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僕從都很逆天
我的僕從都很逆天 連載中

我的僕從都很逆天

來源:google 作者:溫言如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塵 溫言如玉

第一個奴僕,被我一個腦瓜崩差點彈死,卻是一方王者巨擘?第二個奴僕,被我一腳踹飛萬里,卻是上古魔王?第三個奴僕,被我一根無極棍敲進地底,卻是一位轉世大帝?第四個……展開

《我的僕從都很逆天》章節試讀:

入道難不難?

難,也不難。

有人天生為王,有人卑如螻蟻。

天生為王者,入道如翻掌。

卑如螻蟻者,窮極一生都無法入道。

道,是天地至理。

道,是天地之力。

悟道,就是尋求天地至理中蘊含的無窮力量。

萬兵可悟道,王權可悟道,琴棋書畫可悟道。

還有鬼道、魔道、佛道。

以及逆天的仙道、神道。

大道萬般相,每個人都可以走出一條新道。

但新道難成,乃逆天之路。

凡想輕鬆入道者,無不修前人大道,方可追求無上力量。

大道難行,一人得道,百萬同行修士皆成腳下枯骨。

道中行,路漫漫,來之不易,道阻且長。

柳王城中的屠戮已經過去三天了,江塵為了加快柳王城的覆滅速度,讓所有入道修士,全部燃燒了精血,陷入狂化的屠戮狀態。

短短三天,已經屠完了所有凡人。

當然,無極棍下的地下宮殿有點特殊。

江塵時不時就拎起千丈無極棍往地上杵一杵,強大的震蕩之力,把地宮中的柳家弱小者震死得差不多了。

白瞳下,江塵看到地宮中的道君為了保護族人,也受了傷,神情怒不可遏,但怎麼也不敢走出地宮。

外界,江塵打碎了籠罩在柳王城上空的防禦陣,反正剩下這些人也跑不了。

各大家族的入道,浮相,開輪也差不多死絕了。

畢竟燃燒精血,就是消耗壽命,他們可沒那麼多精血可燃燒。

道師也油盡燈枯,瀕臨死亡,道君的強者還能勉強支撐,但也快扛不住了。

浮相境中,江塵特意留着十個人沒死。

就是曾經虐殺了他兩年的十大宗師。

早已被江塵碾碎全身骨頭,如爛泥一般,半死不活的趴在碎石中。

江塵吊著他們靈魂暫時不滅,享受着生不如死的最後時光。

其實江塵完全可以頃刻間毀滅這柳王城,但他不想。

記憶中的痛苦,讓復仇的執念刻進了骨髓之中。

他把入道者作為刀,一個個殺,慢慢的殺,親手屠殺他們自己的親人,屠殺自己的好友,讓這些每一個沾有他的血的人,全都嘗嘗恐懼與後悔的滋味。

「胖子,你看這些入道的大人們,像不像狗?」

鐵生眼神微眯,堅定道:「像!」

江塵笑了笑。

「有時候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想死卻死不了,還要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所愛的東西被毀掉,那才是最可怕的。」

「他們所追求的道,他們的情,他們的愛,一朝成空。」

江塵無情冷笑。

這時候的鐵牛聞言便不做聲了。

有**的人很可怕,絕望的人更可怕,但一個讓你絕望但你又無可奈何的人,是最可怕的。

江塵站了起來,看了看無極棍下的柳王城。

此時的柳王城死氣衝天,近三千萬人,全部死絕的場面,堪比煉獄。

除了那些道師,道君,沒有一個活人了。

「系統,這裡的死亡之氣和亡魂能不能凝成孽果?」

「可以,但因死亡對象儘是凡人,罪孽氣息不含道意,只能結出最低等級的孽果,並且還差引子。」

「明白了,今天過後,這裡不再有活人。」

江塵的壽命,如今只有一年,主要是因為之前不死神王體透支了他所有的生命力,若不是重新獲得永恆身不滅魂,他已經徹底死了。

如今唯一能補充他壽命的東西,就是孽果。

孽果,是罪孽之源凝成的至邪之物,它存在於每個身懷罪孽之人身上。

將這次些人殺了以後,系統自行提取罪孽之源造出來的。

孽果也分等級,此次屠光整個柳王城也只是凝成一顆最低級的孽果,還得把剩下的所有入道,浮相,開輪,道師,道君全部殺了,投入進去,成為引子,才能凝成。

這種最低級的孽果,壽命只有五年。

孽果在諸天商城也有,最低級的十年壽元,售價:每顆1千萬積分。

江塵當時看完後,默默的退出了商城,想了想自己剩下的3000積分,沉默了好一會兒。

真坑,還是殺人划算。

本來依靠屠殺生靈來補充壽元,是一種逆天的行為,為天道所不允,但系統遮掩了天機,江塵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更何況,這本就是因果報應。

