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仙道永恆
仙道永恆 連載中

仙道永恆

來源:google 作者:星空下的燈籠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羽 星空下的燈籠魚

抬頭便是天,世間哪有仙?自古聖人誰不死?朝為龍門青紅鯉,幕成白霜鬢如雪,終為月下墳前墓傳說,這個世間有一人,最終達到了至臻,一個眼神可以破碎蒼穹,一個彈指可以毀滅諸天是誰一拳斷了萬古,又是誰一腳碎了星河?誰能凌駕於時空長河,誰又能轉瞬間即永恆?那麼!永恆之途,終究誰為仙?展開

《仙道永恆》章節試讀:

蕭山連忙捂着喉嚨,朝姜羽噴出血霧,阻擋了姜羽的視線。

姜羽防備不及,被碰了一臉血污,只是輕微阻擋了姜羽的殺勢。

蕭山趁機滾到了一邊,立馬就吞下了一枚丹藥恢復傷勢。

就在這時,他咽喉的傷口處,一縷縷黑氣冒了出來。

他臉色大變,整個腦袋變得昏沉,有明顯的中毒跡象。

「這是……什麼毒!」蕭山驚呼道。

「黑血雙煞,一種可以毒死,一切靈海境修士的好東西!」姜羽淡淡說道。

黑血雙煞,是用黑水玄蛇的寒毒,與嗜血蜈蚣的血毒,經過秘法煉製而成,毒性極其強烈,甚至可以威脅到玄門境修士。

這個姜羽真是夠歹毒!連他都自愧不如了。

誰說我只有靈海境了?

蕭山冷冷一笑,不敢再隱藏實力了,一股強橫氣息出現,立馬開始煉化毒素,那是一種只有玄門境,才會擁有的強大修為。

玄門境界!

「快……別讓……讓他恢復……」

李冰清雙眼迷離,僅存的一絲清醒,讓她看到了一絲希望。

「你丫兒別廢話!」

姜羽沒什麼憐香惜玉的想法,也不管倒在地上的女子,冷冷頂了一句回去,便快速朝蕭山殺去。

「你……你……」李冰清被氣得夠嗆,第一次有人敢跟她這麼頂嘴,她差點完全失去了清明。

「你找死!」

蕭山不敢大意,姜羽如今的修為,足夠威脅到他了。

他彈出一個雷符,一聲爆鳴響起,一道道電弧掃向姜羽。

姜羽見此,立刻使用了疾風符,知道不用些手段,是無法殺掉對方的。

疾風符!

蕭山面色凝重了,沒想到這個姜羽,心機比他藏得還深,整天一個憨慫外表下,居然修為達到了靈海中期!

他記得很清楚,這個姜羽是兩個月前,從雜役處進入外門的,當時對方才剛達到靈海初期而已。

他沒想到的是,僅僅兩個月時間,姜羽修為就直接達到了靈海中期!

這種修鍊速度不可謂不快!

要知道大部分外門弟子,甚至幾年都不一定能夠突破一個小境界!

他自認天資不凡,曾經付出了三年的努力,才達到了對方同等的境界。

沒想到姜羽這種慫包,天資居然超過了他。

他在宗門潛伏了十年,才得到了想要的東西,決不能走漏任何風聲,也決不能就此功虧一簣!

這個人絕對不能留!

「給我死!」

蕭山想到這裡,面容變得猙獰了,他為了壓制劇毒,不得不使用符籙攻擊,否則一件靈器就可以解決掉姜羽。

一個又扔出幾張符籙後,獲得了更多的煉化毒素時間。

轟轟!

