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最愛的那個人重生了
我最愛的那個人重生了 連載中

我最愛的那個人重生了

來源:google 作者:而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朝 現代言情 顧栩澤

(雙重生+雙向救贖甜寵)(整篇文章都是偏救贖的,顧栩澤楚朝,張沂施放,等等..)顧栩澤為了讓楚朝活下去,還是義無反顧的做着換心臟的準備工作楚朝明令警告他「你要是給我心,你死我也死」二人在重生的世界裏,和身體對抗,和命運對抗,也和身體里以前的自己鬥爭反正說不清誰救贖了誰,所有人都在這場救贖里發揮巨大的作用不過,最後幸好,我最愛的那個人重生了展開

《我最愛的那個人重生了》章節試讀:

深夜,寂靜的海,沉寂的深藍襲滿了整個海面,陰天的海面上,壓抑,彷彿要把一切撕碎吞噬的壓抑。

一艘精美的小型游輪上,彷彿黑暗的逆行者,從黑暗中來,卻又低調的隱在黑夜中。

「你放我走吧。張沂,趁着顧栩澤還沒來,我求你了!」

楚朝(zhao)雙眼含淚,眼眶腫的像個熟透的核桃,頭髮凌亂,狼狽的趴在地上。

曾經楚朝那嬌傲無比的紅裙子,如今收斂着爪牙像一抹蚊子血,破敗的蜷縮在一起,顫抖的聲音止不住的哀求。

試圖逃跑的楚朝再一次被逮住了。

船頂上,海風冷冽。

旁邊四個黑衣保鏢,立着,冷眼看着這一切。

她的面前,站着一個男人,低頭看着趴在地上狼狽的女人。

女人入目就是他筆直的深藍色的西褲,一身高定的西裝,袖口的袖針閃着金屬的亮色,平時最玩世不恭的臉上,此時寫滿了沉穩,不經意間還有些瘋狂。

「放你走?!放你和沐澤華私奔?!楚朝,他顧栩澤哪點對不住你楚朝了?啊!他為你做了這麼多,你竟然腦子裡還在想着那個畜生!!楚朝,你沒有心的嗎?!!」

男人手中握着的紅酒杯,狠狠地摔在地上,連帶着液體,炸裂在楚朝身旁。

「啊!!」楚朝被嚇了一跳,手卻慢慢的移動,摸上了身邊紅酒杯的碎片。

楚朝淚止不住的流下來,白皙的小臉上掛着不屬於她的妝容,看起來那麼的辣眼睛,而那張小臉更顯慘白,手握緊拳頭裡的玻璃,血跡自手裡滲出。

她有嚴重的抑鬱症,身體也大不如前了,只能用着她可以做到的方式反抗。

「哪點對不起我??他顧栩澤哪點都對不起我!!毀了我的婚禮,囚禁我,害死我弟弟,強佔了我的公司,害死我媽,一樁樁一件件我哪點冤枉了他顧栩澤!!」

「張沂,你這輩子就是他的狗,只會為他辦事,貪生怕死,你的父親不是他害的嗎,你還護着他??狗!狗!!!」

楚朝越說聲音越大,彷彿要把這一輩子的憤恨都說出來。

張沂勾起唇,蹲下,直到和她的視線平行,眼裡不加掩飾的嘲諷,喘着粗氣,好像在壓抑着什麼,盡量不和楚朝生氣。

「老子的爹是沐澤華那個畜生弄的,不是他顧栩澤。」

隨即站起來,「還有你不要試圖逃跑,你跑不了,我會把你送去法國的莊園,那裡有法國設計學院的錄取通知書,那裡也有足夠的錢,有新的身份,然後.....我....也算完成任務了。」

目光看向海面,眼裡止不住的哀戚。

你說你值得嗎,和她換了心臟,她替你活,你替她死.....

「呯!!」一聲悶響,一顆子彈穿過張沂的胸膛,血跡暈染,在黑夜彷彿深藍色更深了,打槍的人並沒有一槍致命,像極了貓捉耗子。

不知道哪來的子彈,穿過張沂的胸膛。

這邊的黑衣保鏢聽見槍聲,也立馬掏槍,然而未掏出槍,就被一槍斃命。

一旁的張沂捂着自己流血的地方,看着不遠處發抖的女人,滿眼嫌棄,隨即對着船艙大喊「施放!!七點鐘,六點鐘,三點鐘四點鐘,四人持槍!!」

楚朝看着這邊發生的一切,她嚇壞了,她得了抑鬱症後一點大聲音都聽不得,因為那會讓她害怕,讓她起了自殺的念頭.....

此時她的心不自主的慌,她極力的穩住自己的心,看看張沂,又看向船艙。

船艙的門輕動,子彈就沖門打了好幾槍,一次,兩次。

船艙里的施放想出出不來,一下下有節奏的大敲着門。

張沂看着楚朝又看了看船艙,才回頭望向打槍的地方,黑夜裡一艘游輪飛快的靠近這裡,從船上上來一個五官清秀的男人,一舉一動盡顯成熟。

「沐澤華?呵!」張沂看見來人,嘲諷的笑了。

楚朝看見來人,眼裡一下有了光,立馬攏着自己亂糟的頭髮,即使自己那麼狼狽,她也不想狼狽的見他。

「澤華!!」她踉蹌着慢慢的起來奔向沐澤華。

張沂大喊道「給老子站住,楚朝,站住!!!」

張沂試圖往前走一步,被沐澤華帶來的保鏢看見,一槍打傷了他的腿,張沂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楚朝不聽,只一股氣奔向她喜歡的人。

沐澤華看見沖他奔來的女人眸里也是帶着笑,可是在下一秒女人要奔進他懷裡的時候,他拿出槍抵住了女人的腦袋。

楚朝愣住了,眸里有些難以置信,「澤華...我..是我..我是你的朝朝啊!!澤華...」

「閉嘴!!」一個女人從身後的船上,信步上到這艘二層游輪上。

女人一襲白裙,在黑夜如同月光一般,美得動人心魄,舉手投足清純魅惑。

女人白皙的手臂攀上沐澤華的肩頭,紅唇淡淡親上了他的臉頰。

沐澤華哈哈一笑,沁人心脾,反身又帶了說不出的嘲諷,看向楚朝。

「澤華?你叫我一句我都嫌噁心,朝朝?哈哈哈哈!!若你不被顧栩澤看上,你以為我會放下身段和你在一起,廢物一個,還化着噁心的妝容,真當我喜歡你?我喜歡的是熙楠這樣的女孩子,我和熙楠才是一對。」

「熙楠,你們...你們是一對?那我呢...我算什麼....?」楚朝的眼淚順着臉頰不停的流,她控訴着。

她看着熙楠,美麗耀人,自信,她哭的更厲害了,我本來就是這樣的啊,可什麼時候我變了呢。

楚朝輕摸了下自己臉上的妝....

摸得手上膩膩的,帶着淚漬,這樣是我嗎?

「pong!」

「pong!pong!」

「pong!!」

響了四槍,沐澤華死了四個保鏢,換個方法說,沐澤華的保鏢全軍覆沒,因為沐澤華的位置有遮擋物,所以他並沒有浪費子彈沖他開槍。

沐澤華看着身邊的人一個個死去,絲毫不慌,四個人,消耗了他最後幾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