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連載中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

來源:外網 作者:三個皮蛋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三個皮蛋 玄幻魔法

鍾文做了一個夢,夢裡的他遇見落水少女,奮不顧身地跳入湖中想要英雄救美。 不會游泳的少女極度慌張之下,在水中拚命掙扎,一肘擊中了鍾文的鼻樑,撞得他頭昏眼花,水性本就平平的他頓時連划水都給忘了。 沉入湖底的那一刻,他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 女人真可怕! 隨後,就是窒息、寒冷與無盡的黑暗。 就在快要凍得魂飛魄散的時候,他隱隱感到有一股暖流進入體內,在他渾身上下遊走,驅趕着侵肌蝕骨的寒意,展開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章節試讀:


[]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正文第一千三百八十章大水沖了龍王廟這並不是鍾文第一次拯救落水女子。
前世的他正是因為跳入水中英雄救美才不幸殞命,從而穿越到了數萬年後的清風山之中。
他卻萬萬料不到,自己第二次從水裡撈起來的女人,竟然會是她。
最後一任「百靈宮」宮主,林星月最得意的大弟子,枂莜嫻。
鍾文對枂莜嫻算不上熟悉,卻陰差陽錯地有過數次交流。
在第一個時空碎片之中,兩人曾經聯手作戰,試圖阻止林北的滅世陰謀。
而後在位於群仙城的「百靈宮」傳承之地,他不但遇見了萬年前枂莜嫻留下的一縷意念,更是得到了對方的傳承之力,從而令「鍾文二號」實力大增。
第三次碰面,兩人卻站在了敵對立場,那時的鐘文意圖毀滅世界,而枂莜嫻則跟隨林星月一同前來阻止,一場大戰之後,這位風華絕代的枂仙子終究難逃一劫,死在了鍾文的滅世大陣之下。
在他的印象中,無論處於順境還是逆境,枂莜嫻總是穿一身精緻宮裝,優雅嫻靜,風姿動人,妥妥的氣質美女一枚。
然而,此時的枂莜嫻雙眸緊閉,昏迷不醒,身上衣裳早已破損得不成樣子,香肩、粉頸、纖臂、玉腿乃至胸前多處春光外泄,雪白的肌膚浸泡在海水之中,卻還是光潔如玉,沒有半分皺痕,在這昏暗的環境下,猶如一座晶瑩玉潤的艷麗雕像,透出異樣的美感。
罪過罪過!
眼前陡然出現這般美妙的景象,許久沒碰過女人的鐘文只覺渾身燥熱,氣血上涌,一雙賊眼胡亂瞄了許久,才忽然清醒過來,連忙收攝心神,口中默念阿彌陀佛,試圖鎮定情緒。
在原初之地得遇萬年前便已死於滅世陣法的枂莜嫻,本該是件離奇的事情,可經過與萊因哈特的一番交談,如今的鐘文倒也並不如何震驚。
既然這個世界有林星月和林北的存在,再多一個枂莜嫻,又有什麼稀奇?
撇開時空碎片不談,在現實世界裏,這位枂前輩對他算是有恩,兼之又是個千嬌百媚的絕色美女,鍾文對她的觀感向來不差。
只是透過美人香肩和小腹處那兩道深可見骨的猙獰傷口,他卻能輕易判斷出枂莜嫻在落水之前,定然經歷了一場慘烈廝殺。
他不曉得眼前這位睡美人與「百靈宮」的枂宮主是不是同一個人,也不清楚她的品性善惡,修為高低,更不知道一旦救下她,會不會沾染因果,惹來強敵。
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
昏迷中的枂莜嫻秀眉微蹙,為本就絕美的臉蛋更添了一分柔弱氣息,鍾文咬了咬牙,再也沒有遲疑,一把抱住美人冰冷而綿軟的嬌軀,緩緩浮出海面,打算嘴對嘴搶救一番。
管你什麼人,管你什麼修為。
既然溺水了,就需要人工呼吸!
這是常識,我也沒辦法。
他這般不斷勸說著自己,身體卻已經搶先一步作出反應,嘟起嘴緩緩湊近枂莜嫻嬌艷欲滴的紅唇,表情多少有些猥瑣。
然而,不等他「施救」成功,神識之中,忽然發現了三道疾速靠近的氣息。
聖人的氣息!
三人似乎對通靈海了如指掌,瞬間便鎖定了自己的位置,殺氣騰騰地飛奔而來,轉眼間便已相距不足一里。
海面上沒有什麼障礙物遮蔽,鍾文已經可以清晰地看清對方容貌,乃是三個面容粗糲的中年男人,不但衣着相近,就連容貌都有着八九分相似。
「小子,把那個女人交出來!」
就在他琢磨着對面是不是三胞胎之際,三人已然衝到數丈開外,中間一個面目最是兇惡,嗓音更是沙啞粗糙,聽着很不舒服,「留你全屍!」
左側之人面色相對平和,眉頭微微一皺,似乎對同伴的溝通方式並不贊同。
「老大,照你這麼說,他就算乖乖聽話,豈不也是死路一條?」
右側那人似笑非笑地嘲諷道,「左右都是一死,換作是你,會不會把人交出來?」
「我說錯了么?」
中間之人愣了愣神,隨即大聲嚷道,「那該怎麼說才對?」
「應該說把人交出來,饒你不死!」
右側之人強忍着笑,假作耐心道,「人家一聽可以不死,自然就會乖乖照做了。」
「可老子沒打算饒過他啊?」
