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大禹的學院當雜役
我在大禹的學院當雜役 連載中

我在大禹的學院當雜役

來源:google 作者:遠處是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星繁 遠處是海

什麼?大禹竟然開辦了一所學院難道是要教人怎麼治水嗎?鄉村少年星繁,陰差陽錯之下竟然成了學院的雜役還獲得了失傳千年的神書其中不僅記載着從伏羲大帝到大禹的幾千年秘辛還有早已失傳的逆天神功盤古大帝,巢皇,燧皇、伏羲,神農,黃帝軒轅……這些口耳相傳的上古人物早已羽化登仙如今新的傳說又將在這片瑰麗的大陸展開展開

《我在大禹的學院當雜役》章節試讀:

而在星繁忙着給村民治病時,黎鋅也沒閑着,有一搭沒一搭和等待的村民聊着天。

說是聊天實則套話,混跡多年,黎鋅自是精明老練,在他有意無意的詢問中,淳樸的村民很快就把他想知道的事情透露的清清楚楚。

在看到朱厭後,黎鋅是憂慮匆匆又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動身趕去東序城,不過現在自己真氣全無,每日都需星繁配置不同的草藥,所以他不免有請求星繁與他同行之念。

不過雖然黎鋅很是感謝星繁的救命之恩,而且相處了幾天,對他的醫術也是相當欽佩。但是他對星繁如此巧合的出現,而且能把他從深不可測的黑衣人手中救出一事依有疑慮。

據說那黑衣人星域已到四級,也就是說凝練到天權星域,無論是真氣之雄厚,還是感知的敏銳度,都遠遠不是才突破第二級的星繁所能相比,尤其他那手出神入化的毒針絕技更是讓人防不勝防,怎的如此順利將他救出,這是黎鋅最大的疑惑。

所以一向謹慎的黎鋅,擔心此間會有貓膩或者陰謀詭計,且在光華城執行任務時,也是因他們一時大意失察輕信人言而暴露身份,導致一行人死傷殆盡。有了前車之鑒,如今自己再被騙喪命事小,但機密外泄而致生命塗炭就罪莫大焉,所以一時間有些躊躇不前。

不過在和村民的交談中,黎鋅對於星繁的過往,也有了大致的認識。

星繁口中的爺爺是位草藥師,在十幾年前來到竹溪村安家落戶,不過他也經常不在村子,隔三差五的就外出遊歷尋找草藥,空閑時間就給村民看病。老藥師有一手好醫術,周圍幾個村子幾乎所有的人都得過他的救治,因而很是尊敬他。

大約六年前,在他採藥的路途中碰到了約莫八九歲,孤身一人重傷昏迷的星繁,於是就帶他回村療傷,雖然後來傷病治好,但星繁卻失去了全部記憶,不知自己的來處,更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就連星繁的年紀也是根據他兩年前感知到北斗星力後推測出來的。

所以這些年老藥師就把他一直留在身邊,細心照顧並把醫術傾囊相授,連名字都是老藥師幫忙取的。據說在撿到他的那夜,星河燦爛繁星滿天,故有星繁一名。

說來也可能是緣分,星繁在醫藥一途確實天賦異稟,沒幾年就學到了老藥師七八成的本事,後來,老頭依舊喜歡在外遊歷,而且最近兩年離家的時間越來越長,而給大夥看病的事就漸漸落在星繁身上,而他也確實沒讓人失望。

而且星繁為大家治病也是盡心儘力,村尾李老三的小女兒半月前突然不知為何眼睛出了問題,星繁就是為了找尋治療眼疾的葯而出去了好多天。

在聽到星繁的身世後,黎鋅也是一時感懷,又是鬆了一口氣。如此看來,星繁當時出現在森林裏的確是去採藥,大概黑衣人是覺得自己身中劇毒,再加上意料之外的地洞和黃煙,讓他一時大意,所以才讓自己僥倖逃生吧。

想通此節,黎鋅對星繁再無疑慮,於是暗暗打定主意。

殘陽如血,已是落日時分,不時有幾隻鷹鷲貼着瀾江水面低速飛行,發出刺耳的叫聲。夾雜着水汽和青草氣息的夜風陣陣,吹動江水,也吹起江邊的群樹。盪起的金黃波濤在這一片祥和中純的就像一壇老酒讓人心醉。

距離星繁和黎鋅從村子啟程前往東序城已近十日。記得那晚,待星繁忙將籜草果實煉製的藥草給李老三送去後,黎鋅說出了自己不能久留急需趕回東序城,並期望星繁能夠同行的請求,沒想到星繁小小年紀也是豪爽,稍做思考就應承下來。

翌日晨光熹微,在收拾些許草藥及出行必備之物後,二人就啟程離開了村子,這段時間裏他們風塵僕僕星夜兼程,終於來到了瀾江邊,東序城原本就是依江而建,按照黎鋅的說法,如今看到了瀾江那距離目的地也就只剩下二天的路程了。

這是星繁第一次來到瀾江邊,雖然過去也經常跟着爺爺出外遊歷,不過采草藥那都是鑽山溝,哪裡偏僻哪裡去,一想到馬上就要去往附近數一數二大都市東序城,他也是興緻盎然。這不剛剛在林子里抓了兩隻山雞,正哼着小調準備晚餐。

而黎鋅正在一旁打坐運氣,在星繁精心醫治下,黎鋅體內的毒已去多半,體內真氣又可慢慢運轉周天,雖然離他全盛時刻還有不少差距,但是這種向好的變化讓他欣喜不已,所以一有機會就加緊的轉化內力強化真氣,心中對星繁也是越加感激,對他的仗義和善良正直更是激賞不已,因而心中正在盤算,等到了東序城如何好好報答他。

就在這時,原本閉眼的黎鋅心念一動,彷彿感應到什麼,睜開眼向江邊望去。

一陣渾厚的划水聲猶如一柄長劍劃開這金黃的寧靜,一艘不大但很精緻的畫舫不知從何處而來,慢悠悠的行到了江中,被夕陽鍍上了一層金色。穿着麻黃布衣,頭戴黃色斗笠的搖擼老人不緊不慢的搖着船,卻是看不清相貌。

只見舫尾有一位挺拔的少年迎着晚風背手而立,看樣子應該和星繁差不多年紀。

只見他一身青衫,腰間掛着一隻翠綠的笛子,烏黑的頭髮修剪的很是整齊。雖然膚色黝黑,但五官輪廓分明而深邃,幽暗的眸子和緊閉的嘴角讓他顯得十分冷漠,有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又彷彿對任何事情都漠不關心。

多年軍旅生涯練就了黎鋅非凡的敏銳,雖然一切都很平常,但本能告訴他有什麼事情要發生,於是連忙起身,拉着星繁就悄悄的躲到了江邊茂盛的草叢中。機靈的星繁也沒有多問,只是探着頭,從草叢的縫隙繼續看着畫舫。

畫舫慢悠悠的向前駛去,突然船身左右微微一晃,待少年回過頭來,發現一直在船頭搖船的老人已不見蹤影,此時船行至江**,離岸還很遠,也不見有水波蕩漾的痕迹,這老人究竟是到了何處,就連一旁偷看的星繁二人都沒有注意到,確實令人費解。

然而少年並沒有露出疑惑之色,反而咧嘴冷哼一聲,轉瞬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