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東京畫妖魔
我在東京畫妖魔 連載中

我在東京畫妖魔

來源:google 作者:黃色楓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夏目直樹 都市小說 黃色楓葉

【穿越+反套路+日系+二次元】你是否想過,在黑夜籠罩的日本之下,隱藏着恐怖詭異的妖魔?你是否想過,在霓虹閃爍充滿科技的現代城市之中,存在於陰影背後誕生無數罪惡之城的鬼怪有陰影的地方就有光,有鬼怪的地方就有消滅鬼怪的超凡之人!……鴉天狗:「少主不要貪戀美色啊」眀日雅美:「夏目君,你也不想這些事情讓別人知道吧?」展開

《我在東京畫妖魔》章節試讀:

日本,東京,荒川區。

天空陰沉,淅淅瀝瀝地下着雨。

夏目直樹撐着透明雨傘,推開院子生鏽的鐵門。

一株粗大的櫻樹映入眼帘,粉色的櫻花在夜雨中開得正盛,花瓣嬌嫩欲滴。除此之外,院子里沒有其它鮮艷的顏色,並且櫻樹的枝葉過於茂盛,以至於整個院子都顯得陰森詭異。

雨水浸濕黑土,幾顆水珠落在傘面上,發出沉悶的撞擊聲。

最後看了眼櫻樹,確認有古怪後,夏目直樹抬腳往院子裏面走去。

穿過庭院,有棟小樓,兩層木製結構。

踏上迴廊。

「吱呀——」

木地板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響。

夏目直樹回頭看了眼櫻樹。

牆外路燈的燈光灑在櫻樹葉子上,無法被照亮的繁枝茂葉深處,彷彿有微弱的哀鳴聲透過潮乎陰暗的雨幕傳到耳邊。

音不成調。

像是幽靈在悲鳴。

這不是幻聽,而是有什麼東西,在朝入侵者發出警告。

夏目直樹收好傘,頭也不回地推開門。

瞬間,屋內有股帶着腥臭味的陰風迎面吹來,本就清涼的空氣帶上些許寒意。

並且變得越來越冷。

耳邊有一陣沙沙的聲音,像是有東西在爬行,冰冷的感覺正向這邊逼近。

夏目直樹突然皺起好看的眉頭。

很詭異很危險,是常人覺察不了的存在。

只有感覺非常敏銳的人,才可以朦朧地察覺到這股陰森的氣息。

一雙消瘦,蒼白得毫無血色的手憑空出現,從背後掐住夏目直樹的脖子:「男人都得死——」

含混的女聲,遲緩、了無生機的,有種模糊的不真實感。

「這位姐姐,」夏目直樹聲音和藹地問,「能先鬆開手,讓我們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談你生前的事嗎?」

怨靈幾乎沒有靈智可言,他也知道這樣的話幾乎沒用,但身為一個以慈悲為懷的陰陽師,能搶救的話他還是想要盡量搶救一下的。

「男人都得死——」

這次的語調像是受了什麼刺激那樣,變得異常的凄厲。

屋內又颳起一陣更強的陰風,門窗被吹得哐當哐當響,小樓一時間被顯得有些搖搖欲墜。

「你這樣把仇恨擴大化到所有男性身上是不對的,比如我這種誠實可靠的高質量男性就不應該受到你的無差別攻擊……」

「男人都得死——」

霎時間,整個房間變得陰冷徹骨,濃稠到近乎液化的怨氣流淌在地板上,形成一道黑色的河流。

「岸本小姐,聽我一句勸,不然我就要報警啦。你要知道以你現在的狀態,**是不會相信你的鬼話的……」

「男人都得死——」

淦!

這是台復讀機?

夏目直樹伸手,準備強行掰開抓緊自己脖子的那雙手。

咦……

他驚訝地發現,這怨靈小姐的肌膚觸感還挺好的。

細膩潤滑,冰冰涼涼的,有點像冰凍過的果凍,摸了還想摸。

掰開雙手,夏目直樹回頭看過去。

一位臉色蒼白,眼睛和嘴唇卻猩紅得有些詭異的女性怨靈映入眼帘。

「男人都得——」

夏目直樹握緊雙拳,快速蓄力。

無法感化,那就火化!

強烈的波動自他的體內迸發出來,擾亂屋內近乎凝滯的氣流。

為民除害就在這一刻!

「等一下!」

「嗯?」

看清楚夏目直樹的面容後,怨靈小姐驚呼一聲,然後直接張開雙手,身體一個前撲撞進他的懷裡。

這……

投懷送抱?

