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武煉天帝
武煉天帝 連載中

武煉天帝

來源:google 作者:洪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洪聞 趙牧

一萬年前,帝君洪聞被好友冥無極陷害,隕落輪迴之海一萬年後,洪聞攜無雙命魂,重生歸來,卻發現冥無極已經封神,尊號『無極神王』!「大膽洪聞,你見無極神王雕像,為何不跪?」「讓我跪他?他不配!!」這是個強者重生,橫推一切的故事武之極,煉天熔地;諸天仙域,我為帝!(Q群:642182044)...展開

《武煉天帝》章節試讀:

  「廢物!」

  洪聞面色冰冷的吐出了這兩個字,轉過身去,不再看冷月。

  這樣的冷月公子,他已經失去了同其對話的興趣。

  邊上的冷月,原本蒼白的面色又變得漲紅一片。

  他咬緊牙關想要反駁什麼,但憋了好半天,卻是什麼話也說不上來。

  圍觀眾人見此,都跟着暗嘆了口氣。

  知道今日這碧霄學院前十的冷月公子,是徹徹底底的敗了,

  他眼下連直面洪聞的勇氣都沒有,日後就算修為再有所精進,那洪聞也會是他修行路上最大的心魔,將同他一直相伴!

  「孽障,本尊之前果然沒有看錯,你這傢伙就是我碧霄學院最大的異端!今日只有將你殺了,才能平息無極神王的怒火,讓碧霄學院重歸安寧。」

  「還敢傷我戒律堂精英弟子,洪聞,你當受千刀萬剮之刑!」

  突然間,有兩道暴喝聲從遠方天際傳來。

  眾人聞言偏頭,在看清遠處說話兩人之後,一個個神色都變得精彩得起來。

  「那是諸神祠堂的神官長老,還有戒律堂的執刑長老。他們此刻竟然結伴而行,一起來此,我的天,看來今日這洪聞是真的死定了。」

  「等下,那冷月真的是洪聞所傷嗎?剛才那一劍貌似不是他斬出來的吧,」

  「無論是不是他砍出來的,結果都一樣。倒是可惜了,我碧霄學院還未崛起的新星,今日就要這麼隕落了。」

  眾人先後開口,對於洪聞嘲弄或惋惜,不過都一致不看好他,覺得洪聞今日必然要俯首,就算有了神秘劍光護佑,也無法逃脫,

  神官長老雖然修為尋常,但是戒律堂的執刑長老可不是等閑人物。

  執刑長老湯雲龍,可是碧霄學院之中僅次於院長的二階人物,一身修為已達聚元境巔峰,放眼整個天都山脈,都罕有敵手,隨手一擊,能輕易轟爆一道山峰。

  像這樣的人物親自出手,洪聞就算有翻天的本事,今日恐怕也要乖乖低頭了。

  這時倒地的冷月在看到湯雲龍來此之後,眼底跟着有驚喜之色湧出,忙開口沖他大叫出聲道,

  「師尊,你可要為我主持公道啊!」

  兩位長老身形所化遁光,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落在了這竹海劍台之上。

  湯雲龍也是落地後,這才發現自己的愛徒冷月,這時持刀的右臂,竟然被齊根斬斷。

  眼底詫異的同時,再抬眼,看向洪聞的目光,不由又冷了幾分。

  「小畜生,你竟然敢下如此毒手,現在人贓並獲,你還有什麼話可說?」

  熾烈的殺機在場中瀰漫,圍觀眾人都不自覺打了個哆嗦,只覺如芒在背,好生的恐怖。

  但是場正中的洪聞神色卻是依舊如常。

  聞言後,嘴角反倒揚起了抹戲謔的笑容,反唇相譏道,「這就是所謂的執刑長老么,張口閉口叫人畜生,毫無禮數可言,果然是好大的威風。」

  湯雲龍聞言,面色一滯,「臭小子,你……」

  「你什麼你,說話都說不利索了么?那就換個能說話的來!」

  「孽障,你毀壞諸神祠堂,而後又殘殺同門,早就被無極神王拋棄,不能算人。湯長老說你畜生,也未有錯!」神官長老冷哼開口,在一旁為湯長老助威。

