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的霧夢
我的霧夢 連載中

我的霧夢

來源:google 作者:於君不能吃辣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於君 懸疑驚悚 祁辛

「學長,你是不是不要我了……」面前這個比自己高了半個頭的男生啪嗒啪嗒的流着眼淚,於君一陣惡寒「祁辛,你能不能不要裝了」說完男生果然收起了委屈巴巴的表情,眯着眼睛笑起來「阿君,我一直會看着你哦……永遠……」於君從夢中醒來,眼前迷濛一片,大霧四起找不清方向他這是在哪?剛才又做夢了,那個男人到底是誰?現實不如意的網絡寫手於君患了臆想症,他天天臆想着有那麼一個人,只愛他,只有他「阿君,你是愛我的吧?」於君沒有回答,祁辛苦澀的笑了笑,隱去眼中的失望,笑着繼續說著:「可是我愛你一直都是」所以你也愛愛我好不好?我只有你了真的展開

《我的霧夢》章節試讀:

「那你會做飯嗎?」一個大男人飯都不會做好意思說人家女生嬌弱。

「會一點吧,很早就在學了。」

「哦,那祝你找個不嬌弱的女朋友,天天吃你做的飯。反正追你的人挺多的,情書都堆上天了吧。」

「我不找女朋友,我不喜歡她們。」

「那你單身一輩子好了。」

「我,我喜歡……」

「嗯?你說什麼?」

祁辛聲音太小了他根本聽不見。

祁辛抬起頭,明亮的眼睛盯着於君,說到:「我喜歡你。」

於君腦子線斷了一條似的,半天才回過神來,說話也不連貫了,只道「開什麼玩笑,」無意看見祁辛熾熱的目光又覺得耳朵發燒,「我們都是男的,而且我有女朋友。」

他真是後悔死了,早知道今天不來吃飯了,搞這出。他是真沒想到平常自己打打籃球吸引吸引女生就算了,竟然還有男生也被吸引來了。真是悲慘。

「沒關係的學長,我等你……」「夠了!別說了。」

說完就拿起東西逃似的衝出去了。

祁辛看着空蕩蕩的座位和未吃盡的盤,心裏一番說不出的滋味湧上。

沒關係,沒關係……反正也是在意料之中不是嗎?

直到夜晚的風吹在於君臉上他才冷靜下來,恰巧楊茜這時打了電話過來,她說她快要睡了,要於君給個晚安。

於君愣了半天,才張嘴說了聲晚安。

心中五味雜糧,總覺得對不起楊茜,轉念一想又不是他的錯而且他拒絕了,以後他肯定離祁辛遠遠的。

一回到家手機就響了,屏幕上是祁辛的消息:學長到家了嗎?

於君本來想直接拉黑,又覺得這件事得說清楚,於是回到:我覺得我們以後還是不要走太近了。

對面幾乎秒回到:為什麼?

為什麼?因為你TM對我圖謀不軌,更何況還是個有婦之夫。他於君又不是個彎的,搞這出誰受得了。

接着消息又發了過來:學長對不起,是我太唐突了,但是我是認真的。

認真的頂個屁用啊,感情上能這麼講嗎?

