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只是想來找敏姐姐的
我只是想來找敏姐姐的 連載中

我只是想來找敏姐姐的

來源:google 作者:馬爾列島的十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小七 百里沉耀

1V1,架空女主在古代現代開會穿梭,男主也是,不過兩個人都沒有記憶哦很好玩的希望讀者寶子們可以繼續讀下去男主會變成大渣男!其中,男二差一點點上位嘿嘿展開

《我只是想來找敏姐姐的》章節試讀:

「玩家楚小七,恭喜你已經通過系統的考核,還有兩分鐘就可以通往你指定的架空歷史朝代之一了。」

「祝你玩得愉快,到達目的地之後你需要儘快支付快捷費用兩百體驗幣。」

「溫馨提示一,最好不要逾期,否則玩家將會在架空朝代的世界裏受到懲罰,嚴重的話可能小命不保哦。」

「預祝007號玩家楚小七玩得愉快。」

「嗶——」

伴隨着一陣清脆的電子聲音,楚小七悠悠轉醒過來,她緩緩睜開了雙眼,看向這個陌生又熟悉的世界。

她從沒有來過這裡,但是對一切卻又十分的熟悉。

這是因為她曾經在夢裡見到過,和現在看到的一模一樣。

楚小七第一次夢到這個夢是在半年前,一開始也沒有在意,只是後來每天晚上都會夢見一模一樣的場景,楚小七忍不住好奇了起來,決定去追尋這個地方。

經過了半年的時間,楚小七奔波到了世界各地到處打聽,終於在K國找到了相關的系統,但是有個壞處。

這個系統在國內只有一少數的人知道這件事,所以K國把價錢哄抬的很高,楚小七打工掙了半年的錢才湊夠了首款,讓領班同意自己進去體驗一回。

楚小七太激動了,也沒有好好的看看合約上的條款,等到她進去才知道,原來進入虛擬世界是要付出代價的。

這個代價就是錢!

不過這個錢可不是人民幣了,而是需要玩家在指定的一個世界裏通過完成系統的任務才會給的「體驗幣」。

不過楚小七既然來了這裡,就不會後悔,她可要好好體驗一番。

「叮咚,系統提示,為了照顧玩家的遊戲體驗感,特意將架空王朝一所有用的到的資料發到玩家的腦子裏面了,玩家不用擔心自己對於這個世界一無所知了。」

楚小七點點頭,誇獎這個系統說:「喲,沒想到你還挺細心的嘛!不錯,應該加雞腿。」

「玩家完成任務一,獲得體驗幣55個,請玩家再接再厲。」

嗯?楚小七滿肚子問號,自己剛剛是完成了什麼任務?為什麼這就給了她這麼多的體驗幣?

難道是因為自己剛才誇了一下這個系統?

那這也太容易了吧?

不對,那個領班那麼精明,說了半年才同意讓我進入這個世界,怎麼會把遊戲設置的這麼簡單呢?

她還是想先問清楚遊戲的規則,免得一不小心就犯了規,被踢出局就不好了。

「誒,你好,遊戲規則是什麼呀?怎麼樣才能獲得體驗幣呢?你都跟我好好講講吧。畢竟我花了這麼多的錢,問個問題總是可以的吧?」

這錢不能白花呀!

「你好,楚小七玩家,我是負責你在這個世界的系統,關於這個遊戲的規則,每一個玩家進來都會有人給他們講清楚的,這不是我該負責的事情。」

「啊這,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嘛?」

楚小七想起來他準備進來個世界的時候,領班是又在她的耳朵旁邊說著什麼話,可惜自己當時只顧着趕緊進來了,完全沒有聽清領班說的話。

「溫馨提示,每個玩家一天只有三次溫馨提示的機會,用完就沒有了,楚小七玩家,你還要繼續使用溫馨提示這個功能嗎?」

這是什麼破規則,一天只有三回,那萬一麻煩都集中在了一天怎麼辦?

楚小七決定不用了:「算了,先留着吧。」

楚小七想着自己剛剛才來到這個世界,不能這麼快就沒有底牌,還是小心為上。

「那我現在在哪兒?我需要做什麼?」

「楚小七玩家,你在沉耀王家中,你是北仁王送來和沉耀王聯姻的郡主,昨天是你來到沉耀王王府的第一天,但是沉耀王被大王召到皇宮下棋了,預計今日晌午回來,你的任務是讓沉耀王惱怒,完成任務後,系統會獎勵你65個體驗幣。」

啥?

她沒聽錯吧?

自己是剛到沉耀王王府的一個別的封地的一位君主,來這裡的第二天就要把這裡的老大給惹毛?

這個任務,自己能不能不接啊?

這也太冒險了吧?

