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想,我不喜歡你
我想,我不喜歡你 連載中

我想,我不喜歡你

來源:google 作者:離一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雲辰 現代言情 白兮冉

「你是不是喜歡我?」「我想,我不喜歡你」他的舉動在告訴她他愛她他的口中在告訴她他不喜歡她那天的她身着白裙,儼然是他愛的模樣,可他仍是踏上了他的旅途,走向了沒有她的生活展開

《我想,我不喜歡你》章節試讀:

這個「喜歡」的問題在他們以往的生活中一共出現過三次。

第二次「喜歡」。

初二,女同學們開始傳閱着各種類型的言情小說,如古裝、仙俠、科幻,總之繞不開的男女之情,戀愛的萌芽開始悄然生長。而男同學們看着漫畫嘻嘻哈哈,時而還有人中二的學着漫畫里的人物發動技能動作。

那段時期,常常有人因為在課堂上偷看小說和漫畫而被老師叫到辦公室里教育,白兮冉就是其中一名。

「白兮冉,你身為英語課代表,你在我課上帶頭看小說,你說這合適嗎?」英語老師是那年新來的老師,臉上仍有着大學生稚嫩的氣息,教育的話說來帶有一股朋友間的告誡之意。

白兮冉低頭一個勁認錯,正好被來拿作業本的季大班長撞個正着。他看着這熟悉的認錯姿勢,扭過頭抑制不住的笑容。

被教育過後的白兮冉剛走出辦公室,就遇到在門口等着她的季雲辰。

「喲!白大代表!這是犯了什麼錯啊?現在道歉都那麼熟能生巧了啊!」季雲辰一臉戲謔的看着她。

白兮冉實在難以將理由全盤托出,難道要對一個男生說自己是因為偷看情愛小說被抓來的嗎?這可太丟臉了!「我課上和別人聊天來着,我警告你這回可別和之前那樣和我爸媽告密啊!不然我就…我就…」季雲辰好像從小到大都很優秀,從沒有背着父母做過任何出格的事,實在是沒有可威脅的理由。「不然我就不理你了!」這句威脅聽來毫無殺傷力。

但對於季雲辰來說,他的腦迴路十分清奇,他開始偷偷觀察與她關係密切的異性。她的那句威脅在他聽來是這麼理解的,她課上偷聊天的人,「他們」的關係是能與他們的友情相制衡的。再通過她那時眼神的躲閃行為,判斷她的聊天之人必定是個男生!這便說得通了!季雲辰迫切地想找出那個在她心裏與自己相同地位的男人!

「冉冉,你是不是談戀愛了?」季雲辰自上次那件鬧事後,每天放學都等在校門口裝作偶遇與她一同回家。那天的他,實在沒發現任何端倪的他直截了當的詢問她。

「沒有啊。」白兮冉舔着甜筒,看着季雲辰,「你是不是喜歡我啊?天天晚上都給我好吃的。」

白兮冉每次放學都拖拖拉拉的,總是拖到班裡最後幾個才離校,等在校門口的季雲辰聞着小賣部傳來的陣陣香味,他總是由原先的忍再到後來的「妥協」,想着那隻饞貓,便總是買着兩人份。

「白兮冉!你腦子都裝了些什麼啊?!」季雲辰惱羞成怒,這個女生也太容易陷入愛情了吧!兩人就沉默着走了一路,白兮冉時不時偷看季雲辰的表情,實在是猜不透青春期男生的心思。

這次的不歡並沒有影響二人的關係,時常的打鬧拌嘴在二人的生活也是常事,季雲辰還是一如既往的送她回家。

————...————

第三次「喜歡」

那時的白兮冉不知從哪裡學會了撒謊,總是假裝肚子疼想請假回家,身經百鍊的班主任看穿了這拙劣的演技便找來了家長談話。這次的談話引發了一場大戰。

白兮冉從小就想要一對貼心的父母,他們可以循序漸進的開導她,幫年少不經事的她走上正途,而不是總以命令的強硬方式去要求她提前懂事。

狼來了的故事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詳,這回真發生在白兮冉身上了。

白兮冉一開始腹部疼的時候就去班主任那告知情況想請假回家,但依據以往的經歷,班主任否決了她,還覺得她是屢教不改。直到她疼到嘴唇發白,在同桌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走到醫務室,醫務室老師初步診斷為闌尾炎後告知班主任。班主任趕忙撥通了她父母的電話後,拎起包就帶着她趕往醫院。

