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心猶熾,不滅不傷
我心猶熾,不滅不傷 連載中

我心猶熾,不滅不傷

來源:google 作者:風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劍宗 沈清逸

女扮男裝入山學武,被冷御帥氣的師傅發現……展開

《我心猶熾,不滅不傷》章節試讀:

  沈殊和柳煙兒對視了一眼。
  他們是什麼都想到了,萬萬沒想到這一層。
  那冷血果敢的葉劍宗宗主,竟然好男人?
  「難怪葉劍宗只收男子,難道這是傳承?」柳煙兒在旁邊弱弱的說了一句。
  沈殊此刻心思也是複雜極了。
  本以為讓妹妹跟自己身份互換,這樣她去了葉劍宗,仇家也不敢拿她如何,可以很好的保護妹妹。
  誰知道,葉劍宗竟然是個斷袖。
  「妹妹,你受委屈了。」沈殊嘆息一聲,腦海中也有了一個決定。
  他不能讓妹妹再捲入進去了。
  再者若是有一天讓人發現,妹妹是女兒身,也會惹來殺身之禍。
  「妹妹,是時候了,我們換回來吧。你該找個好人家出嫁了。」沈殊撫摸着沈清逸的頭髮說道。
  「哥,我不嫁。爹娘的仇一日不報,我怎可安家。」沈清逸搖了搖頭說道。
  「我已有了不少線索,你不用再趟這趟渾水了。」沈殊說道。
  他現在只想讓妹妹和他還回來,親手把妹妹嫁出去,這樣就算哪天那葉劍宗宗主對女人感興趣,妹妹也出閣了,他也惦記不了了。
  沈殊和柳煙兒你一句我一句的把沈清逸的話堵死了。
  沈清逸也只能無奈的嘆息一聲,聽從他們了。
  只是,穿了六年的男裝,就讓她恢復女兒身待字家中,沈清逸還是有些待不住了。
  她換上了男裝,梳上頭髮,想去備些東西。
  買了一堆東西後,沈清逸臉上掛着笑,正要付錢時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東西掉了。」
  聽到這聲音,沈清逸渾身僵硬,她緩緩轉過身,便對上了葉墨殃那張薄涼的眼。
  幾日不見而已,她卻有種恍然若失的感覺。
  葉墨殃穿着一襲黑色的長袍,頭髮豎起,那發下一雙俊雅英氣的眸藏匿不住。
  深邃的五官精緻完美,往下是金色綉邊的荷花圖案。
  穿在他身上沒有絲毫俗氣只剩下不凡氣魄。
  而此刻,他手中拿着一枚精緻的發簪。
  沈清逸看着他手中的發簪,一瞬間想逃離。
  但是想起自己穿着男裝,她還是故作鎮定的接過,「謝,謝師尊。」
  葉墨殃手上的力度卻並沒有變小,他牢牢抓着發簪目光落在她臉上,「送柳姑娘的?」
  「啊?啊,是,是的。」沈清逸還以為他要說,她怎麼會戴這種。
  沒想到,卻是誤會是給柳姐姐的。
  沈清逸硬着頭皮作答。
  葉墨殃眼眸冷了幾分,他鬆開了手,給了發簪。
  「你倒是挺有閑心雅緻。」葉墨殃說道。
  他這幾日在山上,心情怎麼都好不了,天天問她回來了沒有。
  雖是他自己許的,想多久回來都行,但是沒想到,這次一下山竟然耽誤這麼久。
  久到讓他都開始懷疑之前的幾年都是假的,都是錯覺了,這世上都沒有她這麼個人了。
  直到他下山辦事,恰好遇到閑逛的她,這才安了神。
  相比較幾日前在郊外別苑一聚的冷漠疏離,現在的她,雖然也透着疏遠,但更多的是敬畏,而非冷漠。
  這樣的她,讓他倒是心安了不少。
  「就只是買了點東西而已……」沈清逸嘟囔了一句。
  葉墨殃笑了笑,沈清逸抿了抿唇準備掏銀子付賬,誰知這時,一把鋒利的匕首朝着她飛了過來。
  「沈師弟,小心!」伺候大叫一聲。
  那匕首眼看就要刺中沒有防備的沈清逸的時候,葉墨殃抬起扇子,用摺扇打掉了。
  然而,這暗器何止一個。
  第一個失敗後,四面八方到處都有暗器朝着他們飛來。
  看來,是想要他們命了。
  沈清逸根本沒有戴佩劍,手中除了發簪沒有其他防備之物,葉墨殃也只有一把摺扇,唯一的佩劍在伺候身上。
  伺候難以抵擋,他把佩劍丟給了沈清逸,沈清逸奮力拚搏。
  遠處二樓有人拿起了弓箭,箭頭直直對着她。
  「小心!」
  葉墨殃難得的慌亂了。
  他拉住沈清逸,一把將她拉入了懷中,用身子替她做肉盾擋住了這一箭。
  也正是這一箭徹底惹怒了葉墨殃,他抬起骨扇用力一擊,扇葉朝着四面八方震開,全部準確無誤的插入暗殺者的腦門。
  沈清逸在他懷中神情大變。
  一代天驕葉劍宗宗主,萬千弟子崇敬的師尊!為了她,身負重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