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極品紅顏
我的極品紅顏 連載中

我的極品紅顏

來源:google 作者:坐而不忘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文定 徐瑩 都市小說

一個草根出身的普通人,以出賣自己的身體為捷徑,一步步披荊斬棘奮勇前行……展開

《我的極品紅顏》章節試讀:

到五樓之後,徐瑩身體離開了張文定的後背,往他臉上掃了一眼,見到他忽然臉紅起來,頓覺好笑,心情為之輕鬆了一下,而後才發現他居然連大氣都沒喘過一口,又有幾分驚奇,他這體力也好得過份了一點吧?
掏出鑰匙開門的時候,徐瑩眼角的餘光發現張文定的站姿有點彆扭,屁股往後翹着幹嘛呢?
這個問題剛在腦海里浮現,她馬上就想到一個答案,目光往他的那塊一掃,果然是那麼回事!
得到了答案,她緊繃著臉忍住笑去開門,心裏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有點開心,先前還以為自己對他沒吸引力呢,現在看來,自己的魅力還是很大的嘛,連這種小男孩都有反應了,二十九歲的女人,其實也不算老嘛。
進門後,徐瑩依舊被張文定扶着往裡走,鞋都沒脫直接進到客廳,等坐到沙發上之後她才開口說話:「小張啊,謝謝你了。
那邊有水,杯子也在那邊,你自己倒水喝。
啊,這腳……」 「我不渴,不喝水。」
張文定趕緊搖頭,看着她道,「我先幫你看看腳吧,看傷到筋了沒有。」
「你還會看跌打損傷?」
徐瑩一臉的不相信。
「會一點,我以前練功夫的時候經常會受傷,久病成醫了。」
張文定笑着點頭道。
「那……」徐瑩遲疑了一下,朝他點點頭,「謝謝你了。」
「您別客氣。」
張文定客氣一聲,垂下目光,也在沙發坐下,然後將她那隻崴了的腳提起來放到自己腿上,脫去她腳上的鞋,手掌撫在了她腳踝處。
肉se**的手感分外撩人,他不由得干吞了口唾沫,下意識地抬眼望了一下,剛跟她目光接觸趕緊又低下頭,視線所過處,卻發現,二人現在這麼一種姿勢,居然又能夠隱約看到她裙底了。
眼睛有看的,手上有莫的,張文定有點暈暈乎乎意亂情迷起來,手掌撫在徐瑩的腳踝處沒急着看她傷到哪兒,反而輕輕撫莫了一下。
徐瑩敏銳地察覺出了一絲異常,可又不敢確定他是在吃自己豆腐還是在給自己看傷,便開口說話以提醒他注意力集中起來:「小張啊,你還學過功夫?
大學讀的是體育系嗎?」
張文定聽到徐瑩猛然開口,馬上就醒悟過來自己剛才差點壞事了,趕緊收攏心神回答道:「沒有,我是讀的行政管理。
功夫是小時候跟紫霞觀里的吳道長學的,我老家就是紫霞山腳下的,後來才搬到城裡住。」
「紫霞觀的吳道長?
吳長順道長?」
徐瑩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問道,「他有八十多歲了吧?
聽人說他八十多歲看上去還像三十來歲的樣子,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
張文定點點頭答道。
「不會吧?
真有這種事?
他是怎麼保養的?」
徐瑩再問,睜大了眼睛,暫時沒管腳上的疼痛了。
女人啊,對容貌果真很在意。
「這個……我也不清楚。」
張文定一臉不自在地回答。
其實對吳長順能夠青春常駐,他也是有一點了解的,可是卻不方便對吳倩說出來。
張文定小時候住在鄉里,身體差,跟着紫霞觀里的道士吳長順學了些功夫才有現在的強壯體魄,吳長順時常雲遊,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去年雲遊回來後說就在觀里養老了。
今年年初張文定去看他,他又教了張文定一門陰陽雙修的法門,說是呂洞賓傳下來的功夫,可以打磨意志青春常駐。
那法門直白了說就是增加男人定力的,入門功夫在張文定看來就是一些壯楊竅門,不過也不僅僅只是這麼簡單,還要配合一整套呼吸吐納的方法和意念的存思。
說實話吧,這門功夫倒也讓他在舅舅失勢後找到了一點安慰和寄託,只是在練這功夫的時候得罪了女朋友易小婉。
因為按老道士說的,他這門功夫要至少也要百日方才能築基成功,然後才能夠行房,在築基階段,得暫停行房才行。
開始向易小婉解釋的時候她還聽,後來就怨氣很重了,嘗過男女情事美妙的她,為這事兒跟張文定吵了好幾次了。
這種事情,哪兒能跟徐瑩說得清楚呢?
「哦……」徐瑩點點頭,然後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腳踝。
