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以武道橫推此世
我以武道橫推此世 連載中

我以武道橫推此世

來源:google 作者:拳王阿李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安如竹 都市小說 顧青

【爽文·熱血·高武·橫練·全民修仙】靈氣復蘇三千年,全民修仙,抵禦凶獸穿越而來的顧青發現自己沒有靈根,註定與仙道無緣神秘而古樸的令牌出現進入武令空間,演化諸天仙武!龍吟鐵布衫:龍氣滋生,身披紫龍戰甲,九霄龍吟驚天變!九陽神功:九枚大日橫空,赤地萬里,焚山煮海!滅天絕地劍廿三:元神出竅,凍結時空,劍出天地滅!魔極龍象般若功:修成後具有太古龍象之力,抬手捏碎星辰,踏足粉碎大地!.........從此顧青開啟了自己以武通神,橫推無數邪神、仙王的無敵之路!展開

《我以武道橫推此世》章節試讀:

江海市。

第一人民醫院。

病房內。

潔白的病床上,躺着一個身形健碩的男子。

他雙目緊閉,滿頭華髮隨意散落,被遮住的俊朗面容隱約可見。

一束陽光透過窗子,為他整個人鍍上一層淡金色的光輝。

「呃……!」

他猛然坐起,好像從噩夢之中驚醒。

頭顱傳來一陣陣劇烈的刺痛。

身體更是氣血虛浮,雙目發黑。

「娘希匹,這特么到底是什麼情況?」

剛剛掙扎着站起身來。

還沒來得及觀察一下四周環境。

忽然腦海之中湧現出大量的信息!

「卧槽!……」

原本就一陣陣刺痛的頭顱,更是好像要裂開一樣!

毫無防備之下,身形再次倒在床上!

彷如本能驅使一般。

他竟原地倒立起來、

頭顱支撐在床鋪上,雙手則交叉在胸前。

這種奇怪的姿勢,對別人來說不知道有沒有用,但對他來說,卻真的很有效果!

原本因劇痛而扭曲的面容,也漸漸平息了下來。

將腦海之中湧現的記憶,慢慢接受並消化。

「我是誰?

我從哪裡來?

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如此深奧的問題,即便是最頂尖的哲學家來這裡,也不可能立刻給出答案。

可他卻很快自己給自己找到了答案。

「我從一片灰白中來,腦海當中除了『顧青』這兩個字,什麼都記不起來。

恰巧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也叫顧青。

那麼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就顯而易見了。

我是顧青!」

「根據這身體原本的記憶,所謂的修仙者在修鍊之時有可能會遭遇域外天魔入侵。

說不定老子就是從域外而來,佔據這具身體的天魔!

看樣子,這件事不能輕易透露給第二個人知道。

因為這個世界的修士很敵視天魔!」

「天魔要佔據肉身,就得需要完成死者生前最大的執念。

那麼這便是我存在的意義了吧。

老子瞧瞧….呵!讓世人都知道武道不比修仙弱,以武道之力站在這個世界的絕巔,俯瞰眾生!

好傢夥,心氣兒還不小!

不過練武啊….有點意思,相比起那勞什子修仙和科技,老子似乎對練武更熟悉也更喜歡吶!」

就在這時,顧青發現自己腦海深處,忽然浮現出一枚令牌。

「咦?這是什麼?」

他仔細觀摩了一下這枚令牌。

它顯得十分古樸,中間有一個深奧符號。

顧青在看到的第一眼,便福至心靈的明悟了那個符號的含義。

——武!

那是一個武字!

就在顧青打算研究一下,這武令究竟有什麼作用之時。

忽然耳朵一動,聽到門外有人來了。

與此同時。

病房外。

「小靜,拜託了,給我兩分鐘時間就行….哪怕讓我拍幾張照片也行!」

身穿白色衣服的護士小靜,為難的看着眼前這個職業為記者的閨蜜。

「可是….大夫說他才剛剛脫離危險,還需要靜養…..」

「脫離危險了?」柯荊媃不等她說完,便瞪大美目打斷道。

小靜點了點頭:「除了身體還有些虛弱,暫時沒有什麼危險了…..你為什麼看上去好像有點失望?」

柯荊媃嘆息一聲:「他是全世界第一個沒有靈根的人類,自他之後,十八年的時間裏,沒有靈根的新生兒一年比一年多!

有學者將他誕生之前稱為『靈氣漲潮期』,將他誕生之後稱為『靈氣退潮期』!

他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具備着標誌性,他就好像是一個界碑!明確的劃分了影響全世界的兩大重要時期!」

護士小靜更加不解:「既然他如此重要,那你為什麼還會希望他出事呢?難道不是平安無事更好嗎?」

柯荊媃嗤笑一聲:「他對世界的影響多大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他對我事業的影響!

如果他死了,至少能造成一陣轟動,而我若是能搶到頭版新聞的話,必然也會跟着一起聲名大噪!

尤其是他的死亡方式,想要追求以武入道,十幾年如一日的苦練武道,結果活活將自己練死。

這簡直是本年度以來最大的噱頭!沒有之一!」

「可他沒有死,恐怕也造成不什麼轟動的大新聞了。」護士小靜神色複雜的看了自己閨蜜一眼,似乎對她的某些價值觀並不贊同。

柯荊媃好像沒有看見她的眼神一樣,心煩意亂的擺手道:「就算沒死,也總算有些新聞價值。

我說小靜,反正他也脫離危險了,只是採訪一下而已,你就通融通融吧!」

「那好吧,不過你要快一點,如果被大夫看到的話,我可能會挨批評。」

「嘻嘻,小靜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護士小靜推開病房門戶,柯荊媃迫不及待地立刻鑽了進去。

卻只見床鋪上空空如也。

她要採訪的目標早已不見了蹤影。

「咦?人呢?」

………..

一分鐘前。

顧青雙腿在空中划過一個弧線,穩穩落在地面。

沒有發出一絲聲響。

在聽到兩人談話之後,便打算離開這裡。

他可沒興趣去接受什麼採訪。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還是那個武令。

他迫切想要研究一下這東西的功用,但這東西又好像他的禁臠一樣,本能的想要將其隱藏。

避免被人發現。

環顧四周,顧青一個閃身,從窗戶躍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