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連載中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

來源:google 作者:尼古拉斯狗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老王 都市小說 陳雪

聽着兩邊的敲門聲,我猶如溺水的可憐蟲,絕望到了極點後門外面不知道是誰在敲門,我只能硬着頭皮沖了過去,準備把後門也鎖上.........展開

《我在凶宅當試睡員》章節試讀:

尼古拉斯狗蛋的《我在凶宅當試睡員》小說內容豐富。
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掛了電話,我就在家裡乖乖等待起來。
大概過了兩個多小時,一個陌生電話打了進來。
「請問你是李木嗎?」
不等我說話,電話里就傳來一個年輕女孩的聲音。
我驚呆了,這個電話肯定是那個老員工打來的,沒想到是個女的。
「你好,我是李木,請多指教。」
我禮貌地回應道。
「嘻嘻,你還挺紳士,我叫陳雪,一會兒你到月光路174號來,我在別墅門口等你。」
說完,這個叫陳雪的老員工就掛了電話。
我臉色不禁一變。
陳雪?
這個名字我好像在哪裡聽過……但我沒想那麼多,心想應該是同名同姓吧。
由於她已經打電話約我了,我也沒敢耽擱時間,立刻拿好自己的東西出門,攔了輛的士直奔工作地點。
月光路174號,就是那棟凶宅的地址。
不得不說,這月光路還挺遠,在郊區很偏僻的位置,光打車就花了我一百。
下車後,我一眼就看到那個陳雪站在別墅門口,正沖我招手。
我再仔細一看,頓時淡定不了了。
只見這陳雪,穿着一條淡藍色牛仔褲,休閑的白色體恤,還有那張精緻小巧的娃娃臉,怎麼看都像是還在上高中的學生。
更重要的是,她長得跟我記憶中的陳雪,真的好像!
說起這個陳雪,其實跟我並沒有太大的淵源,但陳雪的姐姐陳小妍,那是我做夢都想手刃的仇人!
當初我坐牢,就是被陳小妍害的,我曾揚言出獄後要跟她同歸於盡。
可出獄後我雖然一直在找這個女人,但一直都沒什麼結果。
沒想到,我竟然在這裡碰到了她的妹妹陳雪。
看陳雪的樣子,似乎並沒有認出我。
我猶豫了一下,打算先不跟陳雪攤牌。
我現在要是問她陳小妍的蹤跡,她肯定不會告訴我。
還是等事後,我再找老王幫忙,以老王在公司的地位,興許能幫我查到陳雪的家庭住址,這樣我就能順藤摸瓜找到陳小妍了。
「你好李木,叫我雪兒吧。」
娃娃臉的陳雪顯得很健談,笑容也很甜美。
她似乎真的沒認出我,跟我寒暄後便拉着我進了別墅。
一番虛偽的自我介紹後,我才得知陳雪目前還在念大學,只是在這家公司做兼職的,而且做了快一年有餘。
出於對陳小妍的憎恨,我對陳雪同樣沒什麼好感,只是虛偽地點頭,附和她。
「李木,你今天負責一樓就行了,我負責二樓。」
陳雪一邊吃着零食一邊給我安排任務:「二樓的監控我已經裝好了,我先去洗個澡,你去裝你的監控吧。」
說完,她便大大咧咧地從背包里拿出來一套睡衣,徑直走向二樓衛生間。
我冷冷看着她的背影,準備暫時放下仇恨,一心投入到工作上。
按照新人手冊上的工作流程,我立刻從背包裏面拿出來幾個監控攝像頭,在一樓的每個房間都裝好。
公司的要求是,除了衛生間以外,每個房間都得裝攝像頭,然後將視頻畫面通過筆記本電腦轉給公司的工作人員。
等做完這一切,我從一間卧室里出來,準備去跟陳雪聊聊,探探她的底。
可我沒想到,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這人居然還在衛生間洗澡。
我無奈地搖搖頭,準備先視察一下整個別墅的情況。
