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靠拍短視頻在古代發家致富
我靠拍短視頻在古代發家致富 連載中

我靠拍短視頻在古代發家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愛吃剁椒醬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愛吃剁椒醬 藍落落

穿越到古星球,被系統奴役就算了,畢竟慫慫系統也是有點用的但是,一群柔弱不能自理的貌美小姐姐們,總跟着她是怎麼回事?她藍落落雖然漢子了點,但性取向是絕對沒有問題的直到她發現,在一群小姐姐中,藏着一個小哥哥嘿嘿,搞事業的路上突然就有意思了呢展開

《我靠拍短視頻在古代發家致富》章節試讀:

她就說嘛,這麼一張傾國傾城的臉,怎麼可能沒有話題。

網友A:「太喜歡林夕小姐姐了!雖然我也是個女人。」

網友B:「我也是!我也是!我要拿這張臉換掉我男神那部劇的女主。啊,啊,啊,這樣那部劇我還能再追300遍。」

網友C:「你們看頭像沒?這個叫藍落落的才是那個古星球的宿主。漂亮是漂亮,跟林夕小姐姐比,還是差了點,可惜了。」

網友B:「不管,只要她經常發林夕小姐姐的盛世美顏,我就一直關注她。」

網友D:「姐妹,會說就多說點,讓落落宿主看到,給咱們多發點林夕小姐姐的視頻。」

網友A:「多發點,多發點,多發林夕小姐姐,咱們都給你點贊。」

藍落落:……嗯,劇情明明是按照她的設想在走,為啥子開心不起來嘞?

什麼叫可惜了?她不要面子的嗎?好想開個小號噴死她們。藍落落氣呼呼點開對話框,狠狠輸入:好的呢,以後肯定多發林夕小姐姐的視頻。

面子嘛,哪有掙積分重要。嘔吼,她已經9個積分了,很快就能升級了,好開心。

0716:……智慧生命真的好難懂。

藍落落睜開眼,大家還在午休。初夏的天太熱了,尤其是車廂里,又悶又熱,人販子夫婦也受不了。

點點陽光透過微微擺動的樹葉一閃一閃的,晃得藍落落眼暈,微微閉眼,不一會兒便伴着蟲鳴睡著了。

她是被李牛牛叫醒的,這丫頭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每次拍人都好痛。

大家都起了,太陽很大,還是要趕路。藍落落伸了個懶腰,一副神清氣爽的樣子。

「才幾天的功夫,你恢復的可是真快,這體力怕是能走到西北邊境。」林夕側身在她耳邊低聲快速的道。

藍落落伸懶腰的雙臂突然就有些耷拉,這是話中有話呀,可,到底是啥意思?

下午趕路的時候,藍落落裝作閉目養神,偷偷進了系統。調出錄屏一看,她似乎是明白了:

原來趁着中午送飯的時候,絡腮鬍悄悄跟林夕說:「明日下晌,能進洛水縣,你該準備裝病了。」

洛水縣有朋友可以幫他?那為啥讓自己裝虛弱?是想逃跑的時候帶着自己?他的朋友不會是醫館的大夫吧?那牛牛和半夏怎麼辦?

「叮叮咚,恭喜宿主,成功升入一級。免費錄製範圍擴大到以宿主為中心500平米範圍。宿主短視頻曝光度增加一倍,請宿主加倍努力,爭取早日升入二級。」

「叮叮咚,恭喜宿主獲得一級大禮包,10立方星際空間終身免費使用權。」

哇哦,這系統能處,竟然真的給她空間。

藍落落一下午都沉浸在升級了,有空間的喜悅中,完全忘了林夕對她說的話。

晚上休息時,他們遇到了十來個衣衫襤褸的乞丐。一問才知,這些人都是夏州逃荒的流民。

人販子頭頭用了一碗糧食,哄的那些人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夏州大旱,糧食都旱死了。咱們沒糧吃,沒水喝,就只能往南逃荒。」

「商州好的多……就是……哎……夏州過來的人太多了,人家都不讓咱們進縣城,怕亂。」

「洛水縣北城門那施了幾天粥,前個就說城裡沒糧了,不施粥了,咱們沒法子,熬了兩天,也只能再往南逃。」

人販子頭頭嘆氣:「我們一家去洛水縣尋親,想着幾天就到了,也沒準備太多糧食。這要是洛水縣不讓進,我們一家說不得要餓着肚子回去哩。」

流民聞言,護緊了手裡的碗:「官爺們攔的是咱們這些流民,不會攔着貴人們進城的。」說完,一群人護着碗,離藍落落他們又遠了些。

人販子頭頭滿意了,他本來也不稀罕那一碗糧食,只是擔心那些人窮凶極惡,才那樣說的。即便如此,他也不是很放心,睡覺前交代了絡腮鬍和小六,晚上輪流看着點。

藍落落沒有找到機會單獨跟林夕說話,但次日早上,還是裝出虛弱的樣子來。

「藍妹妹,你這是怎麼了?」孫半夏緊張問道。

「本來都快死了,硬撐着趕了這麼多天的路,突然覺得身體像是被掏空,隨時都能倒下。」藍落落一字一頓,聲音不是很大,但咬字很清晰。

她偷偷觀察林夕,見林夕給了她個,孺子可教的表情,瞬間開心了。

上午趕路的時候,陸陸續續又遇上好幾波逃荒的流民。

他們遠遠看到馬車,就排成一排跪下,嘴裏高喊:「老爺行行好,給點吃的吧!」

好在絡腮鬍長的五大三粗,面相兇惡,空中揮舞幾鞭子就把那些流民全嚇跑了。

作為一個零零後,藍落落雖然父母早逝,由姥姥帶大。但真的沒受過什麼委屈,至少吃的飽穿的暖,

像他們這樣,穿着看不出顏色的衣裳,好多人還是一片一片的。瘦的皮包骨似的,雙眼無神,如行屍走肉一般。

她真的不是什麼聖母心泛濫,但看到這樣的人,真的很讓人心酸,尤其裏面還有很多老人和孩子。孫半夏望着窗外,已經是雙眼含淚了。

突然,一男人抓住了孫半夏搭在車窗上的手腕:「姑娘行行好,賞口吃的吧。」

「你幹什麼?放手,快放開我。」孫半夏努力掙扎,可男人雖瘦,常年幹活的力氣不是她能比的。」

坐在對面的藍落落和林夕剛起身,就見孫半夏身邊的李牛牛轉身,捏住男人的手腕,男人吃痛放開孫半夏。李牛牛隔着車窗單手提起男人,輕輕一甩,男人就呈拋物線般飛出去了。

飛出去了!

藍落落:……天啊,這到底是什麼怪力少女?真他喵的可愛。

她都能想像,自己把這一幕發到短視頻系統,會有多炸。哈哈哈,又一條大粗腿,她左手一條林夕,右手一條李牛牛,在掙積分的路上要飛起來的節奏啊。

人販子婦人顯然被嚇的不輕:「這,這,她,她,她咋恁大力氣哩。」說完,又害怕的趕緊捂住嘴。

見李牛牛聞聲看她,婦人麻利的坐到她男人另一邊。本來她有些怵林夕,總是坐到林夕和藍落落另一邊。這會兒,她是說啥都不往李牛牛那邊坐了。

李牛牛憨憨笑笑:「嬸子別怕,我雖是力氣大,但從不打好人,只打惡人。」

婦人聞言,身子一軟,癱倒在她男人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