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大劍40米
我的大劍40米 連載中

我的大劍40米

來源:google 作者:普普通通平平無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擇一 普普通通平平無奇

『我希望有個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間清爽的風如古城溫暖的光從清晨到夜晚,由深夜到曙光等待,不怕歲月的蹉跎不怕路途遙遠只要最後是你就好』…………………出自《稻城亞丁》這話寫的真好,可惜我寫不出來,而且也不是愛情故事!展開

《我的大劍40米》章節試讀:

張擇一跟着書上的動作要領進行着修鍊,可能是慢慢的習慣了這個動作姿勢吧,他比他想像中,要堅持的久一些。

本以為能堅持一盞茶的功夫就不錯了,沒想到,疼着疼着還真就有些我還能堅持一會的感覺,直到練了一炷香才停下來,這個時候張擇一的身體各處都在向他發出警報。

而隨着張擇一停了下來,那些四處遊盪的白霧也漸漸地消失了。

張擇一休息了一會隱約發現確實比平時更有力量了,胳膊上也出現了一些肌肉的輪廓,當然這也有可能是他的錯覺,畢竟練啥都沒有那麼快出成果,只是他覺得畢竟練了功法秘籍,那麼就一定要有些成效,哪怕這些成效只是臆想猜測。

「人物信息!」

人物基礎信息

姓名張擇一

年齡16

基礎數值

#&‖~✘「」^◎!

插件缺失,數據無法正常顯示。

武器神劍叄(1/3)(已激活)

功法三元天書(入門1/100)

嗯?原來功法的名字不是亂碼嗎?是因為我已經知道了功法名字的緣故嗎?

這個入門的意思又是?後面難道還有熟練,精通之類的嗎?那這個1/100是熟練度?

『笨,那是你就練了一個動作,那會兒你翻書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這本功法秘籍,有整整一百頁的!』

原來是我練了幾個動作的計數器?我說怎麼1/100呢。

一會再練它幾個動作!

『你好好練,這本功法也不知道你爹前世修了什麼福分才得來的,有我給你指導,你必定能夠夠的上上古大能!』

。。。我還是不太適應。。。

『不太適應什。』

「喝!武器!」

彩羅的劍柄身體出現在張擇一的手中,赤橙黃綠青藍紫的跑馬燈一閃而過!

「么????喂,你這人怎麼一聲不吭的就把我拿出來了?我神劍不要面子的嗎?」彩羅的聲音聽起來很不高興。

「老是有這麼個人在我心裏接我話茬,我也需要自己想些東西的好嗎?」張擇一不太開心,這心裏剛想些什麼東西,就有人接他話茬,你讓他該怎麼思考?萬一他哪天走火入魔了一定有這狗屁神劍劍靈彩羅的功勞!

彩羅對於張擇一的態度很不滿意「喂,你這叫過河拆橋好嗎?需要我的時候你就找我,不需要我的時候就嫌棄我,你當我是什麼!」

「工具啊,你以為你還能是什麼?我娘子啊!!」這劍柄是不是對自身的認識有錯誤啊?

「哼╯^╰,好你個負心漢,你用過了人家,就把人家拋棄掉,你不是人,你過分,渣男!」突然變成了怨女的彩羅說道。

這怎麼還喘上了?「你先搞清楚,你是一把沒有劍刃的劍柄啊!就好比包着巧克力的巧克力紙,你連巧克力都沒有,還想讓我把你含在嘴裏?這萬年過來,你是不是腦子瓦特了?」

張擇一隨手將劍柄放在桌子上,又突然想起之前好像掉到地上的時候是自己回去的?也就是說,這貨可以自主回去?那,那個插胸口才能回去是個什麼鬼?

「喂,你是不是能自己回去?」張擇一有些臉黑的問道。

「不,不能啊,要插胸口呢!」哇,被你知道我能自己回去了,那不是不能**胸口了?雖然不能傷害到你,但我還不能過過癮嗎?!

「……你之前掉地上的時候」張擇一還未說完。

「哦,我記錯了,我好像可以自己回去,那這樣,我先回去了!再聯繫,拜拜」說完,赤橙黃綠青藍紫的跑馬燈亮起,然後就消失了。

「…………」張擇一無語。這好像召喚出來,她又自己回去,好像成功靜音了又好像沒成功。

張擇一覺得自己很無奈,這是什麼牛馬神劍啊?

