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的師尊總想謀害我
我的師尊總想謀害我 連載中

我的師尊總想謀害我

來源:google 作者:雪不二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平 雪不二

在歷盡千辛萬苦之後,林平總算拜到混元子門下好消息是,師尊很強,學業充實壞消息是,師尊現在是貓,能力有限好消息是,師尊傾囊相授,毫無保留壞消息是,功法很難,容易死球好消息是,還有天賦,修鍊基本沒問題壞消息是,我總懷疑師尊誠心害我,但我沒有證據……展開

《我的師尊總想謀害我》章節試讀:

混元子一看林平一臉熱血小青年的模樣,十分想讓林平現在就去哪個山上找只焰尾獅搏鬥。

但是顯得有些太過刻意了,哪怕給林平使了魅術,此番讓他找死的要求也恐怕不會答應。

混元子也是強忍着內心的歡喜,故作高深。

「好!很有精神。修仙最重要的就是一個精氣神,只要心中有着一口氣,哪怕是肉身湮滅,只要你修為夠高,元神夠強,那你就能夠繼續修鍊。」

誇獎林平時,混元子還不忘自誇上兩句。他說的倒也沒錯,也得虧他修為強橫,不然那秘術不等施展現在也就只是黑叢林的一個孤魂野鬼了。

拿出師尊的做派,混元子接着發問「徒兒啊,你可知何為修仙?」

林平沉吟半天,沒有應答。

……

對於修仙他內心嚮往,也打探諸多,沒少在城裡的說書先生那聽一些成名修鍊者的光榮事迹。

林平也經常趴在那些不讓他進去的小宗門門外偷聽,雖然偷聽後免不了讓人一頓打,但也是大概明白修仙的流程。

市面上各家的修鍊功法都有所不同,卻大抵殊途同歸,終究大路子都是一樣的。

凡人都是從鍊氣開始的,于丹田之處開闢氣海,吸納日月精華,將靈力注入其中,這一步叫做築基,大多數人也都停留於此,要想再進一步,定是天分極高。

在氣海靈力飽和之時,以自身為鼎,把氣海壓縮,得到一枚內丹,也就突破到了金丹期。

雖然聽起來像是用高壓鍋做飯,但能夠達到金丹的無一不是人中龍鳳,聽說就連青陽城的知縣也只是築基圓滿,未曾凝結金丹。

再往後,林平也不清楚了。畢竟青陽城地界實在不大,就連修鍊者都是罕見的,有着如此見識,算是好的了。

但師尊問何為修仙是想聽自己羅里吧嗦說上一通流程嗎?

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如此常規的操作,怎麼會是師尊這樣不走尋常路的貓做出來的事情呢。

到時候,師尊恐怕會失望地搖搖頭,這可是自己第一次回答,一定要謹慎小心。

這麼常識性的問題,師尊不知道嗎,他一定是想要知道自己有沒有理解修鍊的真諦。

……

看着林平低下頭,想了好半天,混元子有點不耐煩,同時內心還有些擔憂。

不是,這麼常識的問題,你都不知道嗎?

就算不知道,我給你介紹介紹也算是盡了師尊的義務,現在這樣不說話是幾個意思。

他開始懷疑,林平這麼好騙,是不是跟兩年前那個傻小子一樣,慧根有毛病,自己剛才應該再多看看的。

就在這時,林平想好了自己的答案,堅定地看向了混元子。

「修仙一途,在於逆天。」

「誒?」壞了,慧根還真有問題,混元子都準備掏出兩文錢打發林平買糖時,林平又接著說了起來。

「師尊,我認為修仙之人自然是與芸芸眾生不同的。」

「哦?怎麼說?」聽着還算有邏輯,混元子把那兩文錢又放了回去,準備聽聽林平是什麼想法。

「世上眾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遵循世界的規律,如此碌碌一生。若是天災人禍,也只能逆來順受,畢竟世界就是如此。」

「但修仙者就不一樣了,修仙者吸納天地靈氣,金丹後辟穀。本就是向這個世界發起挑戰,破鏡需要渡過天劫也許就是上天對此的不滿,但即使有大把的人倒下,也總會有人前仆後繼。」

「這是為何?這只是為了擺脫束縛,逆天而行,唯有逆天才可成仙。」

混元子聽了林平一番話,咂了咂嘴,沒有說話。

林平還以為是自己哪說的不好,讓師尊不高興了「弟子拙見,有錯誤之處還望師尊斧正。」

混元子倒不是覺得他話有何不妥之處,只是有如此廣大的格局着實把混元子驚到了,現在的人才都答非所問還讓人震驚一番嗎。

但混元子也沒太在意,自己準備的傳道可是大大的「有料」,此子恐怕是活不過明天,無需多慮。

「亦可吧。」

……

果然,自己的回答縱使再深思熟慮,也很難讓師尊滿意,也就差強人意的水平。正欲再找補幾句,就修仙的問題展開談談,混元子卻不給機會了。

「既然你已經自有思考,那為師今日就傳你功法。」說著混元子小爪子從胸口的元寶中掏出了一本古籍。

林平見此更是興奮,期待的搓搓手。不愧是師尊,連儲物法器這般稀罕物都有。

師尊會給自己什麼樣的功法呢?

功法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按品階分為天地玄黃,天階最高,黃階最次。

看著錶皮如此殘破,也許是某個上古傳下來的孤本,那種斷了傳承的上古神功。

還是會直接給自己一本天階功法,讓自己一步登天,修仙路平步青雲。

林平穩住激動的心和顫抖的手,十分鄭重地接過了混元子遞過來的古書。

……

古書十分質樸,手感極佳,一看就知是傳承之物,即使歷經多年飽經風霜,也依然保存完好。

哪都挺好,但林平看了一眼就表情古怪,上書四個大字《葵花寶典》。

果然打開一看,扉頁上就寫着,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混元子小爪子一背,倒是嚴肅起來了「你不要看書破就瞧不起他,這本書當年你師祖也是如此傳授於我的,我本來也是瞧不起,但是你看為師現在,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都是靠着他呢。」

「啊?當真如此?」林平看着混元子,嘴都有些合不上了,眼睛忍不住地往混元子下面瞟。

「那是自然,為師又怎會騙你?只要下定決心,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混元子一臉篤定,倒給林平整不會了。

林平還是忍不住求道「師尊,徒兒能不能換一本啊,這決心太難下了。」

「這有什麼難下的,眼睛一閉一睜,不就完事了嗎?成大事者總是要捨棄一些東西的。」

混元子內心有些擔憂,這傻小子不會看出來自己準備坑他了吧。

思索再三,林平咬着嘴唇,還是下不了決心「弟子實在難以捨棄這命根,這《葵花寶典》還是還於師尊。」

「那可不行,這功法,誒?等會。啥,葵花寶典?」混元子又一把把那書搶了回去。不好意思地放了回去,仔細翻找,找出了另外一本古籍給了林平。

……

「咳,很久沒有整理儲物袋,一不小心拿錯了,不過無傷大雅,你看這本如何。」

經過這麼一出,林平也不激動了,出了一腦門汗,接過這本功法,趕緊看看名字。

《太一神功》啊,挺好,起碼不會走向什麼奇奇怪怪的道路。

誒?不對,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

林平仔細一想,這不是城頭小攤十文錢三本的嗎?

《我的師尊總想謀害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