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給神明當打手
我給神明當打手 連載中

我給神明當打手

來源:google 作者:飛翔的天王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秦壽 飛翔的天王人

主角秦壽,對,秦壽的秦,秦壽的壽,因太過猥瑣,被宇宙神級文明的某位二貨神明選中,賜予了一些特殊的裝備與能力,成為其打手,為她處理文明危機的故事展開

《我給神明當打手》章節試讀:

秦壽現在呆在一頂還算乾淨的帳篷內,面前放着一些肉食,看不出來是什麼動物身上的,吃了幾口,發現的自己的胃不是很適應,便放在了那裡,靜靜的發獃。

從大帳出來後,他已經搞清了綠臉的名字,原來他叫坎撒爾,一開始他聽成了看啥兒,這不怪他,要怪就怪翻譯器,怎麼翻譯不好,非要翻譯成這樣。

從坎撒爾這個憨憨的口中,他大致搞清楚了現在的情況。

原來,自己來到的這個世界,還真的有點像指環王中土世界的那個感覺,在這個世界上,占支配地位的有四個種族,分別是人類、精靈、矮人和現在接觸的獸人。

坎撒爾所在的部落叫做戰歌部落,是獸人中一個歷史悠久,有着輝煌傳統的部落,頂峰的時候,其他部落都以戰歌部落馬首是瞻。他們世世代代生活在蓋亞草原上,以採集和漁獵為生,偶爾會去人族那裡打打秋風,不過那不是常態,主要是因為人族實力也很強橫,並不好惹。

本來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了很多年,至於具體多少年,秦壽也問了坎撒爾,不過顯然獸人沒有修史書的傳統,他只是含混的說大概有兩三萬年,照他這個說法,那可比地球上的文明歷史要長的多。

可能沒有什麼外力的打擾,各個種族慢慢發展,搞搞融合,攀攀科技,再過個幾萬年的話,指不定也能造枚火箭進入太空時代,迎來文明的新紀元。

但是在一千多年前,情況發生了劇變,一股神秘而邪惡的力量突然來到了這個世界,它從來沒有在各個種族的歷史中被記載過,就像突然出現一般,將毫無防備的四大種族拖入了泥潭。

它有一種令人防不勝防的特質,以獲得強大的力量為誘餌,誘使各個種族中心志不堅、充滿野心或者本就是邪惡的靈魂墮落,成為它的傀儡,去殺戮、去破壞。

四個種族裏面,獸族和人類本身也許因為種族的原因(這裡沒有種族歧視哈),更加容易被這股邪惡力量侵蝕,所以受到的影響最大,已經有一大半淪為了附庸,剩下的一小半瑟縮在一些堅城利堡內,苟延殘喘。

而精靈和矮人呢,一個在森林裏與世無爭,一個只知道在山裡搞錢和擼鐵,受到的影響反而小,不過即使這樣,也有一部分墮落成了血精靈和噬心矮人。

當時聽到坎撒爾說到這裡,秦壽心裏便大致猜到,這玩意可能就是大胸老闆說的「小麻煩」,不過看現在這架勢,這麻煩好像一點都不小啊,上來就給自己玩這種高難度,她是缺心眼呢還是缺心眼呢,不過這種想法,秦壽也只敢在心裏想想。

之前在大帳之中,那個戰力499的,便是戰歌部落現在的酋長-大地之力加拉德,而另一個588會魔法攻擊的,便是他們的大巫師—蝕骨之心蘇爾坦。這倆名字起的,一個比一個拽,秦壽當時聽到時,再想想自己的,恨不得能回爐重造一次,幸虧他們這裡不玩諧音梗,不然真沒法活了。

戰歌部落現在的情況很不妙,經過一千多年與邪惡勢力的戰爭,部落現在已經每況愈下,整個人口已經從巔峰時期的十萬餘人跌到現在不到一萬人,現在被圍困在赤色荒原,靠着一道險隘的山口,在苟延殘喘。現在大家士氣低落,毫無鬥志,其實都明白,依照目前的態勢,舉族被滅只是時間問題。

那他們就沒有向別的種族求救么?這個問題秦壽也問了,得到的答案卻讓他哭笑不得。

獸人其實在早期戰事不利的時候,就已經率先向人類求援了,但是由於雙方常年的摩擦,人類對獸人並不信任,一直猶猶豫豫,拖拖拉拉,等到明白過來的時候,已經錯過了最佳的救援時機。而且,越到後來,他們自己受到邪惡力量的影響也越大,自己內部如同獸人一般,也是到處起火,根本無暇他顧,現在和獸人一樣,只有少部分人據說被圍困在聖城古爾莫,做最後的困獸之鬥。

至於精靈和矮人,比起人類來,更加的看不起獸人,哦不,是不信任獸人,所以獸人當初也沒有打算向這兩貨求援,等到自己終於撐不住的時候,再派人過去,發現是屎殼郎碰到拉稀的-白跑一趟,他倆全他娘的學了烏龜,龜縮在自己的領地內,仗着這麼多年打造的堅固防禦體系,和邪惡力量的大軍僵持,指望他倆來救援,比母豬會上樹還不靠譜。

綜合以上,秦壽算是終於搞明白了自己的處境,現在這狀況,比之項羽垓下之圍還不如,好歹他當時身後還有一道烏江可以跑路,只是他沒跑而已,秦壽是想跑,也沒路給他跑啊。

再想想,能把588和499壓在這裡打的那幫傢伙,自己這個戰鬥力已經回落到可憐的1的倒霉蛋,有什麼本事能力挽狂瀾啊。而且,了解到這麼多情況之後,現在秦壽也緩過神來了,之前忽悠他們說自己是天使的那套說辭,那個叫啥蘇爾坦的巫師恐怕根本就沒信,他現在就是想拉自己這面大旗,鼓舞鼓舞士氣而已,搞不好,後面一旦開戰,自己還得沖在前面,反正也死不了,不是么?

「老闆,你倒是給我出出主意啊。」秦壽在心裏哀嚎。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要問了,DT250不是給了個什麼多時空通訊器么,這玩意不是號稱無論在什麼地方、什麼次元、過去還是未來,都能聯繫上的她的么?給她打個電話請示一下或者乾脆接走跑路就是了。

秦壽也是這麼想的,剛才趁着沒人,意識中已經撥了這個通訊器無數次,一開始還有「嘟」「嘟」的響鈴聲,但是就是沒人接,到後來,剛播進去,乾脆就傳來「您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的提示音,把他氣得差點吐血,這個蛋疼二百五明擺着要在這裡玩死他啊。

搞得現在,他對那個最後給的一個什麼摺疊空間,也不抱太大希望了,就現在這尿性,裏面能有啥好東西啊。

不過,話雖這麼說,幾次他還是想在這裡打開,由於不知道玩意打開後有多大,是個什麼東西,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就沒有付諸於行動。

最後,秦壽理了理手中的幾張牌,發現都沒有啥大用,那個打不死而且能加攻擊的buff倒是個好東西,可那玩意免傷不免疼啊,他是真的怕沒被打死活活被疼死啊,這麼缺德的東西,也虧得她能想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