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在妖魔亂世做人王
我在妖魔亂世做人王 連載中

我在妖魔亂世做人王

來源:google 作者:無味酒香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無味酒香 沈硯

武道八百年,妖魔入侵,人道傾頹,沈硯得人道至寶,可得無盡傳承!「太一煉體!」「天方四旗!」…………「若大夜彌天,以我身為炬火」「若火焰將熄,當血肉鑄城牆!」「不屈,不折!無我,無敵!」「願我人族之風,永世飄揚!」「風!」「大風!」若此後竟沒有了炬火,我就是唯一的光!展開

《我在妖魔亂世做人王》章節試讀:

「秦叔他們最近怎麼樣?」

沈硯一邊與秦天柱向外走去,一邊詢問道。

「嗨,還是那樣,老秦忙工作,我媽就知道天天擠兌我。」

秦天柱一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一副已經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

「你啊你。」

沈硯失笑搖頭也沒有多加評論。

對於秦天柱一家的相處模式,沈硯是羨慕的。

曾幾何時,他幻想過,如果他真的是秦叔的孩子,那該多好。

因為和父親是戰友的關係,所以在自己被那女人趕出家門後,是秦叔一家收養了自己。

也得益於此,他才能稍微沒那麼辛苦的生存在這個世界上。

這個妖魔入侵,武道彌天的高武世界。

八百年前,也就是諸夏武道紀元年,發生了一件改變了世界形態的大事。

史稱「妖魔末日」!

那時,有並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異域生物降臨入侵了這個世界。

它們被人們稱作「妖魔」!

這些妖魔們個個強大無比,以個體武力便可摧金斷石,火石無傷,其中強大者更是能夠翻江倒海,摧城破軍!

而最為恐怖的則是,它們,以人的血肉為食!

於是,那一段時間,人這個物種曾一度淪為妖魔的口糧!

而人族的科技武器因為人本身的弱小,和那異域磁場的干擾,沒有發揮它本該有的作用。

人族就此迎來了歷史上最為黑暗的時代!

處處哀鴻遍野,白骨滿地!

不過幸運的是,就在那時,似乎是因為妖魔入侵所帶來的變化,天地元氣慢慢變得充盈。

曾經只能用來強身健體的武術,在這無比濃郁的天地元氣的催生下,真正成為了小說家筆下,能夠飛檐走壁,一人成軍的武道!

而武道的飛速發展,正式打開了諸夏人族超凡的大門!

也得益於此,人族避免了亡族滅種的最壞結果。

後來更是在那一群「壽可過千,力能擎天」的人族聖賢的帶領下,反攻倒算,將盤踞在城市中心的妖魔驅趕至了人跡罕至的野外,重新奪回了一部分的人族領地。

其後更是與妖魔分庭抗禮,共占諸夏大地。

如今武道八百年,人族之中,武道大興,武夫正式成為了諸夏人族的中流砥柱。

所以人族武聖有讖言,「踏武道絕顛,誅妖魔於外,方是好男兒」!

「到了。」

說話間,他們來到了一片開闊的場地前。

這是他們一直以來修行的地方。

涼城武修場。

由官方出資修建,提供給非官方武者修行的地方。

從十二歲起,沈硯就一直在這裡修行築基武學,打熬體魄。

他所修行的,是一部名為《巨猿摧山拳》的武道築基境武學。

所謂武道築基境武學,乃是像他們這等未曾入品之人的奠基之術。

也是武道入品的唯一途徑。

諸夏武道共分九品,是以九品筋骨之境為起點,攀登一品天人之境的至強之路。

以這築基武學為干,打熬體魄,以養氣食材為葉,增強氣血。

待到氣血充盈之後,再以築基武學將其調動,用以沖刷周身筋骨。

如此周而復始,將周身筋骨皮膜全都沖刷淬鍊一遍之後,方為武道九品,筋骨一煉!

而如此九煉之後,便是八品之途。

而此刻的沈硯,距離正式入品筋骨一煉,只差一步!

「我去了。」

秦天柱打了個招呼,便徑直走向了「器械區」。

「嗯。」

沈硯點頭,他看着好友的身影,微微有些沉默。

從沈硯記事開始,跟他一起長大的秦天柱就一直是這副「過勞肥」的模樣,而且相比年齡的增長,脂肪的增長,更為誇張。

任何食物到了他的嘴裏,都會被極速轉化成脂肪,原因不明,無法逆轉。

後來,到了能夠正式接觸築基武學的時候,秦天柱才發現,因為自己這一身肥肉的限制,他竟沒有辦法打完一整套拳法!

許多動作他都無法做到!

而不能完整的做完築基武學的所有動作,就意味着,他沒法調動那些本該被調動的氣血!

他從起點處,就被武道拒之門外了。

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越來越胖。

而這幾乎一生的時間裏,所有人都在告訴秦天柱,不要練武,不要超凡,這不是你這種「天選之人」該做的事!

你就該老老實實的當一個「垃圾」,一個心安理得,等着被人拯救的廢物!

這讓秦天柱這樣最是昂揚,最是熱血的少年郎如何能夠接受?

於是,為了減掉這該死的肥肉,不能修習築基武學,調動自身氣血的秦天柱,開始了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基礎運動。

這種在旁人眼中,費力不討好,根本就不屑一顧的運動!

別看他在自己面前總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

但沈硯知道,他心中的無力和痛苦。

「呼。」

輕輕甩了甩頭,將那些雜念甩出腦海,沈硯來到一處空地,擺出了《巨猿摧山拳》的起手式。

第一式,白猿獻桃。

第二式,白猿掛印。

第三式,猿猴攀山。

……

……

第九式,大聖披掛,摧山!

一招一式之間,有無形熱浪從沈硯的四肢百骸之中,溢散而出。

這是氣血運轉之下,所產生的熱量。

而在這樣高強度的武道修行中,沈硯的周身筋骨得到了進一步的淬鍊。

既然答應了那個女人,要以沈家的名字,前去參軍,抵禦妖魔。

那麼,此刻自然是變得越強越好。

所以沈硯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的重複着這《巨猿摧山拳》。

「呼哧,呼哧。」

許久之後,沈硯喘着粗氣停了下來。

他能感受到從身體深處湧現而出的疲憊和酸痛。

這些無不在告訴他,不能再繼續了,再練下去,就要受傷了。

於是,不再動作的沈硯,站在原地,一邊放鬆自己已經有些僵硬的筋骨肌肉,一邊等待着秦天柱結束。

按照慣例,再有半個小時,秦天柱才會結束。

因為沒有修行築基武學的緣故,他需要更大,更多的運動,才能勉強達到將全身都鍛煉到的效果。

自然,也需要更多的時間。

《我在妖魔亂世做人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