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連載中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

來源:google 作者:精神牛馬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牧珩 精神牛馬哥 都市小說

科學家公布了探測到外太空信號的消息,全民沸騰,投票要求不要回答!只不過幾天之後,九霄之上,忽地出現了一團氣勢逼人,半個地球都能看到的暗色光暈各國都以為外星文明降臨,只是不待各國探索,那神秘光暈逐漸退去光華!而那光暈下的真容,竟是百萬兵馬以及他們眾星捧月團團圍住的宮殿!在百萬兵將的胸口,一個個古老的「秦」字,熠熠生輝「始皇陵…上…上天了!」始皇陵從地面消失,如仙界降臨一般懸於高陽之下,向全世界昭告異變的降臨!各種變異物體層出不窮,人類卻彷彿被世間拋棄,無法提升能力,只能依靠變異物體,艱難地生存恐怖悄然張開恐怖的手掌,撥弄整個荒唐的世界少年向死而生,在異變的世界裏,直面詭異,探索真相!展開

《我在異變都市玩收集遊戲》章節試讀:

牧珩不敢想下去了,在這種萬分危急,生死攸關的情況下,他反而鎮定了下來,目光看向手機,輕聲道,「求救。」

這是手機廠商應官方要求,在這兩天最新添加的功能,就是為了應對這種突發情況。

雖然不一定來得及救援,但好歹也給了受害者生命中最後的希望。

信號發出,手機輕輕一震,沒有點亮屏幕,但信息已經發了出去。

卧室外,空骨碰撞地面,發出空空空的走路聲。

聲音自廚房而來,越發地近了。

牧珩竭盡所能地把眼睛瞥向門口,卻因為角度的原因,只能看見模糊的身影。

離得近了,牧珩發現,烤鴨的雙翅已然變成人手的模樣,而它的手上,除了一把水果刀外,竟還有一摞白布!

不!

離得近了,那熟悉的面香鑽入鼻孔,牧珩這才反應過來,那烤鴨手上拿着的,竟是一摞大到誇張的荷葉餅!

這什麼情況,難不成這鴨子還趁我睡着的時候和麵攤餅了?

牧珩的呼吸變得急促,不待牧珩喊叫出聲,那烤鴨竟把手中的荷葉餅像鋪床單一樣,蓋在了牧珩的身上!

「咕咚…」

寂靜的房間里,除了牧珩急促的呼吸聲外,一聲聲輕輕的咽口水聲音清晰可聞。

在荷葉餅下,本來燈光明亮的房間,在牧珩眼裡卻已經墮入黑暗。

薄薄地一層餅,卻似乎有着特殊的能力和效果,封閉了牧珩的整個視野。

在這種完全黑暗的密閉環境中,周圍的一切聲音都被無限放大再放大!

「空…空…」

隨着鴨子踩地面的聲音傳出,一根硬物隔着荷葉餅,輕輕搭在了牧珩的小腿上。

要從腿開始吃嗎…

確實…我也喜歡從腿開始。

在這一瞬間,牧珩心中平靜,只覺得一切都是因果報應。

往日高高在上的人類,也淪為了曾經手下的食物。

牧珩很平靜,但不代表他心中沒有求生的**。

不知救援什麼時候到來,牧珩覺得自己只能先拖延時間。

想了一瞬間,牧珩便立刻開口道,「大哥,你哪鴨?」

在牧珩看來,求救肯定是沒用的,就好像人類不會看到食物祈求憐憫的眼神。

但是,如果人類看到一隻想跟你握手的食物,第一時間肯定會發愣,好奇,甚至最有可能拍個視頻。

果不其然,牧珩此話一出,那在腿上輕輕移動的冰涼利刃猛然一頓。

牧珩感受到了這一幕,心中一喜,急忙繼續說道,「鴨哥,讓我臨死前再看一眼你帥氣的真容吧,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您這樣的鴨子,也可能是最後一次了,您能給個機會嗎,我聽說心情好的食物,肉質會更鮮美!」