還好只是輕微闌尾發炎。

那次是白兮冉第一次見一向威嚴的班主任慌了神。這一路班主任不停地說著安慰的話撫慰着疼得嗷嗷叫的白兮冉,到了醫院後,她着急地對排長隊挂號的人一一說明情況,語無倫次的她一點兒也不像個在講台前侃侃而談的語文老師。在就診室門口等待叫號的她嘴裏時常念叨着沒事,但她捏着挂號單的拳頭自始至終沒有鬆開過。

在輸液室里,白兮冉仍是疼得直哭,她就一次一次跑到護士站和就診室去詢問醫生和護士,她就這麼一遍一遍地來回跑,一刻也不停歇。

慢慢的發揮藥效了,白兮冉在座位上沉沉地睡著了,她也終於坐在座位上長呼一口氣。在她四年的教學生涯中從沒遇到過這般棘手的事,她心裏責怪着自己的不負責,看着滿頭大汗的白兮冉再次陷入自責。

沒一會,白兮冉的父母趕到,班主任對着他們一再的道歉,怪着自己沒能照看好他們的孩子。白兮冉父母也是開明之人,得知了孩子只是闌尾發炎便也沒有表露出責怪之意,倒是一再地對老師表明感謝之意。

季雲辰放學後在校門口一再等不到白兮冉就折回她的班級,詢問了她的同學才得知她被送去了。又是一路狂奔,還好他們生活在一個設施齊全的小鎮上,不然奔跑對於遠距離的長途真是微不足道。

去醫院撲空了的季雲辰又轉奔向白兮冉家中,等他到時,她已經喝完白粥又睡去了。季雲辰在她房間看着安靜的白兮冉,將手裡提前給她買的炸串默默地放進了書包,他就這麼靜靜地看着睡着的她,看了很久…

白兮冉在家休養了兩天就又被父母趕去學校學習了。在這兩天,就光季雲辰帶來的試卷就能摞起來與書本一般厚了,儘管能逃開初三的學校生活,也逃不開初三的考試轟炸。

返校後的生活與原無異,只有日益增多的作業和考試,還有季雲辰每晚的健康餐。

季雲辰仍延續着之前送她回家的習慣,只是再也不買雙人份的垃圾食品,取而代之的是各式的牛奶和水果。

「季雲辰,你是不是喜歡我啊?」這是白兮冉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這麼問他。這最後一次是略帶調侃着直視他。

「白兮冉,你看看你吃的邋遢樣,我會喜歡你?」季雲辰指着她吃橙子時淌汁水的模樣,一臉嫌棄地快步走遠。

這一回的兩人已全然將喜歡這件事淪為二人調侃對方的話題之一。

————..————

季雲辰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入晨元高中這件事轟動了當時初中的每一個人,包括白兮冉。許多老師輪流遊說季雲辰重讀一年再好好發揮一回,可都被他拒絕了。

白兮冉躲在季雲辰家時每每想問及此事時都硬生生咽下去了。畢竟她考砸了也不想讓別人過多的詢問。

白兮冉倒是想過復讀,奈何父親的堅決反對,給出理由只是說她是個女孩。

整個暑假,白兮冉呆在季雲辰家中的時間比在自己家的時間都長,除了晚上睡覺,幾乎天天「長」在他家的沙發上,要麼是「葛優癱」着看小說,要麼是躺着看劇。而季雲辰就在自己的房裡打遊戲,她也時常趁廣告時間去他房中看遊戲,學着他們語音時說的專業術語振振有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