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師父是神仙
我的師父是神仙 連載中

我的師父是神仙

來源:google 作者:綠竹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崑崙 都市小說 陳婉兮

10年前,8歲的李崑崙被一個神秘人帶走,他向父母說李崑崙是他命里的徒弟,在給父母將一塊石頭變成黃金之後,父母居然同意他將李崑崙帶走了10年後,結丹期的李崑崙下山歸來,狂笑一聲:美女、財富,大爺我回來了展開

《我的師父是神仙》章節試讀:

該報的仇都報了,小花成了別人孩子的媽。小山村沒啥值得李崑崙留戀的了,他想回南都找婉兮了。

走之前,得先幫家裡重新蓋個房。現在的房子還是李崑崙小時候住的土坯房,陰暗潮濕,四面漏風。

堂堂一個活神仙,李崑崙身上居然沒錢。唯一一點錢還是在昆崙山下救婉兮的時候婉兮給的。

回家的時候,他沒好意思問婉兮要錢。婉兮都成自己媳婦了,自己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問自己女人要錢?

怎麼才能賺錢呢?李崑崙使勁拍了下腦門,暗道一聲:「卧槽,我怎麼這麼蠢,沒錢不會自己印么!」

說干就干,掏出一張百元大鈔,掐了個口訣,嘴裏念念有詞,一張忽然變成了厚厚一沓。

成了,李崑崙比結丹的時候還高興。以後如果還有仇要報,他都能用錢砸死仇人,哈哈哈哈。

沒高興兩秒,「卧槽,怎麼每一張號碼都一樣!」,李崑崙體會到什麼是過山車了。

他又開始埋怨起老傢伙來了,好好的點石成金術,怎麼就是不教自己,弄得自己堂堂一個金丹仙人,這麼窮。

「總不能真的去賣藝吧,那還不丟死人?」李崑崙想不到還有什麼辦法賺錢了。

「對呀,小爺還可以賣丹藥啊。老子的精元丹,不說延年益壽,可是包治百病還是能做到的,小爺大把的丹藥不都是錢嗎?」想到這,李崑崙又開始傻笑。

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具仙風道骨,李崑崙把老傢伙留下來的道袍穿上。看看鏡子里的自己,李崑崙沒發現自己還可以這麼帥,活脫脫一個仙門敗家子。

。。。

婉兮不知道,此刻,李崑崙這麼個神仙正在為了一點小錢而煩惱。

爺爺把整個家族產業交給了自己。

陳家家大業大,到底有多少產業,有多少錢,陳家人自己也不清楚,有專業的會計事務所幫他們家打理。

婉兮正坐在一張碩大的會議桌前,對面一大群會計師在跟自己彙報家族產業的情況。婉兮聽得心不在焉,她對錢沒有很大的興趣,更沒想過自己接受整個家族。

聽了幾個小時的彙報,簽字簽得手都酸了,總算是弄完了。

司機開着車送婉兮回療養院,她這段時間還是一直跟爺爺一起住療養院。一是為了方便照顧爺爺,二是她也不敢一個人住家裡。

車子經過一條偏僻小路,突然,司機停下了車,婉兮看到前面小路上橫停着一輛車,擋住了去路。司機正準備下車查看,後面又駛來了一輛車,把婉兮的車夾在了中間。

婉兮暗道不好,趕緊叫司機鎖上車門報警。

「小姐、小姐,沒、沒信號」,司機顯然也沒有經過這樣的事件。

前後車裡各下來三個人,都戴着頭套,手裡拿着棒球棍,朝婉兮走來。

婉兮已經經歷過一次生死了,還算是比較冷靜,不像司機那樣驚恐失措。她往中間挪了挪,手上已經從包里拿好了防狼噴霧。

匪徒左三個,右三個已經把車子包圍了。沒有半句廢話,直接拿棒球棍開始砸車玻璃。

婉兮的座駕又不是防彈車,很快,玻璃被砸破了,伸進來一隻手,打開了車門。不等他們圍上來,婉兮拿出防狼噴霧對着三人就是一噴。三人沒想到這麼嬌滴滴的一個小姑娘還敢反抗,都中招了,雙手抱着臉面,痛苦不已。

