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敵:從當魔教教主開始!
無敵:從當魔教教主開始! 連載中

無敵:從當魔教教主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作死小郎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作死小郎君 奇幻玄幻 秦君

簡介:(無女主+發展勢力+熱血搞笑爽文)穿越而來的秦君,以卧底的身份加入了南域最大的魔道勢力,三十年後成功當上了教主這時背後勢力竟然要他裡應外合覆滅魔教?這樣的話.....本座不幹了!展開

《無敵:從當魔教教主開始!》章節試讀:

戰場!

六大宗門佔著人數的優勢和日月神教打得難解難分。

可時間推移,加上日月神教精通毒物,暗器等手段,一時間讓六大宗門手忙腳亂,紫府境以下的門人弟子開始節節敗退,而紫府境,元神境這些修士,勝負卻沒那麼快體現出。

一直關注着戰場的空明方丈,皺了皺眉頭:

「這些魔教中人,果然難以對付。」

他明白這樣下去絕對不可行,雖然最終的勝負取決於強者間的戰鬥,可他也不能眼睜睜看着那些弟子潰敗。

空明飛上半空,運轉功法,一尊金身法相便出現在半空,淡淡金光照射在六大宗門的人身上,更是慢慢修復傷勢,一時間也慢慢扳回一點局勢。

「空明,你這禿驢是不是沒把我們放在眼裡?」

兩道人影也出現在了半空。

「玄魔,黃魔,你們竟然還沒死?」

空明有些驚訝的看着這兩個人,似乎他們的出現讓他很是意外。

「廢話少說,讓我們師兄妹看一看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這禿驢有沒有進步!」

說完施展各自功法殺了上去。

轟轟轟!

交手間空間時不時震蕩起伏,三人都是元神境後期,每一招都充滿了莫大的威能,一些勢力強者目光都充滿凝重的看着日月神教所在的地方。

玄冥教。

「老祖,你來找我何事?」

玄冥教教主眼神不解的看着突然出現在眼前的老祖。

「南域的天要變了啊。」

老者沒回答他,看着那沖入雲霄氣勢,喃喃自語的說道。

「老祖,你是說那些氣息?」

玄冥教教主猜測的說道。

「你好生照料教中,嚴加防範,老夫前去查看一番。」

還不等回話,老祖就消失在原地,玄冥教主卻是滿臉擔憂,那發出氣勢的地方,比之老祖的實力可就強太多了。

「老祖啊,你可別死在外面了啊,不然玄冥教的大任我可扛不動啊。」

而飛在空中的老祖抽了抽嘴角,忍住了下去拍死這個不孝子孫的衝動,加速飛走了。

鎮南王府!

鎮南王此刻正在悠閑的喝着靈茶。

「日月神教啊,這一次哪怕渡過難關,恐怕也元氣大傷了吧,不然怎麼對得起本王這一番謀劃呢?」

鎮南王暗暗思索。

「王爺,龍將軍求見。」

「讓他進來。」

不一會,一位身穿鎧甲的中年大漢就走了進來。

「屬下龍且見過王爺!」

「免禮,龍將軍不在軍營操練士兵,來找本王何事?」

「王爺,王府總管拿着您的令牌,趁屬下不在之時調走了三門滅神大炮,屬下追查都未找到去處,所以有些擔心,特來此詢問一二,望王爺見諒。」

龍將軍整理了一下語言說道,粗獷的臉龐上更是閃過一絲睿智。

「嗯?龍將軍莫非本王調動軍營的武器都必須「一一」核實嗎?」

鎮南王一臉不悅。

「還請王爺不要誤會,只是滅神大炮乃帝朝重器,我怕到時候萬一大帝問責,您和我都逃不掉干係。」

見龍且還是不依不饒,鎮南王搖了搖手:

「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如果造成後果,本王一力承擔,你下去吧。」

看着不耐煩的鎮南王,龍且也告退一聲退了下去。

嘭!

身前的桌子頓時四分五裂:

「哼,你不過是個小小的將軍,竟然如此跟本王說話,真是豈有此理啊。」

鎮南王憤怒的低吼道,南域本來是他的管轄之地,後來帝朝派來一批軍隊,名義上為了幫他鎮壓領地內的宗門,可他心裏太清楚了,無非就是為了監督他。

這龍且表面上對他恭恭敬敬,實則對他的命令陽奉陰違,更是有幾十門滅神大炮,自己也奈何不得。

「快了,待本王徹底整合南域宗門,到那時,這南域就由本王說了算了。」

不知想到了什麼,鎮南王也不再憤怒,而是充滿了期待。

西洲,日月神教大長老了也默默的看着發生戰鬥的地方,旁邊的旗主擔憂的說道:

