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我為上帝寫劇本
我為上帝寫劇本 連載中

我為上帝寫劇本

來源:google 作者:司馬藍喬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曼青 穿越重生 顧曼青

三流網文寫手顧曼青意外身亡後穿越到上帝的下屬職能部門因果司中,這裡控制着人世間的因果循環,顧曼青被迫成為該世界的臨時工,職業是做她的老本行,寫一些狗血又腦殘的劇本,只不過她的劇本可以決定他人的一生突然有一天,上司十三郎一本正經的對她說:「你的劇本里還缺個配角,不如你上場客串一下吧」於是顧曼青從雲端跌落,臨時客串起龍套角色真該死,早知道這個人物是給自己量身定製的,當初就筆下留情了從...展開

《我為上帝寫劇本》章節試讀:

烏鴉嘴不是本地人,在單位附近租了個公寓獨居。
離開顧家,她沒有立刻回去,而是在外面轉了好久,似乎在消磨時間,直到天黑方才回到公寓,推開門,裏面一片漆黑,屋子裏面瀰漫著嗆人的酒氣。
她站在玄關處愣了愣,麻木的按下全部的燈光開關,裏面頓時亮如白晝。
杜宇正躺在沙發上睡覺,地上滿是空啤酒瓶子。
烏鴉嘴嘆了口氣,找了個垃圾袋過去收瓶子,才踏上茶几下面的地毯,突然發現上面竟然濕透了,一定是杜宇喝酒的時候撒上去的。
她再也忍不住了,站在原地哭了起來,卻仍然懂事的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吵到杜宇。
杜宇翻了個身,背對着烏鴉嘴,含含糊糊的喊着顧曼青的名字。
顧曼青一怔,心裏想着一個人,卻又跟另一個人在一起,這男人真夠精分的。
突然間,顧曼青對烏鴉嘴充滿了同情。
烏鴉嘴哭了半晌,漸漸止住悲聲,她見茶几上還有沒喝的酒,索性打開一罐自己灌了下去。
過了一會,她也醉了,口中喃喃念道:「縱然是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曼青,我這輩子都比不上你了!」
明知道對方感受不到,顧曼青還是走到烏鴉嘴旁邊,輕輕的抱了抱她。
她很心疼烏鴉嘴,跟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在一起,有什麼意思呢?
這時顧曼青聽到耳畔有個討厭的聲音在說:「顧曼青,時間到了,我們該回去了。」
無所不在的金屬音來了,顧曼青早就知道它一直潛伏在身邊,就等着某一刻將自己揪回去。
想到父母有烏鴉嘴照顧,顧曼青多少能放心些,只盼着杜宇能早日放下她,好好的跟烏鴉嘴過日子,反正她也死了,不如大方些,杜宇那麼帥,便宜別人不如便宜烏鴉嘴。
金屬音是典型的直男思維,根本不給顧曼青收拾心情的時間,眨眼功夫,顧曼青眼前的景物便切換回因果司了。
十三郎仍坐在辦公桌前看書,彷彿在顧曼青離開的這段時間裏,他連動都沒動。
顧曼青覺得自己在蹩腳的意識流小說中打了個轉,腦中仍雲里霧裡的,便怏怏的埋怨道:「幹嘛這麼著急,不能讓我多待段時間嗎?」
金屬音鄭重其事的說:「你們之間恩怨已了,還繼續待下去做什麼?」
顧曼青再遲鈍也聽出金屬音的言下之意,「恩怨?
什麼恩怨?」
她看不到金屬音,話自然是對着十三郎說的。
可十三郎惜字如金,他知道金屬音會回答,便懶得親自解釋,眼皮動都沒動。
果然,金屬音開口了,用他那不甚感性的語調向顧曼青講述了兩個女孩命運交錯的一生。
青青和小雅是孤兒院里一同長大的好朋友,命運卻迥然不同。
小雅是巨商之女,由於家中變故,暫時寄養在孤兒院,但遲早是要回歸做大小姐的。
青青的媽媽是個**,當初之所以肯生下她是為了要攀個老實人上岸,計劃失敗後便把青青當成了棄子。
兩個女孩子同齡,孤兒院里數她倆最投契,童年時便效仿劉關張桃園三結義,在後院里那顆最粗的大榕樹下磕了頭,義結金蘭姐妹。
小雅是個做戲要做全套的人,為了表達誠意,她把一直隨身戴着的鑰匙吊墜當做信物給了青青。
吊墜看起來黑漆漆的不像是值錢玩意,否則早被人偷走了。
可這是小雅身上最重要的東西了。
青青沒什麼能給小雅的,小雅並不介意,畢竟相互之間太了解了。
轉眼間兩個女孩都長大了,在她們十九歲那年,巨商斗跨了敵人東山再起,春風得意時想起了當年的那顆滄海遺珠,於是派人來尋小雅,來人只認信物不認人,便將青青帶了回去。
青青冰雪聰明,很快便搞清楚事情原委,可富貴的日子太難得了,她不想被打回原形。
於是便刻意中斷了與小雅之間的聯繫,企盼小雅在她的生活中永遠消失。
可惜天不遂人願,一年後,縣城裡局勢不好,小雅幾經輾轉流落到青青所在的大城市,拿着保存的信封找到了青青家裡,想要投奔昔日的姐妹。
青青腸子都快悔青了,暗恨自己不該留下這唯一的線索,卻又不好意思將小雅拒之門外,只能暫時收留她。
適逢這時家裡替青青介紹了個男孩子,對方是個留洋回來的少爺,一表人才,見面後彼此印象都不錯,便把親事定下了。
未婚夫妻不拘俗禮,少爺常常上門走動,誰知一來二去的,他居然跟寄居在此的小雅看對了眼。
青青哪能咽的下這口氣,索性便把話挑明,要趕小雅離開。
小雅也自知理虧,灰溜溜的走了,可不久後青青得知,少爺居然在外面租了個房子,把小雅金屋藏嬌了。
青青心裏一陣犯膈應,與溫柔嫻靜的小雅不同,她性子火爆,跟少爺正面剛了幾次,少爺對她的心思也就淡了,可人就是這點最賤,越是得不到的東西越金貴,青青覺得自己深愛着少爺,非要把他搶回來不可,於是她花錢雇了幾個流氓地痞,授意他們趁少爺不在的時候去小雅那裡鬧事,誰知那些人腌臢慣了,居然會意錯了,幾個人輪流佔了小雅的便宜。
小雅覺得自己沒臉再見少爺,便忍辱偷偷離開了,一個字都沒說。
只有青青知道其中的曲折。
心情複雜的青青如期跟少爺結了婚,說來也怪,從前心心念念想要嫁給少爺,可一旦願望成真,愛意卻淡了。
他們彼此兩看相厭,終日吵鬧不斷,做了一輩子的怨偶。
而小雅則在離開少爺不久後便病死了。
聽到這裡,顧曼青腦中靈光一閃,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難道……故事裏的青青便是我,小雅便是烏鴉嘴?」
金屬音雞蛋裡挑骨頭,「確切的說,青青是你的前世,小雅是烏雅的前世。」
顧曼青這才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上輩子我搶了她的男人,這輩子她便搶了我的男人。」
金屬音補充道:「除了男人,日後你的父母也會把她視作己出,百年後把全部的家產都留給她,算是對她上輩子的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