  洪聞聞言,瞥了眼神官長老,眼底戲謔之意更甚,「被冥無極拋棄,就不能算人?那我倒是有些好奇,你是你爸媽生的,還是無極神王所生了。」

  洪聞這話一出口,在場眾人都傻了眼,片刻後竟還有人憋不住,撲哧一下,輕笑出聲。

  這傢伙說話實在太毒舌了,讓人忍俊不禁。

  神官長老聽着人群里的竊笑,臉都氣得發綠,身形哆嗦,口中依舊在嘀咕着異端兩個字。

  「師尊,這傢伙伶牙俐齒,直接殺了他!」

  倒地的冷月公子這時開口,毫不掩飾自己身上的殺機,看向洪聞,神色猙獰。

  洪聞低頭,終是被這冷月公子也挑起了怒火,冷哼一聲道,「你方才要斬我四肢,廢物修為,對我百般羞辱,我憐你天賦不錯,不想碧霄學院痛失愛才,也只是斬去的右臂,稍作懲戒而已。

  怎麼了,把孤的仁慈,當成了自己囂張的資本了嗎?

  既然執迷不悟,那好,把命留下吧!」

  「請祖師爺顯靈!」

  說著,洪聞踏步,又是一聲大喝。

  身後巨石劍震顫之間,跟着又有一道雪白的劍光升騰而起。

  直接朝着那冷月所在疾馳了過去。

  「師尊救我!」

  冷月見此終於慌了。

  未曾想到這時當著湯雲龍的面,洪聞這瘋子竟然還敢對他出劍。

  不過此刻他後悔已經晚了。

  幾乎是在他開口將這話吐出的瞬間,那雪白劍芒又一次逼近了他的身前,重重斬落!

  只不過這一次,斬向的,卻不是他的右臂,而是其眉心神宮!

  「小畜生,你敢!」

  湯雲龍見此瞳孔也是跟着一縮,右腳朝前邁出,周身有紫色雷霆流轉,身形快若閃電,直接朝着洪聞所在方向急沖了過去,顯然此刻是想後發制人,先取得這洪聞的性命。

  「皓首匹夫,蒼鬢老賊,像你這種目無法度之人,留着也是宗門禍害。」

  「請祖師爺顯靈,連這老狗,一起斬了!」

  嗤!嗤!

  巨劍雕像震顫。

  先後有兩道劍光撕裂空氣的聲音傳出,分別斬向冷月和湯雲龍兩人。

  冷月公子雙眸瞪大,身形直接僵在了原地,伴着血水的湧出,他眉心神宮已被劍光斬破,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首。

  至於湯雲龍,這時周身雖然有無數道紫色雷霆糾纏,但是此刻同那雪白劍光對撞之後,還是受傷頗重。

  此刻身形若斷線紙鳶,直接被斬飛不說。

  落地之後,眉心位置更有一道血痕出現。

  鮮血順着他的面部流淌,顯得格外猙獰。

  圍觀眾人見此都愣住了,未曾想到湯雲龍這樣的人物也會被雪白勁氣所傷。

  但洪聞卻沒有就此收手,得理不饒人,這時竟是朝着那湯雲龍斥問出聲。

  「本以為戒律堂壞,就是壞在有冷月一干弟子,為非作歹,欺上瞞下。

  現在看來我倒是錯了,戒律堂如此腐敗的根源,原來是你湯雲龍,做事不管宗門法度,全憑個人喜好,我且問你,你可知罪?!」

  這傢伙真的膽大,竟然還要治執刑長老的罪……

  眾人面面相窺,都覺洪聞這傢伙今日是無法無天到了極點。

  湯雲龍也是面色一寒,周身升騰而起的雷霆越發駭人起來。

  命魂發散,這時竟是在自己的頂上凝結成了一條長達數十米的雷蟒虛影。

  雷蟒翻騰嘶吼,氣勢如虹,彷彿要吞天食地一般。

  洪聞也挑眉,身後巨劍雕塑震顫,竟是有四道雪白劍芒,先後升騰而起,在他身旁縈繞。

  劍拔弩張!

  一張驚世大戰,彷彿即將開始。

  然而也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卻是又聽得一聲嘆息,突地在場中響起。

  「行了,都住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