「長老,教內恐怕是發生了大事啊,這股波動距離這麼遠都如此明顯,我們要不要立馬回援?」

大長老也抬頭看了看神教的方向,搖了搖頭:

「教內自有大陣守護,我等無需擔憂,如果面對大陣都守護不了的強者我等回去也是無用,現在主要任務還是好好防範這天魔教。」

「是,大長老,屬下明白了。

紅色旗主點點頭,也想明白了。

天魔教,天魔峰,天魔大殿!此刻也站滿了人影:

「教主,我們何不在他們兩敗俱傷之際出手,消滅他們,以絕後患。」

「三長老你說的倒是容易,你以為我們出現在那裡他們發現不了嗎?就算沒被發現,你確定我們就能吃得下他們,你可別忘記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不說那些正道宗門,就日月神教你不保證他們沒什麼底牌嗎?

當時候別打虎不成反被虎傷,你說是吧,三長老?」

一聲嘲諷的聲音,讓這位三長老火冒三丈。

「膽小怕事,本長老不屑置辯。」

「好了,別吵了,此事本教主早已經有了決斷,天魔老祖已經前往日月神教伺機而動,靜待消息便可。」

主位上的天魔教教主發聲,下面的人也自覺不再言語。

日月神教戰場,此刻戰鬥也陷入了白熱化。

「阿彌陀佛,玄魔,你等二人身上已有死氣,大限將至,不出一段時間老衲不收你們自有天收。」

「空明,我等二人哪怕大限將至,自然也要拉上你墊背,豈不快哉?到那時候我看你懸空寺怎麼在南域立足。」

「那就要看你們兩位的本事了!」

大力金剛掌!

巨大的手掌印,接連轟出,戰鬥繼續焦膠着。

而這一切都在秦君的注視之下。

「這老和尚實力果然強大,竟然能和日使月使打得難解難分,難怪能打敗獅王,可惜這一次來錯了地方,註定埋骨此地。」

緩緩運行功法,一瞬間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現時,已經出現在了空明巨大金身之上。

「劫魔指!」

指影憑空出現,空明還沒反應過來指法就狠狠的擊中在他身上,金身劇烈搖晃,更是產生一絲絲裂痕。

空明心裏一慌,在兩位同級別的修士手中都沒怎麼損傷的金身,竟然被一擊打出裂痕?

他明白如果金身破碎那麼他實力也將失之九八,這到底是何方神聖?

「是你!日月神教教主?」

緩過神的空明一臉難以置信,他想過或許是其他魔教的元神境後期修士,也不相信剛才那一擊是這個僅僅只有元神境中期修為的日月神教教主。

秦君沒理會他,開口對着兩人說道:

「日使,月使,鎮殺這禿驢。」

兩人對視了一眼,也是沒想到教主戰力這麼強大,沒有猶豫,各自使出了自己拿手絕技!

一時間三道強大的武技直轟而來,空明再也保持不住淡然的神色,六大宗門的人全部被拖住,自然也沒誰幫的了他,無奈的他,只能拿出了鎮寺法寶金鐘。

金鐘一出現,就懸浮在空明的頭頂,體積更是增大不少,不停的旋轉,一道金色光幕就出現在秦君等人眼中。

咚咚咚。

攻擊落在金鐘上,強大的攻擊讓這件法寶的光幕暗淡了許多,卻也沒有破碎。

「南域第一防禦法寶,空明你還真是捨得,你就不怕你死了,這件法寶就歸我日月神教了嗎?」

「哼,大話連天,能打破老衲的法寶再說吧。」

又是一道能量輸送到金鐘內,耀眼的光芒再次出現。

「真是烏龜殼。」

秦君搖了搖頭,繼續攻擊,不得不說金鐘確實強大,再加上有能量供應,防禦確實不可小覷。

一聲聲巨響響徹雲霄,一人敵三人,雖然能防禦住,但是也讓空明手忙腳亂,絲毫沒有注意到,一道光頭的人影向他慢慢靠近。

就在他忙於防守之際,一道攻擊在他沒反應過來之前突破金鐘防禦,直接擊中在他金身的的致命弱點上,只是瞬息,幾十丈的金身便直接告破,而空明的氣息也降到了極點。

「是誰!」

空明怒目,五官扭曲,再也保持不住祥和的臉龐,他不明白在這怎麼有人知道金身的致命弱點。

「阿彌陀佛,是我,師叔。」

一身黑袍的光頭和尚走了出來,眼神中滿是陰狠毒辣。

「你是悟念?」

「正是。」

「你最終還是墜入了魔道啊。」

「師叔,魔道,對於弟子而言不過是遵從本心而已,今日送師叔去見佛祖還望不要怪罪,善哉善哉。」

說完便一掌劈了下去。

而秦君三人也看清了一切,原來是日月神教,六散人之一的魔佛和尚出的手,難怪能找到金身的致命弱點,畢竟魔佛和尚以前便是懸空寺和尚,還只是低於這空明和尚一輩,元神境中期修為,也是六散人之中實力強大的人物之一。

