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真的是來退婚的啊
我真的是來退婚的啊 連載中

我真的是來退婚的啊

來源:google 作者:財源滾滾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風 秦竹清 都市小說

「我是來退婚的,把定親信物還給我!」她傲嬌的瞥唐風一眼:「退婚?想的美,當本小姐是什麼?」她手中一把匕首一上一下的拋着:「你要退婚?還是想當太監?」她眼淚汪汪楚楚可憐柔柔弱弱拿着半個雞腿:「寶,你這樣很不好,可是我吃得少,求你不要跑……嗝!」「……」唐風徹底要崩潰了!他真的是來退婚的啊!展開

《我真的是來退婚的啊》章節試讀:

「一口一個瘸子,老子就讓你變成瘸子。」唐風冷笑一聲。

聞言,姜子峰勃然大怒,面目猙獰:「我要了你的狗命!」

說著他掙扎着就要起來。

啪!

就在這時,一道響亮的巴掌聲,響徹在走廊上。

唐風站在姜子峰面前,面色淡然的看着他:「繼續罵,罵一句,老子賞你一巴掌。」

姜子峰哪裡受過這種屈辱?

他情緒無比激動的瞪着唐風,破口大罵。

啪!

又一巴掌落下。

姜子峰只覺得耳朵一陣嗡鳴,同時嘴巴也是疼的失去了知覺。

一口血也是混雜着一顆牙吐了出來。

「再不滾,你這條腿也別想要了。」唐風眯了眯眼。

接觸到唐風那雙冷冽的眸子,姜子峰頓時被震懾住。

那雙眼眸之中所充斥的冰冷,竟然讓他心裏湧出恐懼的感覺!

一時間,到了嘴邊的話也是生生咽了下去。

見狀,唐風搖了搖頭:「可以滾了!」

隨後也不管姜子峰,摟着無力的秦竹清一瘸一拐的朝着房門走去。

不過此刻,唐風微微撇眼,看見秦竹清正盯着趴在地上哎呀叫喚的姜子峰,靠在他身上的柔軟身體也僵硬了幾分。

唐風眼睛微微眯了起來,徹底走進了房間!

砰!

房門關上,唐風就感覺兩條火熱纖細的藕臂迅速環繞在了他的脖頸上。

柔軟的嬌軀,緊緊貼在他身上,並且不停的蹭着,彷彿要將唐風給纏死。

還湊到唐風耳邊,急促的呼吸中,吐氣如蘭:「快愛我……」

誰知道,唐風忽然一巴掌,不解風情的將秦竹清推了開去。

力氣有點大,秦竹清驚叫一聲,直接退出去數米遠,然後仰倒在了床上。

掀起的一陣風,讓裙子飄揚。

如此火辣的場景,唐風卻雙眼清澈,內心更是毫無一點雜念。

秦竹清躺在床上,就不動彈了,彷彿睡過去了一樣。

唐風搖了搖頭,然後慢條斯理的點燃一根香煙,抽了一口。

看向床上躺着的尤物,又看了看放在對面木架上的女式包,包上有一個小孔,裏面還有反光。

小孔從木架上的角度,可以對着整個房間。

看到這裡,唐風嘴角微翹:「別裝了,你根本沒有被下藥。」

躺在床上的秦竹清沒有動的意思,一雙大長腿,正掛在床邊上,倒是有些白的晃眼。

唐風再度說了一句:「那個姜子峰也是你找來的吧?」

這一刻,躺在床上裝睡的秦竹清,簡直羞地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怎麼被這小子給識破了?

她覺得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啊!

身為浩瀚集團的總裁,新時代的女青年,她怎麼可能接受老一套的包辦婚姻。

當唐風給她打電話要見她的時候,秦竹清就直接跟她父母說,要退婚。

沒成想,什麼都依她的父母,卻忽然就變臉了,尤其是她老爸,竟然急眼了要跟她斷絕父女關係。

她母親更狠,直接要以死相逼!