但等我逛完所有的房間後,我頓時就傻眼了。
我明明記得一個小時前,陳雪說她已經在二樓裝好了攝像頭。
可我逛了一圈下來,二樓哪有什麼攝像頭?
根本一個都沒裝!
當然,她的工作態度是怎樣的,跟我完全沒有半點關係。
我現在就想讓老王幫我查查,她家到底住哪,這樣我才好去她家蹲守陳小妍。
我從二樓下來,正準備拿起桌上的手機給老王發條信息。
可等我打開手機我才發現,老王竟然陸續給我打了十幾通電話,而且我的手機被調成了靜音模式。
我愣了半天也沒緩過來。
由於之前跑業務,隨時要帶客戶去看房子,我根本沒有把手機調成靜音的習慣。
到底是誰給我調的?
難道是陳雪?
可她不是一直在二樓洗澡嗎?
正當我有些懷疑她,突然,老王給我發信息來了。
我掃了一眼信息上的內容,頓時虎軀一震。
「李木,你他娘的接電話啊!
你現在到底在哪,是不是在月光路那棟別墅裏面?」
「你要是在,馬上跑!」
看到老王的信息,我整個人都是懵的。
他的語氣很急促,而且不是叫我離開,是叫我跑……好像我待在這棟別墅裏面,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一樣。
可這筆單子,不是老王自己幫我爭取來的嗎?
我跑什麼?
我忙給老王回了條信息:「王哥,到底什麼情況?
我現在就在你說的那棟別墅裏面,不是你叫我來試崗的嗎?」
這條信息剛發過去沒多久,老王就回復了,語氣比剛才還要急促。
「還試個屁啊!
快跑!
資料被我拿錯了!」
拿錯了……我心想老王還真是粗心大意。
正當我準備回復他,要不我就在這裡試崗算了,畢竟來都來了。
可還不等我回復,老王又發了一條過來,讓我整個人都僵在了原地。
「你聽說我,那棟別墅不能待,他娘的老員工都沒聯繫你,你一個人跑去幹什麼啊!」
我有些頭皮發麻了。
老員工沒聯繫我?
那陳雪是幹嘛的?
我趕緊又回復過去:「王哥,今天下午有個叫陳雪的女孩聯繫我,是她叫我來的,她不是公司的人嗎?」
誰知這條信息發過去,過了整整一分鐘老王才回復,不知道是不是跟公司確認去了。
「李木,你什麼都別問了,你快跑吧!」
「月光路別墅的資料根本就沒整理完,那棟凶宅不止死了一任房主,十年前死了第一任,五年前死了第二任,一年前又有三男一女去那棟別墅探險,也死了!」
「其中那個女孩,就叫陳雪!」
轟!
老王的最後一句話,猶如五雷轟頂一般,差點讓我當場失禁。
陳雪死了?
一年前就死了?
這怎麼可能呢!
那我剛才看到的是……此時此刻,我又懵了,僵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
大晚上的聽到這種消息,已經不止是邪門這麼簡單了。
我甚至沒心思去問老王陳雪的家庭住址。
不管我剛才看到的陳雪是什麼……我都必須馬上離開!
可正當我轉身準備收拾東西,卻忽然跟一個女人四眼相對……我『啊』地一聲連退好幾步,差點嚇暈過去。
只見一身潔白睡裙的陳雪,就直愣愣地站在那兒,面無表情地看着我。
如果在收到老王的信息之前,出於對陳小妍的憎恨,我還會罵陳雪兩句。
可現在,我根本不敢……「李木,你大驚小怪的幹什麼,膽子這麼小啊?」
陳雪見我被嚇着,突然『噗嗤』笑了起來。
此時她的笑,在我眼裡是那麼詭異。
如果真正的陳雪早就已經死了,那站在我面前的是誰……我不敢再往下想,我突然發現我膽子真的挺小的。
我也不敢跟她攤牌,問她是不是一年前就已經死了,我只能強裝着笑容,跟她拖延時間。
「雪,雪兒,我突然有點餓了,出去買點東西……」我心虛地撒了個謊,就要準備開溜。
可陳雪直接叫住了我,語氣有些冰冷:「餓了就點外賣,你不是有手機么,再說這附近沒有賣東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