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爹是開國功臣,你讓我造反?
我爹是開國功臣,你讓我造反? 連載中

我爹是開國功臣,你讓我造反?

來源:google 作者:三隻腳的貓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陳天風 陳毅

開局馬超+西涼鐵騎!陳天風穿越異界,成了平西王世子,並且綁定了征戰八方系統不過很快,陳天風發現自己的系統有些不對勁「你說你多召一些忠臣良將不行嗎?怎的盡給我些會造反的人物?內涵我?」系統:「宿主請放心,召喚出來的武將謀士將絕對忠誠於宿主!」朝堂上,「陛下,平西王世子又爆兵了!」「陛下,陳天風又從蠻族手中奪下兩城!」「陛下,異族派來使臣,想要割地賠款,只求陛下召回平西王世子!」「陛下,陳天風在邊關屯兵,欲對王朝圖謀不軌啊陛下!」皇帝:「我說,這整個王朝都是他們家打下來的,要不然這位子,給他算了?」展開

《我爹是開國功臣,你讓我造反?》章節試讀:

謝銘二話不說,帶着人轉身就出了小屋,來到賭場外面。

此時的小巷,不知何時已經圍滿了身穿軍鎧的將士。

看這數量,足足數百!

恐怕平西王這次省親帶回來的親衛,基本上全在這了。

陳天風和馬超也出了賭場,一見到如此陣仗,他當即就愣了。

「這是老爹的親衛?」

「他們怎麼來了?」

一旁的謝銘聞言,立刻狐疑的看向陳天風:

「你不知道?」

陳天風很快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當即打了個哈哈:

「哈哈,知道,我當然知道,這些人可都是隨我來剷除亂黨的,我怎麼會不知道?」

謝銘哼了一聲,並沒有計較。

就算他想要計較也無濟於事,此間之事本就是明晃晃的陽謀。

只要他能將人帶到府衙,那一切是非黑白,就都將由自己一手書寫。

帶不走,一切休談。

可眼下風水輪流轉,原本強勢的己方,一下子就成了弱勢。

「世子。」

一名老者來到陳天風的身邊,恭敬抱拳。

「老福?」

這老者,正是王府的總管,老福。

「老奴奉王爺之令,特來為世子撐場子。」

「王爺說了,一切阻礙世子行事之人,都可照亂黨餘孽處置!」

陳天風的眼睛猛的一亮。

沒想到自己老爹這麼給力?

他臉上頓時變得笑眯眯的,看向身旁的謝銘,口中隨意說道:

「哦?若要是有人阻攔自己帶走疑似亂黨之人呢?」

老福恭敬一禮:

「可照營救同黨的嫌疑,一併抓了!」

「若那個人,是京都京兆尹呢?」

老福十分配合。

「照抓不誤!」

簡單四個字,讓謝銘臉色大變。

陳天風見到謝銘的臉色,不由得對老福豎起兩個大拇指。

霸氣!

老福微微一笑,轉身對謝銘說道:

「謝大人,還有事嗎?」

謝銘臉色青紅紫綠一陣變換,好一陣之後,這才不甘的從牙縫裡蹦出幾個字:

「我們走!」

臨走之時,謝銘突然停下腳步,扭頭對陳天風說道:

「世子殿下,此間事情本官會如實上書,相信兵部會秉公處理……」

正德王朝的政治體系,與明朝極為相似。

沒有宰相,只有六部。

如今東宮未立,六部的權力極大。

兵部尚書何靖,也是王朝早期的功臣,雖不如陳毅等五虎,可也不容忽視。

不過雙方關係一向很好,雖不說同穿一條褲子。

可若謝銘想要憑藉此事,讓兵部為難於陳家,也是不太可能的。

看出這不過是對方的裝腔作勢,陳天風只是笑了笑,絲毫沒放在心上。

眼看隨行將士將趙天虎等人帶走後,陳天風摸了摸後腦勺,湊到老福身邊問道:

「我說老福啊,我老爹還說了什麼沒有?比如說為什麼會知道我有麻煩之類的?」

老福依舊是那副慈和的笑容,緩聲說道:

「確實說了。」

「哦?快說來聽聽。」

老福笑了笑,道:

「成也暗房,敗也暗房。」

啥意思?

「王爺收到消息,世子其餘的據點,在一天時間內,全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摧毀。」

「唯獨這城東賭坊,尚未遭遇搜捕。」

「而王爺得知世子此次偷偷出行,料定會出岔子,所以特命老奴前來。」

「啥!?」

全毀了?

「都是京兆尹乾的?」

陳天風有些生氣了。

雖然這些原本就是他打算拋棄的,不過自己拋棄和被人毀了那可是兩碼事。

況且裏面還有一些人,並不是不能用。

虎衛營想要統治京都灰暗勢力,這些人也是必不可少的。

「世子放心,暗房雖毀了,不過一些有用的人,王爺還是命人保下了的。」

「不過這次針對世子的,並不只是京都兆尹。」

「哦?怎麼說?」

陳天風咂了咂嘴,看來老爹對自己的小動作是一清二楚啊……

「有一部分暗房的毀滅,貌似是匪幫出的手。」

匪幫是京都人對地下勢力的統稱。

「知道是哪些匪幫動的手嗎?」

陳天風皺眉。

此事既然動作得如此快,而且還是黑白兩道一起出手,那針對的就不僅僅是他個人了。

老福搖了搖頭,隨後看着陳天風又道:

「王爺還讓我帶給世子一句話。」

「不該猜忌的,不能瞎猜。」

「此事到此為止了。」

陳天風白了他一眼:「這是兩句!」

老福呵呵一笑:

「呵呵,這後面一句,是老奴說的。」

陳天風若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老福卻立刻低下了頭,一副恭敬模樣。

陳天風也並沒有說什麼。

他對老福還是極為信任的。

雖然沒有系統的絕對忠誠來得有保障,不過作為從小看着自己長大的長輩,老福前前後後不知道為自己擺平了多少麻煩。

他伸手拍了拍老福的肩膀,輕聲說道:

「說的很好,下次不要再說了。」

輕輕兩下,卻讓老福的身子佝僂得更低,神色也更加複雜。

「是……」

陳天風沒有再說,帶着馬超離開了小巷。

那些王府親衛軍也早已回府復命去了。

空蕩蕩的小巷內,只留下老福孤單瘦弱的身影。

良久良久,不知道佝僂了多少年的脊背,漸漸平復了一些。

他的嘴角一如既往的慈和,溫暖如春風。

注視了一會陳天風離開的方向後,這才緩步離去。

「殿下長大了……」

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王爺的命令。

因為此時的陳毅,早已前往皇宮之中,自然無法得知陳天風偷偷溜出王府之事。

是老福找到了李婉兒,將暗房的消息告知,自己請命前來的。

當然,此間事情,他也是第一時間就讓人傳消息給了遠在皇宮的陳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