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
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 連載中

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

來源:google 作者:妙妙醬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許舒顏 馬坤

第6章『他怎麼走得這麼快!』蘇晚晚手撐膝蓋,香汗淋漓地站在寧塵面前就這麼一會兒,居然已經走到路口了「你......你.........展開

《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章節試讀:

這本《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
》是由作者妙妙醬丷所寫的,主人公的故事精彩豐富,下面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第5章寧塵一路溜達到大學城附近。
這裡有很多美食街。
他挑了一家「李梅燒烤店」走進去。
隨便點了一些,他邊看網絡小說,邊擼起了串。
無聊啊,不能修鍊。
他這個元嬰期大修士,瞬間變得無所事事,只好重拾高中時代的愛好,看起了網絡小說。
「晚晚,你看,這孩子看起來瘦瘦高高,和你差不多大,想不到這麼能吃,一口氣點了六百多塊錢的東西。」
燒烤店老闆娘,是個四十多歲的婦人,正一邊擇韭菜,一邊對女兒笑道。
同為四十多,她和喬姨就沒得比,像差了二十歲。
這就是保養的威力。
在旁邊幫忙擇菜的女兒,卻是生得水靈漂亮,紅潤的嘴唇,小巧的瑤鼻,還穿着一身高中舊校服,更添了幾分青澀的校園感。
「媽,你就不怕這又是一個吃霸王餐的**?」
女學生問道。
「一個月就那麼幾個,大部分客人都是老老實實付錢的。」
老闆娘苦笑。
「一個月幾個,我們好幾天都白乾了。」
女學生蘇晚晚埋怨道。
「算了,晚晚,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驍哥那群地頭蛇,咱們娘倆可惹不起。」
老闆娘搖頭嘆氣。
「所以媽媽拼了命也要供你讀書,讓你進入上流社會,遠離這些地痞流氓。」
「知道了,媽......」寧塵把娘倆的話聽在耳里,面無表情,繼續看小說。
沒過一會兒,一伙頭發染得五顏六色的人來到燒烤店。
店內頓時變得很吵鬧。
蘇晚晚看見這夥人,臉色一變,害怕地扯了扯老闆娘的圍裙,「媽!
他......他們來了!」
「快,快躲到後廚去!」
老闆娘見狀,趕緊讓女兒離開。
「老闆娘,還不給哥幾個上菜,磨蹭什麼呢?」
一個系著骷髏頭巾,流里流氣的混混,從寧塵身邊經過,抬腳踹開幾張椅子,店內響起「嘎吱嘎吱」的噪音。
寧塵皺起眉頭。
乾脆用真氣封住聽覺,繼續看小說。
正看到精彩的地方呢。
「好,好的,坤哥。」
老闆娘滿臉笑容,把菜單奉上來,「各位大哥,看看想吃點什麼。」
「跟以前一樣!」
名叫坤哥的混混,大手一揮,在老闆娘身上拍了一下。
「梅姐,你說你也還算風韻猶存,跟着蘇海超那個窩囊廢有什麼好,還不如跟我馬坤呢!」
「至少這水月街這塊兒,沒人敢欺負你,是不是啊兄弟們?」
桌邊的五個混混,發出哄堂大笑。
「坤哥,你開的什麼玩笑,我人老珠黃,哪能入您法眼。」
「您等着,我馬上去後廚做,今天額外贈送幾位大哥一條烤魚。」
老闆娘李梅,卑躬屈膝地道。
「好,去整吧!」
馬坤擺了擺手,把雙腳翹在桌子上,和他的兄弟喝酒聊天。
聊天的內容不堪入目。
不是討論哪個夜場的妹子正點,就是和哪個幫派干仗,聲音又大又刺耳。
店內本來還有好幾個客人,都嚇跑了。