『哎嘿。』彩羅的聲音又在心底響起,

你哎嘿個蛋阿?不行了,我要心無雜念,無欲無求,上善若水!誰都別想打擾他修鍊!

『噓,都別說話哦!』

說的就是你,閉嘴!

『不說就不說,什麼人嘛!』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啊!哎

這次沒有聲音接他的話茬了,張擇一終於可以安安靜靜的修鍊了呢。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當張擇一修鍊了一下午,才修鍊了3個圖,發現外頭的天,已經黑了下來。

「阿查,給我搞些飯菜端過來。」張擇一對着門外喊道。

「好的,少爺,您有什麼要求嗎?」阿查回復道。

「隨便弄弄就得了。」他其實對吃飯吃的什麼沒多大要求,除非他特別想吃什麼東西的時候。

「好嘞,少爺,您稍等!」

「對了,我爹他回來了嘛?」張擇一記得他爹說下午會出去探探錦衣衛的口風,也不知道情況如何了!

「少爺,老爺下午出去一會兒就回來了,不過還帶了五個人回來,其中四位黑衣錦衣衛,還有一位身着蟒袍的指揮使。」阿查對於這些朝廷的鷹犬不太喜歡,一個個趾高氣昂,像是誰拿了他家饃饃一樣。

這是?怎麼都到他家來了?張擇一有些心慌。

」嗯,我知道了,去準備飯菜吧」對此,張擇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老爹這是要玩一出燈下黑?

想不明白。

彩羅,你說這幾位錦衣衛是幹什麼來了?

『哼╯^╰,這會想起人家來了,我忙着睡覺呢,沒空!渣男!』

?慣的你,睡你的大頭覺去吧!

張擇一覺得,既然能跟他爹一起回來,而自己一下午都在屋裡都沒事,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他們應該還沒有查到什麼線索,可能是來借住的?不太明白啊,府衙那麼大,他這小破家有什麼住的。

………………………………………………………………

其實張擇一不知道,這群錦衣衛雖然表面上是來借住的,但並不是真的就來借住。他們早前幾天就收到消息,說劍王閣的人這幾天會襲擊清水縣,劍王閣可不是什麼正派角色,別看名字里不帶魔字,但其實做的事跟邪魔沒什麼區別,燒殺搶奪無惡不作,屠城的事也是常有。前些年甚至暗中扶持了一位大將軍,企圖行刺殺掉皇帝。

得虧當時皇帝身邊的影衛高手韓衛明已達先天,要不然還真被他得逞,當時那劍王閣扶持的大將軍,劍已經馬上刺進皇帝的胸口了,韓衛明突然出手將其手中劍挑飛,一劍又殺了大將軍,隨後皇帝大怒,徹查朝廷所有官員,可惜再也沒有像這位大將軍這麼位高權重的人,而韓衛明也得到了皇帝的重視,由暗轉明,專門處理劍王閣的事務,不過經過前兩年的打壓,劍王閣在明面上的人已經找不到了,但劍王閣卻依舊在生根發芽,時不時有劍王閣的惡事發生。

韓衛明,就是這次身着蟒袍的年輕人,皇帝寶庫的寶物丟失,雖然也卻有其事,但跟劍王閣的事情比起來,還是劍王閣重要一些,所以韓衛明來追查。皇帝批准了,命他將所有劍王閣的人連根拔起!

韓衛明在來往清水縣的路上,有錦衣衛線人彙報,說寶庫丟失的東西,可能也在清水縣,有人瞧見當日兩個小娃娃拿着一件跟寶庫寶物很是相似的東西,賣給了張家的獨子。

本來韓衛明打算悄悄入城,但清水縣的鄉紳賈商們不知道從何收到的消息,說他們錦衣衛會來清水縣,府衙也派出了一位捕頭前來確認。

韓衛明知道,自己前來的消息已經傳開,只是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自己追查劍王閣的事情。

但事已至此,也不能掉頭回去。

為了避免劍王閣被打草驚蛇,所以韓衛明快到清水縣的時候,就派人通告,需要清水縣的鄉紳賈商前來迎接,而後又派線人偷偷傳播自己是為了追查皇帝寶庫寶物丟失一案,有人在清水縣見過寶物,是個盒子!

