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限融合:我為最強大帝
無限融合:我為最強大帝 連載中

無限融合:我為最強大帝

來源:google 作者:崔老狗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崔老狗呀 陳修遠

「忒!放下仙子,饒你不死!」「毛賊,安敢亂摸聖女,那是我的!」「大膽,怎敢褻瀆公主,快快放手!」陳修遠抹了抹額頭的汗水,滿意地望着面前眾多「寶物」,伸出了一隻手:【宿主獲得鎮獄神體,是否融合】【宿主獲得不滅仙體,是否融合】【宿主獲得星辰戰體,是否融合】……融千般體質為一體,集萬般神通於一體,此世我當打穿星海,鎮壓十方之敵,橫推世間,屹立世界之巔展開

《無限融合:我為最強大帝》章節試讀:

長身玉立,面容白暫,眉如劍,目如星。

一雙清澈地眼眸彷彿莫名的吸引力,讓人不住沉淪。

加之白袍一襲,長劍一柄,淡然一笑,似要群星低眉。

「誰要是娶到這樣,不對,是嫁到這樣的男人,可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啊!」

陳修遠自戀地端詳着鏡子人,直到陳修雲在門外不情不願地催促,方才罷手。

「喲呵,雲弟,最近食慾可好,是否吃嘛嘛香?」

陳修遠明知故問,陳修雲像炸了毛的貓一般,想要動手。

「哎哎哎,且住!我們可是有正事的,事關我陳家生死,你怎麼計較這般雞毛蒜皮的小事。」

陳修雲似乎覺得有道理,強忍住,可是咔擦咔擦的關節響聲提示着陳修遠最好「懂事」一點。

如果不「懂事」,他會讓陳修遠逝一逝。

本來陳仁雄是指定陳義林、陳修遠前去弔唁。

陳義林以「增長見識」的由頭把陳修雲也給塞進去了,至於禮品之類,自然由陳義林一手操辦。

「長留羅家!」

「長留曾家!」

「長留華家!」

……

姜家門前熙熙攘攘,車水馬龍。

姜家作為長留島上五大家族之一,自然有無數小家族和小勢力想要攀附。

如今有結交機會,眾修士恨不得把姜家大門給拆了。

報過名帖,姜家小廝帶領陳修遠二人入座。

陳家亦是強族,自然靠近主位,左側郝家,相對的是齊家和王家,至於其他,各有落座之處。

「鄙人姜思博,先在此謝過諸位惦念。」

「老祖駕鶴外出,遭賊人毒手,於昨夜西去,悲痛之至,若有招待不周,還望諸位海涵。」

好傢夥,好名字。

駕鶴西去,不死都對不起這名字。

陳修遠心中暗自嘀咕,面色卻平靜無比。

眾人盡皆勸慰,然後按照次序進入房間,點燃冥燭,以示尊敬和哀悼。

「快看快看,那跪着的就是姜驀然江大小姐,這模樣,謫仙下凡亦不過如此啊!」

「就是就是,其胸大肌為何如此浮誇?」

「你看哪呢!」

「就是,此腿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瞧啊!」

「爾等皆是粗鄙之人,驀然回首,那人卻在喝酒,多有意境,嘖嘖……」

「滾!」

……

陳修遠和陳修雲默默地跟在陳義林身後,等待着點燭。

前者思慮着如何能夠觸碰姜家老祖的屍身,後者流着哈喇子,不住地往陳修遠的身上擦拭。

「有請陳家!」

「我陳家也算望族,莫要失了禮數。」

陳義林微微側身,低聲道,眼神卻直勾勾地盯着陳修遠,別看了,就是你,莫得禮貌。

陳修遠:……

「姜家主節哀,若找到兇手,我陳家必然助拳,只是可惜了駕鶴老祖,哎。」

陳義林倒不是做作,而是感同身受。

自家也剛過世一位老祖,只不過陳仁雄不喜張揚,並未大張旗鼓的舉辦弔唁之事。

「多謝,多謝!」

「修雲、修遠,準備敬燭!」

陳義林微微示意。

「哇,駕鶴爺爺,你怎麼就走了呀,我還記得小時你那麼疼愛我啊。」

陳修遠撲通一聲跪下,嚇得陳修遠一激靈。

話音剛出,爺爺都叫上了,這熟悉的配方,這熟悉的味道,陳義林覺得,要出事!