姜羽避之不及,與雷火擦肩而過,身上留下一片焦黑。

他連連漂移了幾十丈,方才化險為夷。

由於,時間太緊迫了,他不得不再次發起進攻,遊走在雷火間間,不斷驚險穿插而進。

「人呢?」

一陣餘波過後,留下一片狼藉,卻不見姜羽的身影。

就在這時,一道閃着雷光的符籙,朝蕭山爆射了而去,頃刻間爆發出一道耀眼電弧。

蕭山冷笑,反應迅速,立馬使用了一道防禦符,憑空出現了一道結界,將自身守護。

「轟轟!」

防禦符抵消了奔雷符的剛猛,發生了劇烈的爆炸聲,似乎這兩種力量,處於了一種不分上下的對沖期。

「就是現在!」

姜羽身上隱身符,給了他最好的掩護,蕭山一時沒法動用玄門境法力,來看穿他的動向,結果給了他可趁之機。

他將拋出了烈焰符,朝結界的薄弱處,也就是蕭山的身後引爆了。

結界直接被破!

雷火夾擊下,沒有結界的保護,蕭山不得不停止煉化,打一道法力守護自身。

「啊啊……」

蕭山吐血,雖擋住了符籙攻擊,卻遭到了餘毒反噬,整個人都癲狂了。

「給我死!」

姜羽絲毫不懼,突然出現在蕭山身側,全力以赴狠刺了下去。

「我要殺了你!」

蕭山面目猙獰,面容更黑了,一邊壓制着毒素,一邊直劈姜羽胸膛,以至於打出的威力減半了。

「是嗎?」

姜羽冷笑了一句,就在這千鈞一髮間,他突然側身掠過了。

原來他早有準備,剛才僅是虛晃一槍,並非真正的殺手鐧。

一縷幽光從他指縫閃過,眨眼間,就射入了蕭山的眉心處。

魂針如同髮絲大小,看似造成不了什麼損害,但卻是一件下品靈器,讓人難以察覺,可以刺穿修士的神魂。

這是姜羽隱藏最深的底牌!

「啊啊……你好卑鄙!」

來自神魂的重創,可謂是痛不欲生,再加上劇毒纏身,令蕭山體內法力亂竄。

他不斷咳血,發出了陣陣痛苦嘶吼,就如同一頭受傷的妖狼似的。

神魂被刺穿,又是眉心的泥丸宮,藏有魂之精魄的地方,這一擊足以讓任何修士崩潰了。

「卑鄙?」

「說得你有多高尚似的,對於你這種人來說,卑鄙都是在誇你了。」姜羽冷冷道。

他擔心節外生枝,沒給蕭山任何喘息的機會,趁對方現在苟延殘喘,打算就將其給了結了。

「我不甘心……我要報仇!」

「姜……姜師弟!我們……做個交易如何?」

蕭山陰狠念頭一閃而過,連忙露出了一副諂媚的乞求樣子。

「什麼交易?」

姜羽故作遲疑,緩緩放下了利器。

李冰清僅有的一絲清明,聽到了二人的對話,頓時絕望了,她有種剛入虎穴,又落入了狼窟的悲憤。

「看來……都是……一丘之貉!」

就在她打算,趁着一絲清明還在,引動秘法寂滅自身時,一道絞碎骨肉的聲音,打斷了她將要念完的咒語。

「噗嗤!」

只見一名長相普通的少年,手中匕首在對方的胸膛里不斷攪動,**之後,上面還滴落着粘稠的發黑血液。

原來,姜羽怕對方狗急跳牆,甚至存在着什麼最後手段。

所以,他才故作假意上鉤了,讓對方打消一切的異常念頭,在對方喘息間,突然全力以赴,給了對方致命一擊。

他不會完全相信,這蕭山說得一切,與蕭山這種人交易,無疑是與虎謀皮罷了,最終只會自取滅亡。

蕭山睜大了眼睛,竟說不出一句話來,姜羽給了他太多意外,絕對是個少有的奸詐少年。

他不斷咳血,無比怨毒,發出了可怕獰笑,第一次被人逼到了這種地步,他似乎醞釀著什麼最終手段。

「陰陽……秘盾術!」

蕭山一掌震退了姜羽,收回了怨毒目光,腳下生出一道奇異陣紋,流光一轉就消失在了原地。

姜羽收回了目光,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玄門境修士生機太強了,並沒有那麼容易斬殺。

他正要離去,卻又停了下來,見李冰清在遠處扭動着身軀,似乎十分痛苦的樣子。

也罷!姜羽嘆了口氣,將對方抱了起來。

留她在這裡,指不定會便宜了,路過的哪個猥瑣王八蛋。

生性高傲之人,往往會把名節視為生命,更何況是一位聖女般的天之驕女?

