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生為王
我生為王 連載中

我生為王

來源:google 作者:我不是z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北 林楠 都市小說

五年前,被陷害入獄!五年後,他榮耀歸來,天下權勢,盡握手中!我所失去的,終會千百倍的拿回來!展開

《我生為王》章節試讀:

  見狀,林安國當即是臉色一黑。

  「一個個都掉錢眼裡了?」

  「小北健健康康的回來,那就是最好的禮物!」

  林安國有些不快。

  其他人見林安國生氣了,也不再多言。

  尤其是小姑,知道林安國這話明顯就是沖她來了,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看向林北的眼神,更加不善起來。

  災星!

  這種人,怎麼不死在牢里!

  還回來幹什麼?給大家找不快!

  林北彷彿沒注意到小姑的眼神一樣。

  手伸進風衣口袋中。

  「爸,我知道您每天喜好來幾口煙,這次回來,我也沒準備別的禮物,和妹夫一樣,給您帶來一個煙桿和一些煙葉!」

  「本來打算,等飯後再給您的!」

  說著,林北的手中,已然是出現了一個煙桿,以及一個普通的塑料袋子裝着的煙葉,成片晒乾的煙葉,還未切絲!

  本來,一直盯着林北的李玉澤,頓時鬆了口氣,他還以為,林北能拿出什麼比他送的價值還要更高的禮物來打他的臉呢。

  沒想到,就是農村自己製造的那種便宜貨!

  簡直是自取其辱!

  小姑等一眾親戚,見狀,臉上也是露出一抹輕蔑之色。

  你送點什麼不好,你偏偏要送煙桿和煙葉。

  哪怕是便宜貨,也沒關係。

  但你偏偏在李玉澤送了全球限量版的名貴煙斗和名貴的煙絲之後,你送個低配版的煙桿和煙葉,煙桿還是農村那種普通竹子做的,煙葉也是未切絲的那種,如此明顯的對比,完全是在自取其辱,自找難堪!

  「要是我,寧願說沒帶禮物,我也沒臉拿出來!」

  小姑實在是忍不住,出聲譏諷。

  其他親戚,以及李玉澤,也是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唯有……陳淑華,林楠,面色微變,一時間,神色有些複雜。

  果然,林安國見到陳進手中的煙桿和煙葉後,頓時喜笑顏開,像是看到了無價之寶一般,接到了手中,欣喜道:「這是咱老家,老張家造的?」

  「對,煙桿是張叔親自打造的,煙葉也是他自己曬的,我特意讓他給留了一些完整的煙葉!」

  林北笑道。

  看到林安國高興,他也很開心。

  「好小子,不愧是我兒子,知道我就只習慣抽老張家的煙桿,也只喜歡拿煙葉,按自己的喜好,來切煙絲!」

  「還是咱國貨好,外國的洋玩意,喜歡不起來!」

  林安國哈哈大笑道,情不自禁的拍向林北的肩膀。

  在林安國的手,即將覆蓋到他肩膀前的那一刻,林北差點下意識的做出了反殺的動作,但隨即才意識到,這已經不是在戰場上了,便是任由林安國拍到了自己的肩膀。

  李玉澤的臉色,這一刻,則是有些難看起來。

  在他看來,林安國並不見得是真的喜歡這些廉價貨,更像是故意維護林北的面子。

  這老東西,竟然不給自己面子。

  那也就別怪以後,等他娶了林楠,就一腳踢開這個老丈人了。

  你就跟着你這廢物養子去過吧!

  不過,李玉澤的臉上,倒是沒表露出什麼來,至少結婚前,還是得維護好和老丈人之間的關係。

  很快便是整理好情緒,笑道:「既然叔叔喜歡農村的,以後我一定多多注意,我也一定先問問叔叔的喜好,不再盲目盡孝心了!」

  表現,大方得體!

  讓眾親戚,直感嘆,這才是青年俊傑。

  哪像林北,簡直是恥辱!

  李玉澤的表現,頓時,讓剛才的尷尬氣氛,一掃而空。

  陳淑華趕緊笑道:「玉澤的孝心,我們都看在眼裡呢!」

  「來,先吃菜!」

  林楠則是深深的看了林北一眼。

  你也就是知道父親的喜好,鑽了個空子而已。

  很快,大家便是動起筷子來。

  推杯換盞!

  「爸,我敬您!」

  林北給林安國倒酒,又是給自己滿杯,碰杯之後,便是一飲而盡,盡顯軍中豪爽之氣!

