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今抱劍去
我今抱劍去 連載中

我今抱劍去

來源:google 作者:雲雀沒有尾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常無虞 甘雨橋

開局就捅死了前夫?二婚對象是個短命鬼?一個劍客不能說的秘密———————-我今抱劍去,斬盡春風未肯歸展開

《我今抱劍去》章節試讀:

「小郎君,可曾有傷到?」眾護衛將那少年團團圍住,再三檢查確認無虞。

那錦衣少年猛地回過神一抹臉上淚水推開眾人興沖沖的跑到三人跟前。

「這位少俠!你使得是什麼武功?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小金看着那少年晶亮的雙眼,嘴角揚起一抹大大的笑容,剛要說話卻被甘雨橋打斷。

「沒得什麼武功,這孩子也就是力氣大些。」

甘雨橋示意小金站到身後,對那少年說道,「小郎君既然無事,我們就先告辭了。」

金陵城這多事之秋他們想走最好還是低調一些,等了一個月,這平陸碼頭才放行,可不能讓這少年壞了事。

「等等等等你們先別走啊!」

那少年追了上來,「你們救了我的命,我還沒報答你們呢,話本子上不是說什麼滴水之恩湧泉相報嘛,我燕雲裴可不是那種忘恩負義之人。」

「你們要去哪裡?帶上我一起行不行啊!」燕雲裴滿臉躍躍欲試的樣子。

「你們想坐船?出海嗎?海外好玩嗎?」

常無虞的手腕被甘雨橋握着,她似乎感覺到這位「好脾氣」的少谷主有點不高興。

小金看着甘雨橋瞬間冷下來的臉色打了一個激靈。

「這位小郎君!我們三人還有要緊事!再晚就趕不上船了,就此別過!」

小金趕在少谷主之前說完話便一個用力推開了攔住他們的護衛。

他天生巨力,無人可擋,甘雨橋扶着常無虞慢慢往登船梯走去。

海風腥咸,小金趴在船舷上醒神,扭頭就看到旁邊趴着的燕雲裴在侍從的服侍下生龍活虎的向海里張望。

燕雲裴看到小金看他更興奮了,湊到小金面前問他,「少俠少俠,多謝你之前出手相救,你叫什麼名字呀?」

「金揚軒。」小金有氣無力的回答道,一說話看到船身搖晃又想吐了。

燕雲裴自幼聽聞那些刀光劍影的江湖故事一直心嚮往之。

今早他偷摸摸騎了兄長剛買的烈馬出來,就遇上了救了他命的甘雨橋一行。

這不就和那話本子里主人公一樣開篇就遇貴人嘛!

跟他出來的護衛們看着小郎君晶晶亮的雙眼可是愁壞了。

這小閻王橫行霸道慣了,可憐了他們回去少不得挨一頓毒打。

還是得想個法子在下一個碼頭把小郎君哄回去才行。

「金少俠方才救我時使得什麼武功?你偷偷告訴我好不好?」

「你想學嗎?」小金耷拉着眼有氣無力的說道。

燕雲裴點點頭湊近了小金說道:「要是少俠願意教我一招半式,在下感激不盡呀!」

「我看你的護衛們身手也不錯,你怎麼不跟他們學?」

「他們連我都打不過!怎麼能說身手不錯呢!」燕雲裴撇撇嘴,一臉不屑說道。

往日里他可沒少拉護衛們練手,往往過不了幾招就被他打的落花流水了。

護衛們有苦難言,誰敢真對這小霸王動手呀,要是磕着碰着了不得被家主削了。

「連匹馬都拉不住,還說要保護小爺的安全,我看他們就是老頭子派來監視我的。」

小金看看燕雲裴的神色又看看護衛們被他說的一臉難堪便趴着又不想理他了。

倒是一旁的商客見燕雲裴身份不凡主動與他搭話,聊些出海時遇到的新奇見聞把小郎君聽的嘖嘖稱奇。

船上之人見常無虞一個盲女生的貌美也多有照拂。

船行六日,風平浪靜,直至第七夜,風卷狂浪,濤聲不絕。

常無虞醒來時聽到甲板之上有人呼聲不絕,有兵刃相交之聲傳來。

同住一個船艙的女眷都三三兩兩的圍了起來,不安的情緒在空中不斷蔓延。

有位年長的娘子好心的將常無虞扶起,將她的竹杖遞給她。

就在這時船艙的門忽然被打開,冷雨混雜着血腥之氣撲面而來。

來人闖入時看到一群女子立時狂喜,隨即對外面喊道,「這裡裝的是女人!」

常無虞皺着眉,心想真是不巧,怕是遇上海寇了。

小林在人群中一眼看到常無虞,頓時驚艷萬分。

這樣的美人獻給大人,何愁不受到重用!