「修遠,你…..」

「想當年,我和您的孫女穿同一條褲子,玩同一塊泥巴,情同兄妹,您還教我練功,駕鶴爺爺,你怎麼就去了呀,嗚嗚嗚嗚……」

吃瓜!

你竟然和別的男人穿同一條褲子!

身為「被穿同一條褲子」的姜驀然更是氣急,心中大罵陳修遠登徒子。

陳義林呆了,姜思博蒙了,陳修雲傻了,眾人驚了。

身後更多小家族的人目瞪口呆,還可以這樣?

學到了!

陳修遠故技重施,以熟練的速度站起,疾步前進握住棺木中人的手,眼眶中醞釀已久的淚水就要決堤。

先天高手的屍體,要發達了!美滋滋!

「姐姐,那個……哥哥握住管家伯伯的手……要哭哭了耶。」

陳修遠:???管家!

這難道不是姜家老祖的棺木?

略微抬頭,好傢夥,草率了,粗心大意,眼淚真掉下來了。

陳修遠嘴角一抽,只顧着煽情了,沒看到堂里擺放着五具棺木。

而姜駕鶴的棺木處在**,陳修遠扶着的是一起遭到毒手的姜家隨從。

「姜伯伯,侄兒我太過於傷心,還請……多多包涵。」

只見陳修遠淡然地跪倒在姜駕鶴的棺木前,又握住姜家老祖的手。

姜思博氣得鼻子都要噴火了,想他也摸爬滾打了幾十年,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啊!

【檢測屍身中,你可以從以下選項中選擇三項獎勵:

姜駕鶴的臭襪子

姜駕鶴的《修鍊心得》

姜駕鶴修為百分之十

姜駕鶴的指甲(特殊物品)

《逍遙遊》(玄級下品)

破岩拳套(黃級中品)

超小號的褲衩

腋毛五根

……

賺大發了!

陳修遠略微思考,選擇了修為、指甲和《逍遙遊》。

事實證明,系統給出的特殊物質往往有特殊的作用,只不過需要自己抽絲剝繭。

當一股精純無比的能量進入陳修遠的體內時,四肢百骸宛如萬千玉手在輕撫,先天修士龐大的修為讓其接連破鏡,引氣七重!

「啊~~~~」

陳修遠再也忍不住了,簡直太舒服了。

待到回過神來,陳修遠暗道不好,自己這般破境被人發現,豈不是要淪為小白鼠的下場。

【鑒於宿主處於特殊場合,系統已自動屏蔽宿主修為,下次使用,得加錢,當然也可以儲存下次使用】

還好還好,陳修遠擦了擦額頭冷汗,差點暴露,看來自己還是不夠謹慎,切記切記。

「姜伯,我……」

姜思博默默地後退一步,眼中儘是驚愕和嫌棄。

什麼人啊!

和屍身有曖昧?

還對着我家老祖的屍身發出猥褻之聲,不當人子,不當人子啊!

陳義林亦是吃了一驚,雖然不願,但畢竟修遠是自家人,不得不硬着頭皮出來打圓場。

「呵呵,我看陳家不是來弔唁的,是來砸場子的吧。」

堂中一人冷不丁的出聲,不少人暗自點頭,陳家做派,確實不妥,現場氣氛驟然降入冰點。

姜思博臉色陡然陰沉如水,陳修遠在眾人嫌棄地目光中和其對視了一眼,動了動嘴,接着想要對姜思博說些什麼。

「給老夫滾,我們現在不歡迎陳家人!」

「思博兄,修遠還小……」

陳義林還欲出言,姜思博卻直接揮袖送客,三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吧唧的出了姜家。

「修遠,你,哎……回家吧。」

陳義林顯然沒有了說話的興緻,弔唁弔唁,這小子把活人死人都得給得罪了,這叫什麼事嘛!

看着陳義林的背影,陳修遠第一次有了觸動,也許就是這樣,最凶你的人,往往是最關心你的人。

望着姜家威武的大門,一絲精光從陳修遠眼中閃過。

自己遇襲「身亡」、三祖壽終、姜駕鶴西去,都發生在這幾天,真有這麼巧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