見走掉的客人沒付錢,躲在收銀台後面的蘇晚晚憋不住了,用校服袖子捂着臉,一路小跑出去。
「誒?
卧糟,坤哥你看,哪來的這麼正點的**。」
一個小黃毛指着跑出去的蘇晚晚。
馬坤扭頭一看,眼睛頓時就亮了!
另一個小弟說道「我以前好像見過,是李梅她女兒,平時都在南城上高中,幾個月回來一趟。」
「這老娘兒們,藏了個這麼水靈的女兒,還送到南城去讀書,防賊一樣防我們,看老子一會兒怎麼收拾她。」
「噸噸噸噸......」馬坤一邊往嘴裏灌啤酒,一邊邪笑地看着蘇晚晚青澀的身影。
「呼,總算要回來一點。」
蘇晚晚拿着幾張百元大鈔,往回走,卻突然被一隻手搶走。
「你幹什麼,這是我的錢,還給我!」
蘇晚晚望着馬坤,又急又怕。
「還給你?
你怎麼證明這是你的錢啊,你叫它一聲,看它答不答應。」
馬坤色眯眯地望着蘇晚晚。
「我......」蘇晚晚用求助的眼神,望向旁邊桌子上的寧塵,這個男生一頁一頁地翻着小說,絲毫沒有幫她的意思。
她貝齒咬緊櫻唇,怒視着馬坤,「這就是我的錢!」
「小妹妹,真可愛啊。」
馬坤伸手挑逗。
蘇晚晚把他的手打開,「把錢給我,不然我報警了!」
「喲呵,報警?
來,借你一個手機,你報警試試。」
馬坤隨手去拿寧塵的手機。
本以為這個年輕小子不敢拒絕,結果,他卻不悅地瞪了一眼,「你幹嘛?」
馬坤正要發飆,李梅聽到動靜,趕緊跑了出來。
看見女兒蘇晚晚暴露在眾流氓的目光之下,她趕緊上前,「坤哥,東西都整得差不多了,馬上就可以吃......」「吃他嗎什麼吃!」
馬坤揚起一巴掌甩在李梅臉上,惡狠狠地道「老子告訴你,以後水月街上的每家店,每個月都要補收四千塊錢的管理費,這是驍哥的意思!」
「媽!」
蘇晚晚哭着抱住李梅。
李梅不顧臉上的傷,驚恐地道「坤哥,你......你這是要絕我們的活路啊!
四千塊,我怎麼交得起?」
「交不起?
這樣吧,讓你女兒認我當個乾哥哥,這樣你以後就是**媽了,我保證這條街沒人再敢欺負你,怎麼樣梅姐。」
馬坤說話的時候,一直盯着蘇晚晚,那窈窕的身段,清純的面孔,實在是勾人犯罪。
「坤哥,坤哥你放過我們娘倆吧,我給你跪下了,晚晚她才十八,剛考上青州大學。」
李梅當然知道馬坤想幹什麼,跪下來求饒。
「媽,媽你別跪!」
蘇晚晚也滿臉是淚。
見狀,寧塵仍舊是面無表情。
他活了兩千多年,在修真界見識過無數類似的事情。
地球上,好歹還有律法,修真界那真是啥也沒有,看上就搶,敢攔就殺,說屠村就屠村,一點都不含糊。
救?
唉,這救得過來嗎?
「老闆娘,我這些多少錢?」
寧塵打算付錢走人。
回去接着把這本小說看完。
「小夥子,你......」李梅不知所云地看着寧塵。
蘇晚晚也覺得這人很奇怪,但還是說,「一共五百三十塊。」
寧塵正要掃碼付款,馬坤掄起巴掌就朝他臉上扇來,「老子讓你掃了嗎,你就掃!」
下一秒,寧塵抓住他的手腕,輕輕一捏。
「咔擦!」
一聲脆響,馬坤手腕骨斷了,疼得嗷嗷慘叫,倒地打滾。
「支付通到賬,五百三十元。」
收銀台那邊傳來播報聲。
蘇晚晚整個人都是懵的。
什麼情況?
這個男生,一邊把馬坤打趴下,一邊還淡定地付完了錢?
「付了嗷。」
寧塵把手機揣回兜里,準備回家。
「給我弄死他!

!」
躺在地上的馬坤,發出殺豬一般的嚎叫。
五個小混混,頓時面目猙獰,一個個掄拳朝寧塵打來。
「煩不煩?」
寧塵皺起眉頭,一耳光就抽了過去。
這一耳光,快如閃電,輪流抽中五個小混混的臉,**啪啪,五連響!
噴他Q!
十幾顆帶血的牙齒飛了出去。
五個混混躺到坤哥身邊,捂着滲血的腮幫子,也是嗷嗷直叫,甚至有的都被打哭了,牙床脫落,太疼了。
等蘇晚晚和李梅緩過神,寧塵已經走了。
他想快點回家看小說。
「等,等一下!」
走到十字路口的時候,蘇晚晚氣喘吁吁地追了上來。

《我都元嬰期了,你跟我說開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