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真的是貪官,她們卻說我是忠臣
我真的是貪官,她們卻說我是忠臣 連載中

我真的是貪官,她們卻說我是忠臣

來源:google 作者:盛夏梅酒叮噹兒響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盛夏梅酒叮噹兒響 陳平安

陳平安意外穿越到高武世界,綁定大貪官系統一個千夫所指之人,背地裡把自己的錢財分散給窮苦百姓身後背負千古罵名,身前兼濟天下知道真相的女帝沉默了知道真相的佳人落淚了知道真相的黎民笑了,笑謝蒼天,他們真的有愧有陳大人滿朝皆佞臣,得罪就得罪,我陳平安依舊過的瀟洒自在展開

《我真的是貪官,她們卻說我是忠臣》章節試讀:

皇宮深處。

夏清天坐在鏡子面前,看着鏡子中的自己,眉宇間閃過一絲憂愁。

「陛下,暗衛來報,陳平安貪了一百萬兩。」

一道清冷的聲音在夏清天的耳邊響起,夏清天眉頭一皺,眼神中閃過一抹寒意,冷聲道:「好一個陳平安,剛當上狀元,便貪了一百萬兩,真的也當朕是個昏君啊。」

夏清天的心中不由的閃過一絲心疼。

陳平安是個千載難遇的人才,不然夏清天也不會說出天下才氣十斗,陳平安獨佔九斗這樣的話語,雖然有些誇張,但不否認對方的才華,關鍵身世清白,非是世家子弟,所有夏清天願意給對方一次機會。

但事實不盡人意,第一次,就讓自己這般失望。

貪可以,但也不能把自己當作傻子吧。

五官員府中幾斤幾兩,自己是一清二楚。

夏清天的眼中閃過一絲不解,對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試探嗎?

但憑着對方的才智,不可能不知道,但為何還要這般有恃無恐。

夏清天明媚的雙眸閃過一抹迷茫,輕聲說道:「白鹿姐姐。」

空無一人的房間里,一道身材婀娜多姿但卻冷若寒霜的女子突然出現。

但是看到夏清天的那一刻,冰冷的氣息瞬間煙消雲散,笑道:「陛下。」

夏清天無奈的笑道:「白鹿姐姐,你叫我陛下我還不習慣呢,還是叫我小青吧。」

白鹿微微搖頭,看着夏清天俊美的面容眼神中閃過一抹心疼,輕聲道:「禮不可廢,陛下,新狀元你打算如何處理。」

夏清天微微思索了片刻,沉聲道:「白鹿姐姐,你也知道了,一百萬兩,你去看看對方有何打算,陳平安是個人才,如果可以,可以給他一次機會,如果不能為我們所有,那就……」

「是。」

白鹿的眼神中閃過一抹寒意,隨即身形消失在夏清天的眼前。

夏清天略帶疲倦的揉了揉自己的頭,眼神中閃過一抹不忍。

世人言,皇權在握,自是一種至高無上的風采。

可當夏清天坐上了這個無數人夢寐以求的位置,她才知道其中的悲涼,朝廷之上,官官相護,狼狽為奸,奸臣當道,異黨相伐,江湖,世家,剝奪民脂民膏,為禍一方,各地藩王割據一方,擁兵自重,狼子野心,路人皆知,在外,眾多國家,也在等大夏亂起來。

她不甘,她又如何不知,但她一介女兒身,只能小心翼翼的隱藏自己,暗地中發展自己的勢力。

每走一步,她便要權衡十步,百步,在這個天下之間,無論是宗門世家,還是朝廷百官……自己成為了人人皆唾棄的昏君,是謹慎,是怯懦,夏清天也早就拋棄,她只要大夏永昌,至於自己死後的千夫所指,她當一力承擔。

她大夏好不容易出現了一位天縱之才,夏清天真的不希望親手毀掉對方。

也罷也罷,看着死寂的宮殿,夏清天的眉宇間不知道封鎖了多少惆悵。

…………

不久,白鹿的身影便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陳平安的小院里。

看着殘破的小院,白鹿的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明了。

生活在這種地方,貪財也是應該的。

只是下一刻,白鹿的眸子微微一冷,身形一閃進入了小屋中,看着空無一人的小屋,白鹿喃喃道:「劍意。」

白鹿看着空空蕩蕩的箱子,清冷的眸子中閃過一抹殺意。

小官,巨貪,留之,無用!

白鹿從手中突然出現一張符紙,符紙無火自燃,化作一道清風,朝着遠方飛去,白鹿身形也跟着一同前往。

良久,白鹿的停下了身形,看着不遠處一身黑衣的陳平安,將碎銀放在窮苦人家門前,心中有些不解。

便悄無聲息的跟在了陳平安的身後,看着對方挨家挨戶的將碎銀放在窮苦人家門前,幾乎把整個京城游完,才將手中的錢財散完。

陳平安看着兩手空空的自己,抬頭看着夜晚的漫天繁星,最近露出了一抹自豪的笑容,自言自語道:「取之於民,用之於民,要是老祖宗知道我這般用他的辦法,不知道是該哭該笑。」

陳平安拍了拍手,伸了個懶腰,喃喃道:「這下子應該夠這些窮苦人家吃頓飽飯,換件新衣了,這個世道太亂了,皇朝的百姓生活都這般,不知道京城之外的百姓如何了。」

「算了算了,能幫一些是一些吧,興亡之間皆是黎民苦,完事,收工,回去睡覺。」

白鹿眼神複雜的看着繁星之下憂國憂民,身形有些勞累的身影,心神不由的一愣,喃喃道:「興亡之間黎民苦,你……」

…………

而此時,太傅家中,年逾古稀,滿頭斑白的老者看着手中的消息,心中閃過一抹心疼,喃喃道:「孩子啊,老夫好歹也算是你半年之師,你不應該是這樣啊,你貪就算了,為何要貪這麼多,陛下可不是你想像中的那般,你讓老夫如何保你。」

…………

皇宮深處,夏清天看着神色複雜的白鹿,輕聲問道:「白鹿姐姐,結果如何?」

白鹿面色複雜的說道:「陛下,陳平安貪了,但也可以說沒有貪。」

夏清天微微一愣,眼神中閃過一抹思索,什麼叫貪了卻沒有貪。

白鹿將自己看到的,一點點向夏清天彙報。

夏清天微微愣神,喃喃道:「興亡之間皆苦百姓……所以你寧願千夫所指,也要讓百姓過的好點嗎……」

夏清天的眼神中閃過一抹精光,像是在某一刻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

陳平安如此,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

寧願背後千夫所指,也要身前一往無前。

夏清天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對着身前神色複雜的白鹿,輕笑道:「白鹿姐姐,你說陳愛卿家徒四壁,還漏風,我賞賜他一處豪宅,不過分吧。」

白鹿微微一愣,小聲道:「可是……陛下,他確實貪了國庫的錢……」

夏清天不以為然的揮了揮手,解釋道:「錢就算是進了國庫,我也掌握不了,還不如像陳平安做的那樣,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就算是我給黎民百姓的點點心意,等我們成功了,我一定要讓大夏全國人民過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