張文定也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來,趕緊把注意力集中到她腳上。
可是剛才心裏已經想到了那個陰陽雙修的事情,身體的反應更強烈了,滿腦子又開始想起在夢中與徐瑩**的情景來。
從練雙修功開始,到現在好像功夫也差不多了,過了一百天了啊,應該能夠也小有成就了吧。
最近一看到漂亮女人就忍不住想把人家就地推倒,再這麼下去的話,指不準哪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遇見一個單身女人然後精蟲上腦就會直接犯罪呢。
現在天熱,女人們都穿得單薄又性感,極有可能啊!
這些念頭在心中晃蕩,令張文定從心靈到目光都有些不炎定了,邪念蠢蠢欲動。
這邪念是一種慾念,比在夢中時還要強烈的慾念,張文定有些心驚。
這樣下去會壞事!
他畢竟還是有理智的,知道犯罪的後果會很嚴重,所以哪怕心裏有再多的邪念,卻也不敢付諸行動,並且果斷對徐瑩說:「沒什麼大問題,擦點藿香正氣水,休息一晚上就沒事了。
你家裡有沒有紅花油?」
「有,就在那邊柜子里,你找找看。」
徐瑩伸手指了指用來隔開餐廳和客廳而專門做出來上半截鑲嵌着玻璃的柜子對張文定說道,沒再講什麼客氣了。
紅花油很快找來,可等到擦的時候又出問題了——擦藥水得把襪子脫了啊!
徐瑩今天身着短裙,穿的雖然不是**,可也是快到大腿跟部了的長**,總不能當著張文定的面脫吧?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都感覺到有幾分尷尬。
還是張文定腦子轉得快,將藥水放在茶几上說:「徐主任,我去上個廁所,你把襪子脫了。」
說完,也不等徐瑩同意,便起身去找衛生間了。
徐瑩這房子不大,三室兩廳一廚一廁加起來還不足一百平米,衛生間很好找。
當初建的時候有規定,不能超過一百平米,等這房子一建好,那規定就放寬了,後來別的單位建房子都是一百多的。
站在衛生間里,張文定好一會兒都沒撒出尿來,只能作罷,假裝放水沖了一下,便出門而去。
再來到客廳的時候,卻看到徐瑩右腿上的**已經脫了下來,也不知道她是坐在屁股下呢還是塞進了包里,反正明面上沒看見那剛被他莫過的**。
「徐主任,我幫你擦吧。」
張文定眼睛盯着她的**說道。
「不用了,我自己擦就行。」
徐瑩頭也不抬地說,小心翼翼地擦拭着。
張文定就站在一旁有點不知所措了,想馬上就走,可又還想多看一看她的**。
「坐啊,站着幹什麼?」
徐瑩一抬頭,看到他還站着,便說了這麼一句,許是彎腰擦藥水累着了,直了直腰,然後問話了:「小張啊,你在辦公室做什麼工作?」
話出口,不等張文定回答,她又說了句跟問題毫不相干的話,「車開得不錯,像老司機。」
張文定一時弄不懂她這話是不是有什麼深意,如實回答道:「我現在的工作就是給區內的企業做服務,他們有什麼困難,由我接待,然後給領導彙報。
至於開車,自我感覺還算穩當吧。
其實考公務員之前,我就在管委會開車,後來到了辦公室,有時候哪個司機請假啊什麼的,覃局長也會讓我去頂一下班。」
聽着張文定這一番話,徐瑩多看了他兩眼,沒看出來這小子還很會說話啊,聽話能夠聽得出重點,不過還是有點嫩,雖然解釋得很合理,可是為覃浩波開脫的痕迹還是太過明顯了。
她知道管委會裡關係戶多,上任之前就把管委會裡的人員關係都過了一遍,自然知道張文定是嚴紅軍的外甥,而今天覃浩波給她安排司機的時候卻安排了張文定,這就令她不得不深思一下覃浩波這麼做的意圖。
張文定受不了這沉默的氛圍,腦子裡那邪惡的念頭又越來越強烈,隱隱有控制不住的勢頭了,他就不想再呆下去了,免得到時候真的一個把持不住犯了罪,那可就後悔莫及了!
於是,他說道:「徐主任,你現在藥水應該擦好了吧?
我扶你到卧室去,然後我也要回去了,今天家裡還有點事兒。」
徐瑩其實也不願意張文定在自己這兒多呆,但畢竟今天得了他的幫助,不好開口叫他走,現在聽到他這麼說,正合心意,馬上順水推舟答應了,將藥水交給他讓他放好,然後手撐着沙發站了起來。
「我背你過去吧,你腳上有藥水,不好穿鞋。」
張文定走回沙發旁,看了看說。
徐瑩心裏不願意讓他背,可又一想,剛才背上樓都背了,也不差這幾步,便點頭說好。
張文定背着她往卧室走去,鬼使神差地想藉著今天自己幫她忙了的時機,消除一下早上在單位衛生間的時候說那話的誤會,吞吞吐吐道:「徐主任,那個,早上在單位,我前幾天休假,今天才上班。
我,我早上在衛生間說那個話,其實不是那個意思……」 聽到這話,徐瑩臉色馬上就變了,冷聲打斷道:「那你是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