「楚小七玩家,現階段你不能不接系統給你分配的每一個任務,因為你的體驗幣少之又少,如果你沒有接任務會直接把你打回到現實世界,但是你接了任務卻導致任務失敗的話,只是扣除相應的體驗幣即可。」

楚小七點點頭,覺得這個規則還挺合理的。

接就接吧,大不了罰幾個體驗幣而已。

「哦,對了,如果我沒有讓沉耀王生氣的話,你要扣除我多少個體驗幣呀?」

「65*2=130,你好,如果這個任務失敗的話,楚小七玩家,需要扣除你130個體驗幣。」

轟隆隆——

楚小七心裏響了一聲巨大的雷。

系統這道冰冷冷的聲音竟然對她說要雙倍的體驗幣!

真黑啊!

楚小七原本想出口問問能不能便宜一些,可是腦子裡響起了一道聲音——不能討價還價,否則扣除體驗幣!

行吧,真是怕了這個破系統了,她倒要看看,這個遊戲體驗感到底如何。

不過,準備開啟任務的楚小七還是怕死的問了一句:「我會被這個世界的人弄死嗎?」

系統冷冰冰的聲音又響了在了她的腦子裡:「不會的,只要還有一口氣,你就可以用體驗幣進行復活,不過你只有三次使用體驗幣復活的機會,請玩家謹慎使用。」

「啊……怎麼又是三這是個數字!」

楚小七不滿地撇了撇嘴。

機會確實還是有點少,但是為了顧及玩家的體驗感,也算設計的可以。

楚小七躺在床上思考怎麼樣才能讓沉耀王生氣,而且還不至於遷怒到她的身上。

想來想去,翻來覆去。

楚小七還是沒有想到有什麼好的法子,這半年,他都只顧得上賺錢了,沒怎麼玩過這種需要智商情商雙雙在線的遊戲了。

「扣扣扣——」

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楚小七趕緊從床上爬了起來,規規矩矩地坐好了。

「進來——」

楚小七見到來人是個丫鬟,頓時鬆了一口氣。

說實話,她在遊戲外面有社恐,幾乎沒有和陌生人說過話。

「飯菜放這兒了,自己來吃!」丫鬟的語氣像是吃了槍葯一樣。

楚小七滿臉問號。

自己不是主子嗎?怎麼一個丫鬟都這麼趾高氣揚的同自己講話!

自己是惶恐沒錯,可是她不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連一個丫鬟都教訓不了的話,她楚小七以後可怎麼在沉耀王王府里繼續混下去。

想到這裡,楚小七臉色一沉,秀眉微微蹙起,似笑非笑地說:「你叫什麼名字?為何這麼大的脾氣?」

楚小七內心打着一個好算盤,知道了名字以後再報復也不遲,自己現在的首要任務是趕緊惹沉耀王生氣。

剛才趾高氣揚的丫鬟此時不但沒有一絲害怕的表情,反而嗤笑道:「我是沉耀王妃的貼身侍女,哦,我忘了,你是沒有見到我們家王妃吧?所以才不知道我是誰,不過沒關係,你很快就不用在府里待着了。」

楚小七現在知道為什麼反派死於話多了,這個王妃的侍女腦子好像不太好使呢。

楚小七決定懟回去。

什麼呀,不就是一個侍女嘛!有什麼好囂張的。

「你這個賤婢也敢這麼對我說話?夏雪,過來掌她的嘴!」

系統給的記憶真好用,要不然楚小七還不知道她的門外站着一個侍女呢。

「是,小姐。」夏雪聽到她家小姐的呼喚之後就衝進門內,挽起了袖子,一手捏着這位挑釁她家小姐的丫鬟的下巴,一手使勁地扇丫鬟的臉。

「**——」

丫鬟貌似已經被扇傻了,整個人只是眼珠子瞪大了,沒有一點反抗。

「放開我!你這個賤人,竟然敢打我!我要讓王妃來治你的罪!」被打的丫鬟此時突然反應了過來,臉上也是火辣辣的疼,開口便罵楚小七不要臉。

「小姐,還接着打嗎?」夏雨張口問道。

「打呀,停下來幹什麼?她剛剛罵你主子你沒聽到嗎?」楚小七回答夏雨。

夏雨連忙解釋說:「不是,小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不是心疼她,是夏雪的手疼了。」

「啊,那你快停下來吧,要是因為這個丫鬟而弄疼了自己的手可就得不償失了。」

「好的小姐。」

夏雪聽話地放開了這個丫鬟的臉。

這才剛放開,楚小七已經看到眼前的人的臉腫起來了,估計一時半會應該不會消下去的。

那,丫鬟口中一直提到的王妃應該會很生氣吧。

要是王妃生氣了,肯定要向王爺告狀,那——

嘿嘿,讓「沉耀王生氣」的這個任務不就完成了嗎?

