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無敵戰王秦惜楊辰
無敵戰王秦惜楊辰 連載中

無敵戰王秦惜楊辰

來源:外網 作者:笑傲餘生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笑傲餘生 都市言情

白茫茫的雪路而去,揚起陣陣飛雪,後排座位上的青年,不着痕迹的揉了揉有些發紅的雙眼。在吉普車後面,是黑壓壓的人群,統一的軍綠色戰服,一眼望去,無邊無際。此刻,他們都是五指併攏,中指微接太陽穴,與眉齊高,濕潤的雙目,一概凝視漸漸遠去的吉普。「恭送戰神!」「恭送戰神!」......忽然間,所有人齊聲吶喊,如同一波又一波的浪潮,震撼天地。開車的大漢,名為馬超,發紅的雙目掃了眼後視鏡中的青年,滿是不舍道:「守護,您真的要離開嗎?」青年本名楊辰,入伍僅僅五年,便立下汗馬功勞,功勛卓越。二十七歲,已經成為有史展開

《無敵戰王秦惜楊辰》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五年不見,秦母風韻依舊,樣貌幾乎沒變。
數年的戎馬生涯,楊辰的輪廓雖未發生巨變,但整個人的精氣神,都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而在秦母的眼中,楊辰本就是已經死了的人,這才讓她再見到楊辰時,既驚又怒。
「媽!是我!」
楊辰臉上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這一次回來,他只想要好好的補償秦惜。
「竟然真的是你這個廢物!」
秦母終於確認,眼前的男子就是楊辰,雙手叉腰,一副潑婦相,怒道:「你早不回晚不回,偏偏等到小惜要重新嫁人了回來,是成心來搗亂的吧?」
這時候,秦父也跑了過來,正好看到楊辰,也聽到了秦母的話,二話不說,一拳打了過來,同時怒喝道:「我打死你這個混蛋,竟然還敢回來!」
「啪!」
一道魁梧的身影瞬間而至,揮手間抓在了秦父的手臂上,冷冷說道:「沒有人,有資格動他!」
阻止秦父的漢子,自然是馬超。
跟隨楊辰多年,身材十分魁梧,長相又兇悍,他的出現,瞬間鎮住了場子,秦父一臉驚恐。
「滾出去!」楊辰的聲音冰冷如霜,刀鋒般的眸子落在了馬超的身上。
馬超雖然十分不甘,但對於楊辰的命令,他不會違背,只能鬆手:「對不起,辰哥!」
「知道錯了,就給我滾,今後沒有我的命令,不得插手我的事情。」楊辰滿臉冷意。
此刻的楊辰,身上的氣勢不經意間釋放出了一分,就是這一分,卻讓秦父和秦母,意識到他們眼中的廢物女婿,消失五年歸來,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了,但這種想法,也只是一閃而逝,在他們看來,楊辰就是廢物。
有了馬超這麼一出,秦父和秦母再也不敢對楊辰動手動腳。
「翅膀硬了,就連老子都敢動了,你給我滾,現在就給我滾!」秦父怒道,若不是忌憚剛剛那個魁梧漢子,恐怕他早就動手了。
楊辰心中怒火中燒,但一想到那道思念了五年的身影,又將怒意生生壓了下去,心中不斷的告誡自己,他這次回來,本就是為了補償秦惜,什麼都能忍受。
「這廢物不能走,回來的剛剛好,今天就讓他和小惜去辦離婚手續,明天咱們就給小惜和王健訂婚,也不用辦死亡證明那麼麻煩了。」秦母連忙拉住楊辰的一條手臂,生怕楊辰真的離開,就再也找不到了。
秦父也恍然大悟,拉住楊辰的另一條手臂:「老婆說的對,等小惜回來,你們就去離婚。」
楊辰被硬生生的拉進了大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對岳父母是因為女婿回來了,很熱情。
進入屋子,就看到一張放在客廳的宴會大桌,已經坐滿了人,都是秦母身後的親戚。
這些親戚當中,還有一張陌生的面孔,是一個滿身名牌的青年,有意無意的露出手腕,戴着一塊價值不菲的勞力士,周圍的親戚,似乎都是圍着他而坐。
此刻,青年正眯眼盯着被秦父秦母『請』進門的楊辰。
餐桌上,擺放着一個很大的蛋糕,看樣子是有人要過生日。
只是楊辰的記憶中,無論是秦父還是秦母,又或者是秦惜,生日都不在今天,那這是誰的生日?
剛剛還在談論要給楊辰辦理死亡證明的一眾親戚,現在大活人就這樣出現了,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陣驚懼,但很快都是雙目鋥亮,精神振奮,一副看戲的樣子。
「楊辰,他不是失蹤了五年嗎?怎麼忽然回來了?」
「早不回晚不回,偏偏王少都要和小惜結婚了,他回來,恐怕是有其他的想法。」
「其他想法?在王少面前,他就是個廢物,跟王少爭,他有資格嗎?」
秦母的親戚,都在低聲議論,只是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雖然壓低了聲音,但在場每個人都能聽到,而那被稱為王少的青年,顯然也聽的一清二楚。
