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奉旨貪污,狗皇帝卸磨殺驢?
我奉旨貪污,狗皇帝卸磨殺驢? 連載中

我奉旨貪污,狗皇帝卸磨殺驢?

來源:google 作者:憂鬱的哈士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嬴子溪 沈無醉

穿越玄幻世界,成為當朝最大貪官的兒子沈無醉很惆悵,怎麼樣才能超越親爹,貪得更多?直到他被皇帝認命為懸劍司統領,監察百官、權貴、商賈,他才打開了貪污的正確方式時東林黨橫行無忌,土地兼并豢養家奴沈無醉以貪污為手段,憑一己之力充盈國庫,卻不曾想國泰民安之後,竟發現狗皇帝要卸磨殺驢!他盯着皇帝的龍椅,心中猶豫,要不要貪一波更大的?展開

《我奉旨貪污,狗皇帝卸磨殺驢?》章節試讀:

果然,蹴鞠一如既往地讓人失望。

大乾蹴鞠數軍隊最強。

嬴青梔的隊,力壓所有軍中蹴鞠隊。

而皇帝的隊,穩壓嬴青梔的隊。

大乾蹴鞠王的名頭就是這麼來的啊?

不等式的傳遞性算是被他們玩明白了!

嬴乾這個大乾蹴鞠王水分雖然有點大,但基本功還是沒問題的,十三保一的局勢下頻頻破門。

一人進球,全場喝彩,生怕這個皇帝聽不到。

這踢的哪是球?

這踢的是人情世故!

一切,看起來就是場平平無奇的假球。

好像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等等!

沈無醉終於發現哪點不對了,紅藍兩隊總共十六個人,只有嬴乾和嬴青梔在認真踢球。

但保嬴乾踢球的,只有十三個人。

還有一個人在哪?

沈無醉的目光落在了郭祖身上,只見這個少將軍拚命在場上奔走,時時刻刻尋找進攻的機會,只不過隊友都把球傳給皇帝了,導致他遊離在戰場之外,很少碰到球。

就顯得很呆。

「哎!」

「傳給我啊!」

「娘的!」

郭祖急得臉紅脖子粗,雖然以前他們也是這麼陪皇帝踢的,但以前自己不需要表現,現在冒出來一個小白臉要跟自己搶櫟陽公主。

可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碌碌無為了!

得在皇帝面前好好表現表現啊!

但郭祖朝場上一看,皇帝踢得風生水起,根本就不需要自己,這還怎麼表現?

他眼珠子一轉,當即想要一個妙計!

皇帝沒壓力的時候,當然注意不到我,那讓他有壓力不就行了?

嬴青梔的悍婦隊真實實力有多強,他又不是不知道。

把她們的面具揭穿,不就有表現的機會了么?

「此計甚妙!」

郭祖深吸一口氣,這回也不等着隊友傳球了,奔着球就沖了過去,凌空一躍直接把球抱在懷中。

所有人的視線都在球上,被他忽然這麼抱住,都看愣了。

嬴乾面色有些不善,厲聲道:「你這黑煤球發什麼瘋?」

眾人看向郭祖。

若他給不出一個合理的說法,皇帝恐怕不會輕饒。

郭祖當即梗着脖子,抱拳道:「稟陛下,**公主放水!」

這話一出口,整個球場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眾人:「……」

嬴青梔:「???」

沈無醉也懵了,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嘶……」

本來還算涼快的涼亭,頓時好像炎熱了一分。

這這這,這憨憨想幹什麼,他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嬴乾臉色也是黑得不像話,剜了嬴青梔一眼:「**,他說你放水了,是真的么?」

嬴青梔沉默片刻,義正言辭道:「父皇!你是懂兒臣的,兒臣自幼忠厚老實,做不出放水這種事情!」

「哼!」

嬴乾面色嚴厲:「朕不管你放水了沒有,今天都給我拿出最強的實力,如果今天你們贏不了,你們所有人斷供。一年之內,誰都別想從宮裡領到任何供奉!

我倒是要看看,朕這大乾蹴鞠王,難道是放水放出來的不成?」

嬴青梔:「……」

身為公主,她不得擔任任何官職,做生意又玩不明白,就靠着供奉活了!

