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明朝做皇帝
我在明朝做皇帝 連載中

我在明朝做皇帝

來源:google 作者:雨天的路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見深 雨天的路人

朱見深剛穿越過來就被廢,母親還被打入冷宮,緊接着就被趕出東宮,圈禁秦王府,而這些都是自己那位好弟弟所做的,看我怎麼一步步奪回皇位,建立一個富強的國家展開

《我在明朝做皇帝》章節試讀:

御書房內朱祁鎮正在大發雷霆,就在剛剛錦衣衛指揮使門達前來稟報,

說昨天晚上西華門大街上二皇子遇刺之事,居然是太子一手策劃的,

發泄完的朱祁鎮坐在龍榻上,虎目圓睜的望着王振,並咬牙切齒地吼道;

「曹吉祥傳朕的旨意,東宮內所有侍衛和太監,全部杖斃,還有太子御下不足,杖二十,等候發落。」

此時東宮內到處都是哭喊,以及求燒聲,朱見深望着門外那些被杖斃的太監,以及渾身是血的侍女,

望着那從小照顧自己的侍女,哭喊着:「太子殿下,您救救奴婢吧!我還不想死,」

看着到眼前的這一幕,朱見深緩緩閉上眼睛,任由他們打着自己,

當他再一次睜開眼睛,就發現周圍的環境,讓他覺得很陌生,緊接着他見到,一張滿臉擔憂的面孔,

望着眼前這穿着一身古裝,一臉擔憂且陌生的面孔,朱見深愣了幾秒鐘後,

正想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後背就傳來劇烈的疼痛,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

皺着眉頭說道:「我艹!你是誰啊!怎麼進到我房間的?還有現在真人秀都這麼拼了嗎?」

然而眼前這人,並沒有立馬回他的話,而是手舞足蹈對着外面,喊道:「太子醒了…太子醒了!快去傳御醫!」

接着胡二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來,擦拭着朱見深額頭上的汗水,當他的雙手觸碰到朱見深額頭時,

躺在床上的朱建,腦海里瞬間湧入一股記憶,這股記憶正是這個身體主人的,

此時朱建才明白過來,他是穿越到明朝來了,還附身在太子朱見深的身上,

他原本就是一名外賣小哥,叫朱建,昨天下雨的時候,自己急着送餐,結果一個急剎車摔倒在地,正好被後面的貨車給碾壓了過去,

而真正的太子朱見深,竟然在昨天晚上被活活給打死了,而自己身邊這位太監叫胡二,是原主老娘昨天晚上派來照顧自己的,

「靠!我居然穿越了,還是太子,那我豈不是…!」想到這裡,朱見深滿臉猥瑣的看着殿內侍女,

不過沒一會,他便嘆了一口氣,長嘆道:「奈何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然而,此時的御書房外正跪着一群大臣,那原本還晴空萬里的天空,現在卻變的陰氣沉沉的,

