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青春戀愛物語真的有問題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真的有問題 連載中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真的有問題

來源:google 作者:幻神啊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東方傑玥 吳敏 都市小說

說真的……知道動漫完結的時候我的心裏久久無法平靜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共鳴吧……又或者是說動漫從第二季開始就是我想要的高中生活我自問無法達到他們的高度,但……我也想有一個這樣高中生活所以請讓我幻想本應屬於我的高中生活!枯燥乏味的人生中總是掀不起絲毫的波瀾,我們生活的很有規律.而我則始終銘記着生活着.這就是我為人處世的方式,也是被逼無奈的常態之下保持自我的方式.高二這天,我的枯燥的生活掀起了絲絲的漣漪,請記住現在的我,因為"你"即將逝去......展開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真的有問題》章節試讀:

才靠近高三教學樓就傳來朗朗熟悉的讀書聲,雖有些許雜亂但勝在嗓門很大。

高三放學的時間好像要晚一些,所以也就正好可以感受到高三生活的學習氛圍。

無需太過詳細的去聆聽,就可以聽出他們正在朗誦的是一首他背了一個星期都沒有背出來的《琵琶行》。

現在想想還真就是,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

「喂!小流氓,你在墨跡什麼呢?」蒙萌雪不滿的聲音不合時宜地響起。

本來還想即興賦詩一首的吳敏瞬間就沒了興緻,心中如是想着:

哎!女人。

「嗯?應該就是這裡了吧。」

兩人佇立在一間教室門前,吳敏伸手直指頭上有些生鏽的門牌,小有嘲諷的回道:

「上面寫了書香林院,不是這裡還能是哪裡?」

蒙萌雪每次說話都自動帶有人身攻擊的,這有機會不得反擊幾次怎麼對不起自己啊。

蒙萌雪蹙眉,有些不開心:「那你說吧,門又打不開,那你說現在怎麼辦?」

他用手呈現八字撐着下巴,喃喃自語:「怎麼辦呢?」

思緒亂了,很亂!

所以他必須要讓自己冷靜下來,他先是放空了自己的心思,將所有有的沒的全部放空。

隨後重新開始分析來這裡的目的:第一,來這裡主要目的是為了尋找十年前的一些相關線索。

第二,門被鎖上了,無法判斷裏面會不會還存有十年前的資料,畢竟這裡看樣子關了很久。所以絕對不能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於這裡的線索。

第三,找到教師資歷至少十年以上的老師,可以嘗試着去詢問一些線索。

「呼!」

他長長的呼出了一口大大的濁氣,每次遇到心緒煩亂的時候他就喜歡將遇到的事情一條條的劃分出來,這樣對他快速解決問題有極大的幫助。

這種情況就是因為他模仿了大偵探福爾摩斯里的思維殿堂,雖然他還達不到那種高度,但以這種方式來強制自己冷靜卻也是最好的手段。

他十分佩服福爾摩斯,啊不。應該說是佩服阿加莎·克里斯蒂,所以只是這種程度的模仿算不得什麼。

那麼之後他在去找有十年資歷的教師詢問一番,再經過一整盒,到時候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不對,這其中有很多漏洞。他為什麼就認為十年前一定就死人了呢?

是因為先前自己推理出來的?

不!是誤導!

那麼是誰開始誤導自己的呢?

他抬頭看向走在自己身前的蒙萌雪,恍然大悟。他明白了,那個誤導自己的人不就是蒙萌雪嗎?

從整個事件一開始,他就一直在被她牽着鼻子走。雖然他也給出了自己的推測,但那也不過是基於她給的條件「有人死了」推出來的。

那麼事件不就簡單了嗎?

隨着事情的明悟,他臉上也是不禁掛有神經質的微笑。而這一幕正好被轉頭過來的蒙萌雪捕捉到······

「你從剛開始就在傻笑什麼,抽風了嗎?」

蒙萌雪高昂着頭顱,看着一臉中風模樣的吳敏表現出一臉的不屑。

他收了收笑容,拍拍胸脯淡然道:「我已經有一些對策了,現在先去瞅瞅那棵傳聞的榕樹吧,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

「現在先去看看也好,到時候也好作作對比,看看白天和晚上會不會有什麼不同之處。」她附和了一句。

蒙萌雪並沒有否認他的話,她的心中自然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本是想等晚上先去看一番然後等明天再作打算,不過提前去了也沒有什麼影響。