趁着左邊三人失去戰鬥力,婉兮拚命往左邊跑。

「卧槽,點子有點扎手,快追,別讓她跑了」,後面傳來匪徒的叫喊。

沒跑多遠,耳邊傳來一陣破空聲,婉兮感到後頸部一痛,隨之失去了意識。

出手之人正是陳豪那天在療養院帶的那個精壯漢子。

昏迷前,婉兮除了想到了爺爺,還想到了李崑崙。難道這就是愛情?

。。。

一襲道袍的李崑崙在縣城裡已經賣了幾個小時的葯了,沒人相信他,路過的人看到他都是一臉鄙夷,就差當眾叫他騙子了。

甚至,一上午,他還被城管追趕過兩次。當神仙當成李崑崙這樣,也是沒誰了。

找了個人多的位置坐下,李崑崙想:「該死的城G,再敢追小爺我,小爺讓你們好看。」

兩個年輕人走到李崑崙跟前,「小兄弟,你這是賣葯?什麼葯,能不能拿出來給我倆看看?」

總算是有客人了,李崑崙很高興。「好嘞,一看您二位就是識貨的」。說著,從口袋裡隨意掏出兩顆自製的精元丹,遞給二人。

二人接過精元丹,心裏一陣駭然,對視一眼,卧槽,真的是精元丹。二人裝作莫不心動,實則緊張萬分。「小兄弟,這東西能治什麼,怎麼賣?」

李崑崙也裝作一副高深樣:「我這藥丸,包治百病,而且只賣有緣人,緣分到了,借錢您看着給!」

圍觀人群聽到李崑崙說的「包治百病」,紛紛大罵李崑崙騙子,提醒兩個年輕人別上當受騙。

二人沒有理會圍觀人群說的,將精元丹還給李崑崙,「小兄弟,我們能不能換個地方聊,這藥丸我們兄弟要了。」

三人在附近找了個茶館坐下。

「小兄弟,你開個價,我們看合不合適,合適我們就要了」

「兩位大哥,小弟說了,這東西只賣有緣人,你給的價格緣分到了,我自然賣你」。李崑崙也不知道這精元丹到底賣多少錢合適,可是他見識了精元丹兩次救人的效果,想着應該能值點錢。

二人對視一眼,一咬牙,報出了個價格:「小兄弟,你看,一萬塊一顆,怎麼樣,行的話我們兄弟就買了,價格再高我們就不要了!」

李崑崙裝作思考半天,答了句:「行,一萬就一萬吧。給錢!」

交易完成,雙方皆大歡喜。

等李崑崙走後,其中一人又撥通了一個電話:「老大,那小子怕是個窮瘋了的傻子,居然拿精元丹當大力丸當街賣。我們給買下來了,才一萬塊一顆,怎麼樣,跟白撿的差不多吧。」

「什麼,上交,老大,這是我們用自己工資買的啊,你不能這樣吧!」

電話里一陣咆哮,掛了電話,對另外一人說:「白高興一場,回頭這精元丹還得上交,早知道,還不如不跟隊里說!」

「看樣子,這小子手上還有很多這丹藥,要不咱再找個機會跟他買點」,另一人顯然對上交丹藥很不滿意。

「我看行,到時候可千萬別讓隊里知道,不然我們又白忙活了」。

。。。

有了錢,房子的事情就好辦了。李崑崙把身上所有的兩萬多塊錢給了父親,在這小山村,兩萬多蓋個房子足夠了。父母接過錢,開始高興張羅蓋新房。

婉兮出事的消息還是李崑崙的便宜大哥帶來的。

黑白無常和手下小鬼全部交代過,陳家有人過世,必須報告他們,不準擅自把人帶進地府。

婉兮被害了,拘魂小鬼把婉兮的魂魄帶到了黑白無常這。妥善安置後,黑白二人立刻找到了李崑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