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
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 連載中

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

來源:google 作者:小猿神燉巨鯤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喜子 蘇源

【模擬】【輪迴曝光】【贖罪】【震驚】【軟飯硬吃】蘇源歷經七世模擬,終於激活震驚系統開局曝光第一世,那世女主無情女帝提着四十米大刀,殺氣騰騰蘇源:我很慌!說好的模擬呢,怎麼真人來了?第一世,他是大魔頭,血洗十八宗門,最後被師妹斬下頭顱第二世,他是第一天驕,家族六祖,無敵於世,卻在新婚之夜被愛妻偷襲,黯然隕落第三世,他是暴君,麾下劍仙三百萬,卻被皇后所殺……「萬妖女帝,這帝器鎮妖塔,我不要了行不?」「武盟女帝,讓你的億萬神兵都退下,我睡覺不踏實」「求求你們,不要再塞給我萬古神葯了,我吃不下了」蘇源大喊:「我要靠自己奮鬥,你們不要過來啊」展開

《我剛出山,女帝非要贖罪?》章節試讀:

畫面外,

眾人一陣嘩然,立刻腦補了接下來的事情。

原來這就是大魔頭的機緣。

他進入仙門,直接拜入宗主門下。

可以說一入門就站在了無數人的終點。

以後地位尊崇,習得神功妙法,擁有無數資源,一飛衝天。

「原來是這樣。」

無情女帝喃喃自語,語氣複雜。

原來記憶中的味道是虎奶,難怪怎麼都找不到。

原來是他一次次救了自己。

沒有他,自己早就死了。

以前你那麼保護我,

後來為什麼又這麼傷害我。

蕭玄視線餘光注意到無情女帝的表情,暗道不好,趕忙開口解釋。

「女帝,姬宗主已經替你還了這救命之恩。憑他小乞丐的身份,能夠拜入你娘門下,那是九輩子修來的福分。」

「你不用把這個放在心上。」

無情女帝微微頷首,只是猶如柳樹稍的眼角還是帶着絲絲疑慮。

【擱這談等價交換是吧?合著你的命就只相當於一個記名弟子的名分。你這根大棒槌。】

【我一定要讓你後悔。】

……

畫面內,蘇源入門後,並沒有像眾人猜測的那樣。

他竟然沒有搬到宗主一脈太上峰,而是被留在雜役弟子居住的青雲峰。

更怪異的是,他的一應待遇按雜役弟子對待。

就連功法也沒有例外。

蘇源只是被傳授一門基礎鍊氣訣。

這是最基本心法,每個雜役弟子都會學到。

每天要擔一百桶靈水,去靈藥園澆花鬆土。

畫面一閃,就過去了七年。

靈藥園。

「源哥哥。」

清脆如鈴鐺的聲音傳來。

「小月。」

蘇源放下擔,四個水桶落在地上,震得地面抖了一抖。

水桶里裝的是靈水,靈水極重。

蘇源抬眼望去,一位身着青衣的小姑娘奔跑過來。

毫無疑問,這就是小時候的女帝了。

畫面外的眾人嘴角不由上揚,小時候的女帝肯定很可愛。

無情女帝微仰着頭,也有些期待。

說來也是奇怪,自己對小時候的印象很淺。

不過自己長得傾城傾國,小時候定然也是粉雕玉砌。

等到畫面拉近。

嘶——

眾人不由倒吸了口冷氣,眼神驚駭。

怎麼會這樣?

