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真不想當教主
我真不想當教主 連載中

我真不想當教主

來源:google 作者:南宮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南宮滅 奇幻玄幻 慕容雨涵

總有刁民想害朕,我才不做什麼教主呢!展開

《我真不想當教主》章節試讀:

「我在此宣布,第32任日月教教主,就是南宮滅!」
隨着一位長老喊出這個結果的時候,南宮滅被一群人簇擁着推上了高台。
南宮滅銀色的發梢隨着微風不斷飄動,腰間的詛咒黑刀修羅鬼煞散發出了陣陣的轟鳴聲,彷彿是在迎接教主的登基一般。
下方無數的女子看着高台上面的聲音為之傾倒,得此之夫,何欲何求?
「教主!我要給你生猴子!」
「我也要!」
……
面對如此之多的歡呼聲,南宮滅不耐煩的扣了扣耳朵,他完全是在不願意的情況下在被推到了這個位置上。
在隨意的打發了兩句之後,南宮滅便準備要離開這裡,然而就在他剛轉身的那一刻,一把冰冷的刀尖頂在了自己的喉嚨上。
「孤影?!」
突如其來的變故,也是讓南宮滅一愣,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正是日月教的七大護法之一,孤影。
「你只不過就是繼承了老教主的血脈罷了,配成為教主?」
「我……」
沒給南宮滅解釋的機會,猩紅的血液漸染到了周圍的空氣當中。
南宮滅喉嚨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溫熱的液體不斷的噴涌而出,腰間的黑刀吸收了南宮滅的血液變得更加陰森。
「只會坐享其成的人,不配坐在這個位置!」
南宮滅想要轉過頭,他想要尋求下方人的支持,但不知何時,所有人都是換了另一張面孔。
「明明什麼都不懂,憑什麼當教主?」
「趕緊去死吧,日月教不需要這種混吃等死的人。」
「就是,他真的自己當成人物了?」
……
所有人的質疑和謾罵,直接摧毀了南宮滅內心當中的最後一道防線,整個人都是處在了一個瀕臨崩潰的邊緣。
「我沒有!!!」
南宮滅猛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不停的喘着粗氣,冷汗也是從臉頰上面滴落到了被上。
「是夢么?」
南宮滅低聲呢喃了一句,床頭邊的黑刀修羅鬼煞在這個時候顯得格外陰沉。
自從南宮滅拔出了黑刀,當上教主,基本上每周都會做一次這種夢,一直以來,他都想要拜託這個束縛。
在別人看起來,教主這個身份不可多得,但對於南宮滅來說,這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尤其是在黑刀吸收自己血液的情況下,他必須殺死更多的強者來反哺黑刀。
尤其是在殺了幾位天階強者之後,那些地階、人階的修道者和武者,已經滿足不了黑刀的胃口了。
坐以待斃,一直都不是他的個性。
「是時候找機會離開了。」
南宮滅暗自喃喃了一句,剛準備掀開被子,旁邊溫熱的觸感讓他不由得打了一個激靈。
「嗯~哥,起來這麼早幹嘛~」
從被裡鑽出一個金色短髮的腦袋,藍色的異瞳中還帶有一絲從睡意中蘇醒的朦朧。
花影海順勢爬上了南宮滅的身上,貪婪的吮吸着後者清晨散發出來濃郁的氣息。
「我說啊,你能不能離我的身體遠一點?」
南宮滅一把提起了花影海嬌小的身體,作為七大護法中年齡最小的一位,她整個人完全就是一個蘿莉的樣子。
「有什麼關係嘛,又不是沒有看見過。」
花影海掙脫了南宮滅的控制,手臂之間環抱在了南宮滅的脖子上,別看她一副變態的樣子,但實力卻已經達到了天階。
一想到這裡,南宮滅都不由得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明明是父親撿回來的,天賦跟他卻是不相上下。
「你抱歸抱,為什麼還要在我身上蹭?」
南宮滅白了一眼身上的花影海,用着嫌棄的口吻問道。
「我這是在利用自己女人的魅力。」
「早上是男人最興奮的時候,一想到我可以和哥哥一起步入……」
「給我滾下去!」
南宮滅剛想要用自己之前學的體術把這個變態妹妹給扔出去,房間的大門直接被推開了。
一襲紅色的旗袍吸引了在床上兩個人的注意力,修長的雙腿剛剛邁進來,南宮滅便聞到了這身為女人的韻味。
七大護法之一,紅衣。
「啊嘞,抱歉打擾了。」
紅衣看着眼前的情景,剛邁入的右腳也是退了出去。
「稍微提醒一句,她可是你的妹妹。」
說著,紅衣做出了一副抽泣的表情,似乎是在惋惜着什麼,緩緩的關上了房門。
「等一下!不是你想的這樣!」
「好啦,你就從了我吧哥哥~」
紅衣聽着從房間裏面傳出的慘叫,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緋紅,似乎是感覺到了害羞一般。
30分鐘後,坐落在南陸中心的日月教會議大廳,日月殿內。
「哦吼吼,年輕真好啊。」
紅衣看着還沒有緩過來的南宮滅,不由得調侃了一句。
「咳咳,青衣呢?他怎麼還沒到?」
南宮滅尷尬的咳嗽了兩聲,慌亂的轉移了話題,他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討論下去。
「那個……青衣護法因為在東陸扶老奶奶過馬路,被聖教認為圖謀不軌,給抓起來了。」
站在南宮滅身後的侍女解釋了一遍,因為這幾天南宮滅一直在查找當年殺了他父親的天選者,教內的事情,並沒有參與。
「那是肯定的,日月教和聖教素來不和,他們想要統一大陸,就肯定要想盡一切辦法剷除我們。」
沒有理會紅衣的話,南宮滅看了一圈周圍,七大護法,只有紅衣和花影海還在。
因為聖教的原因,現在日月教教內可以說是沒有多少的經費,而這些護法基本上是去別的大陸賺錢了。
無論日月教幹什麼,都會被聖教派人暗中的破壞,在他們的眼裡,日月教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存在。
「二位,其實,我有個想法一直都沒有說。」
南宮滅猶豫了很久,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目光看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的兩個人。
「哥哥是有什麼養家糊口的辦法了么?」
「可以啊,這麼多年的教主沒有白當啊。」
聽到兩個人的期望,南宮滅尷尬的搓了搓手,儘管他不想打擊這兩個人,但,修羅鬼煞的詛咒,加上為自己的父親報仇,不得不這麼選擇。
「我打算退出日月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