「老衲一生以除魔為己任,沒想到最後卻是落得如此下場,

罷了,罷了,看來這便是老衲的劫數啊,阿彌陀佛。」

還不等魔佛和尚的攻擊,空明的身軀就慢慢分解形成一個圓形珠子。

而這一幕讓魔佛和尚大驚失色,急聲道:

「教主,一同出手,這是老和尚的舍利,如果讓它飛走,到時候懸空寺必定再出現一尊元神後期強者。」

早就發現不對勁的秦君立馬甩出魔瓶,強大的吸力,讓舍利再也飛不出去。最後落入了秦君手中。

「教主,請恕罪,屬下來遲。」

魔佛和尚低下頭,他本來可以早早出去,可是大刀宗宗主,提着大刀大殺四方不得已,他才去殺了對方,因為想速戰速決,以傷換傷,現在他的傷勢已是不輕。

「無妨,悟念大師,此粒舍利本教主就賜予你,希望神教再添一尊元神境後期修士。」

「這……悟念謝過教主,願為教主效死。」

悟念雙手顫抖的接過,佛道修行講究的是悟性,而他已經有兩百多年沒突破了,如今這粒舍利,突破之日近在眼前他如何不激動。

「你已經身負重傷,下去療傷吧。」

回頭看了看戰場,魔佛和尚告退一聲,便急沖沖的趕去閉關了。

而秦君再次把目光投到即將結束的戰場上,至於為什麼把舍利讓出去而不是讓吞天魔瓶吞噬製造神血,而是這玩意雖然能量巨大,但是吞噬得來的神血也不會讓一個中期突破後期,最大的作用就是同樣修佛的才能發揮出來,而現在缺少高端戰力的神教,這樣分配再好不過了。

「給我死啊!」

一聲聲怒吼聲,吸引了秦君的注意。

「這莽夫。」

秦君看着已經陷入瘋狂的蠻王,忍不住罵了一聲。

這蠻子本身也不是人族,而是距離南域不遠的蠻人一族,就是蠻族和人族所生的,自從宣誓效忠他後,給予神血修鍊,在自己登位後,更是讓他坐上了護教法王一職。

實力強大,缺點就是戰鬥起來,會狂化,那時候六親不認見人就殺,就現在,他身邊竟然一個日月神教門人都沒有,完全是孤軍奮戰,身上早已經滿身傷痕,對手也被他殺得快要自閉瘋狂。

「這他么是不死的怪物嗎?怎麼都殺不死啊。」

「救救我吧,我一刀劈在他身上,刀都入體半分,他竟然還對着我裂口大笑,我覺得我快瘋了。」

「看他那血盆大口,恐怕一頓得吃好幾個小孩啊。」

「還不快去找元神境強者來幫忙,這人非元神境不可敵啊。」

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元神境修士也已經自身難保了。

「各位,方丈已經被魔教之人殺害了,我等大勢已去,不如集中一個位置突破出去如何?如果僵持下去,必定全軍覆沒啊。」

金槍宗宗主楊林一身血,眼神中恐懼之色一閃而過,但還是假裝鎮定的傳音道。

「那那些弟子怎麼辦?」

一位宗主邊抵擋攻擊邊傳音詢問道。

「林宗主,你要是還想帶着弟子,那麼當我楊某沒說過這話。」

「這…..」

一時間各個宗門的掌權者陷入了糾結。

「各位,不要猶豫了,在不突圍就沒機會了,弟子沒有了可以在培養,我們要是沒了就真沒了!」

楊林再一次勸說。

「好,就這麼定了,不然全死在這。」

「本宗也不管了,大不了回宗封山便是。」

一瞬間四位宗主,全力擊退敵人朝同一個地方突破而去。

「哪裡走!」

日月神教眾人也是愣了愣,怎麼直接就跑了呢,你們弟子門人還在這呢,運轉功法直接追了上去。

而逃跑的四位宗主之一楊林,卻突然以不合常理的速度獨自一人逃跑,瞬間把眾人甩在身後。

「楊林,你這狗東西,不得好死。」

此時的幾人終於明白被耍了,這楊林使用速度法寶逃離,把他們甩在身後斷後,真不是人也。

而日月神教眾人也只能看着他離去,只能把剩下的三人再一次圍了起來。

「速戰速決,那個人本教主去追。」

半空中傳來秦君聲音,人已經以極快的速度疾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