「話說,你之後想幹什麼?」

他歪了歪嘴,談談說道:「像這種校園傳聞什麼的,真相無非就是那麼幾個,只要你堅信世上無鬼那麼很容易就可以推理出來。」

「哦?哪種?」

「那還不簡單,惡作劇唄。然後再以訛傳訛誇大其詞罷了。」

她一邊揣摩着吳敏話中的含義,一邊挪移向校門那棵巨大的榕樹。緊接着想到了什麼反問:

「這不對啊,那之前我們推理的時候,不是都認為是死人了嗎?」

吳敏輕嘆了一口氣,饒了饒頭解釋道:「怎麼說呢,我先前也是被你給誤導了。」

「誤導?」

「沒錯,先前我們推測的是十年前的事情為什麼可以鬧的那麼大對吧?」

「沒錯,所以我們才會認為是因為死了人事情才會鬧那麼大的,難道不是嗎?」蒙萌雪在回憶的同時反問。

吳敏聽罷也是很平靜,畢竟要不是剛剛進入了強製冷靜模式他還真就一直被這麼誤導的,於是冷聲道:

「當然不是,有可能當時根本就沒有死人。」

「為什麼這麼說?」

「這其中有一個最為關鍵的問題,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吳敏繼續打着啞謎。

蒙萌雪雖然有些無奈,但對於吳敏推理的東西她沒有絲毫的想法,也就只能順着他。凝眉道:

「你就不能直接說嗎?再打啞謎,信不信我揍你。」

吳敏尷尬的清了清嗓子,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和人正常說話的緣故,他不知不覺中就變的啰嗦了起來。

反應過來後也不再打啞謎,笑道:「其實很簡單的啦,還記不記得十年前的那個傳聞是最近才開始發酵的?」

說完,本想再打啞謎的他瞅了一眼帶有一臉幽怨的蒙萌雪才是趕忙補充道:「既然是最近才開始發酵的,難道你就不好奇嗎?」

「好奇什麼?」

「為什麼明明是十年前的事情現在才開始發酵?」

「之前不是推理過了嗎?是因為當時有人死了,所以事情被壓了下來。」

「不不不!所以才說是被你給誤導了,一直朝這方面去想,那麼就算是一隻老鼠也能被你腦補成殺人兇手。」

「等會!經過你這麼一說先前的那個推理還真就站不住腳。如果真是死人的話,那麼十年前事件都沒有發酵,憑什麼十年後的今天卻可以發酵?」

等蒙萌雪說出了自己的推測,就看到吳敏正用一臉欣慰的眼神盯着她看。那眼神就像父親看着女兒一樣······

「你再用那眼神看我,老娘不把你的腰間盤給摔出來!」

「咳咳,消消氣。女神怎麼能這麼容易就動怒呢?」吳敏趕忙求饒。

蒙萌雪沒有理會吳敏說的一堆廢話,想了想明悟道:「這也就是為什麼你說整個事件其實不過是人的惡作劇?」

「perfect!完美!」

「但還是不對啊,我想知道的是十年前的真相,就算你推出來十年前十年最近才發酵的真相,那麼還是無法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啊。」

聽到蒙萌雪的解釋,吳敏用手無奈的遮住了眼睛,長嘆一口氣回嘟噥了一句:「頭髮長見識短。」

「你在小聲嘀咕什麼呢?」

他擺了擺手,趕忙轉移話題:「你想想啊,既然是人為的傳播發酵,那麼那個人就肯定對十年前的事情有些了解。我們只要找到那個傳播這則傳聞的人不就可以問出個所以然來了嗎?」

「你倒是想的開,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學校有多大,學生又有多少。我之前有做過了解,整個縣一中總共有abc 個多學生。而想要在這麼多人中找出那個傳播傳聞的人,不說是大海撈針,但難度也是極大。」

吳敏扭過頭去,搖晃着一隻手,嘲諷道:「庸俗!還記不記得我和你提過的【社會相關時間痕迹】。」

「只要在社會所存在的東西,那麼就必然有相關於它的痕迹,那種痕迹只有時間可以抹除。」

「perfect!不錯嘛,都學會搶答了。既然是人為的傳播,那麼只要找到傳播的人,一個一個排除就好了。」

看着吳敏將整件事情都輕描淡寫的推理完,她的心中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但又說不出來哪裡不對。

既然心中疑惑那麼提問就好了,她冷聲問道:「你確定就這麼簡單嗎?找到傳播傳聞的人,就可以找到十年前的真相?」

咋地?