「朱見禮,那些人還在外面跪着的嗎?」一道威嚴的聲音問道,

站在一旁的二皇子,急忙跑到門看了一眼後,小心翼翼地說道:「回父皇!還都在外面跪着,」

「哼…昨天晚上剛發生的事,今天這些人就迫不及待的,為太子求情!」

「禮兒,你替父皇傳旨給後宮以及你大哥,」

「周皇后侍寵放狂,進饞言,排異己,謀害皇子,結黨營私,違背祖訓干預朝堂,有失婦德,無法母儀天下,剁皇后封號,打入冷宮。」

「太子朱見深,上不敬君父下不友愛兄弟,結黨營私,圖謀不軌,無君無父,無品無德,降為郡王,圈進郡王府,無昭不得出府。」

聽到自己父皇這樣說後,朱見禮雙眼微合地回道:「兒臣!遵旨!」

朱祁鎮雙眉深鎖,看了一眼王振,隨後漠然地說道:「曹吉祥!你也陪着他一起去吧!」

大太監曹吉祥領旨後,便彎着腰躬着身子,慢慢的向門外退去,直到退出門口王振才轉身追上朱見禮,

曹吉祥臉帶微笑,讚佩地說道:「二殿下,您這招實在是高啊!不過陛下那裡有點生氣了!」說著還撇了一眼跪着的大臣,

朱見禮微微一愣,隨後便滿臉笑容地回道:「那還不是您的功勞嗎!」緊接着臉色一變,說道:「我已經吩咐過了,」

將最後一顆黑子放下後,朱祁鎮眉頭一挑,然後冷冷地吼道:「來人!」

站在門口的太監顫抖了一下,立馬小跑了過來,跪在地上回道:「陛下!」

朱祁鎮滿臉冰霜,語氣冰冷地說道:「去!給朕傳門達過來」

沒過一會剛才那名太監就帶着一位身穿錦衣華服胸前綉着蟒頭魚身的中年人進去,

「臣,門達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萬歲。」

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門達,朱祁鎮冷冷的說道:「好了,你起來吧!你去將門口的事情給我查清楚,」

門達低着頭,然後小心謹慎地回道:「是,陛下!」

交代完朱祁鎮就閉着眼睛,揮了揮手示意門達可以走了,

剛走出御書房的門達,瞬間就被一陣風吹的直打哆嗦,此時門達全身上下都濕透了,

隨後他眼冒凶光,滿臉怨毒的看着廣場上這些大臣,接着扭頭和鎮撫使逯杲交待了幾句,逯杲一臉陰狠的點了點轉身就走。

正當他在感慨世事無常的時候,一道閃電從眼前划過,接着就是山崩地裂、震耳欲聾的雷聲,

躺在床上的朱見深,抬眼就看見頭戴雙鳳翊龍冠,身穿紅羅長裙的女人朝着自己走來,雙眼通紅,雙手不停的擦着淚水,

見朱見深臉色蒼白,周皇后臉帶心疼,然後盛怒地問道:「御醫,怎麼還沒到!」

周圍太監婢女急忙跪下,並且瑟瑟發抖着,隨後胡二小心翼翼的回道:「回皇后,御醫正在來的路上!」

周皇后將葯湯吹涼,然後才餵給朱見深,也不知道是這具身體對母親的依賴,還是因為後世我的從小孤兒,在這突然感受到母愛的溫暖,

雖然朱見深極力控制自己別哭,但奈何身體自然反應,朱見深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委屈,隨着「哇」的一聲,瞬間就哭了出來,

看着正在哭泣的朱見深,周皇后輕輕拍着他的肩膀,滿臉心疼的說道:「我兒,不疼!有為娘在!」

正當周皇后打算安慰他的時候,就聽到門口有太監走了進來,將周皇后給打斷,

原本還溫柔慈祥的周皇后,立馬面若寒霜扭頭看了過去,接着就看見滿微笑的朱見深他們走了進來,

見到來人是朱見禮,周皇后愣了一下,隨後便笑着說道:「禮兒,你怎麼來了?」

「回母后!兒臣是過來替父皇過來傳聖旨的,」緊接着他雙眼微闔,然後微笑地說道:「母后,您也在這裡啊!那正好!」

隨後對着朱見深,猖狂地粲然一笑道:「皇后及太子朱見深接旨!」

聽完聖旨後,跪在地上的周皇后吃驚的看着朱見禮和王振,隨後她雙眼圓瞪,驚愕地大喊道:「不可能!我要見陛下!」

站在一旁曹吉祥雙眼微合,滿臉微笑地說道:「皇后!奴婢得罪了!」說完便扭頭對着身後侍衛,

冷冷說道:「都還傻站在那幹什麼嗎?還不請皇后移步!」

緊接着就走出來幾個錦衣衛,對着皇后施了一禮,上前就要攙扶皇后移步,

周皇后見狀急忙推開面前侍衛,滿臉淚水摸着朱見深臉頰,然後悲切地說道;

「兒啊!以後母后不在身邊!你要萬事小心!照顧好自己!」

朱見禮滿臉陰笑得說道:「你們母子,是要好生交待一番,恐怕以後你們再也沒機會見面了!」

隨後便一把打掉周皇后握着朱見深的手,接着他臉上露出嫉恨的神色,

來到朱見深身邊,粲然一笑地說道:「大哥,您的命可真大!只是圈禁郡王府!」

說完看着眼前的侍衛,語氣冰冷地喊道:「來人!將皇后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