  「粗鄙!」

  被李玉澤認為上不了檯面的小姑等親戚,見林北完全不像李玉澤那般,無論是吃菜還是飲酒,都是動作從容,姿態優雅,如同貴族紳士,頓時又是嫌棄起來。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之後。

  李玉澤忽然是看向林北,問道:「你這剛回來,工作有着落了嗎?」

  聞言,林北還沒表態呢,小姑卻是略帶譏諷的說道:「他這坐過……剛回來的人,哪來的什麼工作,我看他這次回來,指不定是在外面沒人要,找不着工作,回來啃老來了……」

  有過案底前科的人,能找到什麼工作才怪!

  「我說大哥,嫂子,這人啊,就不能慣着,要不是你們從小就慣着,慣壞了,也不至於做出那種事情來。」

  林安國的臉色,這一次,徹底黑了下來:「吃飯都堵不住你的嘴嗎?」

  「行,不說就不說!」

  小姑癟了癟嘴,林安國現在有了個金龜婿,以後要靠他們家的還多着,也不敢將林安國真的得罪了。

  「我是這麼想的,我家的公司,現在也是在籌備上市,正是需要人才的時候,如果林北目前沒工作的話呢,可以考慮,去我們公司試試,反正都是一家人,我也能照應一二。」

  李玉澤這時候趕緊說道。

  這一番漂亮話,聽的眾人都是滿意無比。

  尤其是幾個有孩子即將出身社會面臨工作的親戚,眼睛都是亮了,這李玉澤要是願意提點一下,那他們的孩子,直接就可以進李玉澤家的公司了,以後還是一個上市公司。

  頓時,這些親戚,看李玉澤的眼神,更加火熱起來,也是更為滿意。

  就是林安國的臉色,也是好了很多,終於是滿意的對李玉澤點了點頭。

  然後看向林北:「小北,你現在有工作嗎?」

  養父問話,林北自不敢有所隱瞞:「目前還沒有。」

  「既然這樣的話,要不考慮考慮玉澤家的公司?」

  林安國也是知道,坐了五年牢,林北想要找一份體面一點的工作,怕是很難,去李玉澤家公司的話,正好也是一個機會,以林北的能力,定然可以做出一番成績來,可以讓林北有個好一點的履歷,哪怕以後不在那邊工作了,也不至於只能去干一些苦力活。

  林北明白林安國的良苦用心,可他又怎麼會不知道李玉澤的不安好心。

  果然,就在林北還沒回應的時候。

  李玉澤便是再次開口了,看向陳進,問道:「林北,你的學歷,是研究生,還是本科啊?」

  「別誤會,就是各個崗位,對於學歷這些,都有要求,我了解一下情況,好看看,能安排個什麼工作?」

  此話一出,幾位親戚的臉色,頓時精彩起來。

  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他,讀了重點大學的,但後來主動輟學了!」

  林楠見林北擺譜,不搭理李玉澤,以為是林北放不下面子,便替他出聲道。

  縱然她現在再討厭林北,也希望林北能先有份工作,好好工作着,適應一下五年之後的這個社會,別讓父母擔心。

  當然,她也沒說實話,林北可不是主動輟學,是他入獄後,學校因感其形象惡劣,將他開除了。

  「這樣啊。」李玉澤琢磨了兩下,然後又才說道:「高中文憑的話,就只能當個保安,或者倉庫管理員了,abc 塊錢一個月,包食宿,工資雖然不算高,但勝在輕鬆,只要你好好乾,幾個月後,我就給你升職加薪,這樣也不會有人說閑話!」

  升職加薪!

  聞言,小姑等一眾親戚,再次瞪大了雙眼。

  本來大家聽到讓林北去當保安或者倉庫管理,是有些幸災樂禍的。

  但聽到升職加薪後,瞬間又是羨慕了起來。

  「你還不好好謝謝玉澤。」

  「是啊,換了別人,工作都不會給你,更別說,還保證給你升職加薪了!」

  ……

  林安國,這次倒也沒再說什麼。

  既然李玉澤承諾了會給升職加薪,那倉庫管理員就倉庫管理員吧,這個比保安更有前途。

  只是,就在李玉澤,將一切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時候。

  林北,卻是抬眉,環顧李玉澤以及眾親戚:「從始至終,我有說過,要去你家的公司嗎?」

  這一刻,林北的神色,變得冷漠。

  眼神,犀利,鋒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