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始皇之兄,殺敵成神!
我,始皇之兄,殺敵成神! 連載中

我,始皇之兄,殺敵成神!

來源:google 作者:羊半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嬴治 羊半仙

神州大地,強者入龍,烽火狼煙,列國紛爭!這是一個戰國七雄,隋朝,唐朝,宋朝,元朝,明朝,清朝並立的時代......嬴治穿越趙國都城邯鄲,成為了未來千古一帝,秦始皇帝嬴政的義兄這個時間,嬴異人剛剛逃回秦國,而嬴治母子三人正經歷着趙國的猛烈追殺嬴治本以為自己要涼了......幸好就在這時,殺敵成神系統開啟,只要殺敵就可以獲得獎勵【叮,恭喜宿主完成首殺,獲得獎勵:天生神力!】【叮,恭喜宿主成功完成十殺,獲得獎勵:十年內力!】【叮,恭喜宿主成功完成百殺,獲得獎勵:嗜血狂刀!】短短几炷香時間,嬴治一念宗師!而且系統還給他下達了一個傳說任務【殺神護主】,幫助一個人統一天下只有完成任務,就可以獲得長生不老和往返以前世界能力看着身邊還在幼年的嬴政,嬴治陷入了沉思......【閱讀提醒:本書只是借鑒部分歷史事件和人物,切入帶入現實】展開

《我,始皇之兄,殺敵成神!》章節試讀: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敵人,獲得獎勵:十兩銀子!】

系統的聲音緩緩落下。

嬴治調整好自己的呼吸,轉身警惕的看着那個突然出現的中年男人。

「不!」

「黑牛!」

那人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推入水中淹死,臉上露出了一抹極其憤恨表情,從腰間掏出一把十厘米的匕首就朝嬴治殺來。

動作之快,手法之熟練,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個練家子。

不過嬴治並沒有太多懼怕,因為在剛剛解決那人後,他對自己的實力有了新的認識。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有十足的把握把這人也一起解決掉。

「小子,你死定了!」

「屢次三番殺我黃水幫的人,我看你是不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

「大叔,要打就打,廢話怎麼這麼多。」嬴治冷冷說道,表面風平浪靜,內心卻有些煩躁。

他不是覺得自己打不過他,而是他口中的黃水幫,讓嬴治稍有忌憚。

在邯鄲的外城中,一共有三個幫派,黃水幫、黑水幫、紅水幫,他們的勢力範圍幾乎遍布整個外城,平時只要不鬧出什麼大事,就算官府也管不了他們。

要是惹惱了他們……

他和嬴政的現在住處雖然暫時還沒暴露,但在黃水幫的嚴查下,被暴露那是遲早的事。

至於什麼時候會暴露,只是時間的問題。

這也幸好他們住的地方並不屬於黃水幫的勢力範圍,而是屬於黑水幫,黃水幫的人要想進入黑水幫的地盤搜查免不了一番交涉。

看來得抓緊時間離開邯鄲了……

「黃口小兒,自不量力!」

咻!

匕首在空中划出破空聲,嬴治連忙用手握住他的手腕,另一隻手將他的匕首打掉,一個轉身將其掀翻在地。

「什麼,你的力氣怎麼可能這麼大?」男人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但嬴治可懶得和他解釋,以最快的速度抄起地上的匕首,狠狠刺入了他胸腔之中。

輕而易舉,就結束了他的生命。

【叮,恭喜宿主成功擊殺敵人,獲得獎勵:十兩銀子!】

「又是十兩銀子,看來得離開這個鬼地方,可以過個好點的日子了。」

嬴治嘴角微微勾起,在這個世界銀子可是硬通貨,一兩銀子就差不多相當於一千個銅幣,相當於一個好幾個月的開銷。

在屍體上簡單摸索了一番,什麼都沒摸出來,嬴治把屍體往下游一扔,提着水桶朝家的方向揚長而去。

等他離開不久後,一個黃水幫的小頭目帶着一群人,急匆匆趕到了河流的下游。

「趙老三,你這個廢物!」

「不過讓你抓兩個小孩,你就給老子損失了四個兄弟!」

「以後要你去兩個大一些的,你是不是要把老子也送下去!」

黑水幫三個小頭目之一的黃成大聲怒道。

站在他面前的趙老三面色鐵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大哥…..我……」

「我什麼我,老子都快被你氣死了!」

「大哥消消氣,老三可能也不是故意的,畢竟那兩個小子背後可是還有着一個武者。」一個鷹鉤鼻的中年出來打圓場。

他名叫劉向,大家都叫他劉二或者劉老二,是黃成手下三個王牌打手之一,其他兩個分別是趙三和熊四。

不過現在三大王牌打手,只剩下兩個了。

「哼,我知道他不是故意的,他要是故意的,我現在就已經弄死他了!」黃成沒聲好氣的說道:「黑水幫那邊怎麼樣了?」

「黑水幫那邊…….」劉向說道:「他們一直不肯放弟兄們進去,說想進去可以,先交一百兩銀子再說。」

「一百兩銀子!」趙老三大聲說道:「他們是瘋了嗎?!」

黃成眉頭微皺:「這件事我親自去和他們去談,你們兩個準備好人手,只要黑水幫一放人,就立馬將街道給圍住,絕對不準放一個人出來!」

「幫主已經和內城一個大人搭上了線,只要將那兩個小子交上去,幫派的勢力馬上就可以更進一步,到時候…….」

「至於那個殺死四弟的武者,給我狠狠招待他,就算給四弟報仇了。」

「是,大哥!」

…….

嬴治回家的時候,嬴政正安靜的坐在門口等着自己。

他一出現,嬴治就連忙迎了上來。

「大兄,」嬴政擔心的說道:「沒出什麼意外吧?」

「我辦事你還不放心嗎?」嬴治笑着摸了摸他的頭,「放心,一點事都沒有。」

嬴治將水放好,「黑叔回來了嗎?」

「還沒有。」

「這樣啊……」嬴治眉宇間浮現出一抹凝重,「該不會是出事了吧?」

「應該不會吧……」嬴政也很擔心,「要不……我們出去找找?」

「不行,太危險了。」嬴治果斷拒絕道:「現在外面全是黃水幫的人,我們要是出去很容易被抓住。」

「可是…….」

「沒什麼可是的,黑叔可比我們強大了,如果連黑叔都對付不了的事情,你覺得我們兩個能對付嗎?」

嬴政想了一會兒後,搖了搖頭。

「這不就對了。」嬴治說道:「所以還是等明天再說吧,明天若黑叔還沒回來再想辦法。」

……

第二天天還未亮,嬴治早早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站在窗口享受冷風拂面,一下子就變得清醒了許多。

來到黑夫的房間,發現他依舊沒有回來。

「該不會真出什麼事了吧?」嬴治喃喃自語,心中有些擔心。

回到房間,只見嬴政在床上翻滾了一下,差點掉到床下面。

「這毛孩子。」嬴治哭笑不得,把他的身體挪正,替他蓋好被子後就去準備早飯了。

自己吃了一些,還留了一些,就摸了些鍋灰抹在臉上,找了身滿是破洞的衣裳,出門而去。

他今天的計劃有兩個,一是找到黑夫的蹤跡,二是聯繫到今天那支要去武城的商隊,隨着他們一起離開邯鄲。

商隊白天很忙,經常都是晚上才出發,所以嬴治有充足的時間去干這兩件事。

由於是早上,街上的行人很少,為了確保自己不被黃水幫的人發現,嬴治只好偽裝成乞丐。

拿着個破碗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遊盪,逢人便拿出破碗討要錢財,然後哭喊敘述自己『悲慘』的過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