牧珩也是死馬當活馬醫,不知道那鴨子能不能聽懂,就稀里糊塗地說了一通。

但讓牧珩沒有想到的是,小腿上利刃鋒芒導致的刺痛感竟然逐漸遠離。

「成功引起它的好奇了嗎?」

牧珩心裏仍舊惴惴不安,但怪鴨把刀具拿開…似乎是一個好的徵兆。

如果…它不是為了蓄力。

下一刻,牧珩耳邊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怪鴨走到了牧珩身邊,身上腐臭的血肉氣味如同海浪一般一股腦地湧入了牧珩的鼻腔。

腦袋被熏得有些發矇,但隨之映入眼帘的淡黃色夜光燈卻給了牧珩一絲難言的安全感。

怪鴨掀開了荷葉餅,把牧珩的頭露了出來。

這一次,牧珩更冷靜地近看到了那隻怪鴨的眼睛。

那是一雙充滿了怨毒和貪慾,被屬於邪惡的黑暗淹沒的純黑色眼珠!

但牧珩敏銳的發現,那純黑色的眼珠里,有着不停流動的紅色血絲!

這些血絲,便是讓那純黑色的邪惡眼珠,有了怨毒和貪慾這種情緒的根源!

牧珩心中有些猜測,很可能這些血絲,來源於怪鴨之前分屍的那些人!

一瞬間的目光對視,讓牧珩渾身汗毛顫慄,牧珩不敢再多想,立馬帶着勉強的微笑,道,「鴨哥,你的眼睛太霸道了,絕對是鴨中霸王,小弟很是敬佩,能不能有幸聽聽鴨哥你的故事,要是能聽一聽,我死而無憾!」

牧珩臉上笑嘻嘻,心中不斷mmp,信號才發出去一兩分鐘,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撐到救援到來。

怪鴨看着牧珩,臉上的皮肉詭異的抖動,牧珩突然有一種感覺,它是在嘲笑自己。

「啪嗒…」

一塊模糊的血肉黏帶着黑色的血液從怪鴨臉上掉落,擦着牧珩的嘴角,落在了臉龐。

牧珩嘴角一抽,僵硬地說道,「鴨哥,您這肌膚有點鬆弛了,我家衛生間有面膜,要不我給您保養保養?」

怪鴨隨手捏起那塊不知道腐爛了多久的皮肉,想要粘在自己臉上。

「啪嗒!」

血肉似乎失去了粘性,怪鴨的臉上又多了一個可以看到後腦勺的洞口。

用那隻不熟練的手摸摸自己的臉,怪鴨渾身戾氣暴漲,用充滿**的眼神看着牧珩。

牧珩心裏一咯噔,腦海中卻傳來一道詭異恐怖的聲音。

「你的皮很好,骨頭也很好。」

這聲音如同骨頭摩擦一般,牧珩瞬間明白,這是面前這隻怪鴨發出的聲音!

但怪鴨卻沒有開口,而是直接把聲音傳入了牧珩的腦海當中!

聲音的到來,讓牧珩安定了一些,既然能溝通,那就有拖延時間的機會。

不待牧珩說話,那道詭異的聲音繼續在腦海中浮現,那古怪的語氣,就好像一個變態殺人狂對着屍體喃喃自語,訴說著內心的瘋狂。

「我的骨頭時間太久了,骨髓都幹了,這些不屬於我的皮肉能維持的時間太短,不到一天時間就爛成了這樣。」

「只可惜,之前幾次剝離你們人類的皮肉的時候,意識還不太清醒,都是飽餐過後,下意識地用殘留皮肉遮擋住我這具醜陋的身體。」

「不過現在,你對我說話,讓我的意識活躍了一些,或許,這次我可以試着在你活着的時候,剝離一張完整的皮,讓我更加得飽滿。」

「嗯,就從你的心臟開始剝。」

「對了,我還會讓你看着自己的心臟慢慢停止跳動。」

「這樣,人類應該也會很痛苦吧!」

一邊說著,怪鴨一邊用激動到顫抖的手掀開了蓋在牧珩身上的荷葉餅,把荷葉餅墊在了牧珩的腦袋下,讓牧珩能夠看到自己的胸口!

而那道詭異的聲音越發壓抑,直到最後已經瘋狂到有些變態,牧珩心裏的不安也瞬間蔓延滿了全身!