夏目直樹眼神獃滯,腦袋上亮起大大的問號。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有些懵,雖說這種庸俗的行為他並不感興趣,但在這種恐怖的環境下被一個怨靈擁抱,還是第一次經歷呢。

怪新鮮的。

屋子裡的陰風在這時停了下來,濃稠到呈液體狀的怨氣也消散了許多。

「小法師,」怨靈小姐嗓子里嗚咽着,猩紅色的眸子深情凝視着夏目直樹:「我還有一個心愿……」

「呃,能不能請你……」

「我願意的。」

嗯?

聽語氣你似乎還很嬌羞?

夏目直樹緩緩低頭,面無表情地看着她那張蒼白的臉:「你就拿這個來考驗陰陽師?」

怨靈小姐痴痴地笑着:「可以嗎?」

呸!

你在想屁吃!

短暫失神後,夏目直樹很快恢復到心如止水的狀態。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隻怨靈想讓他進來時鬥志昂揚,出去後腿軟扶牆。

但她失算了。

夏目直樹才不是那種需要藉助妖孽修行的陰陽師!

雖說第一次碰到被怨靈求偶的局面,多少有些意外,但憑藉著多次除靈得來的經驗,他已經差不多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怨靈的行為邏輯,通常都被生前的執念左右着。

從委託人給出的信息來看,眼前這隻怨靈,是被長相有點丑的男朋友害死在這屋內,依據她現在的表現推測,她的執念應該有兩個。

一:找普通男人報仇。

二:帥哥鮑酬。

目前的局面,要麼直接滅掉她,要麼把她帶回家當女友養着。

正所謂只要膽子大,女鬼放產假……算了,夏目直樹還沒有那麼快當爸爸的想法。

所以。

直接滅掉吧!

「岸本小姐,我這就幫你解脫。」

溫潤如玉般的嗓音響起,夏目直樹伸出手,按上她的額頭。

怨靈小姐眼中的猩紅血光猛地爆發出來,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而準備殊死一搏。

下一秒。

明黃色的妖火席捲她全身,焚燒着她的衣服、頭髮、身體,包括她殘留的執念。

瞬間。

凈化一切。

怨靈小姐尚未來得及慘叫一聲,便被當場蒸發。

火光轉瞬即逝,一切都平息下來。

【斬除惡靈】

【注靈點+300】

系統彈出提示,夏目直樹退出房間,再次來到櫻樹前。

興許是怨靈已經消失了的緣故,沒有怨氣的遮擋,他第一時間就察覺到埋在下面的屍體。

伸手。

夏目君倒拔櫻樹。

「刷啦」的一陣悶響,整顆櫻樹連根拔起。

把樹扔到一邊,沒去看坑裡的屍體到底有多慘,夏目直樹輕輕鬆鬆地走出院子,站在遠處等候已久的中年男人立馬迎了上來,表情十分緊張地看着他。

「陰陽師大人,請問搞定了嗎?」

「犬山先生放心,岸本小姐的怨靈已經被凈化,收拾一下就可以重新住人了。另外她的屍體就在櫻樹下埋着,勞煩犬山先生通知一下警視廳和她的家人。」

一聽屍體都找出來了,犬山先生原本懸着的心馬上放了下來,從公文包里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沓現金遞給夏目直樹。

「勞煩陰陽師大人了,這是酬金,請您收下。」

不多不少,剛好40萬円。

順帶說句,東京地區的除靈委託,均價是50萬円左右。

日本社會「排資論輩」的風氣很嚴重,在神道教內部同樣如此。

資格越老的陰陽師收費越貴,誇張的可以達到上千萬円;反之越年輕的價格就越低,風險最低、沒有生命危險的B級,委託甚至可以卷到幾萬円的白菜價。

至於為什麼可以卷到這麼低……

第一:委託很重要。

每完成一個委託,即可在陰陽寮里獲得相應的點數,不同的點數對應不同的職稱,通俗點說就是官方神職公務員的等級。

第二:鬼怪不夠分。

5萬円的價格你嫌低不接,大把同行願意以4萬円的價格搶過來。

只要年輕時足夠卷,就可以更快地把職稱提上去,資歷到手了,除靈的單價不就上來了么,更別說高等級的神職人員還有大量福利補貼和生活特權。

夏目直樹伸手接過錢,同時遞給犬山先生一張名片。

「以後碰到這種事,直接來神社找我就行。」

「神奈神社……」犬山先生看着名片上的字樣,詫異道:「神奈地區不是只有神奈寺嗎,什麼時候多出了個神社?」

「老寺重開。」

夏目直樹淡淡一笑,撐着傘離開。

身後,犬山先生深鞠一躬,朝他的背影虔誠一拜。

一股常人無法看見的白色光點從他的體內湧出,飄過漆黑的雨幕,最終全都匯入夏目直樹的體內。

《我在東京畫妖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