姜羽不敢回去,要是被人看到了,絕對就成了所有弟子的公敵了。

他抱着李冰清來到了一處隱蔽山洞,這是他曾與大師兄,還是雜役弟子時,一起採藥歇過腳的地方。

李冰清迷離了,沒有了薄紗的遮掩,一張緋紅的俏臉楚楚動人,她最終還是沒有動用秘法,就是因為一絲希冀,使得她徹底失去了清明。

「啊啊……好熱!」

她本能的感到一陣燥熱,漸漸褪了一件外衫,緊緊將眼前的少年摟住……

姜羽搖了搖頭,連忙將她放在床上,取來一些冰涼之物,讓她清醒了幾分。

她看見姜羽一臉正色,沒有做出什麼逾越的地方,頓時安心了不少。

「你可知道還有何種解毒之法?」姜羽皺了皺眉,然後沉吟道。

李冰清微嘆,如果要是在以前,這種下三濫的毒,對她來說算不得什麼,而如今卻有些束手無策了。

「七葉冰蓮……玉骨妖果……清靈玄參……得到其一種……我便有……方法解開此毒!」

李冰清緊咬銀牙,強忍至極燥熱,將所需靈藥說了出來。

她其實並不抱什麼希望,這些靈藥連她都沒有,一個普通外門弟子怎麼會有?

「抱歉!我倒是想救你,但我沒有這些靈藥。你暫且等我片刻,我只能去請人幫……」姜羽無奈搖頭道。

「不……不要!」

李冰清連忙拉住姜羽,整個人撲進了他懷裡。

姜羽知道,對方又陷入了迷糊,正要將她從懷中分開,卻見一朵殷紅花瓣,如同香風一般朝他襲來。

「嗯……」

「喂!你快醒醒……別過來了!」

姜羽唇間一片溫熱,雖然感覺很奇妙,似有香甜撲鼻,但大腦卻十分清醒,他再次與對方保持了距離。

姜羽面對她的火熱,頓時變得哭笑不得了。

要是讓那些宗門弟子看到,還不氣得走火入魔,他絕對會變成一隻過不了街的死老鼠……

「我有……那麼……可怕嗎?」

李冰清迷離輕笑,再次撲到了姜羽懷裡,這一次她變得更加熱烈了,似乎姜羽就是她的唯一解藥。

姜羽也不是什麼聖人,根本做不到坐懷不亂,面對她的屢次三番,心神也有些蕩漾了。

可他也不會乘人之危,此刻內心無比矛盾。

姜羽避開了,再次拿出了僅有的冰涼之物,用在對方的嬌軀上,以壓制住她所中之毒。

李冰清恢復了一絲清明,一口紅血噴出,顯然是毒火攻心了。

她用僅有的清醒,仔細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

在她眼中看來,少年似乎並沒有那麼普通,一雙明亮的眼眸,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欣賞。

能三番五次的抵抗誘惑,這種人值得一個女子託付,哪怕這個女子並非真心為了託付……

「你……幫我……解毒吧!」

她心中滋味難明,一下子思緒萬千,話剛剛說完,也不管姜羽的反應,即便是錯愕不及,也投入了其中。

這樣的天之驕女,本應該名動九州才是,不應該就這樣夭折……

姜羽呼吸一窒,心中變得心猿意馬,頓時間,洞內潭水流轉,似有熒火傳意。

一具精妙絕倫的雕琢之玉,帶着一縷誘人的緋紅,在洞內泛着絕美熒光……