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解封了地球
我解封了地球 連載中

我解封了地球

來源:google 作者:葉晨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曉菲 葉晨 都市小說

證道成帝卻重生回到地球後的葉晨,因末法時代大道凋零,為了重新證無敵大道,開始了自救解開被封印的地球之路末法時代的物理學體系崩潰,地球重新回到了它原本的樣子遠古覺醒,諸神重臨,妄圖重新支配世間但葉天帝讓你們跪着,誰都別站着!展開

《我解封了地球》章節試讀:

”小子!你找死! ”

一個面相兇狠的青年隨手拿起一瓶威士忌的酒瓶,朝葉晨的腦袋砸下去,將威士忌酒瓶砸碎。

葉晨悶哼一聲,頭一歪,倒在地上。

耳邊隱約傳來一個女孩兒焦急的聲音: ”哥,你醒醒,你們不要打我哥……我跟你們拼了…… ”

葉晨迷迷糊糊,突然睜開眼睛,一聲怒吼: ”你為何要殺我! ”

所有人都驚詫地看着葉晨,包括剛才用酒瓶子抽他的那青年。

葉晨只感覺後腦發疼,頭暈暈的,忍不住哼了一聲。

”我沒死! ”

他明明記得自己在進入永恆仙域的時候,被流雲雪偷襲了。

”我…… ”葉晨看了一眼周圍,瞳孔頓時收縮成針眼大小。

這裡是!

他看見一張張陌生卻又熟悉的面孔。

”哥!你沒事吧!哥! ”

葉曉菲掙脫那個青年的手,衝上來,抱住一臉懵逼的葉晨。

葉晨不敢相信地摸了摸葉曉菲的後背,內心震撼: ”曉菲?難道我回地球了? ”

還是說,這是進入永恆仙域的時候出現的夢魘?

不可能啊,我都已經證道為天帝了,沒有夢魘能進我的神識。

葉晨迅速平復內心的震撼,小心翼翼道: ”曉菲,真的是你? ”

葉曉菲哭得稀里嘩啦的,她以為自己哥哥剛才被打死了: ”哥,你沒事吧? ”

埋在心底的記憶如同潮水一般湧來。

2017年8月28號。

這一天,葉晨永生難忘。

她的親妹妹葉曉菲被同學孫超騙到帝皇KTV獻給張少澤,就是坐在沙發上那個臉上被打青了一塊的年輕人。

葉晨得知自己妹妹被騙到帝皇KTV,趕到這裡來要人。

進來的時候,在其他幾個人的歡呼下,張少澤正要對她施暴。

葉晨便衝進來毫不猶豫一拳打在張少澤臉上。

才兩三下,葉晨就被張少澤兩個狗腿子擒住。

被一酒瓶抽倒在地上,在迷迷糊糊中,他看見自己的妹妹不甘受辱,選擇了自殺。

而他自己,則被張少澤打成了殘廢。

看着妹妹冰冷的遺體,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萬念俱灰,原本打算結束這悲慘的一生,卻機緣巧合踏上了另一條路。

那是一條殘酷的修道之路,在萬界星空廝殺,最後證道成帝。

卻不料在進入永恆仙域的時候,被自己最愛的女人偷襲隕落。

流雲雪那一擊在葉晨腦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果然啊,女人都如此狠心。

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我!我們幾百年的感情難道都是假的!

他全身都繃緊。

直到聽到葉曉菲的聲音,聞到熟悉的氣味。

他緊張的心慢慢舒緩下來。

”哥……沒事的。 ”

葉晨的腦袋還在流血,額頭被染紅。

但他體內的《地皇經》已經運轉起來,在他經脈中流動,開始洗刷他的經脈,強健他的體魄。

葉曉菲全身發抖,她緊緊抱住葉晨,不停地哭。

她還只是一個十六歲的小女孩,為了貼補家用,想賺點錢,聽了孫超的話,卻不料被帶到這裡。

”哥,對不起……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淚水在葉曉菲的小臉蛋上滾滾落下,讓人心疼。

葉晨的手也在顫抖。

這真的是我最親愛的妹妹啊,我無數個夜晚都在思念的人。

上一世,他咒罵上天的不公。

他的父母在車禍中慘死,他和妹妹相依為命。

妹妹又被人逼自殺,他卻只能眼睜睜看着這一切,不能做任何事情。

後來他證道成為人族天帝,但那又如何!

即便擁有改天換地的力量,卻不能救回父母,復活妹妹。

那是他最大的遺憾。

這一世,他突然覺得上天是如此眷念他。

即便是最心愛的人背叛了自己,但自己卻重新見到了自己的妹妹!