中間之人撓了撓頭,似乎並不服氣,「這小子和姓枂的娘們明顯是一夥的,若是擅自放過他,殿主大人怕是會怪罪下來。」
「你可以假意說要放過這小子。」
右側之人循循善誘道,「等枂莜嫻到手了,殺不殺他,還不是咱們說了算?」
「好計好計,還是老二你腦子活絡,就這麼辦!」
中間之人眼睛一亮,深以為然,隨即轉頭看向鍾文道,「小子,把姓枂的娘們交出來,饒你不死!」
「當真饒我不死?」
鍾文被這兩個活寶整得哭笑不得,定了定神,故作驚喜道,「你不會騙我吧?」
「怎、怎麼會?」
中間之人表情一僵,支支吾吾道,「老子說到做到,從不騙人。」
「我不信。」
鍾文連連搖頭,「若是現在就把人交給你,萬一你說話不算話,我豈非性命不保?」
「你、你要如何才信?」中間之人眼神遊移,表情愈發尷尬。
「不如這樣,你們先退後一百丈。」
鍾文沉思片刻,一臉正色道,「我再把她拋入海中,然後自行離去,如何?」
「一言為定!」
中間之人想了想,似乎覺得可行,點了點頭,居然真的向後退去,看得右側之人目瞪口呆,哭笑不得。
「啪!」
左側之人終於看不下去,一把抓住中間之人的胳膊,平靜地看向鍾文:「在下十絕殿荊無罪,這是我大哥荊無敵,旁邊那位是二哥荊無意,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吾乃林西,是林北的親弟弟,受他所託,前來追捕這個女人。」
鍾文心中一動,隨即板著臉道,「既然你們是十絕殿的人,見了我為何不下跪?」
「什麼!」
不等荊無罪回答,正中間的荊無敵已是大驚失色,高呼出聲道,「你是殿主大人的兄弟?那可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自家人不認識自家人,失敬失敬!」
左右兩旁的荊無意和荊無罪皆是滿頭黑線,感覺被這麼個腦子秀逗的大哥丟盡了臉面。
「姓枂的婆娘已經為我所擒,你們可以回去了。」
鍾文秉承着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的良好心態,繼續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稍後我自然會將她帶回十絕殿。」
「如此甚好!」
荊無敵連連點頭,笑呵呵地招呼兩位兄弟,「老二、老三,既然任務已經完成了,咱們這便回去罷,說不定還能趕上晚飯。」
「閣下自稱是殿主大人的弟弟。」
荊無罪哪裡理他,只是緊緊凝視着鍾文,厲聲質問道,「不知如何證明?」
「看來閉關萬年,世人已經記不得我林西的威名!」
鍾文冷笑一聲,忽然抬起右手,「啪」地打了一個響指,「那就讓你們這三個小傢伙見識見識!」
一頭長達十餘丈,渾身散發著耀眼瑩光的龐然大物頓時出現在他身旁,恐怖的威壓排山倒海,吞天噬地。
「龍王鯨!」
荊無罪面色煞變,驚呼出聲道,「居然是魂相境的半魂體!」
作為十絕殿的聖人高手,他如何認不得這頭恐怖巨鯨,乃是以特殊手段召喚出來的通靈海生物。
須知居住在通靈海之中的,幾乎全都是靈魂體,肉眼根本無法看見,唯有用特殊手段加以召喚,這些海洋生物才會以半魂體的形態出現在人前。
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唯有十絕殿的鎮派絕學,通靈訣!
難道他真是殿主大人的親弟弟?
荊無意先前對鍾文的話語連一個字都不信,如今臉上卻也陰晴不定,想法大為動搖。
「看清楚了么?」
鍾文冷笑一聲道,「這是我哥親自傳授的通靈訣,要是還不信,你我大可以較量較量!」
「果然是通靈訣!」
腦袋有些秀逗的荊無敵卻早已深信不疑,拍着手道,「他定是自己人無疑了,走罷走罷,還磨磨蹭蹭的作甚?」
「林……西大人何不與我等一同回去?」
荊無罪遲疑了片刻,似乎還不死心,「早些將枂莜嫻交給殿主大人,也好讓他安心。」
「你是在教我做事么?」
鍾文咧嘴一笑,表情說不出的猙獰,「等我辦完了事情,自然會回去,還不快滾?」
說罷,他緊了緊懷中枂莜嫻軟綿綿的嬌軀,轉身大搖大擺地朝着兩界城方向踏海而去,將荊氏三兄弟晾在身後,再也不屑多看一眼。
望着他遠去的背影,荊無罪張了張嘴,似乎想要出聲阻止,可目光掃過那頭如同小島一般的恐怖巨鯨,卻終究還是沒能說出半個字來。
「老二,老三,還愣在那裡幹什麼?」
身後傳來了荊無敵振聾發聵的嗓音,「再不走,我可不等你們了!」
荊無罪與荊無意對視一眼,心知不論這「林西」是真是假,都絕非自己三人所能抗衡,只得無奈地搖了搖頭,轉身追上荊無敵的腳步,打算回去如實稟報。
才剛走出不遠,三人眼前一晃,忽然現出一道白色身影。
「殿主大人!」
看清來人身份,三人心頭一驚,齊齊跪拜。
「人呢?」
林北冷冰冰地問道。
「回稟殿主大人。」
荊無敵扯開嗓門道,「姓枂的娘們已經被您弟弟林西大人帶走了。」
「哈?」
林北一臉懵逼,「弟弟?」

《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