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繼承了一座監獄
我繼承了一座監獄 連載中

我繼承了一座監獄

來源:google 作者:金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李牧 金墉

平平無奇的李牧本以為自己會像普通人一樣過完這一生,誰知一覺醒來竟然來到了遙遠的異界,接受了天尊的傳承然而天尊已逝,只給李牧留下一座仙獄,仙獄中的囚犯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隨便拉出去一個都是仙界一個大門派的老祖宗在這個神魔亂舞的世界,擁有「混沌體」這一史上「最廢」體質的李牧又要怎樣續寫傳奇,還能不能回到生他養他的那片土地?展開

《我繼承了一座監獄》章節試讀:

這片樹林和普通樹林倒也沒什麼兩樣,兩人走了大概大半個時辰,一路上蟲鳴鳥叫,倒也是一路順暢,並沒有再發生什麼異事。

「老大,前面有一個樵夫。」

「我們過去問問路。」李牧加快腳步,沒一會便追上了前面的樵夫。走進一看,才發現是一個白髮蒼蒼的人。

「老伯,我們是燕國的士兵,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看着眼前的老者,只見老人背上背着一大捆木柴,弓着背,好像隨時都能將他壓倒,心中也是有一些憐憫,老人這麼大的年紀竟然還在靠砍柴為生,不由用手幫老人托住木柴。

「你…你們…」老人這才抬起頭打量起李牧兩人,一看見兩人,竟有些呆住了。

「老頭,別怕,我和我老大不是壞人,我們可是燕國虎嘯軍的士兵,身上也是敵軍的血罷了。」張誠看着李牧身上乾枯的血漬,以為老人被嚇到了,連忙解釋道。

「你們是外界進來的?」

「是啊,老伯,我們被敵軍追殺,誤入此地,能不能借宿一宿。」

「砰~」聽見李牧肯定的回答,老人身上的柴火一時沒拿穩,直接掉在了地上。

「哈哈~這麼多年過去了,總算等到你們了。」老人竟高興得大笑起來。

「這老頭,該不會是瘋了吧?」張誠目瞪口呆。

「走,跟我來,我去帶你們見見我的老夥計們,讓他們也高興高興!」說著,老人便拉着李牧兩人大步向前走。

「等等,老頭,你的柴火。」

「不要了,不要了,現在什麼東西也沒有你們重要。」老人哈哈大笑。

「老伯,你先將我們鬆開,我們跟着你便是。」李牧發現這老人看着弱不禁風,力氣還挺大,將他的手都握得有一些生疼。

「老朽魯莽了,失了風度。」老人將兩人鬆開。

「老伯,我叫李牧,這位是張誠,請問你尊姓大名啊?」

「你們叫我玉清便好。」老人回道。

「對了,你們是怎麼來到這方世界的?」

「此話何解?難道這裡已不在燕國或者齊國境內了?」李牧不解,難道又穿越了?不過,老人這名字還挺怪異,玉清。

「這裡是仙界嗎?」張誠激動地問道。

「我只能說這裡應該不是你們所熟知的世界,至於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待會我再給你們解釋。」玉清搖了搖頭,一臉神秘。

見玉清不再解釋,兩人便將一路離奇經歷統統告訴了玉清,希望能從他口中獲得些有價值的線索。聽完兩人的訴說,玉清更加熱情了,特別是對李牧,一路上對於李牧無微不至,很是關懷。

沒過多久,李牧兩人便看見不遠處幾個院落,隱隱有些嘈雜的聲音傳來。

「這兩個老東西,真是讓人不得清閑,又開始了。」玉清罵罵咧咧地說道。

隨即便帶着李牧兩人加快腳步,沒過一會他們就看見兩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正在院前的菜地里扭打在一起,看起來很是滑稽。