那一刻,秦竹清離家出走的心思都有了。

沒辦法,秦竹清就動了些心思,叫姜子峰這個跆拳道黑段的高手嚇唬唐風,唐風要是望風而逃,那就是膽小如鼠,連她都保護不了。

她父母知道唐風這般膽小,肯定也對這門婚事不滿意,退婚就好說了!

萬一姜子峰都沒有嚇退唐風,她假裝被下藥,再讓唐風這小子色心大起。

然後……乘人之危的小人人品,就要全部記錄在她事先放好的攝像頭上。

可是……怎麼就失敗了呢?

雖然被識破了,但是秦竹清都不敢起來,這……大型社死現場啊!

於是,秦竹清只能咬牙,羞紅着臉,裝到底死扛!

唐風忍不住有些好笑:「被識破了,還不起來?」

秦竹清假裝沒聽見,繼續裝睡。

唐風呵呵笑了兩聲,然後邁着一條因為受傷,且不太靈光的腿,走了過去。

聽到腳步聲,秦竹清心裏祈禱:「唐風,一個大美人躺在床上,你要是不碰我一下,還是男人嗎,本小姐鄙視你!」

就在這一刻,秦竹清就感覺唐風捏住了她的胳膊。

一下子將她拉了起來。

秦竹清心頭一橫,直接雙手就纏上了唐風的脖子。

猝不及防的唐風,頓時被秦竹清的胳膊給拉了下去。

頓時,唐風壓在了秦竹清的身上,只見秦竹清吐氣如蘭,一雙美眸透着迷離,小臉通紅,簡直勾人勾到了極致。

特別是從她身上散發出的清香,就像是迷亂人心神的特效藥一樣。

「喂喂喂,別亂摸啊!」

感受到兩隻小手在他身上摸來摸去的,唐風的手都有些不受控制了。

他的心境已經足夠強大,一般女人,還真難輕易攻破。

特別是創立龍殿,橫掃國外戰場這些年,不知道敵人用過多少次美人計。

就連龍殿內那幾個妖精,也試圖勾引過他。

但對他而言,都沒什麼用。

沒想到剛回來的第一天,他竟然就被一個女人弄的有了反應,不得不說,他這個未婚妻,的確是太誘人!

此刻,秦竹清的體內就像是有一個大火爐,將她身上的香味完全激發出來。

這個時候他要是還無動於衷,還能是個正常男人么?

只是,已經洞察了秦竹清是假裝的,自然明白,這妞絕對沒安好心!

唐風只能壓下內心騰騰燃燒的火焰。

盡量剋制自己腦子裡諸多不可描述的想法。

深吸一口氣,雙手撐在床上,直接睜開了秦竹清的糾纏。

拉開了一些距離,這一下子,秦竹清的美,唐風卻看的更清楚了!

秦竹清的身上,穿着一身純黑絲邊裙,映襯的她更白,露在外面的肌膚上,也是透着粉紅。

只是那肌膚,完全看不到任何一個毛孔,細膩無比。

也就在這個時候,秦竹清開始脫他的衣服,搞的唐風差點控制不住自己。

急忙壓住秦竹清亂動的手,而他另外一隻手,直接向著秦竹清的心口襲去!

下一刻,他抓住了秦竹清戴着的那顆紅寶石。

入手一片溫熱,上面都是秦竹清的體溫。

這……是父母留給他的!

而此刻,唐風被逗弄出的旖念,徹底消失了。

看到紅寶石,他就彷彿看到了父母。

而這,也是除卻那個小盒子之外,父母留給他僅存的幾個物件了。

沒想到這次剛來江北,退第一個婚,就有所收穫。

躺着的秦竹清,眼看唐飛快要被自己攻陷防禦,要陷入她設計的陷阱。

尤其是,看見唐飛的手都襲擊過來,秦竹清的就露出了勝利者般的表情。

但是,沒想到唐風居然是……拿她心口上的紅寶石,而且……看的痴迷!

這一刻,秦竹清再也忍受不住,一向對自己容貌身材極其自信的秦竹清,感覺到了一種侮辱!

瞬間怒了:「唐風,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