讓鄉紳賈商前來,一方面是需要親眼確定清水縣的這些鄉紳賈商中有沒有劍王閣的人,另一方面也是想側面確認一下,寶物有沒有在張家。

韓衛明從進城開始就在觀察這些鄉紳賈商,對於鄉紳賈商們的恭維奉承,還有各種彩虹屁都是左耳進右耳出。

當到達府衙的時候,韓衛明從他的觀察中得出,這些清水縣的鄉紳賈商們,確實有些問題。他們跟其他縣的比起來,這些人,個個都富得流油,而清水縣的特產應該是不夠這些人分的,這些人中肯定有劍王閣的人,張家的嫌疑最大,因為張家是清水縣第一富,而且據線人稟報,寶庫的寶物也被張家的獨子買走。

本來韓衛明還想正大光明的去張家查一查,但跟張石天接觸後發現,張石天已為先天,而且氣息穩固,很可能更勝自己一籌,這讓韓衛明更加懷疑張家跟劍王閣有關係。

韓衛明不想打草驚蛇,但自己很可能不是張石天的對手,各鄉紳賈商走後,韓衛明連忙飛鴿傳書,請求支援。並說明前太師已達先天,而且很可能跟劍王閣有染,急需增援。

本來韓衛明打算到了晚上,就自己一個人夜探張家,畢竟自己是影衛出身,而且也是先天,雖然不是張石天的對手,但只要動作快,張石天預計也不會有所察覺。

就在韓衛明還在計劃之時,府衙外稟報,張家主,張石天來訪。

這可真是讓人有些摸不着頭腦,難道張家主發現了什麼?這可不太妙啊!

讓張石天進來後,韓衛明問其所為何事。

張石天卻跟韓衛明拉起了家常,以前太師的名義。

韓衛明在顫顫巍巍中聽到了許多皇帝小時候的事情。心中有些驚懼,這些事情並不是他一個錦衣衛可以知道的。

後來張石天問了些皇帝陛下的近況慢慢的扯到了皇帝寶庫寶物丟失的事情上。

韓衛明一聽,加深了對張石天的懷疑。覺得這張石天很可能是在探自己的口風。

韓衛明順勢接過話茬,表示自己也為這件事情頭疼呢,皇帝大發雷霆之類的,也就是跟太師說,畢竟皇帝也是太師看着長大的,跟別人他可不敢。

而後又開始訴苦,說一路上風餐露宿,個個州府縣衙都如避蛇蠍,他們一路上苦啊,各種被嫌棄,人前風光,人後被罵豬狗之類的,最後又說清水縣的鄉紳賈商們很是禮貌,而且熱情,就是在這府衙也是被招待的客客氣氣,不過畢竟是知府的地方,身為父母官已經很辛苦了,還要接待他們,他於心不忍啊,準備晚上去找個小地方湊合一晚,畢竟俸祿不多,還是省着點吧。

張石天一聽,當即表示,晚上就住在他家吧,不用出去找地方了,家裡還有幾間空房子,完全夠他們住了。

韓衛明一聽,果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然後就表示恭敬不如從命了。

所以也就跟着張石天去到了張家借住。

……………………………………………………

張石天並不覺得這韓衛明真的就是來借住的,他從下午去到府衙開始就跟韓衛明拉家常,拉關係,表示自己雖然是前太師,小時候皇帝也在他手裡學東西,但他只是想了解一下皇帝的近況。

不過從他開始說道皇帝寶庫的寶物丟失的事情時發現,韓衛明開始跟他拉關係博同情,什麼風餐露宿,什麼人前風光,人後被罵豬狗,身為錦衣衛,到哪裡不是耀武揚威,吃住都由官家報銷,人前風光是真,但人後誰敢說其閑話?

張石天知道,這韓衛明是知道他在探口風了,而且已經在懷疑張家了,就是不知道他知道了多少。

不過嘛,不管那個盒子到底是不是皇帝寶庫的東西,現在都沒了,證據已經變成了張擇一的系統跟神劍了,就是怕有證人,畢竟兒子說他那天買到盒子的時候並未有過多隱藏,雖說東西拿到手就裝進了袖兜,不會有幾個人看見,但肯定還是有人見過,下午去府衙前已經派人去查過,而後封過口了,應該問題不大。

在錦衣衛的事情上,本來應該極力避免錦衣衛查到他兒子身上,但是如果韓衛明已經有所懷疑的情況下,還不如主動出擊,讓他來查,從而打消他的懷疑。

也就有了張石天讓錦衣衛來張家借住的事情。

在兩人都各懷心思的情況下,錦衣衛一行五人跟張石天,來到了張家!

《我的大劍40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