「蒼霜仙君,赤炎仙君,別打了,你們這三天兩頭像凡人一樣扭打在一起,成何體統,有什麼事不能好好商量嗎?」玉清連忙上前將兩人拉開。

「哼,赤炎這老小子,又來本君的菜地里偷菜,被我抓到多少回了,一點也不害臊!」

「蒼霜,說話注意點,昨晚本君叫你上我家吃飯了嗎,沒臉沒皮,天天蹭本君飯吃,本君拿你兩顆青菜怎麼了?」

「玉清,你今天砍的柴火呢,不給柴火,今晚你就乖乖自己回去喝粥吧。」那個被叫做赤炎的人看見玉清空落落的後背,沒好氣地說道。

「哼,你們兩個老東西,一天就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和普通山野的凡夫俗子沒什麼兩樣了,你看本君把誰帶來了。」玉清讓開身子,露出李牧兩人。

聽着幾個老頭爭吵,李牧臉色很是怪異,張誠也是驚訝得合不攏嘴,這幾個老頭瘋了吧?互相之間還取個仙君的外號。

「他…他們是從外面進來的?」赤炎一臉震驚。

「嗯,我們終於解脫了。」玉清點了點頭。

「哇~哈哈~哇~」得到玉清肯定的回答,剛剛還扭打在一起的蒼霜與赤炎竟抱在了一起,又哭又笑,玉清也是在一旁偷偷抹着眼淚, 看得李牧兩人一愣一愣的。

「你們幾個瘋老頭,別哭了,讓人看見還以為是我們兩個欺負了你們呢!」張誠不由有些急了。

「是啊,幾位老人家,有什麼話好好說。」李牧也很是無語,這都是些什麼事啊。

「對對對,兩位小友遠道而來,早就疲憊不堪了,先到屋裡休息。」玉清連忙說道,蒼霜與赤炎也是冷靜了下來,發覺兩人抱在一起,連忙推開,互相嫌棄的看着對方。

「赤炎仙君,兩位小友一路辛苦,已經許久沒有進食了,你看…今晚你就辛苦辛苦?」

「對對對,今晚我們和兩位小友邊吃邊聊。」蒼霜也是非常贊同。

「哼,你們兩個老東西,本君今天高興,就不和你們計較了。兩位小友當然只有讓本君招待,難道讓他們去吃你們做的豬食嗎?」說著,又是在菜地里挑選了幾棵青菜。

「蒼霜,你沒意見吧?」

「沒意見,沒意見!幾顆青菜而已,你要是高興,整個菜地都搬走本君都不會有怨言,都快離開這裡了,這些破菜還有什麼用?」

「兩位小友,請,老朽的陋室就在前邊。」赤炎對着李牧兩人招呼道。

「老伯不用客氣,是我們叨擾了。」李牧客氣了一番便隨赤炎往他的院落走去。

沒幾步路便進入赤炎的院落,雖然是簡單的一個小院,甚至屋頂都是茅草蓋的,但卻布置得井井有條,很有一番韻味。

「兩位先好好休息一下,老朽去準備晚宴。」將李牧兩人帶到大堂,赤炎客客氣氣地對李牧兩人說道。

「你們兩個老東西也別閑着,快去給兩位小友準備些熱水,還有乾淨的換洗衣服。」看着李牧灰頭土臉的,全身髒兮兮的,赤炎沒好氣地對蒼霜與玉清喝道,說完便往廚房方向走去。

「對對對,兩位小友先好好休息一下,待會再泡個熱水澡,好好放鬆放鬆。」玉清也是反應過來,帶着蒼霜也去忙活了。

轉眼,大堂中就只剩下李牧兩人。

「老大,這幾個老頭也太奇怪了吧!一口一個仙君,說話還文縐縐的。」

「怎麼?這可是你要找的仙君啊,你不高興嗎?」李牧揶揄道。

「就這幾個老頭,仙君?我一個人打仨。」張誠沒好氣道。

「或許這是他們的風俗吧,不過他們也太過於熱情了。」李牧隨口說道。

「兩位小友,熱水準備好了。」沒過一會兒,玉清便跑了過來,將李牧兩人帶到浴室。

洗完澡換了身衣服,包紮了一下傷口,玉李牧頓時感覺渾身清爽,回到大堂,只見滿滿一桌子菜肴,幾位老人早已等候多時。

《我繼承了一座監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