她剜了一眼郭祖,殺人的心都有了!

她不明白,自己是不是什麼時候殺了他的全家,竟值得被他這麼坑害?

郭祖眼只能眼觀鼻,鼻觀心,假裝看不到,靜靜等着嬴乾發話。

嬴乾瞪了一眼嬴青梔:「玩命踢,聽到了沒有?」

「兒臣聽到了!」

嬴青梔神情凝重。

於是,比賽繼續。

後面的比賽,把沈無醉都看樂了。

這嬴青梔看似正直,沒想到也是一個演員。

在供奉的刺激下,演員隊徹底變成了悍婦隊。

配合默契踢法兇悍,局勢徹底扭轉過來,頻頻破門進球。

沈無醉看得連連讚歎。

還得是女足啊!

反倒是嬴乾那邊,十三保一變成了六保一,壓力一下大了起來。

這個九五之尊呼哧呼哧喘着粗氣,眼見比分要被追平,便對其他人訓道:「若是今天輸了,你們也斷供半年!」

這下,大內侍衛們也都慌了。

於是蹴鞠場中,又出現了一個變數。

「哎!」

「把球傳給我!」

「傳球!快傳球!」

郭祖終於活躍了起來,大內侍衛雖然想要傳球給皇帝。

但皇帝想贏,輸了他們又會被扣供奉,所以只能傳給郭祖。

不得不說,郭祖這個少將軍還是有點東西的。

居然真的穩住了局勢,紅藍隊交替進球。

戰局再次焦灼起來。

每進一個球,郭祖都會沖涼亭看一眼,順便沖沈無醉擺一個割喉的姿勢。

這小白臉,拿什麼跟我比?

但……

嬴乾沒事幹了。

球都在郭祖腳下,他只能遊離在球場之中。

放在還是戰術核心,被晾在一邊,顯得很呆。

這個九五之尊乾脆也不跑了,杵在球場**,面色十分不愉。

「嗖!」

蹴鞠再次破門。

「漂亮!」

郭祖興奮不已,黝黑的臉漲得紫紅。

娘的!

爽了!

終於在皇帝面前表現了一**。

我表現得這麼勇猛,皇帝這還不欣賞我,不把櫟陽公主嫁給我?

嘿嘿嘿,我特娘的還真是個天才。

沈甫見局勢不對,噗通一聲坐在了地上,滿臉慚愧道:「陛下!老臣有恙在身,身體扛不住了,可否中場暫歇一下!」

嬴乾冷哼了一聲,直接甩袖走向涼亭:「暫歇,暫歇!」

郭祖還沒注意到不對,樂顛顛地跟了過去。

心想好不容易趕到一個邀功的機會,還不得好好表現一下?

他殷勤地給嬴乾倒上了酸梅湯:「陛下!咱們只要好好踢,肯定不會輸她們的,下半場您也給我傳球,保證殺她們個片甲不留。」

涼亭下,氣氛有點沉默。

除了嬴乾之外,所有人都面色古怪地看着郭祖,這鐵憨憨喝醉了吧?

終於,嬴乾忍不住爆發了。

大手一揮。

「嘩啦!」

青花瓷的湯碗碎了一地,瓷片滑出去老遠,湯汁四處飛濺。

嬴乾面色鐵青:「給你傳球,你會蹴鞠么?打了那多仗,都打到狗腦子裏面了?貪功冒進,獨攬戰功!若朝中將軍如同你這般打仗,大乾何愁不亡!」

被這麼一訓斥,郭祖懵了,兩顆大眼珠子睜大,瞳孔都有些渙散。

這不是踢球么?

怎麼扯到打仗了?

嘶……我一腳把大乾都乾沒了?

這個時候,沈甫見時機成熟,連忙道:「陛下!此事也不完全怪少將軍,老臣身體虛弱,給陛下拖後腿了!正好無醉在,不如讓他頂替老臣上場,也好不負聖恩!」

「無醉倒是可以!」

嬴乾看了一眼沈無醉,卻又搖了搖頭:「但愛卿舉足輕重,不可替代,還是把郭祖換下來吧!」

「什麼!」

郭祖眼睛瞪大像銅鈴,滿臉都是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