「噌!」

最後,怪鴨話音剛落,便立刻舉起手中鋒利的水果刀,在牧珩毫無反應的情況下,狠狠地刺向了牧珩的心臟!

「噗!」

血液飛濺!

牧珩的嘴角瞬間染上了胸口處的血液!

牧珩瞳孔皺縮,面若死灰,誰能想到,自己已經帥到了跨種族的地步。

看着自己胸口不斷溢出的血液,牧珩喃喃道,「完了…」

而就在這時,牧珩眼角的餘光忽然注意到一抹奇幻的光芒!

還未來得及把目光移過去,那道光芒化作流光,鑽入了牧珩的心臟!

與此同時,胸口處深到幾乎可以看到心臟跳動的傷口瞬間癒合!

而那隻怪鴨詭異恐怖的眼中,神韻逐漸消失,最後完全淪為迷茫獃滯,最後整個軀體忽然消失無蹤!

空蕩蕩的房間里,那塊模糊血肉還在床上散發著腥臭味道,夾雜着陣陣殘留的蔥香和的面香,彷彿在告訴牧珩,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

而床上已經被解開束縛的牧珩,已經徹底懵逼了。

因為在他的意識中,可以清晰地察覺到自己心臟內出現了一本厚厚的牛皮日記本!

前面寫有內容的兒童日記被粘在了一起,和牛皮包裝黏成了厚厚的一層。

而日記的最新一頁上,正是那隻古怪鴨子的圖片!

怪鴨右手捧着厚厚一摞荷葉餅,左手如同拿着鞭子一樣拿着長蔥,整個身體栩栩如生,只是它的目光獃滯了一些!

在圖畫下方,用扭曲稚嫩的文字寫着好幾行字。

那文字,牧珩很熟悉,因為日記本的主人,就是這種字體!

【變異烤鴨】

【蔥條(封印中):可以禁錮實力低於自己的事物,散發出的味道可以導致虛弱。】

【荷葉餅(封印中):可以影響視野,產生黑暗,對象實力不同,產生黑暗程度不同。】

【你只是知道了我,卻沒有了解我,所以你不能使用我。】

【解封進度:50/100】

牧珩只是愣了一瞬間,就立刻明白了,這日記本恐怕也是變異的東西,只不過它變異的方向似乎是能把其他東西給捉起來封印,而且使用它們的能力!

收集的東西越多,能夠使用的技能也就越多,這可是成長型的能力,實在有些恐怖!

而在這個正在洗牌的變異世界上,這本奇怪的日記本,就是牧珩強大起來的根基!

只是現在還不清楚日記本封印其他東西的方法,牧珩也不着急,畢竟急也沒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不過看着日記本上的內容,牧珩又想到一個問題。

為什麼…技能里沒有黃瓜?

片皮烤鴨里不應該有黃瓜和甜麵醬嗎?

想不通,牧珩便不想了,撐着有些虛弱的身體,緩緩坐了起來。

而就在這時,隨着一聲防盜門「咔噠」的聲音,

防盜門應聲而開,五個人先後闖入了卧室,只是看到卧室里的場景,五人瞬間一愣,其中一名女孩更是眉頭緊皺,略微下沉的目光看向牧珩,隨之扭頭低聲道,「變態。」

牧珩順着目光一看,急忙拖過枕頭蓋在了兄弟身上。

幾人目光怪異,看着牧珩的臉上有些好奇。

房間里的味道和之前幾個殺人分屍現場的味道一模一樣,可這人是怎麼活下來的?

其中一名中年男人神色沉着,掃視周圍一番後來到床邊,帶着手套捏起床上那塊血肉,放入了一個袋子里。

男人四周看了看,沉聲道,「那怪物呢?」

牧珩作出一臉懵逼的樣子,眼中餘悸不平,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我也不清楚,它…突然就不見了…」

男人眉頭一皺,道,「你先穿好衣服,一會兒跟我們走一趟,我們到處看看。」

說罷,男人在卧室里繼續尋找,而另外四人則去了其他地方。

牧珩穿好衣服後,跟着檢查完的五人,一起去了異變管理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