是這個不長眼色的丫鬟自己上趕着來找晦氣的,這可不是她想這麼做的。

丫鬟挨了她一個側妃的打,覺得丟人,捂着臉便跑了出去。

不一會兒,獨孤婷被吵到了,門外響起了丫鬟的聲音,真是吵得慌。

不過,楚小七倒是異常興奮——馬上就能完成系統給自己留的第一個任務了,她看可要好好地完成才是。

楚小七聽到了吵鬧聲,不慌不忙的出了門,一出門就看到了穿着華麗的一位女子。

身形窈窕,臉上略施了粉黛卻給人一種純凈的感覺,一身紅彤彤的衣裳襯得人更加的嬌媚可人了。

「王妃,就是她!她辱罵您!說您不得王的寵愛!」

獨孤婷看見剛被自己打了的丫鬟捂着自己的臉向現在這個美人身邊告狀。

王妃是個急躁脾氣,聽了這個心裏立馬火起來了,看向楚小七說:「喲,妹妹昨日才來到府上,今日就向姐姐我示威了?春和可是姐姐的陪丫鬟,妹妹再不喜歡姐姐,也不應該這麼對春和吧。就連姐姐我,平時也是捨不得打春和的。」

楚小七暗叫一聲不好,這個女人看起來沒有那麼簡單,一開口就把她的路給堵了個徹徹底底。

「王妃姐姐說的哪裡話,妹妹是不敢討厭姐姐的,可是姐姐的侍女如此出言不遜,還污衊沉耀王,妹妹想着不能讓一個侍女壞了我們王府里的好名聲,這才賞了她幾個巴掌,姐姐這是心疼了?」

原來那個侍女叫春和。

楚小七不緊不慢,繼續說道:「不過,要是心疼就應該管好自己的侍女,這要是讓王聽到了,可是要掉腦袋的。說不定還連累姐姐呢!」

「你說謊!我什麼時候污衊沉耀王了!」春禾臉都紅了,不知道是被氣得還是被打的。

「春禾,你還不承認嗎?非得我告訴王妃姐姐你到底說了什麼壞話才肯承認?好,那我便說出來!」

楚小七似是有些猶豫的樣子,過了一會兒才開口:「姐姐,春禾剛剛在妹妹的房中說,『王是因為身體有隱疾昨日才沒有去姐姐的房中的,迫不得已才來的妹妹房中——』」

「大膽!竟敢這樣說王,妹妹你可要好好想想,到底是不是春禾說了這樣的話,如果沒有,我就告訴王是你說的!你覺得王會怎樣處置你呢?」

楚小七之所以說出這樣的話,是因為昨日是王妃和自己同時來沉耀王府的日子,可是王沒有去王妃的房裡,反而來了自己房中。

這件事是王妃的痛處,她命令下人不能提及此事半句。

昨天就因為陳老媽亂嚼舌根被春禾告了狀,王妃打了陳老媽的閨女春玉好幾大板。

等到晚上陳老媽回到房間,發現自己的女兒春玉竟然遭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內心是有苦說不出,有怨不敢言吶!

陳老媽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王妃不敢打自己,因為她還要照顧王的飲食起居,如果挨了板子怕是王爺要怪罪她,所以就只好打他的閨女了。

楚小七在房裡想怎麼應付王妃的時候就看到了這些信息。

系統把沉耀王府裏面的人物關係都告訴了她,她好好地梳理了一番。

獨孤婷拿着一個手帕,擋着臉,假裝自己很不好意思,說道:「自然是真的,王爺身體有沒有隱疾妹妹還不知道嗎?昨個晚上——算了,妹妹是有證人的,不信姐姐可以叫陳媽媽來過問,看看春禾有沒有這樣說。」

楚小七看到了王妃臉上露出的擔憂,一看就是將信將疑。

她在心裏打了個賭,陳老媽肯定會出了這一口惡氣的,因為,陳媽媽說閑話就是春禾告訴了王妃的。

「陳媽媽,方才您是不是聽到了春禾在我的房間里詆毀王爺?說王爺哪個不行?」

陳媽媽看向自己,有一瞬間的錯愕,不過馬上就恢復了正常,開口說:「是的,王妃,春和姑娘確實這麼說了,當時我想告訴您的,可是我見楚妃在,肯定會為王妃分憂的,就沒再多管閑事了。」

「你——你胡說!陳老媽,你可不能說謊!你這分明就是騙人的!」春禾情緒激動地喊道。

楚小七小嘚瑟了一會兒,覺得看看王府里的這些人吵吵架,鬥鬥嘴,似乎也挺不錯的。她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空氣十分清新,比她在現代的時候呼吸的空氣好多了。

楚小七沒想到,她這一抬頭,看到了一個身穿墨色衣裳的男子。

呃……春禾這一喊,把男主角都喊回來了?

看來,好戲要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