上天給了我重新來過的一次機會!

葉晨輕柔地撫摸着,小心翼翼的,深怕這一切都是夢。

”沒事,沒事,只要你平安,哪怕是將天上的星星摘下來,哥哥也會去做。 ”

”少他媽的放屁了!草泥馬!姓葉的小子,就憑你剛才對老子動手,今天不廢了你,老子以後還怎麼混! ”

張少澤用一塊冰捂着自己的右臉,他憤怒到了極點。

葉晨這種垃圾,居然敢對自己動手,今天就廢了他!

張少澤旁邊有兩個人,一個足有一米八,叫于洋,一個足有兩百斤,叫趙凱。

和張少澤、孫超一樣,這兩個人都是郢都中學的學生,家裡都很有錢。

馬上升高三,卻已經經常混跡在外面,可是郢都有名的惡少。

張少澤旁邊那個瘦瘦的就是孫超了。

就是這個人,葉晨這一千年來,都在仇恨的人。

為了討好張少澤,騙自己妹妹,說超市有一個發傳單的兼職,單純的葉曉菲信了,被騙到這裡,差點被糟蹋。

最後不得不選擇自殺。

葉晨無法想像,葉曉菲選擇自殺的那一瞬間,對這個世界是多麼絕望。

惡魔在人間,地獄空蕩蕩!

他也曾經回到過地球,想要報仇,卻發現孫超這樣的普通人早就老死了。

孫超摟着一個約莫十七歲的女孩人的腰。

這女孩兒叫余靜雅,是葉晨的同班同學。

她最大的驕傲就是找到孫超這個富二代男朋友,平日里沒有少譏諷葉晨。

余靜雅臉上露出着笑容: ”葉晨,你現在趕緊跟張少跪下來磕頭,張少說不定會放過你。 ”

葉晨卻不理會她的話,眼神不善盯着孫超。

孫超無所謂笑道: ”葉晨,你也不用那樣盯着我,是你妹妹自願要來的,與我無關,倒是你,今天你得罪了張少,不斷兩條腿,是走不出去了,識相的,將葉曉菲這小妮子留在這裡,現在跪地磕頭。 ”

葉曉菲雖然害怕得在發抖,但她還是很勇敢地說: ”哥,要不你先走吧,我來處理。 ”

葉晨收回鋒利的目光,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你來處理?傻丫頭,你幾斤幾兩哥還不知道,你平時在家裡,殺一隻雞都不敢殺的。

自從父母死了,家庭經濟來源斷了,你就四處打零工,還騙哥哥在學校寫作業。

這些本就不該是你這個年齡的人該承擔的。

葉晨很溫柔地笑道: ”曉菲,有哥哥在,誰都別想再欺負你。 ”

上一世,他眼睜睜看着自己的妹妹選擇自殺而無能為力。

這一世,他不能再讓悲劇重演了。

他牽着葉曉菲的手,將她牽到一個沙發旁,讓她坐下。

”丫頭,先坐在這裡,接下來的交給哥哥。 ”

葉晨語氣淡定、沉穩,讓葉曉菲原本忐忑的心緩下來。

他體內運轉的《地皇經》催發的真氣越發濃郁起來,整個人的氣質在發生快速的改變。

但這種改變,一般人又無法用肉眼看出來。

”你們現在要是都滾過來跪下認錯,我可以讓你們少受點痛苦。 ”

足有一米八的于洋冷笑道: ”張少,這傢伙的腦子剛才是不是被拍壞了? ”

旁邊兩百斤的趙凱喝了一口1664的啤酒,大笑道: ”這小子怕是傻了! ”

于洋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殘忍: ”張少,你就在這裡坐着,我給你把這小子的雙手擰成麻花,然後將他的雙腿打斷,讓他老老實實跪在地面,給你道歉! ”

”對!教這小子做人! ”

葉晨道: ”你們是不願意跪咯? ”

”跪你老母! ”

說完,于洋三兩步就衝到葉晨面前。

一米七的葉晨,在他面前顯得像個瘦猴子。

孫超笑道: ”於少,你不必手下留情,這裡是王有來的地盤,沒人管。 ”

其他人也都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于洋探出一隻手,朝葉晨的左胳膊抓去。

看得出來,他還是學過兩招的。

《地皇經》可是皇道級別的道經,雖然天地靈氣稀薄,但也很快就讓葉晨體內充滿了力量。

”哦? ”葉晨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 ”你說的擰成麻花,是這樣嗎? ”

葉晨的速度非常快,一把抓住于洋的手,對方只覺得全身一緊,來不及閃避。

咔嚓!

骨頭碎裂的聲音響起,令人牙齒髮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