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為狠人
我為狠人 連載中

我為狠人

來源:google 作者:宅一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宅一號 白藝

白藝剛穿越到虛空界,突然就激活了狠人系統狠人系統簡直夠狠,竟逼得白藝做着狠事「叮咚!請主人把對面打出屎來!」「叮咚!請主人把對方狠狠的暴揍一頓,越狠越好!」「叮咚!請主人把這個地方毀滅了!」「叮咚!請主人毀滅了這個世界!」白藝哭了:「拜託,我可是溫柔善良的人,竟被逼成了狠人,嗚嗚嗚!」展開

《我為狠人》章節試讀:

白藝收起錢袋打開一看,滿意的點了點頭,朝着眾人擺擺手:「走吧走吧,這次就饒了你們,下次可別這樣了。」

白藝說完率先轉身朝着青年的方向走過去,而壯漢那些人躺地上無動於衷,根本沒人願意離開。

倒不是他們捨不得離開,而是白藝出手太重,儘管沒要了他們的命,可他們如今哪還有活動的能力,若是沒人來救他們的話,最後也只能乖乖等死了。

青年看着白藝朝着自己走來,本能反應的向後倒退了一步,滿臉驚嚇的看着他,不知對方是敵是友想要幹嘛?

白藝來到了青年面前,然後盯着看了許久,接着又是看文物一樣左看看右看看。

「像,真是太像了。」白藝驚嘆不已:「能長成這張臉那是世間少有,你很榮幸,擁有了一張千年難遇的俊臉。」

白藝誇讚着青年那張臉蛋,實則也是在變相的誇讚自己了。

「叮咚!恭喜主人解救成功,現獎勵1000功勞點,由於出手狠辣,特殊獎勵500功勞點,同時解鎖商鋪,功勞點可在商鋪中兌換所需物品,是否選擇打開商鋪?」

系統聲傳來,白藝猶豫了一下後,倒是好奇這個商鋪,於是說道:「打開,我倒是要看看裏面有什麼?」

話音一落,白藝的精神瞬間被帶入了一個空間內,而那裡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商鋪。

唯一不同的就是,這裏面的貨架上,竟然沒有東西,簡直空蕩蕩的一片,環境若不是乾淨整潔,不知道的還以為倒閉了。

「叮咚!提醒主人,物品解鎖需要完成相應任務,當前主人僅解鎖商鋪功能,還未解鎖物品。」

「特么的什麼都沒有,那你還問我個屁啊,直接給我解釋不就行了嗎還多餘帶我到這裡?」白藝真是無語了忍不住爆粗口。

從空間內出來,白藝又是看了看青年,終於忍不住問道:「你小子叫什麼名字啊?別到時候用這張俊臉去幹什麼丟人齷齪之事,然後把鍋甩給我。」

「我,我叫唐羽。」青年小心翼翼的回答,生怕說錯話。

「叮咚!提醒主人,唐羽來自唐家,唐家乃是沒落家族,任務一,幫助唐家成為一流世家,任務二,幫助唐羽成為天下第一,請選擇。」

系統突然冒出的聲音讓白藝愣了一下,怎麼突然間提出這種無理要求?

「我可以拒絕嗎?」白藝問。

「可以,不過……」

「好了我知道了,我選一。」

系統的話還沒說完,就直接被白藝給打斷了,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一。

畢竟他自己都想成為天下第一還辦不到,還用想着幫別人?

「選擇成功,請儘快讓唐家崛起,唐家越早成為一流世家,那麼獎勵就越豐厚。」

白藝眯着眼死死的盯着唐羽,被這麼盯着他也是一身毛骨悚然,不過他也不敢多說什麼。

「走。」直到過了好一會,白藝才開口說道:「去你們唐家。」

唐羽愣住了,顯然沒想到對方會提出去唐家,同時臉上也開始出現了一些警惕性。

「瞧你這幅表情,就跟我多樂意去似的,若不是迫不得已,誰願意去你唐家?」

白藝也是一臉嫌棄,隨即又道:「實話告訴你吧,我叫白藝,其實我是受過你們唐家的恩惠,所以如今是來報答你們來了。」

白藝隨口瞎編了一句,唐羽則是半信半疑 ,但看他沒有惡意,而且剛才他確實也是救了自己,所以也就相信了。

於是,便帶着白藝入了臨安城,前往了唐家之處。

「這就是你們唐家?」白藝望着周圍的一切,微皺了下眉,這唐家如今比他之前想像的還要糟糕。

這哪裡像是沒落,簡直是快要荒廢了!

門口的門匾已經歪了,隨時可能會掉下來,門口的石柱已經倒塌,地上滿是雜草,牆壁上也長出了許多蜘蛛網,看上去極為邋遢不堪。

白藝瞪大了雙眼不敢置信的望着這一切,不由搖頭苦笑,看來唐家真的是快要完蛋了。

「是啊,確實是破了點。」唐羽尷尬的笑了笑,自家的情況他還是最了解的。

「算了算了,」白藝搖搖頭:「破就破點吧,到時大不了多費點心修整便可。」

帶着白藝走了進去,到裏面發現,這裡其實比外邊好不了多少。

唐家的規模很小,院子里長滿了雜草,空間不大,也就只有幾間房間,這規模哪像是一個家族,完全就是平民水平。

「如此安靜,傭人都到哪去了?」白藝望着周圍空蕩又安靜的環境,忍不住問了起來。

隨之唐羽又是一陣苦笑:「你看我們這條件,像是請得起傭人的嗎?」

白藝略顯尷尬,但凡長着眼睛的,就多餘問這話。

「實不相瞞,如今唐家只剩下我和父親二人。」唐羽低聲的說道。

白藝聽到這話後一陣詫異:「怎麼回事,究竟發生了什麼?」

聽聞此話,唐羽的臉色也是黯淡了下來。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等有時間了我再慢慢和你解釋。」唐羽嘆息道:「我先帶你去見見我的父親。」

說罷,唐羽領着白藝來到了一間房間,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雖然外面很破爛,可這房間內收拾得倒是很整潔,該有的東西也都有,儘管沒有一個值錢的東西,但倒也雅緻。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床上躺着一個人,那是一位中年男人,看起來很虛弱,臉色略顯蒼白。

「這……」白藝看着床上的男子有些驚訝。

「這便是我的父親,」唐羽解釋:「我父親身負劇毒多年,雖劇毒沒有直接要了他的命,可他也只能躺床上無法行動。」

「他是因何中毒?」白藝好奇道。

「這都是那忘恩負義,該死的唐鶴天!」

說到這,唐羽的眼神忽然變得陰沉,明顯的能夠看到有着憤怒之氣,他握緊拳頭,牙齒咬得咯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