於君:別說了,就這樣吧。

祁辛:對不起學長,對不起,我以後不會再說了。

於君其實只是想祁辛離他遠一點,不只是不說。經歷了這事他覺得看見祁辛就會不自在。

祁辛:你就當什麼都沒發生好嗎?我不用你的回應。

於君打心眼裡對這個中二少年無語,誰受得了對一個人好結果人家並不領情呢。偏偏還是這麼一個優秀的少年,幹嘛死要吊在自己身上,果然還是太年輕。

看他那柔弱女人樣,反正也弄不出什麼幺蛾子,於君心軟就默許了。

另一邊的祁辛看着於君發來的「嗯」字,眯着眼睛笑了好半天才把手機放下。

掏出柜子里的一件白色外套,上面有着清新的皂莢的味道。

這是於君上次弄丟的衣服。

祁辛一直跟蹤於君怎麼會沒發現於君的東西,他只是偷偷的把它帶回來了,並且那把鑰匙,他也偷偷去配了一把一模一樣的。

祁辛抱着衣服,埋頭吮吸了一口,滿腦充斥着於君的味道,腦海全是於君的模樣。

於君眼角帶紅的看着他,嘴唇微張輕喘……

及時制止,祁辛把衣服疊好輕輕放進柜子里,合上。

盯着床頭於君的照片。

那是他跟蹤於君時拍的照片。

於君揚着笑,陽光打下,睫毛下一片眼影,晶亮的眼睛,淡粉的唇,誘人的鎖骨。

就如他第一次見他時那樣安靜美好,周圍一切都黯然失色。

祁辛用指腹輕拂着少年的笑臉,心裏漸漸平靜。

「阿君,你是我的。」

那個女人,太不聽話了。

她用那張嘴,對着阿君撒嬌,哈……撒嬌,真噁心,真噁心……去死……

「死了就好了……」

淡淡的嗓音在夜中飄散,但說話人心裏卻翻起圈圈漣漪。

於君有意無意的避着祁辛,甚至是無視他。祁辛絲毫不在意,跟個鬼魂似的纏在他身邊,惹的周圍人開起了玩笑。

「祁學弟怎麼跟你的小嬌妻似的,走哪跟哪。」

於君只是斂起笑不輕不重的錘他一下「別胡說八道。」

結果祁辛這小子紅着臉問於君要不要喝水,白皙的手舉着水瓶,骨節分明,雙眼直直的看着於君,活像個怕應羞見的小嬌妻。

於君抽抽嘴角,無語到「不喝。」

祁辛哦了一聲又把手收回去,跟在於君身後偷偷盯着他。

於君最終是感覺到了背後的熾熱目光,他轉過身不耐煩到「你幹什麼跟着我。」

祁辛顯得有些不知所措,柔聲到「我只是想和學長一起。」

跟我一起,跟我一起個毛啊,都說了老子不是gay,一個勁湊什麼啊。

適逢楊茜打電話過來,於君也就把身後之人忘卻腦後,「怎麼了,茜茜。」

「老公,你想要吃什麼嗎,今天到你家給你做飯。」聲音甜膩膩的,嬌人的很。

於君高興過後又想起了什麼,問到「你想要什麼嗎,我送你?」

對面沉默了半天,說到「沒,沒有,只是想老公啦,快點回來,我等你呀。」

說完就掛了電話。

於君才不會信楊茜沒有什麼想要的,每次楊茜這樣他就知道一定是看上了什麼也不好意思講,無非是什麼包包化妝品什麼的。作為男朋友的他當然要給她買了。

於是轉手打給了楊茜閨蜜李心瑤問到「茜茜最近有什麼喜歡的嗎?」

對面沉默幾秒,說到「好像是**家的一個包吧,最近跟我說過挺喜歡的,可是沒錢買。」

說完李心瑤又覺得鄙視,明明窮的買不起,還要什麼都買,真是搞不懂。以前看見於君為了給楊茜買個包吃泡麵吃了大半個月,結果於君還不讓楊茜知道,她都看不下去了。果然,戀愛中的男人腦子都不好使。

「好的謝謝。」

於君掛了電話便迫不及待的打開*寶,一看價格五千+,心裏一梗。

這未免也太貴了吧,自從到了大學他的生活費學費都自理了,加上姑姑每月給他的零花錢,減去這個月的房租水電,餘額估計不到兩千,這下不得喝西北風。

但,楊茜很喜歡……

祁辛站在背後看於君猶豫了半天,就靠了上去。

「學長要給學姐買嗎?」

溫熱的氣息噴洒在耳根,於君下意識的後退幾步,說到「這好像不關你的事吧。」

「我只是想說,學長如果資金緊張,我可以先借你。」

如果是說給於君肯定是不要的,雖然他連錢帶人的都想給他。

於君再怎麼跟他過不去也不會跟錢過不去,「謝了啊。」

「不用謝哦,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於君僵了僵,感嘆這個中二少年說出的話怎麼那麼非。換做是個女生早感動的稀里嘩啦了,但他是個大老爺們,這對他來說完全沒用。

更何況他又不是不會還。

於君如願以償的吃到了女友的滿漢全席,楊茜也如願以償收到了心心念念的包。

他們不知道的是,祁辛一直跟在他們身後,悄悄的一刻不停的注視着他們,眼裡妒意上涌越積越濃。

心中那個想法越來越堅定了,只要那個女人在,他觸碰到於君的臉都難,更別說是得到他……就是那個女人,用她那噁心的嘴碰他,鬼魅一樣的纏着他,一切都是因為她。那麼,如果她不在了呢……

有了這個想法,祁辛興奮的一晚沒睡着。第二天先是制定了詳密的路線和計劃,第三天準備好了所有的工具,那麼現在……只等她了。

這天楊茜才與好友分開就被打暈了過去,再醒來眼前迷濛一片,腦袋昏昏沉沉,掙扎了一番發現手也給綁在了後面。

大小姐楊茜第一反應就是想大喊,結果嘴巴被膠帶纏的死死的,一股恐懼油然而生,冷汗驀的從後背竄出來。

她……她這是被綁架了!?

雙腿併攏綁着,坐在地上背靠着牆,四處張望,無助的樣子真可憐。

突然的一聲輕笑,聽起來似人間鬼魅,楊茜顫抖不已,她收縮着身子,但又能怎麼呢,逃不過背後那墩牆。

祁辛取下楊茜的眼罩,撕開嘴上的膠帶,楊茜用力眨了眨眼睛才發現是祁辛,心裏大喜,叫到「快!快救我出去!」

楊茜現在對祁辛充滿了希望,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因為這裡只有這個男人,只有他可以幫忙。

《我的霧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