小林獰笑着要將常無虞拉過來,眾人都為常無虞捏了把汗,可看到那明晃晃的刀尖卻都不敢輕舉妄動。

沒成想也不見常無虞如何移動,小林一伸手卻拉了空。

湊近了才看到,那女子一直緊閉着眼睛,竟然是個盲女。

「美人,你可別亂動,我這刀可不長眼,要是劃傷了你的漂亮臉蛋,你可就一點活路都沒有了。」

那人伸手幾次要拉住常無虞,卻幾次都落空。

這下子火氣上來提起長刀便要砍上來,心裏想着反正是個盲女,大人也不見得會喜歡。

「喂!小林!這麼好看的姑娘怎麼能用太刀?」那男人身後傳來一聲冷呵。

小林似乎有點害怕這個男人,順勢收住了手中的刀。

”武生君,這個女人眼睛瞎了………」小林弱弱回道,並不敢大聲在武生君面前說話。

「眼睛瞎了也有眼睛瞎了的玩法,豈不是很有意思嗎?」武生見次郎嗤笑一聲,就將手伸向常無虞的臉。

常無虞抓起手邊竹杖輕點,與武生交起手來。

這倒是一時引起了武生的興趣,「原來還是個不聽話的美人,有意思,今天就讓爺好好教教你怎麼聽話!」

武生見次郎精通刀術與忍術,在扶桑也是個出了名的高手,只可惜犯了大錯被幕府追殺才流落到海上,成了海寇頭子。

此刻他化指為掌要擒住這小小女子,一擊不中後手下招式越發狠辣。

船身在風暴之中搖晃,海寇們久在海上漂泊早已習慣。

常無虞傷勢發作一時間無從着力,又不可動用內力,拉扯到傷口疼痛難耐,終究被武生一掌擊在右肩,包紮好的傷口又隱隱透出血跡來,沒一會兒便失手被擒。

常無虛只覺得一隻手如鐵鉗般抓住了她的胳膊,魚腥味混雜着酒氣撲鼻而來。

武生見次郎一個手刀砍下來常無虞便昏昏沉沉的軟倒在地。

一眾女眷掩聲啜泣逃脫不得,都被小林拿繩子縛了起來,拉着往前走。

武生見次郎和小林一邊笑着談起今天收穫不錯,一邊抱着常無虞往甲板上走去。

忽而聽得外面有人尖叫,「鬼船!是鬼船!」」

小林聽到這聲音霎時白了臉色,扭頭向武生見次郎看去。

傳聞這片海域上遊盪着一艘鬼船,是昔年昭帝末年想外逃至東流的達官顯貴被海寇殘忍殺害,又逢百年難遇的大風暴,無一人生還。

死去的冤魂怨念極深陰魂不散,便在這一方海域四處遊盪,遇到這鬼船者鮮有人生還。

「武生君!鬼船,鬼船來了!」小林渾身發抖,想拔出腰間的長刀壯膽,手卻哆哆嗦嗦的差點拿不住刀柄。

「慌什麼,活人我們都不怕,還怕一船死人?」

武生見次郎手上沾過的人命不下數百條,是個孤注一擲的狠人。

此刻見小林的模樣不免更看輕他幾分,「走,隨我上去看看。」

「那她們怎麼辦?」小林有些害怕,怯弱的樣子讓武生想發笑。

「你要是怕就不去了,留在這裡看着這群女人,至於這個美人……」

武生看了一眼昏過去的常無虞,「把她捆緊了,拖到船尾那個籠子里去,要是她醒了,你不是她的對手。」

小林被武生說得羞愧低下了頭,但是生存的本能卻讓他邁不開腳,低聲答應了下來。

狂風驟雨卷着浪狠狠拍向這艘飄搖在海上的船隻,黑暗中另有一艘破敗的大船逐漸顯露。

鬼船幽幽而來,速度看着也沒有多快,可所有見到它的人都覺得壓迫感撲面而來。

無他,這艘鬼船實在是太大了!

與之相比,他們所在的這艘商船宛如風雨中飄搖的小舟。

而這巨大的鬼船在暴風雨中搖搖晃晃,向這艘商船駛來。

武生見次郎剛登上甲板就看見這艘巨大的鬼船,海寇們都嚇得方寸大亂,此刻見到武生紛紛向他靠攏過來。

「武生君,怎麼辦?我們撤退吧!」一個扎着小辮的少年人怕極了,誰知剛說完就被武生一記巴掌打在臉上。

「吉田,膽子這麼小,還想開大船?」少年被打了卻不敢吭聲,連聲向武生道歉。 ”

「都給我聽好了,鬼船沒什麼可怕的,幹完這一票,船上的寶貝和女人都是我們的!」

「不說別的,這一趟有個瞎眼的女人,就是京都最漂亮的藝妓都比不上她,到時候給大家都好好玩玩!」

武生的話讓在場不少人都興奮了起來。

「山崎,你帶人去把船上的金銀……」武生見次郎正在與手下交待,忽而看到手下驚恐的睜大了眼。

「武生君,小心身後!

武生見次郎這麼多年過得是刀尖上舔血的日子,多少次生死之間練就的本能讓他迅速俯身閃躲。

一柄幽幽而來的長劍貼着他的頭皮而過,瞬間斬斷了他束髮的繩子,再晚一寸,斬斷的可就是他的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