且解決他。不止為了對於夜刃的那個承諾,還為了她。

同時,在學校的門口。張信、李岳和孫慶,三人也抵達的門口。

「該死,該死,該死,這個陣法怎麼破不開啊。」正在攻擊陣法的李岳說道。

「破不開也得破,哪怕用上這條命。裏面可是那麼多的孩子啊。他們每一個都應該有未來,不能倒在這裡。」

「我說,你們的支援怎麼還不來。困住了一個學校啊!上千個孩子,上千個未來啊!就算滾也給我滾過來!!!」張信正在對着電話那頭咆哮着,拿着電話的手都在顫抖着。電話那頭是上司,官很大很大。大到張信都不知道有多大,但一想到這上千個孩子,張信就忍不住咆哮起來。早來一分鐘就可能有一個孩子被救出來。

電話那頭似乎也意識到了嚴重性,表示馬上派人前去。

「兄弟們!到時候了,這些孩子可不能出事,不管成不成功,咱們必須試一試。孩子們需要咱們。」放下電話的張信平淡的說道。

三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抽出唐刀,手柄上的機關打開。很痛,但三人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痛的同時帶來的是猛然增大的力量。

正在醫院裏躺着的隊長同時看了眼窗外。

「還是到這一天了么?」隊長苦笑着。隨後便漸漸的失去了生息。

「隊長。唉!」張保國沒有想像中的悲痛欲絕。只是臉色說不出的複雜,然後重重的嘆了口氣。隨即離開醫院,向秦市中學走去。只是那身影周圍沒有任何聲音,顯得如此的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