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家老婆有點凶
我家老婆有點凶 連載中

我家老婆有點凶

來源:google 作者:顧小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任苒 凌呈羨 現代言情

人人都知凌呈羨對任苒有着病態的佔有慾,他荒唐到能在婚禮上故意缺席,讓她受盡恥笑,卻也能深情到拒絕一切誘惑,非她不可「任苒,往我心上一刀一刀割的滋味怎麼樣?」「很痛快,但遠遠不夠」她現在終於可以將那句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他,「我不像她,也不是她……」展開

《我家老婆有點凶》章節試讀:

男人俯下身,任苒覺得重,壓得她呼吸不暢。
她伸手攀上凌呈羨的後背,掌心摩挲到發燙的肌膚,她聲音跟淬滿了暖色的火一樣,「四少,你一定要對我溫柔點。」
男人頭也沒抬。
她只覺凌呈羨動作越來越大,任苒嗓音有些綳不住,「我們抓緊要個孩子吧?
爺爺說想儘快抱曾孫……」
任苒等着他的反應,她話里的目標性那麼強,凌呈羨一準會甩門而去。
「想要孩子?」
凌呈羨在她唇角處低問。
任苒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不敢點頭,因為稍稍一動就會碰到他的唇瓣。
「嗯。」
她輕應聲。
「好,滿足你。」
凌呈羨的動作迅猛且強悍,完完全全不給任苒後悔的時間,他上半身微抬,她第一次在這個男人的臉上看到了肆意和邪佞的笑。
她身子猛地要起來,額頭撞在了凌呈羨的下巴上,但是已經晚了。
任苒在心裏問候他祖宗一萬遍!
她拳頭不住在他身上捶着,凌呈羨握住她纖細的手腕,將她的手壓回身側,「怎麼了?
看起來不高興啊。」
細密的汗珠滲在她光潔的額頭上,任苒掙紮下雙手沒掙開。
算了,就當被狗給咬了一口吧。
再說這種事也沒什麼好矯情的,她連結婚都答應了,還怕這一下嗎?
半晌後,任苒被折騰得不想動,眯起眼帘看着眼前這道模糊的身影退開。
浴室內很快傳來了水聲,依稀還有講電話的聲音。
凌呈羨洗過澡後,下了趟樓,任苒以為他離開了清上園,沒想到不出五分鐘就回來了。
男人將一小盒的葯丟在床頭柜上,「吃了。」
任苒睜眼看了看,是緊急避孕藥。
她坐起身,也沒多說什麼,取出藥片就着涼開水往下咽。
凌呈羨披了一件藏青色的睡袍,他隨意地往床沿一坐,「浪費我的時間。」
她一口水差點嗆在喉嚨間。
什麼意思?
「任苒,你就跟手術台上被麻醉了的病人一樣,毫無趣味。」
任苒緊鎖眉頭,「四少還有這樣的嗜好,看來是醫院的常客。」
凌呈羨似笑非笑地用手捏了捏她的臉,「不過任家的女兒有一點還不錯,至少送過來是乾乾淨淨的。」
這可不是別人硬塞硬送給他的么?
不要白不要。
新婚夜過後,任苒就沒再見過凌呈羨的身影。
她跟往常那樣去醫院上班,她沒跟人說起過結婚的事,只是推脫家裡有事,才請了幾天假的。
半天門診忙得她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好不容易吃過中飯能休息一會。
外面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導醫台的護士一把推開了辦公室的門,「任醫生,有人要看診。」
任苒看眼時間,「下午的號還沒開始呢。」
「他說他認識你,必須現在看。」
「誰來都沒用。」
任苒將手裡的水杯放回桌上,「按挂號順序排隊等候。」
她話音方落,一道男音傳了過來,「我也不行嗎?」
任苒心裏咯噔下,抬起眼帘看到凌呈羨已經走到了門口,臂彎間還挽着個年輕的女人,任苒看到他就覺得頭疼。
護士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還沒到看診時間,你們還是出去等吧,再說男士止步,你不能進來。」
「是你們任醫生讓我來的,不信你問她。」
護士將信將疑地看向任苒,她面無表情,就怕凌呈羨在這胡言亂語,到時候她就成了全醫院的笑話。
「你先出去吧。」
護士點了下頭,「好。」
任苒坐回辦公桌前,女人扭着細細的腰肢上前,香水味充斥着不大的辦公室,差點把任苒熏死。
「哪裡不舒服?」
「噢,」凌呈羨自然地接過話語,「她懷孕了。」
任苒看了眼女人平坦的小腹,「病歷卡呢?」
「找你看還需要病歷卡嗎?」
凌呈羨摟着對方的肩膀,將她按坐進椅子內,自己則抬起長腿坐在了任苒的辦公桌上,「她身體底子有點弱,你給她調理下,還有……等孩子出生的時候,由你來接生。」
這男人真是惡劣到極點,現在更是明目張胆地過來羞辱她。
「沒問題啊,既然是四少帶來的,我一定認真對待。」
任苒說著,站起身,「懷孕初期我要給你做個全面的檢查,跟我來吧。」
她走到旁邊,一把掀開了帘子,裏面就是檢查室。
女人側身張望眼,臉色微變,任苒將檢查需要的器具一樣樣拿出來,擺放在桌上,見女人僵坐着不動,她慢條斯理地將手套戴上。
手指穿進了一次性的手套,發出並不悅耳的撕拉聲,女人看眼那張床,趕緊拉了下凌呈羨的袖口。
「我不要做檢查。」
任苒有些不耐煩了,「孕期檢查是必須要做的,你可別辜負了四少這麼優良的基因。」
「我……我的孩子我心裏清楚,他好着呢。」
任苒舉着兩手上前步,話里有明顯的挑撥,「四少你聽聽,這好歹也是凌家的長孫吧,她卻一點不放在心上,毫無責任心。
對了,她懷孕的事媽知道嗎?
要不,我打個電話告訴媽一聲?」
凌呈羨聽到這,眼底鋒芒寒冽乍現,一道目光直勾勾落到了任苒的臉上。
任苒笑着,自顧自又說道,「四少,你勸勸她,別耽誤我時間。」
她說完這話,拿起桌上的器具在掌心內敲了敲。
女人搖搖頭,她答應凌呈羨的時候,他可沒告訴她她還需要躺到床上給任苒惡整一番。
凌呈羨伸手朝檢查床一指,臉色拉了下去。
女人攥緊手裡的包,踩着細高跟鞋噔噔的跑了。
這,就尷尬了。
關門聲砰地傳到二人耳中,任苒故作無辜地聳了聳肩膀,將一次性手套摘下後丟進垃圾桶內。
「四少還不追上去?
懷孕的女人最嬌貴,一會摔了碰了,心疼的還是你。」
凌呈羨環顧下四周,門診室不大,在他看來還挺簡陋。
「只要你主動提出來跟我離婚,我就送你一家醫院怎麼樣?」
任苒連眼皮都沒動下,「醫院再好也沒四少手裡的錢好,我們現在是夫妻關係,你的就是我的。」
男人挑了抹又壞又冷的笑,「哪怕我荒唐至極,你也不在乎,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