王少卻像是什麼都沒有聽到,看着秦母,疑惑道:「伯母,這位是?」
秦母冷笑一聲,一臉嫌棄的看了眼楊辰:「他就是那個消失了五年,我都要給他去辦死亡證明了,又忽然冒出來的廢物,不過你放心,他回來的剛好,辦死亡證明還需要時間,但離婚手續,今天就能辦。」
秦母毫不掩飾要讓秦惜離婚的想法,對王少說完,又一臉得意的說道:「楊辰,他可是江州王家家主的長子王健,用不了幾年,他就要繼承家主之位了,我奉勸你對小惜不要再有任何非分之想,他們的婚事,我們都同意了。」
「如果你有自知之明,等小惜回來了,就快點去把離婚手續辦了,莫要耽誤了小惜的幸福。」
一桌的親戚,此刻也是七嘴八舌,在這位王家大少面前,每一個人都想要藉著踩楊辰一腳的機會,來討好這豪門大少。
楊辰的眸光中,有抹鋒芒,一閃而逝。
這些親戚,還真是討厭,如果不是秦惜,抬手間就能教他們如何做人。
王健很是滿意,一臉得意,靠在座椅上,輕輕搖晃着裝滿紅酒的高腳杯,笑眯眯的盯着楊辰,戲謔道:「不知道你消失的五年,都做了些什麼?」
楊辰淡淡看了他一眼:「當兵!」
「當兵?你該不會是在部隊養了五年豬吧?哈哈……」
不等王健回應,忽然有親戚大笑起來,同桌的其他親戚,也都肆意大笑着。
楊辰沉默。
王健嘴角勾起一絲笑意,隨手拿出一張支票,刷刷幾筆簽下自己的大名,推到楊辰身前,豪氣的說道:「你應該看到了,秦家並不歡迎你,你這次回來,肯定也是為了財,只要你願意跟秦惜辦離婚手續,這張支票上面的數字,你隨意填,在江州任何一家銀行,都能立刻兌現。」
秦家的那些親戚們,此時一個個眼睛都亮了,恨不得那張支票是給他們的。
「小王,哪裡用得着給他錢?小惜是我的女兒,我要他們離婚,他們就必須離,憑什麼還要給他錢?」秦母看着那張支票,就像是把自己的錢拿出來,白白送給了楊辰。
王健眼眸深處閃過一絲不屑,但還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樣說道:「伯母,對我而言,錢不過就是一串數字而已,我不想節外生枝,只想儘快的讓小惜恢復單身。」
聽王健這樣說,秦母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只是看向楊辰的眼神更加陰冷。
在一親戚的羨慕中,楊辰拿起了那張支票。
「刺啦!」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要收下的時候,楊辰竟當眾將支票撕成了碎片。
隨即一臉平靜的看向王健:「如果秦惜要跟我離婚,我絕不賴在秦家,但如果她不願意,誰也別想插手我們的事情。」
如果有北境的兄弟在場,一定會知道,這種平靜狀態下的楊辰,才是他最危險的狀態。
王健的雙目微微眯了起來,眼前的青年,讓他感到了一絲壓力,這種感覺,很不爽。
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敢得罪王健,簡直就是在找死。
就在這箭弩拔張的時候,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踩踏地板的聲音響起,隨即就看到一大一小兩道身影出現,正是秦惜,和一個小女孩。
「王健,你怎麼又來了?這是我家,不歡迎你,請你立刻滾出去!」秦惜一看到王健,臉色立馬陰沉了下去,直接下了逐客令。
聽到這道熟悉的聲音,背對着門口的楊辰,身軀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他無數次的想過再在和秦惜相見時的畫面,也偷偷演練過無數次,只是當他真的要面對秦惜的時候,卻發現,以前的演練根本沒用,此時,他竟不敢回頭去看,那個他懷着深深歉疚,思念了整整五年的女人。
「爸爸!」
楊辰還未回頭,身後便忽然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身軀狠狠的一顫,轉身就看到一道嬌小的身影,一臉歡喜沖了過來。
剛剛在機場,就是這個小女孩,纏着自己喊爸爸。
楊辰蹲了下去,很自然的將小女孩抱入懷中。
自然而然,彷彿,他早已抱過無數次眼前的小女孩。
這一刻,秦惜也看到了楊辰,四目相對,一時間,整個空間似乎都凝固了,只有他和她的對望。
過去的五年里,這道身影曾無數次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中,對於這個女人的思念和愧疚,是讓他不斷變強的動力,為了能配上她,楊辰才咬牙挺了過來。
秦惜的雙眸緊緊地盯着那道身影,絕美的容顏之上,一時間浮起了太多的情緒。
「小惜,我回來了!」楊辰率先打破了平靜。

《無敵戰王秦惜楊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