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的五個絕色師姐
我的五個絕色師姐 連載中

我的五個絕色師姐

來源:google 作者:別熬夜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公孫瑾 沈葉 都市小說

【高手下山,靈氣復蘇,姐姐,醫生,娛樂,神豪】師父去世後,沈葉成為峨眉派掌門人帶着師父遺願,踏上了尋找同門師姐的路……找到大師姐,公孫瑾,仙姿綽約,不問紅塵,竟然是知名道觀的觀主……二師姐殷紫萍,溫順柔和,從不對人發脾氣,已經闖下女神醫的名號……三師姐寧凝,雷厲風行,脾氣火爆,是一位美女總裁……四師姐納蘭真,年紀最小,入門早,表演系大學生……五師姐任妤,最愛「引經據典」,是一名書痴……展開

《我的五個絕色師姐》章節試讀:

沈葉和公孫瑾來到殷家的時候。

大門口冷清的很。

連個看守的人都沒。

沈葉卻感受到,裏面有六股靈力波動。

只見偌大的院子,圍滿了人!

兩方勢力相對,氣氛劍拔弩張!

一個長身玉立的年輕女子,約莫二十三、四,黑髮垂在白嫩的臉頰兩側,氣質寧靜柔和,樣貌絕美。

女子背後站着七八個人,都是瞪大雙眼,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女子面前,則站着二三十號人。

有兩個熟面孔。

其中是一個黑痣男,黃梓。

另一個是中年禿子,陸海。

反觀黃梓這邊的人,氣定神閑,尤其是黃梓身邊的男人,雙眼還閃爍着興奮的淫光。

沈葉之前感受到六股靈力波動。

其中一個,就有這名男子,不過是入氣境修為。

而那名氣質出眾的女子,是渾形境。

儼然是別墅的主人。

果不其然,公孫瑾低聲道:「她就是殷紫萍。」

沈葉道:「感覺二師姐好像遇到麻煩了。」

只見黃梓身側的入氣境猥瑣男,走上前道:

「信已經給你看過,二師姐,你連先師遺命都不顧了嗎?」

殷紫萍淡然,「先師風陵師太,待我恩重如山,我受先師大恩,自然不敢違背她老人家遺願。」

猥瑣男黃津大喜。

「那你是肯嫁給我了?」

「不。」

「那你就是不遵守師父的遺願!」

「紫萍不敢。」殷紫萍語氣淡然,卻十分堅定,「只是嫁與不嫁,由我自己做主,就算先師在世,也絕不會逼迫我。」

黃津大怒!

「師父在信上清清楚楚寫着,讓五位師姐,照顧我一生一世!那不是要你們嫁給我么?」

殷紫萍心中一痛。

不明白師父一世英名,怎麼會把掌門之位,傳給這種人?

「師父之意,是要我們支持你,治理峨眉,並沒有讓我嫁給你。」

黃津氣惱至極,大聲喊道:「哥!」

黃梓側目看向三個矮矮的、背着劍的人。

「凌霄劍派的幾位朋友,請說句公道話吧。」

凌大道:「殷姑娘,我們都是永安市的修真勢力,我兄弟三人,雖然只是入氣境修為,但萬事抬不過一個理字。」

「本來不該多管你們峨眉派事務,但是黃少爺對我有恩,我只能管上一管。」

「這峨眉派風陵師太,也是修真界德高望重的前輩高人。」

「她親筆遺書,讓你嫁給黃津,你就從了吧。」

「黃家也是下三家之一,配你殷家綽綽有餘,黃津又是峨眉新任掌門,配你女神醫,也是旗鼓相當啊。」

凌二和凌三拍手稱是。

「不錯,不錯,大哥說得對,大哥是個講理人。」

另一側有個八字鬍,笑嘻嘻道:「我王天福也是入氣境,本來沒資格插手。」

「但是黃少爺與我交情頗深,殷姑娘,素聞你峨眉派,尊師重道,師父有名,絕不敢違抗,此話可有假?」

殷紫萍搖搖頭。

「那風陵師太命令你,嫁給黃津,你違抗師命,在峨眉派算什麼責罰呀?」

殷紫萍道:「幾位來殷家,無非就是逼我就範,我恕難從命。」

陸海哈哈一笑,「我不是修士,我就是個生意人哈。」

「殷姑娘,你也是生意人,所謂和氣生財,你何必鬧得大家都不痛快呢?」

殷紫萍雙眸深沉似水,從眾人臉上掃過。

這幾人均是大吃一驚!

凌霄劍派三人,更是抓住劍柄,蓄勢待發!

只聽殷紫萍淡淡道:「各位請回吧,嫁人之事,我不同意。」

黃津和黃梓對視一眼,目露凶光。

黃津大聲道:「殷紫萍,你無非覺得,我們五個入氣境,不是你渾形境的對手,才敢拒絕的吧。」

殷紫萍眉頭緊皺。

她其實,此時滿心都是悲痛。

先師待她恩重如山,如今乍聞先師身死。

心中難過無法言表。

卻又被這個莫名其妙,冒出來的師弟,逼婚。

心中亂糟糟的,忍着滿腔難過,想讓這些人離開後,詢問先師臨死的情況,然後去峨眉山祭拜先師。

誰知,這些人糾纏不清,弄得她又氣又急。

黃津大聲道:「我黃家新得一位玄元境靠山!」

「在你渾形境之上!」

「殷紫萍,如果你非要違抗師門,我雖然無力處置你,但是我會讓靠山對付你!」

「紫萍,」他忽然雙眼柔光滿滿,嘴角滿是垂涎,「你就從了我吧,我不想逼你!」

殷紫萍眉頭緊鎖,她這輩子,很少討厭別人。

黃津算是第一個,讓她極為反感。

黃津見殷紫萍誓死不從。

當即冷冷一笑。

「既然你不信,那就等着吧!」

「不過嘛,我是掌門人,你還要對我行大禮呢!」

「還不跪下行禮?」

殷家眾人勃然色變!

「大小姐!不能!千萬不能啊!」

「不能聽他的!就算是風陵師太在這裡,也不會這般對待小姐啊!」

黃津從兜里掏出幾張紙!

「你看看這是什麼!」

殷紫萍失聲道:「師父的遺書!」

「對!你還想不想要師父的遺書啦?」

「師父命我當掌門,你不跪我,是想違抗師命?!」

殷紫萍渾身發顫。

臉色終於徹底蒼白。

看見先師遺書,眼眶紅了。

她長嘆一聲。

這一聲里包含了多少無奈。

右膝緩緩彎下。

這一着地,多少自尊,就此化作塵埃。

黃津臉上露出一抹陰險的笑容。

「天之嬌女啊,天之嬌女。」

凌霄劍派、王天福、陸海、黃梓等人聽見,均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