這是第三天的午後,江塵盯着那些道者的道輪,道靈,幽幽說道:「胖子,如果你入了道,是不是也可以喚出道靈?」

左毅聞言,沉默了一下道:「也不是必然,據說入道才是大道修鍊的開始,入道後便要固守自己的道,只有悟性高且意志強大的人,才能達到浮相,道靈才會顯化。」

「根據每個人所修的道,每個人所浮現的道靈之相也是不同的,哪怕是同一大道,道靈也是有區別的。」

「如兵道,萬種人可以喚出萬種兵器,鬼道,也可以是千種鬼物,魔道也有不同的魔。」

大道之行,沒有人的道靈是一模一樣的。

因為每個人對道的領悟總會有差別。

江塵在一旁有意味的聽着,不自覺的點了點頭,道:「這個世界真奇妙,道力的顯化,居然如此有趣。」

「同樣,威力也不俗。」

「三天,只花了三天時間,幾千個道境,就殺了幾千萬人,看來那高境界的強者,似乎真的能做到逆亂蒼穹,隻手遮天啊,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要不是我感受不到這個世界的道,我也弄個出來玩玩。」

胖子頓時聽得有點心顫。

他好像知道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感受不到道之力,那不就是廢物嗎?

甩了甩頭,心中大呼: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沒聽見,我什麼都不知道。

突然,江塵神色一頓,白色的瞳孔瞬間閃過流光。

「終於回來了,正主終於回來了,哈哈。」

江塵看到了幾百公里外的柳擎天,正急速的往柳王城方向飛來。

他頓時興奮了。

好戲終於可以開場了。

他等了三天。

雖然殺了一些凡人,但還不夠。

只有把禍首剁了,他心中的怒火才能夠平息一點。

還有那些圖謀他心臟的人,一個也跑不了。

另一邊,柳擎天心中的喜悅難以抑制,神情有點激動。

他花了一天的時間才徹底擺脫鬼王和天王的追趕,又花了一天時間,終於把不死神王體送到了那位大人的住處。

靠着江塵的心臟,他成功得到了進入皇朝的資格,並且獲得了很多封賞,一旦進入皇城,那就是他們柳家平步青雲的時刻。

到那時,就是四輪道皇也突破有望,成為道中之皇,受萬人拜服。

只要他能利用手中的資源快速突破,在皇城的地位還會更高。

情難自抑,他要趕快回到家族,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家族之人。

讓他們知道,有他這個英明的族長帶領,是多麼幸運的一件事。

快到了。

然而,就在快抵達王城的時候,柳擎天感受到了一絲不對勁。

王城所在的地方死氣太重。

就算是鬼王那傢伙身上的死氣都沒那麼重。

是大規模生靈死絕所產生的氣息。

想到這裡,柳擎天臉色一變。

難道,王城內出事了?