畫面中姬寒月屁顛跑過來,揮舞着藕臂,

臉上卻有着一道猙獰的傷疤,血肉翻卷已經凝固成傷疤,顯得更是噁心。

「她的臉」

有位修士剛剛吐出三個字就感覺一股勁力湧來,被轟飛到天邊。

無情女帝全身湧起強大的氣勢,撕裂了蒼穹,風雲劇變,厚厚雲層頃刻彙集,萬千雷電涌動。

這就是大帝之威。

能夠改變天象,改天換日。

「怎麼會這樣,母親難道治不了我的傷?那我的容顏是怎麼回事?」

無情女帝不敢置信地望着蕭玄,急切追問道:「大師兄,怎麼會這樣?」

沒有一個女人不愛美,她無法接受這時候的自己。

自己小時候怎麼會這麼難看。

自己看了都想吐。

「yue~~」

蕭玄喉嚨聳動,臉色難看跟吃了大便一樣。

他看到無情女帝望來,趕忙將東西咽了下去。

「這個……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我印象中師妹一直都是明眸皓齒,美艷動人。」

蕭玄含情脈脈道。

他覺得這樣誠意有些不夠,眼睛努力擠出一絲晶瑩,滿是柔情蜜意。

「或許在我的眼裡,你再難看也是天仙下凡。」

一雙大手放在肩上。

蕭玄緊緊握住,心中感動,終於打動師妹了。

不,不對。

觸感這麼粗糙。

蕭玄驟然轉頭,陳龍士的大臉映在眼中,嚇得他倒退了幾步。

「兄dei,你這也太油了吧。」

陳龍士受不了他的油膩,忍不住拍了下他的肩膀提醒,沒想到他的反應這麼大。

你這是什麼眼神?

老子好心提醒你。

他不滿地揮舞着羽扇,產生一道強大的狂風,讓空氣清新了許多。

【他這是在說你嘴臭。】

小喜子的聲音幽幽傳出,看見蕭玄吃癟,自己就高興。

蕭玄氣急,掃視着四周,沒有發現那個說話的人。

原來是這樣,蕭玄憤怒地瞪着陳龍士。

要不是自己神功還未大成,非一掌拍死這天機閣閣主。

畫面中小月跳着撲入蘇源懷中,小腦袋蹭着胸口撒嬌。

「大家快來看,一個醜八怪在作妖了,太噁心了。」

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站在小山坡上,身穿錦服,露出噁心的表情。

小月嚇了一跳,躲在蘇源身後。

蘇源微微皺眉,如同閃電一般掠出,掠到那少年身前,大喝道。

「蕭玄,閉上你的狗嘴,不想挨打的話就給我滾開。」

聲音如雷,讓蕭玄臉色發白,不由倒退了幾步。

「嘻嘻嘻。」

一陣少女嬉笑聲傳來。

蕭玄視線餘光看到一群俏麗師妹師姐經過,正好奇看着自己。

他臉色一紅,暗惱自己丟了臉面。

「放肆,我可是真傳弟子,大長老門下大弟子,今年更是覺醒了超品靈根,你竟敢如此對我說話,還不跪下。」

蕭玄拔出長劍,一劍斬向蘇源的肩膀。

「好毒的心。」

蘇源冷笑一聲,拳出迅猛如龍,一拳打在劍身上將其擊飛。

腳踏七星步,躲過蕭玄幾道攻擊,隨意一招直拳轟在他腹部,

然後抓住他的臉,將其摁在地上狂揍。

「有意思,那小子基礎鍊氣訣大成了,看那架勢,基礎功法五羅三十六掌和五羅步也大成了。」

遠處一位俏麗師姐詫異道。

「沒想到一位雜役弟子竟然有此成就,真是讓人意想不到。如果能跟隨我,倒是他的一番機緣。」

旁邊又有俏麗師姐說道,看衣着也是真傳弟子,地位尊崇。

「服不服?」

地上蕭玄已經腫成了豬頭,淚流滿面。

他含糊不清道:「服服服,我早服了。你怎麼這樣,也不讓人把話說完。」

「嗚嗚嗚嗚……」

畫面外,眾人艱難憋着笑。

「噗嗤~~」

蕭玄臉色鐵青,殺人的目光看向那人,看到是無情女帝後,他趕忙低下頭,

打擾了。

「以後還敢不敢叫醜八怪了?」

「不敢不敢。」

蕭玄掙扎地爬起來。

他跑到遠處,抹了把鼻涕,轉頭大喊道:「醜八怪就是醜八怪,全宗都知道你是醜八怪,噁心死了。」

然後一溜煙跑走。

「他們都害怕小月,小月真丑,小月真噁心。」

蘇源轉頭看向小月,垂着頭孤零零站在那裡,眼眶裡滿是淚水。

「不要聽他們胡說,在我心中,小月是最漂亮的。」

「我一定治好你臉上的傷。」

晚上,蘇源和小月縮在一張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