你在質疑你哥哥我的推理能力嗎?

雖然哥的數學不咋好,但絲毫不影響我推理好吧。

於是解釋並帶有絲絲保證的意味說道:「第一,世上不存在鬼神。第二,沒有人死。所以,就是這麼簡單,不用多想啦。」

「既如此為什麼不直接去找傳播傳聞的人?你還要再去查看榕樹那裡是否有線索呢?」蒙萌雪不解。

「哎!」

他先是嘆息一口氣,緊接着笑眯眯的回道:「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情,在不知道真相的時候,我比較喜歡推敲多種答案。」

其實也不完全如此,他只是還有一些自己的疑惑罷了。比如:一個高二的高冷女神卻執着於尋找十年前的真相。

光是這件事他就需要去了解一番,畢竟誰讓當初他說想要了解她呢。

在幫助她尋找真相的同時,了解她的身世和知道她的更多事情才是重中之重,為此一些必要的借口也是需要的。

「你還真是一個喜歡多愁善感的人呢,是不是所有像你這樣沉悶的人都這麼善感。」蒙萌雪歪着頭用手指抵着紅唇,心中的疑問帶着嘲諷一併說出。

吳敏:······

一陣無聲之後,他先是無力的在心中將這個毒嘴婦罵了一遍緊接着出聲發問:

「話說為什麼你那麼執着於尋找十年前的真相呢?」

蒙萌雪先是一愣,隨即變的有些許的拘謹亦或是緊張。不過這都不是什麼大問題,因為她好像並不想回答自己的疑惑。

她指了指校門口那棵不過五米開外的巨大榕樹有意的轉移話題,帶有些許的驚訝:

「哇!你看,那棵榕樹真的好大啊。」

「是啊,我高一剛進校門就知道了。」

吳敏無情的嘲諷着她那牽強的轉移話題技術,心中對於她身份的疑惑更甚。

不過既然她不說,自己也不可能逼問。有些事情既然問不出個所以然來,那麼就保留在心底吧,留待以後總會有知曉的機會。

就像一個數學題一樣,以前覺得二元一次方程就是兩塊錢寫一個方程。後來也就知道了含有兩個未知數,並且含有未知數的項的次數都是1,就是二元一次方程。

有些東西會隨着時間的流逝而得到答案,而且不管那個答案是不是心中所想的都必須接受。

因為現實就是如此!

······

因為現在是放學快上晚修的時間,所以校門口外的人流並不是很多。這也有益於兩人尋找線索的時候不會被天多人觀看到,不然的話多少會被流傳出一些流言蜚語。

他雖然不在意,但他眼前這個小美女就不一定了,萬一生氣了自己還得被來幾個「過肩摔」。

他現在都有心理陰影了······

真的!

還沒找多久就傳來蒙萌雪的呼喚聲:「小流氓你過來瞅瞅,這是什麼東西?有點像氣球,好噁心。」

吳敏跑過去只是瞅了一眼就知道是什麼東西,醫院還可以免費領取來着······

看着她那一臉天真的樣子,心想這小妮子還真純潔無暇。為了不玷污她那純潔的靈魂,他故作深沉,神色難得正緊開始分析起來:

「那個東西樣貌酷似氣球,卻是比一般的氣球都大上一番,顯然是被哪個同學惡作劇丟在這裡的。而什麼人會做這種惡作劇呢?」

他緩了一會繼續說道:「就算那個人不是有意的,那麼我們不妨以亂丟垃圾的那個人來設定那個造謠傳聞的人。」

「其一:心思不正,對社會抱有怨恨。其二:為人虛偽,想獲得周圍人的認可。」

蒙萌雪看着一臉認真的吳敏也是不解的出聲質問:「這和那個傳播謠言的人有什麼關聯嗎?」

吳敏鄙夷一笑,罷了罷手:「膚淺,想要知道壞人是怎麼想的就要將自己完美的融合到周遭的環境中去。」

聽了他的解釋蒙萌雪一臉的無奈,反正都快習慣這二貨的行為了,聽聽他的推理也無妨。

於是她以手扶額,輝輝手示意自己不再插嘴,並且怕他不理解自己的意思提醒道:

「行吧,你接著說,我不打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