他加快了飛行的速度,然而,越是靠近,內心的不安就越重。

特別是,當他看到柳王城中心那根巨大的擎天之柱的時候。

他的不安越發濃厚。

近了,看到了。

柳擎天看到王城內那地獄一般的場景,心中不敢置信。

他的靈魂都彷彿被雷擊了一般。

屍體,全是屍體。

柳王城不復他離開時的生機繁華,而是化成了煉獄。

柳擎天的心有些顫抖,彷彿被人捏住了一般,喘不過氣來。

死了,他的子民全都死了。

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殘垣斷壁。

哪怕他視作螻蟻,哪怕他不屑一顧,但螻蟻盡亡,說明他的王城陷入了天大危機中。

更何況,他的族人還在王城中。

「不,絕對不能出事啊。」

柳擎天急速朝內城王府掠去。

很快,他便趕到了。

這時候的他,哪怕再不敢相信,他也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

王府被搗成了粉碎,族人生死未卜。

他看到了半死不活的各大家族強者,心中不由一震。

能把那麼多道君境強者逼成這樣,危機的源頭絕對不簡單。

「父王,你回來了?」

「王爺?是王爺回來了。」有人驚喜,忍不住的呼喊。

柳凝兒強撐着身體,勉強站了起來,虛弱的朝柳擎天喊道。

柳擎天閃身來到柳凝兒身前,將她扶住。

「凝兒?你是凝兒?你們怎麼都變成這樣了?」

此時的柳凝兒全身染血,頭髮披散,這個人散發著濃濃的血腥臭味。

早已不復之前的意氣風發,囂張恣意。

「父王,您一個人回來的?」

柳凝兒有點絕望了。

他可以肯定,那個魔頭絕對不是一位道王可以對付的。

能輕易控制住數千入道以上的人,怎麼可能是道王能比的。

「沒錯,你快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傷了你們?」

柳擎天此刻怒氣衝天,霸道的氣息不斷噴涌,似要擇人而噬。

柳凝兒聞言獃滯了。

「沒用的,父王,如果只有你一個人,你還是快跑吧?」柳凝兒絕望的甩着頭,對自己父親說道。

「快走,父王,那個魔頭,就要下來了。」柳凝兒急促大喊。

「魔頭?是誰?」柳擎天看着自己女兒這幅模樣,心有憐惜,怒意更盛,雙目狠辣如電。

柳凝兒看着自己暴怒的父親,突然間什麼都不想說了,她認清了現實。

她笑了,直接脫離了自己父親的攙扶,不住的往後退,瘋癲似的呢喃着:「跑不了了,父王,你也跑不了了。他正在上面盯着你,死定了,所有人都死定了,哈哈。」

柳凝兒瘋了,燃燒了三天的精血,本就油盡燈枯了,此刻心中的希望之火也徹底湮滅,她徹底絕望了。

「王爺,是奇種,是奇種發狂了,他復活了,他不知道利用什麼邪物,控制了我們,殺了所有人,家族的人也被他鎮壓住了,生死未卜。」一個家族道君艱難的爬到柳擎天腳下,虛弱的將這一切告訴了柳擎天。

「奇種?族人生死未卜?」柳擎天不敢置信。

怒,怒,怒火滔天,胸口不斷起伏,怎麼敢,一個奇種怎麼敢控制他的族人,他怎麼敢威脅柳王府的人?

還殺了他全部的子民。

該死啊,該死。

殺,一定要把那小野種挫骨揚灰。

王權霸道猛的爆發,柳擎天威嚴怒目,身後道輪乍現,一尊百丈的王權法相出現在自己身後,腳踏虛空,傲然而立,雙眸睥睨,端的是無邊霸氣。

「小野種,你給我出來。」柳擎天一聲大喝,穿透虛空,一股股的震蕩的波紋向四周肆虐。

三尊百丈道輪也顯化在王權法相身後,在天地中威嚴轉動,每一尊道輪中都散發著可怕的道意。

第一輪冒着陣陣拳意,第二輪中充斥着凌厲的劍意,第三輪升騰着無數緊閉的巨眼。

這些都是柳擎天道輪中印刻的技能。

開輪之後的每一尊道輪,都有機會覺醒天賦技能,但能真正擁有天賦技能的都是鳳毛麟角。

所以大多數人都選擇印刻道技到道輪中,以此發揮道靈的最大威力。

每一尊道輪都能印刻一門道技,道技分天落和人創。

天落技能是上天賜下,可遇不可求。而且天落只會出現在大勢力中,大多數修鍊者,只能修鍊人創道技。

選擇匹配自己道靈的技能,能將自身力量最大限度的發揮出來。

柳家乃王者世家,一直傳承着王權霸道,所以除了第一輪的霸道王拳,第二輪第三輪都是靠印刻上去的技能。

儘管如此,柳擎天的三輪道技也是無比恐怖的。

在同境界中,幾乎無敵。

若不是不想耽擱時間,在送去寶物之前,他絕對先把鬼王和天王打個半死。

「別喊那麼大聲,我在這呢,老狗,等你好久了,人都殺光了你才回來。」

江塵的聲音淡淡的從天空之上傳下。

兩道身影站在無極棍上緩緩降下。

當兩人跳下來後,無極棍化作碗口粗細,丈余長,被江塵扛在了肩上。

「嗡嗡。」

無極棍上散發的氣息不斷向四周噴涌。

江塵一身白衣隨風擺動,恣意傲然。

柳擎天看到江塵如此氣勢,眼神微眯,

他注意到了江塵手中的棍子,很是不凡,肯定是寶物,還有他身上的那件閃着瑩光的白衣,似有乾坤倒轉。

都是好東西。

然而,當他定眼看了看江塵身上的氣息,沒有絲毫道意,心中大定,原來只是撿到寶物的廢物罷了。

氣勢詭異又如何,有寶物又如何,他柳擎天都可以一拳鎮壓。

左毅躲在了江塵身後的安全區域,他一個小小暗勁,實在太弱小了,在入道面前,宛如螻蟻。

他按照江塵的吩咐,把天級玉雪狂刀拿在手中,有了玉雪狂刀的守護,他才稍微安心點。

柳擎天眼神毒辣,又注意到了江塵身後的左毅拿着的武器,頓時瞳孔驟縮。

天級武器。

那股氣息絕對是天級武器。

他眼中出現了一絲謹慎,但隨即又毫不掩飾的泛起了貪婪。

無論如何,他一定把刀要奪到手。

奇種得死,那個武夫也得死。

搶過來,全部搶過來。

好東西,就應該屬於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